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堂写“旧历元旦”

2019-02-12 17:47来源:今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陈子善

  1935年2月16日出版的上海《论语》第59期发表了林语堂“我的话”专栏新篇《纪元旦》,此文开头第一句就说:“今天是廿四年二月四日,并非元旦,然我已于不知不觉中写下这‘纪元旦’三字题目了。”查1935年2月4日,正是旧历乙亥年大年初一,那么,应可确定,《纪元旦》在大年初一赶写,所纪的并非是西历即阳历元旦,而是旧历即阴历元旦。

  在《纪元旦》中,林语堂虽然幽默地表示“决不过除夕”,只是因为“元旦是应该清闲的”“大家一年到底忙了三百六十天,也应该在这新年享一点点的清福”,而他却还要忙着赶写这篇《纪元旦》。但他同时想到了“儿时新年的快乐”,想到了“春联,红烛,鞭炮,灯笼,走马灯等”,想到了“元旦放炮游山拜年吃橘子”,特别强调他“向来最喜鞭炮,抵抗不过这炮声”。而一切都是旧历新年所独有的,“在阳历新年,我想买,然而春联走马灯之类是买不到的”。林语堂的言下之意很清楚,他对旧历新年是怀念的、肯定的,而对阳历新年却有点不以为然。

  值得注意的是,中文《纪元旦》发表前后,林语堂又在1935年2月7日和21日上海英文《中国评论周报》的“小评论”专栏上接连发表“New Year 1935”和“How I Celebrated the New Year's Eve”两文。这两篇英文小品与《纪元旦》的关系微妙,大致上可视为同一题材的双语文本。对中文《纪元旦》而言,这两篇英文小品在文章结构和内容上均有不同程度的调整和挪用,反之亦然。限于篇幅,不可能详加比较分析,只想说明林语堂当时还致力向英语读者介绍中国的旧历新年。后来一些林语堂英文作品的中译本,注意到了这两篇英文小品并加以中译,如蒋旂译《讽颂集》(1942年6月上海国华编译社版)就译作《庆祝除夕》。但是,他们都忽略了中文的《纪元旦》。

  1936年8月,林语堂举家移居美国。1937年“七七事变”,中国全面抗战开始,美国读者很想进一步了解中国文化。1938年初,出版了《吾国与吾民》的庄台公司(John Day book)印行林语堂的How I Celebrated The New Year。这是一本连出版说明、书名页和扉页在内总共只有区区十六页的精装小册,在林语堂所有中英文著作单行本中是最短小的一种,迄今收集最完整的《林语堂全集书目》(钱锁桥编,2019年1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初版《林语堂传:中国文化重生之道》),也失收了。一篇小文就印一本书,似有点奢侈,当然,也很别致。此书封面封底橘红色,封面书名烫金,封面和扉页正中还印上了圆形红章“恭贺新禧”,前后环衬均为翻印清金农仿北宋杨补之的“无媚有清苦”梅花图,寓意深长,古色古香。这一切都与林语堂介绍旧历新年的生动文字相得益彰,充满了中国元素。且试译此文第一段如下:

  传统的中国农历新年,是中国人最盛大的节日。比较起来,其他任何一个节日好像都缺少完整的节日精神。这五天里面,中国人穿上盛装,关了店门,闲逛,赌博,敲锣打鼓,放鞭炮,拜年,看戏。在这充满好运、不同寻常的日子里,每个人都希望新年更美好,生活更富裕,每个人都因为自己长了一岁而喜悦,也准备好了一连串的吉祥话送给亲邻们。(陈子善)

[ 位置: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李 静:唐风古韵说谷雨

  • 我们为何关注一个刊物的文学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阿普三部曲”带来的伟大、悲伤而温柔的感动超越了时髦的潮流,创造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世界,结果一度成为我们可能身处其中的另一个人生……它就像一个祈祷,肯定地告诉我们这就是电影所能达到的境界,无论我们在自己的愤世嫉俗中迷失得多深。
2019-04-19 09:30
总爱偷窥的希区柯克,也彻底暴露在每一个偷窥者的视野里;而作为好莱坞历史上接受采访最多的导演,希区柯克也被自己的话语淹没。这是一个窥视与监控的世界,也是一个文本交互和过度阐释的时代。但对于希区柯克,我们仍有原初的兴致,甚至比当年更加强烈。
2019-04-19 09:36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中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对电影的市场化评价标准已经建立起来,看票房就行。但艺术、文化方面的评价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宁浩呼吁中国电影建立成熟独立的艺术评价体系。“希望能有更具影响力、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华语电影奖项出现,像奥斯卡一样。”
2019-04-15 10:14
今年的阅读指数显示,青年用户继续以高时长高频率“霸屏”数字阅读,青年对哲学及社会科学的阅读需求十分旺盛,这一现象既让人欣喜,又标识出了发展数字阅读的责任,青年是民族的未来,为青年提供更多更好的数字阅读产品,方能让书香中国更加馥郁。
2019-04-15 09:33
“饥饿营销”和“奇货可居”的推广手势下,《复联4》确有可能创出票房奇迹。但从长远计,只顾“割韭菜”的难看吃相,会把观众推出门外。毕竟,世间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2019-04-16 10:14
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明星们婚恋生活的观察类综艺节目,成为时下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热点。从母子关系、夫妻关系到父子关系、婆媳关系,情感观察类节目能挖掘的矿藏已经不多了。但相比于同质化的题材竞争,更早到来的可能是观众的审美疲劳。
2019-04-12 13:2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