正在阅读: 陈继儒不是《小窗幽记》的作者

陈继儒不是《小窗幽记》的作者

2019-02-03 11:32来源: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王后法

  陈继儒字仲醇,号眉公,是明朝山人墨客的领袖人物。他幼年聪明颖异,被誉为 “此汗血驹也,当非凡品”;长大后参加过三次乡试,可惜都不成功,于是烧掉了自己的儒生衣冠,退居小昆山,后又移居东佘山,“构高斋,广植松杉,屋右移古梅百株”,开始了隐居生涯。

  陈继儒多才多艺,“虽短翰小词,皆极风致。兼善绘事,又博闻强识,经史、诸子、术伎、稗官与二氏家言,靡不校核,或刺取琐言僻事,诠次成书,远近竞相购写,徵请诗文者无虚日。”(乾隆《娄县志》)他“北不渡扬子,南不渡钱塘”,自称“闭门阅佛书,开门接佳客,出门寻山水,此人生三乐”,平日就在隐居处读书著述,刻书卖画,却也名重一时。

  陈继儒还多与缙绅名士往来,广交商人、隐士、僧侣人等,且性格待人平易,关心民瘼,喜欢奖掖后进,当时“三吴名下士,争欲得为师友”,因此被誉为“山中宰相”。钱谦益称他为“通隐”,谓“眉公之名倾动寰宇,远而夷酋土司,咸丐其词章,近而酒楼茶馆,悉悬其画像。甚至穷乡小邑,鬻粔妆、市盐豉者,胥被以眉公之名,无得免焉”(《列朝诗集小传》)。朱彝尊也说:“以处士虚声,倾动朝野。守令之臧否,由夫片言;诗文之佳恶,冀其一顾。市骨董者,如赴毕良史榷场;品书画者,必求张怀瓘估价。”(《静志居诗话》)

  晚明时期印刷业已经相当发达,陈继儒即是当时有名的文人兼书商。有人统计,署名“陈继儒”的作品迭出不穷,大约有上千种之多。这其中真伪杂陈,真假莫辨,陈继儒有时也颇为烦恼:“余著述不如辰玉远甚,忽为吴儿窃姓名,庞杂百出,悬赝书于国门。”(《王太史辰玉集叙》)但是,由于他在文坛与士林的影响力,仍然有大量刻书者在刊刻书籍的时候,借用他的名字增加销量谋利。其中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小窗幽记》。

  《小窗幽记》与《菜根谭》《围炉夜话》并称为中国修身养性三大奇书,长期以来备受推崇。在几乎所有刊行的《小窗幽记》上,都标注作者为“陈继儒”。而有关陈继儒的介绍,甚至很多专业文章,也往往认为其“代表作”有《小窗幽记》,但这实在是以讹传讹的结果。可以确认的是,《小窗幽记》不是陈继儒的著作,它之所以冠名“陈继儒”,乃是起初被刻书者托名利用,而后人又不加审察所致。

  《小窗幽记》全书分为醒、情、峭、灵、素、景、韵、奇、绮、豪、法、倩十二集,其中语句优美,格调清新,哲思隽永,格言警句对后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如“使人有面前之誉,不若使人无背后之毁;使人有乍交之欢,不若使人无久处之厌”;“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才是手段;风狂雨急时立得定,方见脚跟”;“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卷云舒”,均玲珑剔透,短小精美。以至于今人王家卫拍摄电影《一代宗师》时化用了本书的一些语句,曾引来一片赞誉。

  现存最早的《小窗幽记》刊本,是在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由许昌人崔维东刊刻,这时候陈继儒已经去世一百多年。刊本封面署“眉公陈先生辑”,目录页刻有“云间陈继儒眉公手辑,古溪王绍曾西岩论定”字样。这大概就是今人普遍以为《小窗幽记》是陈继儒所纂的滥觞,只不过近代以来又被现代印刷技术广泛流布,以致终于弄假成真。1935年,上海中央书店把《小窗幽记》列入“国学珍本文库”出版,前有襟霞阁主人平襟亚的提要,云:“本书为陈眉公先生手录抄本,内容语语峭丽,字字珠玑,弥足珍贵,爰为刊印,藉公同好。”这便是目前读者最为熟悉的《小窗幽记》版本。

  其实《小窗幽记》并非陈继儒所作,它的前身是明天启四年(1624)刊行的 《醉古堂剑扫》,署 “陆绍珩辑”。陆绍珩,字湘客,松陵(今苏州吴江)人,生平不详,天启年间流落北京,目睹世态俗情,心有所感,在读书之余,从五十部经史子集中锐意搜罗,撷取精妙词句、诗词歌赋、警语名言等,分成十二卷,结集成书为《醉古堂剑扫》。《小窗幽记》在基本内容和卷名设置上和《醉古堂剑扫》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对后者作了少量改造,比如,删掉了一些重复条目,更改了一些条目顺序,改动了个别字句,合并或分开了一些条目。

  《醉古堂剑扫》是陆绍珩广泛摘抄各种书籍编成的一本书,他“每遇嘉言格论,丽词醒语,不问古今,随手辄记”(《醉古堂剑扫·自序》),其中摘自洪应明《菜根谭》、吴从先《小窗自纪》的条目都超过100条,也摘抄了陈继儒的一些“清言小品”,但只有60多条,还有很多条出自屠隆《婆罗馆清言》、李鼎《偶谈》等。这在《醉古堂剑扫》卷首“参阅姓氏”和“剑扫采用书目”可以看出。“参阅姓氏”中,陈继儒赫然在列,且排在76人的首位;而“剑扫采用书目”中,陈继儒的《岩栖幽事》《眉公秘笈》也在其中。

  陈继儒和陆绍珩大致生活在同一时期,或许还是陆绍珩的学界前辈。当《醉古堂剑扫》1624年问世的时候,陈继儒67岁,所以陆绍珩请他列名参阅,是完全可能的,但陈继儒是否参与过《醉古堂剑扫》的编纂,却不得而知。不过,这或许让后来《小窗幽记》的刊刻者得到了伪托名士的灵感。

  《小窗幽记》刊刻的时候,正是清初政治敏感时期,刊刻者或许觉得“剑扫”两字太过于戾气,或许又认为陆绍珩的名气远远不如陈继儒,或许还参考了吴从先“小窗四记”的取名,所以直接将《醉古堂剑扫》改名为《小窗幽记》,并且去掉编者陆绍珩之名,径署“云间陈继儒眉公手辑”,以致后世出版的《小窗幽记》,因此而皆署陈继儒的名字,张冠李戴由此产生。而20世纪30年代,正是周作人、林语堂等人提倡“小品文学”最为热闹的时候,陈继儒闲适风格的小品文正符合他们的口味,于是一时重显灿烂。平襟亚翻刻《小窗幽记》,则是巧妙地借助了时代风潮,又一次显示了他作为出版商的精明。

  作为出版商人,平襟亚不仅头脑活络,而且生意精明。他曾经请学校老师向学生布置写武侠作文,收集而编成短篇武侠小说集;他还以一个妙龄女郎的口气在报上征婚,要求凡应征者须先用情书交流,编改而成一本情书集。至于他出版《小窗幽记》,乃是审时度势,借用了崔维东刻本,又别出心裁,在封面署“陈眉公著”,目录署“云间陈眉公手集”,却也不小心显示出矛盾之处,露出了破绽。至于“提要”中谝言“手录抄本”云云,看来也不过是一个故神其说的烟幕弹而已。(王后法)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李 静:唐风古韵说谷雨

  • 我们为何关注一个刊物的文学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阿普三部曲”带来的伟大、悲伤而温柔的感动超越了时髦的潮流,创造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世界,结果一度成为我们可能身处其中的另一个人生……它就像一个祈祷,肯定地告诉我们这就是电影所能达到的境界,无论我们在自己的愤世嫉俗中迷失得多深。
2019-04-19 09:30
总爱偷窥的希区柯克,也彻底暴露在每一个偷窥者的视野里;而作为好莱坞历史上接受采访最多的导演,希区柯克也被自己的话语淹没。这是一个窥视与监控的世界,也是一个文本交互和过度阐释的时代。但对于希区柯克,我们仍有原初的兴致,甚至比当年更加强烈。
2019-04-19 09:36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中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对电影的市场化评价标准已经建立起来,看票房就行。但艺术、文化方面的评价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宁浩呼吁中国电影建立成熟独立的艺术评价体系。“希望能有更具影响力、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华语电影奖项出现,像奥斯卡一样。”
2019-04-15 10:14
今年的阅读指数显示,青年用户继续以高时长高频率“霸屏”数字阅读,青年对哲学及社会科学的阅读需求十分旺盛,这一现象既让人欣喜,又标识出了发展数字阅读的责任,青年是民族的未来,为青年提供更多更好的数字阅读产品,方能让书香中国更加馥郁。
2019-04-15 09:33
“饥饿营销”和“奇货可居”的推广手势下,《复联4》确有可能创出票房奇迹。但从长远计,只顾“割韭菜”的难看吃相,会把观众推出门外。毕竟,世间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2019-04-16 10:14
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明星们婚恋生活的观察类综艺节目,成为时下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热点。从母子关系、夫妻关系到父子关系、婆媳关系,情感观察类节目能挖掘的矿藏已经不多了。但相比于同质化的题材竞争,更早到来的可能是观众的审美疲劳。
2019-04-12 13:2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