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长篇剧集“开篇魔咒”怎么破

长篇剧集“开篇魔咒”怎么破

2019-02-14 09:52来源: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韩思琪

  《知否》在题材和立意上都高于此前热播的一些古装剧。它聚焦于古人的日常家庭生活,既有家风文化,也有人情智慧,后半程更是渐入佳境。但也正因为如此,其在前半程的拖沓才更加让人感到惋惜。

  78集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下文简称为《知否》)昨天收官。该剧自开播以来,呈现出“低开高走”的路线,前半程的拖沓节奏导致观众分成了两拨:一部分在“精彩”尚未真正展开之前便已“熬”到放弃,另一部分则以“熬过前面半部就好了”的心态,和男女主人公一起迎来了后半程。

  平心而论,该剧在题材和立意上确实高于此前热播的一些古装剧。它聚焦于古人的日常家庭生活,既有家风文化,也有人情智慧,后半程更是渐入佳境。但也正因为如此,其在前半程的拖沓才更加让人感到惋惜。

  由此引出的话题是:所谓“熬过前面半部就好了”,是不是长篇影视剧观众不可避免的“宿命”?“慢慢熬”是否等同于慢热?又或者,观众对于“慢”的不能忍受,是不是一种审美降级?

  慢慢熬:78集的《知否》、87集的《如懿传》、70集的《天盛长歌》均遭遇了节奏拖沓的“开篇魔咒”

  动辄六七十乃至七八十集的长篇连续剧,开篇节奏拖沓,寄希望于观众耐心一些,这种现象在当下的大小屏幕上并不少见。观众不断言说的“熬过几集就好”,“熬”之一字或许正道出了问题的核心所在:观剧体验是拧巴的——为了后半部分的精彩,忍受前面剧集表现的难如人意,“熬”似乎成为了观众的一项常规任务,“忍”则是必要代价。

  但如果一部作品没能够在开头抓住观众,甚至制造着观看难度与观看疲倦,那么观众自然没有义务“熬”。当下迫切需要的,是对“慢”做不同的区分,从而破除当下影视行业对于“慢”的“迷思”——有些“慢”是文火慢熬、渐入佳境,有些“慢”却是“小火烹油”的“煎熬之感”;“慢”只是精品之作的充分不必要条件,而“熬”一定是需改进的行为。

  如果我们定义长篇电视剧是集数60集及以上的作品,这一“传奇巨制”搭载“长篇集数”的传统似乎自2011年76集连续剧《甄嬛传》播出开始,并且与影视界大规模的“网文转向”密切相关。可以看到,此后长篇网络小说改编电视剧频频突破60集大关,过去一年中,78集的《知否》、87集的《如懿传》、70集的《天盛长歌》均遭遇了开头节奏拖沓的“长篇魔咒”,尽管可能存在剪辑版本差异的问题,但铺垫过久、剧情冗长、节奏拖沓确是一处明显的“硬伤”。

  我们当然期待看到更多如《大江大河》(47集)、《琅琊榜》(50集)等真正的良心剧作,倘若故事体量在50集左右的中长篇已能够讲好故事,或许可以不必硬加20集来凑“传奇”——“传奇感”在骨不在皮,在剧作气质而非集数,大众记忆中似乎比暑假还长的经典、86版《西游记》只有25集!但这并不是说电视剧不能长,只是在长篇电视剧的创作过程中,对于开篇需要花特别的心思。

  根据编剧法则,电视剧按照起承转合、开头—发展—高潮及结尾的结构铺开,一个精彩抓人的开头是连续剧“眼球争夺战”的“必争之地”——这是无论集数多少篇幅长短都应该遵守的创作规律。尤其当下的观众被媒介所赋权,一个好的开头更是关乎作品的评价、口碑乃至“生命长短”。而就长篇电视剧而言,普遍认为前五集是重中之重,对于传统剧本写作,这部分需要完成三大块重要任务,包括:剧中主要人物出场、人物性格与人物关系展示,铺垫戏剧冲突和展开,确定故事叙事风格和基本走向并引导观众进入剧情等。此外,国产长篇电视剧还有“每集一般有三到五个事件;每个事件由三到六场戏组成”的编剧创作法则。

  但当这样的创作法遭遇网络小说、尤其是长篇网络小说时,似乎开始变得水土不服:小说中宏大的世界观设定、冗长的前史、复杂的人物关系通通要“赶场”似地塞进前五集并讲述清楚,如果不做精炼处理,就会面目不清,带给人冗长、堆砌、拖沓、沉闷的观感,进而影响整体节奏,导致在高潮前的铺垫呈现出疲软态势。即便是优秀的网络小说改编,有时也难免遭遇媒介转换的不兼容性:难逃从社会风俗画降为儿童简笔画的“故事降级”和“审美降级”,观众便从“慢慢看”变成了“慢慢熬”。

  慢慢看:真正的慢热对应的是长篇多集的草灰蛇线与循序渐进,等比例微缩日常体验,细品东方作品所特有的余味悠长

  这里所说的“慢慢看”,是长篇电视剧正常的打开方式,也就是通常说的慢热。“慢慢看”的电视剧可以分为两种情况:“硬剧情流”和“软情感流”,前者靠理性判断,后者靠感性体验。“硬剧情流”依靠的是丰富的故事体量来支撑情节发展,不能够有“废戏”。比如《琅琊榜》,主线情节丰满,人物具有成长性,漏掉一处细节都极可能失掉解锁后续剧情的关键信息,此时的“慢慢看”对应的是长篇多集的草灰蛇线与循序渐进;“软情感流”则偏向于一种“浸入式”的观看体验,“慢慢看”对应的是每一集内部的“重复观看”与“不舍快进”的“慢”奇观,如高分韩剧“请回答”系列,编剧将大量的生活细节提炼出来、化用于剧本,观众才会有“接地气”和“浸入式”的观剧体验,这种“慢”是等比例微缩我们日常的亲情、爱情与友情体验,在观看的“解码”中细品东方作品所特有的余味悠长。

  “情感流”在这里不做讨论,然而, “慢慢熬”的作品在剧情上却“站”在了“伪品质”的一端,尽管与“慢慢看”的精品剧共享着某些特点,究其本质却只是“代糖”一般的存在。《甄嬛传》开创了以偏于游戏化的升级设定来嫁接剧情,故事“回合化”、情节“副本化”,因故事的“升级”设定而将人物生命经验“数值化”的弊端。在那之后,不少长篇剧集从“升级流”作品处习得了“受挫/虐(弱)+黑化(强)”由弱变强的“两分法”,在剧情比例、节奏上生硬地把故事掰成两段,前部分不够充实乃至节奏拖沓、形成了一波大型 “劝退”观众现象。

  一方面, “慢慢熬”的作品,往往故事单一、重复、模式化,以致引起观众的观看疲倦,如《如懿传》只有女性宫斗的“三板斧”,主角“打怪”却不“升级”,人物的成长空间被如懿的人设所拖平,剧情的推进只是同一故事模式的简单复制,如懿一直延续着一条“被害—被冤枉—无力辩解—外力帮助脱困”的链条死循环。这也难怪在她最终推翻帝后博弈、女性互害的“棋盘”之前,其冗长的醒悟“前史”早已耗尽了一些观众的耐心。

  另一方面,或是如《知否》前期剧情主线剧情相对薄弱、松散,尤其是前十几集为了合理化女主角盛明兰“三段式感情”里的最终选择,将节奏硬生生拖慢——除明兰与齐衡的感情线在前进之外,其余所有的故事线索都是停滞的,尽管出场人物众多,场面切换频繁,但在叙事上是无效的,人物仿佛都在等进度条“读条”结束,换言之,观众即便跳过这反复冗余的十余集剧情,对后续观看也没有任何影响,那么这十余集戏是否必要就需再做考量。尽管同为 “日常向”作品,《知否》却比《请回答》系列多了一些板滞,编剧笔力不足,明兰选择最终嫁给顾廷烨,看似是自主选择,实则均是通过关闭错误选项来推动主角做出正确的选择,更像是设定好的结局来倒逼叙事,尽管剧情结构工整却始终欠缺一点“主体性”的灵气,称得上是合格的工业化产品却缺乏一股闪耀的人物弧光。再如2017年播出的75集的《九州·海上牧云录》,同样故事可看性被其余附属项所挤压,尽管剧作在画面、镜头、质感、演员演技等方面均无可挑剔,却仍被诟病:世界观混乱堆积、叙事笨拙、节奏慢、剪辑差、“从剧情来说乏善可陈”“有些地方真的不必要且非常适合快进”。

  概言之,上述“慢慢熬”作品其精良的服道化、高级的镜头质感、于细节处的打磨都很用心,然而却离真正的精品作隔着一个讲述好故事的距离。

  (作者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在读博士生)

[ 位置: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要闻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闫 伟:《如果可以这样爱》带来暖心清流

  • 李 静:唐风古韵说谷雨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中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对电影的市场化评价标准已经建立起来,看票房就行。但艺术、文化方面的评价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宁浩呼吁中国电影建立成熟独立的艺术评价体系。“希望能有更具影响力、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华语电影奖项出现,像奥斯卡一样。”
2019-04-15 10:14
今年的阅读指数显示,青年用户继续以高时长高频率“霸屏”数字阅读,青年对哲学及社会科学的阅读需求十分旺盛,这一现象既让人欣喜,又标识出了发展数字阅读的责任,青年是民族的未来,为青年提供更多更好的数字阅读产品,方能让书香中国更加馥郁。
2019-04-15 09:33
“饥饿营销”和“奇货可居”的推广手势下,《复联4》确有可能创出票房奇迹。但从长远计,只顾“割韭菜”的难看吃相,会把观众推出门外。毕竟,世间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2019-04-16 10:14
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明星们婚恋生活的观察类综艺节目,成为时下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热点。从母子关系、夫妻关系到父子关系、婆媳关系,情感观察类节目能挖掘的矿藏已经不多了。但相比于同质化的题材竞争,更早到来的可能是观众的审美疲劳。
2019-04-12 13:2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