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人工智能将改变文学创作的未来?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人工智能将改变文学创作的未来?

来源:西安日报2019-03-13 10:3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在科技日新月异不断进步的当下,人工智能正在深入的改变人们的生活,智能机器人、智能穿戴、智能手机等,都让世界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其中的人工智能写作,正在成为一种新生事物,人工智能创作的文案、电影剧本、诗歌、小说等,不断出现在世人面前。人工智能写作,将改写文学创作的未来?面对高科技的发展和影响,有作家表示,借助高科技的手段完成写作依然还在尝试探索当中,而借助高科技的发展,可以激发作家的想象力、开拓其创作空间等,从而更好地推动中国文学创作的发展。

  在全部771部短篇小说中,人工智能选出的10部作品,有人工智能参与写作的作品超越莫言的作品名列第一;接触过人工智能写作的青年作家走走、陈楸帆等表示,用人工智能写作仍有很大的局限性,文字段落之间没有逻辑性、没有独特的情感倾诉等,比如在我们平时读的小说里,作家常常会在一些地方埋下伏笔,又或者描绘一个行动后,人物有什么样的心理变化,这些都具有内在逻辑关系,但这一点是目前世界上所有人工智能都还学不会的技能。青年作家范墩子表示,智能写作的出现会更大程度地激发作家去思考未来,从而创作出更好的文学作品。

  文学作品评选 人工智能做“评委”

  如果是人工智能写作的文学作品,你会阅读吗?今年年初,走走所在的谷臻故事工场,与上海的《思南文学选刊》做了一次文学作品的评选活动,参评作品是国内20家纯文学刊物2018年全年刊发的771部短篇小说,而担任评委的,是叫做“谷臻小简”的人工智能系统。评选结果出来前一天,“谷臻小简”选出的最爱读物始终是莫言的《等待摩西》。但到了次日,同样参与此次评选的《小说界》和《鸭绿江》两家刊物的80部短篇小说赶到后,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谷臻小简”选出的年度短篇是陈楸帆发表于《小说界》2018年第4期的《出神状态》,而莫言的《等待摩西》屈居第二。

  这个榜单出来后,让包括走走在内的众多业内人士感到“震惊”,走走联系上陈楸帆之后才知道,排在第一的《出神状态》,有人工智能写作参与其中。走走感慨万千地说:“一个AI,何以从771部小说中,准确指认出另一个AI的身影?我们相信人工智能系统的公正性,它不会有人的感情因素在里面,也许正如有作家点评的那样,人工智能更喜欢读科幻,这样才显得很合理。”

  陈楸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给人工智能系统输入了上百万字自己的作品之后,人工智能系统可以通过输入关键词和主语等,能自动每次大约写出几十到一百字以内的内容。经过反复大量的学习之后,人工智能已逐渐熟悉了他的写作偏好,比如在使用祈使句时爱用什么句式、描写人物动作时喜欢用什么样的形容词等。“第一次看到人工智能程序写出来的句子时,我觉得既像又不像我写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人工智能写的这些文字没有逻辑性,也无法对上下文的剧情和情绪产生指涉性的关联,为了把这些文字不经加工地嵌入到人类写作中去,我必须做更多的事情。所以最后我围绕着这些人工智能创作的语句去构建出一个故事的背景,比如说发表在《小说界》2018年第四期的《出神状态》中人类意识濒临崩溃的未来上海,比如收录在《人生算法》中《恐惧机器》中完全由人工智能进行基因编辑后产生的人类星球,在这样的语境中,人工智能的话语风格可以被读者接受并被视为合理的,而且是由人类从与他者的对话情境中带出,从认知上不会与正常人类的交流方式相混淆,因此它在叙事逻辑上是成立的,是真实可信的。这次与人工智能共同创作的试验之后我发现,不是机器帮助我完成写作,而是我帮助机器完成了一篇小说的写作。”

  人工智能写作 有明显的局限性

  《出神状态》排在《等待摩西》之前,是否就能表明前者的语言就好于后者呢?对此,走走表示:“人工智能在目前还无法分别出来语言的好坏。它无法评选出一个作家的这部作品语言好还是下部作品的语言好,也无法判断出是莫言的作品语言好还是余华的作品语言好,因为即便是我们人类来做判断,也只会选自己喜欢的风格的作品。像‘谷臻小简’这个人工智能系统,它已经阅读过几千部优秀剧本,近万部网络文学与纯文学作品,它能以闪电般的速度读完几百万字,理解情绪,提取结构,把握叙事节奏感……但它还没法甄别语言的好坏,应该说人工智能目前还没法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古老的行业。”

  陈楸帆认为,现在的人工智能写作情况,是一种“初级的机器辅助写作”,给人工智能一个关键元素、关键词,人工智能能够从数据库中检索,找到历史上所有涉及这个词语的文本。例如,单写一个“云”字,人工智能就能查到历史上不同时段、不同文本里描绘“云”的不同方式,为作家提供选择。“人工智能写作的局限性也非常明显,尽管写出来的句子最初看过去非常相似,但是,多读一些就很容易识别出哪些是机器写的,哪些是人写的。机器写的句子往往在50字、100字以内让人惊讶,但是把长度扩展到200字、500字时,涉及到句与句、段与段之间的关系时,就会让读者感觉莫名其妙,像小学生写的。而在我们平时读的小说里,作家常常会在一些地方埋下伏笔,又或者描绘一个行动后,人物有什么样的心理变化,具有内在逻辑关系,但这是目前人工智能都还学不会的技能。”

  传统文学创作 需要更多关注未来

  人工智能写作,会对文学创作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陈楸帆表示:“现在的智能写作只是一个开始,未来我相信人工智能将会更深入地卷入人类写作和叙事中,未来的文学版图也许会变得更加复杂而有趣。”

  范墩子告诉记者:“对我个人而言,写作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因为写作,我的生命不至于无聊寂寞,也因为写作,我的心灵有了更多的寄托,我在我虚构的故事里,寄托了我所有美好的祝愿。对于大众,文学会让这个时代变得更温柔。文学就像夜里的月光,可以照亮所有迷茫、悲伤、痛苦的人们的心灵。无论这个时代怎样发展变化,文学永远是最为恒定的精神事物,人们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需要文学的滋润和洗礼。文学让人心安宁,带给人们美好的希望。”

  对于人工智能写作,范墩子表示:“我个人从内心来说不接受人工智能写作这一方式,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智能写作的出现,可以改变我们传统的写作观念和思维方式,因为人工智能的出现并非偶然,我们应该敞开心扉,更大程度接纳它。毕竟,人工智能技术正在一点一点地改变我们的生活。排斥它,是愚蠢的做法。我不觉得智能写作会危害中国文学,恰恰相反,智能写作的出现会更大程度地刺激到作家,以让我们摒弃陈旧思想,有了危机感,作家就不仅仅会考虑我们的历史和过去,更会去思考未来。而关注人类的未来,恰恰是中国作家最为欠缺的东西。更多的关注未来,我们也许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詹 丹:茄鲞、莲叶羹与贵族奢华

  • 《祈祷落幕时》:“血腥”祈祷映射出的复杂人性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演员力量储备不足、剧目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无疑暴露了我国当下音乐剧行业发展的真实水平,也给正在享受音乐剧“发展红利”的从业人员都提了个醒。只看到“流量”的拔苗助长,为博取短期利益不顾职业道德,损害的是默默耕耘多年等来的大好春光。
2019-04-23 10:01
孟浩然是盛唐诗坛上一位很特殊的诗人。杜甫对孟浩然也是称颂有加,认为他的“清诗”句句值得传诵,数量不多却在质量上远超鲍照和谢灵运。在这部影响最大的唐诗选本中,孟浩然的《春晓》可谓流传广泛、文字浅显、意蕴深刻、兴象高妙。
2019-04-23 09:42
偶像是粉丝欲望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2019-04-23 10:11
搬演经典文学始终考验着艺术家们观察时代的眼光和创作水准的高下。优秀的名著改编应既不失原著文学核心,又能将文字底下的美感合理且适度地通过舞美与形式呈现,在戏剧观众和文学之间架起了一座友好的桥梁。
2019-04-23 10:03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