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韦伯家做客

2019-02-14 13:39来源:解放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钱世锦

  音乐剧大师劳埃得·韦伯2015年的新作《摇滚学校》即将首次登陆上海,这也是继《猫》和《剧院魅影》后,上海大剧院推出的第三部韦伯的大作。演出盛事来临,不禁又让我回忆起当年去作曲家家里做客的难忘情景。

在韦伯家做客

  音乐剧发展史上最重要作曲家之一韦伯

  2009年春,我受邀去伦敦参加“中英音乐剧论坛”,韦伯爵士得知后,通过在英国“四十八家集团俱乐部”工作的夏先生邀请我在抵英次日晚到他家做客。夏先生说:“韦伯要详细向你介绍他新写的音乐剧《魅影:永不逝去的爱》。”

  自上世纪70年代起,韦伯已创作了许多音乐剧,包括《猫》《剧院魅影》《星光快车》《日落大道》《约瑟夫和他的神奇彩衣》等,均是久演不衰的上乘佳作,其中《猫》和《剧院魅影》是最受欢迎的作品。

  音乐剧爱好者都非常喜欢韦伯写的音乐,但我却觉得在《剧院魅影》之后,韦伯写的另几部作品(如《白衣女郎》)的歌曲缺少了他原先写作中的那种灵秀和魅力。有人评说,1986年韦伯创作《剧院魅影》时正在与莎拉·布莱曼热恋,激发了作曲家的灵感,使之写出了那么多脍炙人口的优美旋律。但自从与莎拉分手,此种感觉似乎再也没有重返他的心灵。20年后,也许“回忆重新降临”,韦伯突然又找到了那种情怀。几乎花了一年时间,他为《剧院魅影》写了续集,便是我在他家里听的《魅影:永不逝去的爱》(后来也有翻译为《真爱不死》)的音乐。韦伯提出让《魅影:永不逝去的爱》择时在欧、美、亚太地区的三个代表性城市一起推出,作世界首演。伦敦、纽约是当仁不让的首选城市,那么亚洲放在哪个城市呢?据知情者告诉我,“首尔、东京、墨尔本、悉尼还有中国香港都希望应此盛举,但韦伯本人却提出应该是上海——上海大剧院”,于是就有了此次对我的邀请。

  我和夏先生是晚七点差五分按响韦伯家门铃的,男管家开门将我们引进客厅。韦伯见了我,略寒暄几句,就把钢琴谱塞进我手中,要我坐下来听《魅影:永不逝去的爱》的全部钢琴伴奏演唱录音。说实话,对这部《魅影》续集的音乐,我有些怀疑。因为历史上许多成功作品的续集时有给人“狗尾续貂”的印象。造访韦伯之前,为了解《魅影》续集的内容,我还仔细阅读了作为蓝本的小说《曼哈顿的幻影》。但在正式听音乐前,我问韦伯故事是否就是《曼哈顿的幻影》,韦伯立即说“请你忘记这本小说”。实际上,音乐剧故事的线索虽和小说大同小异,但情节被重新安排了——

  1907年,曼哈顿69号码头,从法国开来的大型轮船帕尔塞佛涅号缓缓驶入,船上全是最高级别的贵族。著名女高音克利斯汀·戴伊和丈夫拉乌尔及10岁的儿子古斯塔夫同船抵达。克利斯汀这次将应邀在科尼岛新开业的歌剧院作首演。随着剧情的推进,人们发现新歌剧院的主人原来就是《剧院魅影》上集结束时消失了的“魅影”。是上集中的芭蕾舞教师吉瑞夫人及其女儿梅格小姐当年成功地帮助“魅影”从巴黎歌剧院地下湖逃脱,辗转到了美国。梅格在“魅影”的调教下也成为一名女高音歌唱家,她满以为新歌剧院开张后第一个在舞台上演唱的必定是她。可是,克利斯汀的到来击破了她的梦想。“魅影”念念不忘10年前对克利斯汀的旧情,他甚至发现了克利斯汀儿子出生的秘密……新歌剧是为克利斯汀量身定做的。首演当晚,克利斯汀在舞台中央唱起了“魅影”为她写的主题曲《爱是慢慢成熟的》。因为没有得到“魅影”的青睐,失望的梅格挟持了古斯塔夫。首演大为轰动,回到化妆间的克利斯汀看到桌上有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终于明白是“魅影”安排了这一切。她突然发现孩子不见了,发疯似的到处寻找。梅格来到码头,内心一片混乱,痛苦之余她想拉着孩子一起跳海。此时,“魅影”和吉瑞夫人赶到,梅格掏出手枪对准“魅影”,“魅影”力劝她要理智。克利斯汀也赶到了,看到她,梅格更是妒火怒烧,失去理智向她开枪,“魅影”扑到克利斯汀身旁,深情地抚摸着心爱的人的脸庞。经历了这一切的古斯塔夫仿佛长大了,他在“魅影”身边跪下,轻轻地摘下“魅影”戴着的面具,久久地凝望着自己生父的眼睛……

  听完全剧音乐后,我有些激动。一方面该剧情节颇为离奇感人,另一方面,韦伯在音乐上的确花了心思。新剧的情调和上集很统一,虽然也加进了20世纪初曾在欧美音乐舞台上风靡一时的那种奢华轻浮的康康舞音调和节奏,但仍不失更靠近歌剧的风格。特别是那首主打歌曲即韦伯10多年前写的单曲,女高音卡娜娃在韦伯50岁生日音乐会以及伊莲娜·佩姬2001年在中国人民大会堂韦伯作品音乐会上都相继唱过。韦伯告诉我他非常喜欢这首创作于多年前的歌,它倒也不是为某部音乐剧而写,现在用在《魅影》续集里,却似乎有画龙点睛之神奇。

  两个多小时飞快地过去,管家过来招呼大家用餐。韦伯意犹未尽,一再问我感觉如何?我说:“我已打消了来之前的疑虑,因为我很担心你为了区别上集,新写的部分可能会走得太远。现在没有这个顾虑了。”

  韦伯向我解释:“就像电影《教父》之一和之二一样的关系,两者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魅影》上下集也遵循这个原则。”他坐到钢琴前,示范了上集里“音乐天使”这一主题如何又在下集中变化再现等片段弹奏。此时的韦伯已完全沉浸在关于他新剧的狂喜之中,脸上洋溢着犹如一个母亲看到亲生儿出生时的那种兴奋。

  大家入席时,韦伯的大提琴家弟弟携中国女友也到了。一经介绍,才知这位女朋友竟是原上海交响乐团的大提琴演奏员,现正在伦敦留学。于是话题马上又围绕着上海展开。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真正好公司总经理帕金斯基对我说,韦伯已经决定《魅影》续集的世界首演城市中一定要把上海放进去。韦伯笑着对我说:“我非常喜欢上海,那里的‘气场’与我似乎相当投缘。”我回应大师:“说到音乐剧,在亚洲,上海还是不如东京、首尔,我们只能讲刚刚起步。”韦伯挥挥手说:“但上海正在赶上去。我特别喜欢你们大剧院人的那种干劲和努力学习的劲头。我认为上海应该可以和伦敦、纽约相提并论!”为了表示对我们的欢迎,韦伯的管家请中国餐馆送来了回锅肉、红烧茄子。但韦伯还是说:“比不上你们那儿的菜呵!”(我想此时,他肯定又想起了他来访时我们在大剧院八楼宴请他时的菜肴)我感受到了作曲家的心意。

  音乐剧的发展在欧美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在上海还不过十多年的事情,但我们这座城市的活力已受到包括韦伯在内的国际音乐剧界和大师名家的广泛关注和承认,或许这就是所谓城市软实力提升的体现吧。当然,上海要真正成为像伦敦、纽约那样的世界音乐剧产业中心,还有漫长的路要走,这是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才会成功的。

[ 位置: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听说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闫 伟:《如果可以这样爱》带来暖心清流

  • 李 静:唐风古韵说谷雨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偶像的成长之路同时也是粉丝的自我实现过程,偶像是粉丝欲望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2019-04-23 10:11
搬演经典文学,几乎是每个时代舞台的流行,始终考验着艺术家们观察时代的眼光和创作水准的高下。优秀的名著改编应既不失原著文学核心的况味,又将文字底下的美感合理且适度地通过舞美与形式呈现,在戏剧观众和文学之间架起了一座友好的桥梁。
2019-04-23 10:03
演员力量储备不足、剧目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无疑暴露了我国当下音乐剧行业发展的真实水平,也给正在享受音乐剧“发展红利”的从业人员都提了个醒。只看到“流量”的拔苗助长,为博取短期利益不顾职业道德,损害的是默默耕耘多年等来的大好春光。
2019-04-23 10:01
孟浩然是盛唐诗坛上一位很特殊的诗人。杜甫对孟浩然也是称颂有加,认为他的“清诗”句句值得传诵,数量不多却在质量上远超鲍照和谢灵运。在这部影响最大的唐诗选本中,孟浩然的《春晓》可谓流传广泛、文字浅显、意蕴深刻、兴象高妙。
2019-04-23 09:42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