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她”的声音:从“小女人”到“大女主”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看客 > 正文

“她”的声音:从“小女人”到“大女主”

来源:《工人日报》2019-03-10 15:4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曹 玥

  “大女主”无疑是近年来艺术文学作品尤其是网络小说中的热门题材。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甄嬛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影视剧长期占据话题榜。这些作品出现了一个趋势:由过去以男主角为主向以女主角为主过渡;突破了以男性为中心的模式;女性不再是一个“被凝视”的状态,作品大多以女主角的成长为主线。

  对比过去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从“小女人”到“大女主”,当代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经历了哪些变化?“大女主”形象涌现,到底是女性意识的觉醒还是另一种消解女性形象的话语?

  失声:化了妆的“男人”

  罗广斌、杨益言所创作长篇小说《红岩》发表于1961年12月。作品描述了1948年在国民党的统治下,在渣滓洞和白公馆中受刑的共产党人,以自己的坚强意志抵抗敌人的逼供和严刑拷打,最终敌人未能获得口供并一败涂地的故事。作品中塑造了江姐这一女性形象,作为地下工作者,面对自己的丈夫被杀,她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完成丈夫未竟之事业,最终英勇就义。她说“如果需要为共产主义理想而牺牲,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也可以做到脸不变色,心不跳”。

  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江姐与被关押在监狱里面的男性形象一样,视死如归,宁折不弯,为了革命事业而牺牲自我,获得了作为女性的独立人格,并与男性平起平坐。

  新中国成立后的文学作品中,受到“妇女能顶半边天”信念的影响,在革命工作中,这些女性形象多是“铁胳膊、铁腿、铁肩膀”的“铁娘子”,女性意识逐渐在革命意识中消解,“她们”与“他们”并没有区别。北京大学知名学者戴锦华将这部分女性形象概括为“花木兰式女性”,即“一个化妆为男人的、以男性身份成为英雄的女人”,他说,这类女性享受过新女性的自由与权利,但很快将其奉献给革命事业。

  1949年到1979年间,诸如《青春之歌》《红色娘子军》等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同样将女性异化呈现,“花木兰”式人物普遍存在。普遍失色的年代里,五颜六色的女性形象被深深烙上单调而统一的时代颜色,时代轰鸣中,“她们”却集体失声了。

  协奏:依附与受保护的小女人

  上世纪90年代初是琼瑶的时代,琼瑶式的爱情故事为许多读者提供了爱情的范本,赚足了多愁善感的青年的眼泪。在琼瑶的作品中,女性形象多是“受保护的”。

  小说中,纯爱世界的女主角拥有姣好容貌,温柔而宽容,对待爱情忠贞不渝。如《还珠格格》刻画了精灵古怪的小燕子和温柔似水的紫薇两个主要女性形象,两人对爱情有着自己的执着,虽然经历磨难,但总有尔康、五阿哥等男性充当保护伞的角色。接受男性保护是许多琼瑶式女主的共同特性。

  王安忆的长篇小说《长恨歌》中塑造的“上海小姐”王琦瑶命运的悲剧,与她的几个男人密不可分。王琦瑶爱慕虚荣并追求眼前之乐,她“想要的是一古脑儿,终身受益的安慰”。凭着“上海小姐”的光环,她很容易地与作品中的几位男性开展一段浓烈或是平淡的爱情。她需要男人的金钱与力量去维护她虚幻的梦,将人生的繁华依附于男人身上,最终也死于男人之手,躲不掉“锦绣炯尘”的宿命。

  随着网络文学的兴盛,“霸道总裁”情节母题出现,更是为渴望依附与被保护的小女人们提供了幻想的空间。晋江文学城网站的长篇小说《霸道总裁爱上我》红极一时,并带动一股浪潮。总裁多金、帅气、性格强硬,可以为女主提供强有力的保护伞。这也契合了中国古代文学中“才子佳人”的传统叙事套路。苏州大学博士董胜指出,传统观念中,男性伴侣在个人能力和经济收入上都需要超过女性,这一思想观点无疑会导致很多女性由于自身条件太过完美而无法找到心仪的对象。由此,许多女性通过霸道总裁小说或电视剧寻找到自己心目中的男性伴侣典范。作者便是通过这一点,准确抓住了当代受众的心理。

  独唱:控制全场的大女主

  2007年,网络小说家流潋紫所著的小说《后宫·甄嬛传》正式出版,2011年被改编成电视剧《甄嬛传》,小说主要讲述了少女甄嬛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少女成长为善于谋权的一代太后的故事。《甄嬛传》的红火让“大女主”一词更广泛地为人们所知。在文学网站上,“女尊”成为热频搜索词汇,《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赢天下》《特工皇妃》等作品更是成为火热IP。作品中的“大女主”性格形似,大多具备坚韧、独立的个性。

  “大女主”为什么这么火?此前,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文称,中国近70%的女性参与就业,职业女性的比例全球最高。随着职业女性的增多,职场与家庭的双重压力落在了女性的肩膀上,单单祈求依靠男性寻求男性保护已经不能满足当下女性对于自我个体发展的需求。《风雨故人来》中有言:“女人不是月亮,不靠反射男人的光辉来照亮自己。”在此背景下,“大女主”的出现正好迎合了当下年轻人处理情感、工作问题时的心理特征。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王淑娇却对“大女主”形象提出质疑,“在鱼龙混杂的作品中,存在着许多披着‘大女主’外衣的小女人,关键时候还是需要男性力量的帮助,就是一种升级版的‘灰姑娘’,要认真区别‘大女主’与‘伪大女主’的区别”。王淑娇认为,比较前些年的《武则天》《大宅门》等作品中女性在风云变幻的时代中展现的智慧与担当,当下的许多“大女主”形象并未真正体现女性的自信与力量,反而消解了女性形象的独立意义,“‘大女主’的火爆,看似是女性话语权的增长,实际上仍是男权思想的产物。”(曹 玥)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