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演戏38年,演反派才开了窍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看客 > 正文

演戏38年,演反派才开了窍

来源:北京日报2019-03-11 16:5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夏至

  要做“中国反派第一人”,演员海一天可不是随便夸下海口。从去年至今,他扮演的反派角色先后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像《情满四合院》中又欠又贱的许大茂,《天盛长歌》中工于心计的太子宁川,《脱身》中让人恨得牙根儿痒痒的姜科长,以及最近正在北京卫视播出的《芝麻胡同》中的军官吴友仁。

  电视剧《芝麻胡同》里,海一天饰演的反派角色吴友仁并不脸谱化,也有其人性的一面。

  演许大茂,才找到演反派的窍门

  1971年生,如今已是中年人的海一天,尽管从9岁起就在演艺圈里摸爬滚打,演戏演了38年,其实也是这两年才在演反派的道路上开了窍。“运气好,接连碰上了不少大项目。”《情满四合院》成为去年获奖无数的“剧王”,《天盛长歌》和《脱身》也在电视和网络上同时赢得口碑,《芝麻胡同》更是《情满四合院》的原班人马再度合作,近期也连连冲到了收视榜首。好剧好角色,再加上海一天的独门反派演法,从2018年起,之前默默无闻的他突然成了大热的配角演员,走在大街上都能被热情的观众拉住。

  “我是从许大茂这个角色开始,掌握了一种独特的反派演绎方式。”本来以为海一天会有老北京人身上自带的骄傲,但恰恰相反,生活中的他语气谦和,神色认真,聊起自己塑造过的角色更是如同上表演课。海一天说,演电视剧这么多年,因为外形的因素,他几乎接到的都是反派角色,而他自己也喜欢塑造反派,“相对于完美无缺的正面角色,演员诠释起来会被禁锢住,反派角色会给演员更多的发挥空间,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

  但是国产影视剧常常也会把反派角色写成单一的坏,坏到极致,不招观众待见。海一天琢磨,虽然验证一个演员演技的方式,就是把反派演得出神入化,让人恨得牙根儿痒痒,“可中国观众常常会混淆角色和演员的关系,如果你演得太像了,观众会觉得你本人像角色一样坏。”

  他说,不管正面角色还是反派角色,归根结底都是人,“是人就不可能完美,再好的人也会有性格上的缺陷,再坏的人也会有一丝善良。”海一天介绍,《情满四合院》原剧本里的许大茂就是一个有些脸谱化的反派角色,他就琢磨着在人物身上加了些喜剧色彩,“往欠上、贱上加,观众看完就会喜欢上这个角色,也更认可演员的付出。”

  “定制”反派,吴友仁表情有出处

  电视剧《芝麻胡同》里,由海一天饰演的军官吴友仁,这两天在剧情里突然“下线”,弹幕里有不少观众纷纷觉得意外,大呼不舍。海一天也说,之前走在大街上碰到的观众都会叫他许大茂,这两天在公共场合,叫他吴友仁的多了,“说明这个角色也成了。”

  相较于《情满四合院》中的许大茂,海一天坦言,吴友仁的角色在剧本里已经比较丰满,“作为一个国民党北平外二区的接收大员,他身上有军人的血性,觉得自己参与抗战为国奉献,自带着一股傲气。”海一天说,这一次他的“反派表演法”集中表现在吴友仁和女主角牧春花的感情戏上。“观众从头到尾看下来,会发现吴友仁对牧春花是有真感情的,他不是毫无原则、毫无底线地在强抢民女,也没有真的动用太多职权把男主角严振声逼到死路上去。”

  “观众一看,就能明白吴友仁也不是十恶不赦。”海一天说,这个角色的情感牵绊就在这个点上。而为了与之前的许大茂有所区别,他还特别设计了吴友仁面无表情、说话不动嘴的特点,“这是从我身边的一个朋友那儿化用过来的,我觉得特别适合来演这么一个浑不论的军官,现在看效果也还不错。”

  在海一天看来,反派角色各有不同,不能一味地脸谱化,这么多年演戏下来,给角色增加点儿独特的声形造型,也是他的一种习惯。他提到最近正在拍的一部缉毒戏,剧中由他饰演的大毒枭,嗓音特别低沉,需要专门压着喉咙说话,也是他根据角色“定制”的。

  中年走红,突然有了点事业心

  人到中年,突然火了,从海一天的角度来说,生活节奏在这一年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其实,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93级的海一天不仅是正经的科班出身,而且同班同学中不乏李冰冰、任泉、廖凡这样的明星。戏好人好,偏偏他就闷声演了这么多年的配角,直到去年才熬出头,说到底还是他太“佛系”。

  海一天说,演戏这么些年,虽然对每个角色都很上心,但他的事业心确实不太强,“每年接戏的节奏相对是比较舒适的,赚够了养家的生活费就很知足,也没什么大的追求。”前几年,他原先的经纪约满,也没和之前的公司续约,而是找了个经纪人自己单干,“虽说也不影响接戏,但确实是没什么具体的规划”。因为在电视剧《脱身》中与陈坤有对手戏,两人交上了朋友。陈坤有个成立刚一年多的经纪公司,在两人合作《天盛长歌》时正式邀请海一天加盟。

  海一天透露,拍完《脱身》后,自己本来有别的签约计划,但是陈坤递过来的橄榄枝让他难以拒绝,“最关键的还是坤哥给我讲了山下学堂的计划,戏剧学院出来的人,对舞台还是有向往,听完我就决定了。”由陈坤、周迅和导演陈国富成立的山下学堂,在业内鼎鼎大名,也是这两年面向专业演员做表演培训的象牙塔。可谁知道,签完约他就接连碰上了《天盛长歌》《芝麻胡同》《庆余年》这些大项目,人走红了,工作的安排从年头排到年尾,根本没时间去参加山下学堂。“每次看着公司群里发布一期期表演班开课,我都特别羡慕,希望哪天能够抽出空来去参加一期。”他说。

  一年多来,从以前的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除了累了不少,海一天觉得自己还算适应。“生活和工作状态发生改变后,人好像突然被激活了。”如今的他接戏不再像过去那样“佛系”,面对不同的角色也更愿意花心思琢磨,“我是真的想做中国第一反派,这件事我会一直努力下去。”(李夏至)

[ 责编:产娟娟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陆正兰:中国当代歌词如何融入古典美

  • 明星“人设”的正确打开方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当代文艺面临困境尤其是当代中国基层大众再次呼唤大众文艺的时代语境下,发扬中国古代文化精英感时忧民的文艺传统,传承我国现代作家艺术家与社会底层相融合的精神血脉,建构一种代表基层群体利益的当代大众文艺,是新时代文艺工作者应承担的使命。
2019-04-25 09:35
电影强国之“强”,归根结底要看是否有好作品。电影编剧要把握中国电影向强国迈进的历史机遇,潜心创作、打造精品,拓宽选材视野、提升叙事格局,从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寻找故事素材,从民族文化的深层底蕴中寻找剧作创新点。
2019-04-25 09:40
怀旧是把双刃剑,可以很高级,也有可能陷入煽情的俗套。有些怀旧“为赋新词强说愁”,只顾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感怀伤世,也有一些怀旧,如《王牌对王牌》,通过致敬经典串起了一部新中国影视发展的“追梦简史”,勾勒出新中国影视发展的轨迹。
2019-04-24 10:20
美国队长在时间的虫洞里和初恋度过了一生,雷神在茫茫宇宙浪荡余生,一些人将怀揣着对另一些人的思念渡过时间的长河……煽情的段落满足粉丝狂欢的需求,但是很遗憾,这个用电影资本凑合的“宇宙”终究是涣散的。
2019-04-25 09:27
新时代呼唤新影像,新影像助力新时代。为了肩负起“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这一重要使命,中国电影人应努力把握新时代脉搏,不断调试创作视野的焦距,倾情创作出彰显着新时代精神的扛鼎之作。
2019-04-24 10:12
在杨晓林看来,无论改编或原创,作品的逻辑自洽至关重要,“生活逻辑、情感逻辑、事理逻辑缺一不可,角色的言行举止也得在同一的世界观之下”。照此标准,新《封神演义》的低评分不算冤枉。
2019-04-25 09:50
正在我国上映的日本推理电影《祈祷落幕时》,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和口碑。推理电影,是唯一一种除了日本,在其他国家都没有发展起来的电影类型。这一类型在日本的成功,其经验具有某种独特性与不可复制性。那么,日本是如何在这方面做到独一无二的?
2019-04-24 09:22
从《奋斗》到《青春斗》,赵宝刚作品始终以“斗”字立足,既呈现现实生活的荆棘曲折,又凸显青春喷薄而出的力量。为现实题材青春剧做出了有益实践,真实的青春纵使平凡,也有着独特的斗志和力量。
2019-04-24 10:17
演员力量储备不足、剧目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无疑暴露了我国当下音乐剧行业发展的真实水平,也给正在享受音乐剧“发展红利”的从业人员都提了个醒。只看到“流量”的拔苗助长,为博取短期利益不顾职业道德,损害的是默默耕耘多年等来的大好春光。
2019-04-23 10:01
当下的大环境要求杜绝假唱,一旦触碰了艺术道德的底线,这是情感牌无法弥补的。正在发展中的音乐剧市场,是一代一代专业演员奋斗的结果。明星跨行到音乐剧领域,应尽量避免成为行业的破坏者。
2019-04-24 10:42
孟浩然是盛唐诗坛上一位很特殊的诗人。杜甫对孟浩然也是称颂有加,认为他的“清诗”句句值得传诵,数量不多却在质量上远超鲍照和谢灵运。在这部影响最大的唐诗选本中,孟浩然的《春晓》可谓流传广泛、文字浅显、意蕴深刻、兴象高妙。
2019-04-23 09:42
偶像是粉丝欲望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2019-04-23 10:11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搬演经典文学始终考验着艺术家们观察时代的眼光和创作水准的高下。优秀的名著改编应既不失原著文学核心,又能将文字底下的美感合理且适度地通过舞美与形式呈现,在戏剧观众和文学之间架起了一座友好的桥梁。
2019-04-23 10:03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