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京城雪

2019-02-13 14:56来源:北京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刘永加

  唐玄宗天宝十年(751)的初冬,大诗人李白应朋友之邀,来到了古时候的北京地区幽州,适逢一场大雪,他写了千古名句:“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昨天,一冬几乎无雪的北京终于下雪了,人们一季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北京又成了雪的世界。其实,北京历史上曾有过很多次大雪,在许多文献中都可寻觅其踪迹。

  据《燕都琐记》载:“明正统三年(1438)十月戊子,大雪不停,城门渐封,官民出入皆不得通畅。朝廷令官军除雪于都门内外,两日方皆净。”又过了三日,大雪又降,这次降雪使得“城门难寻其踪,护城河难见其影”,导致部分民房塌毁,无居而归者数以千计。

  还有史书记载:“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十一月,京师大雪,蔽日遮天,路人互不相见,鸟不得栖息。”《万历野获编》记载了一场春雪:隆庆元年(1567)的二月十八日,白天时突然降温,骤寒如穷冬,到了晚上又刮起大风,降下大雪,京师城内九门有170余人因天气寒冷而冻死。到了明末,大雪还曾导致过物价上涨,《京都事录》载,明崇祯六年(1633)京城大雪多日不停,使得“货价骤涨,一日三价,天宁寺外设(粥)厂赈济”。

  大雪封路,交通阻隔,却正是战争中突袭的最好时机。《北京志·长城志》记载了明代的某次雪夜征战。洪武二十三年(1390)明朝军队与元残部的战争,当时的指挥者探得敌人踪迹进兵,但突逢大雪,诸位将军想要停止行军,但朱元璋下令:“天大雪,虏必不虞我至,宜乘雪速进。”

  除了寒冷与战争,大雪还能给人们带来欢乐。到了清代,每逢京城大雪,赏雪、堆雪人成为了满汉官员和百姓喜爱的户外活动。一场大雪过后,人们用雪堆塑成人或各种动物的形象。用滚雪球式的办法堆成,用炭或石头镶嵌为眼、口等五官,用扫帚或树枝等做成手臂。孩子们则围着雪人打雪仗,捉迷藏,做游戏。

  玩雪,帝王也不会缺席。据《养吉斋丛录》记载,康熙时期,若冬日下雪,皇帝便命人于养心殿庭中堆成狮子的样子,象征着来年的丰足。有此雅兴的康熙自是对大雪情有独钟的。康熙二十三年(1684)京城下了一场大雪,当时的冰上表演很热闹。据高士奇《金鳌退食笔记》记载,大雪过后,冰天雪地。在五龙亭等地,八旗官兵“以木作平板,下用二足,裹以铁条,一人在前引绳,可坐三四人,行冰如飞,名曰‘拖床’。积雪残云,景更如画”。此书中对冰上踢球竞赛也作了详细记述:每队有数十人,分别设有统领之人,列队站好,将皮球扔向空中,等其快要落下之时,各队进行争夺,得者获胜。

  乾隆年间,郎世宁、沈源等合作绘成的《乾隆雪景行乐图》,生动描绘了乾隆皇帝作为慈父和长者的形象。他在子女们的拥簇下赏雪,身边人在他旁边放爆竹、堆雪人,玩耍做游戏,真是一幅共享天伦之乐的雪景行乐情景。《日下旧闻考》也曾记载,乾隆三十五年(1770)正月初三,大雪缤纷,自晨达午,积可四五寸。当时乾隆正在和少数民族参加年班盛会的上层人士在紫光阁宴饮,共同赏雪。乾隆还为此即兴吟诗:“正节欣逢天泽行,池冰铺雪闪光晶。筵开紫阁诸藩侍,乐奏彤墀万舞呈。”正是一幅热闹温馨的落雪景象。(刘永加)

[ 位置: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闫 伟:《如果可以这样爱》带来暖心清流

  • 李 静:唐风古韵说谷雨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偶像的成长之路同时也是粉丝的自我实现过程,偶像是粉丝欲望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2019-04-23 10:11
搬演经典文学,几乎是每个时代舞台的流行,始终考验着艺术家们观察时代的眼光和创作水准的高下。优秀的名著改编应既不失原著文学核心的况味,又将文字底下的美感合理且适度地通过舞美与形式呈现,在戏剧观众和文学之间架起了一座友好的桥梁。
2019-04-23 10:03
演员力量储备不足、剧目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无疑暴露了我国当下音乐剧行业发展的真实水平,也给正在享受音乐剧“发展红利”的从业人员都提了个醒。只看到“流量”的拔苗助长,为博取短期利益不顾职业道德,损害的是默默耕耘多年等来的大好春光。
2019-04-23 10:01
孟浩然是盛唐诗坛上一位很特殊的诗人。杜甫对孟浩然也是称颂有加,认为他的“清诗”句句值得传诵,数量不多却在质量上远超鲍照和谢灵运。在这部影响最大的唐诗选本中,孟浩然的《春晓》可谓流传广泛、文字浅显、意蕴深刻、兴象高妙。
2019-04-23 09:42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