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杨澜:做个“大女孩”

来源:北京晚报2019-03-17 15:1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陈梦溪

  杨澜是个很有感染力的人,我采访过她三次,每次她都活力四射。这次她穿了一身剪裁利落的粉色西装,干练也温柔。作为一名极成熟的记者,多年的访谈经验给了她极快速的反应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我采访过不少作家,但许多在口语表达上并不擅长,每次整理采访记录时令我很“痛苦”,相比之下,杨澜的回答几乎不用整理,每句话都清楚完整,且语速极快。

  在杨澜看来,女人需要做一个“Big Girl”大女孩,拥有大格局、大视野,却始终怀有纯粹的初心和好奇心。近日,她的作品《一问一世界》新增了4万字从未发表过的内容再次出版。这本书是杨澜入行30年的积累精华,从杨澜一万多个发问的问题中提炼而出,涵盖了国际政治、商业、文化、体育、艺术等各个领域,采访对象包括老布什、基辛格、克林顿、李光耀、王石、稻和盛夫、严歌苓、金庸、李敖等上千位各行各业的名人领袖,立体全面地展现一个真实的杨澜和她眼中的世界。在书中杨澜讲了她入行30年的生命跨越和岁月流转;她的媒体生涯和她眼中的传媒江湖;她与上千位各个领域精英们的问答过程;她对输赢、竞争、艰难时候的选择,梦想和现实的差距,事业和家庭之间的平衡,通过问答得出的答案,帮助我们解决当下的困惑。

  杨澜倒是很直率地主动说到自己也经历了许多失败,也有错误的选择,或是错失了宝贵的机会,在访谈节目诸多“高光时刻”的背后,也会有尴尬与冷场。但她一面会理智地反思出错的原因,吸取失败的教训,一面接受不完美的存在。在杨澜看来,成长与成熟就是不再要求自己面面俱到,而是专注于自己想做的领域,明了如何取舍。所以在她看来,女孩一定要有主见、有自信,这样才不会迷失方向,怨天尤人。而成熟的女人无论年龄多大,都应保持一颗年轻的心,对世界充满好奇,不断去探索未知领域,挖掘潜能。

  与大人物平等对话

  书乡:你的许多采访对象都是某个领域顶尖的人才,年轻记者在采访时很容易遇到的一个问题是:面对经历和阅历都比自己丰富太多的人,如何快速打开采访对象的心扉?你在这方面有哪些心得?

  杨澜:作为一个媒体记者,我不是一个个体,我从来不会用“我是你的粉丝”来开始一段采访,因为我是代表我的观众来采访的,他们有权去了解一些事情,这也给了我采访许多大人物时平等的心态。此外,这也与事先做的准备有很大关系的。我和我的团队养成了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每次采访一个人,对于这个人的生平、他所在的领域和最近热议的话题都会做一些准备,粗略地算了一下,我采访一个人需要阅读十万字到二十万字,所以采访了这么多人积累下来,也得有个一亿六七千万字的阅读量,相当于一千到两千本书。阅读本身就能给你一些自信,虽然看一本书不一定就能产生一个好的问题,但它可以避免一个无效的、不着边际的问题,这是个不断积累的过程。

  书乡:你的采访中有许多精彩的提问,那在你的印象中,有没有哪个提问是你事后懊悔而让你印象深刻的?

  杨澜:有后悔的问题,也有现场尴尬的时刻。一次采访汤姆·克鲁斯,问到他离婚的问题,他非常不满,站起来就离开了,所以当时大家都很意外和尴尬。其实我并不八卦,只是想问他如何看待情感的结束这件事,但他那时可能对这件事比较敏感,所以反应会很强烈。这样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你当记者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瞬间。事后我也反思自己,是不是有更好的提问方式,能让他感受到我善意的出发点,并不是故意去窥探他的隐私。

  书乡:他离开后你是什么感受?会觉得不被尊重吗?

  杨澜:我马上跟他沟通了自己的意图。我不会不高兴,因为我会用职业的状态来对待这件事。而且采访的过程中我也发现了他许多很友善的地方和闪光的方面,所以不会介意。我有次和一位心理学家交流,他说,什么能体现一个人的成长呢?就是你不再要求自己变得完美,也不再要求自己面面俱到,只是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就好了。

  什么才是成功?

  书乡:与二十年前相比,有人说当下是个去精英化的时代,许多正统的严肃的内容轻易被消解掉或娱乐化了,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杨澜:人的一生如果一直能和时代同步,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而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回顾自己从业的三十年,与中国电视的创新和改革的三十年,其实是同步的,我已经感到非常幸运了。总有人跟我说,我父母特别喜欢你,我不会觉得唐突,反而觉得自己很开心能有两代的观众。在2018年,电视媒体也在广告等方面出现了比较大的转折,可以说是比较鲜明地宣告了一个新的媒体时代的到来。以前我遇到过说,要提升收视率,一定要采访某某明星,因为他最近有电影上映。

  书乡:作为一名传播者和媒体人,你觉得应如何应对这种转变?

  杨澜:一方面这可能会对一些传统的传播方式产生冲击,另一方面我恰恰觉得它也提供了许多机会。比如电视媒体是面向大众的,需要覆盖尽可能多的观众,也就是说一档节目最好能满足爷爷和孙子的喜好,而这其实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一度出现了泛娱乐化的现象。现在生活在大都市的青年会喜欢一些科普知识类的节目,或是深度思想人文的节目。这就是在“碎片化时代”,新的观众突然显现出来了,哪怕只有一千万人,能够让我做一些更加纯粹的我想做的节目。我最近采访了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位专家,他讲的东西非常有趣,但是一些电视台可能会觉得他讲得太“高大上”了,太专业了,就不愿播出这个节目,但我现在在互联网上播放,感兴趣的人就会点进来收看,所以我说这也是一种机遇,互联网的传播方式给了我一个更加纯粹和垂直的机会,我挺兴奋的。

  书乡:大家都在谈论要把握时代的趋势,你在这方面是个敏锐的人吗?

  杨澜:我不能算敏锐,有时甚至有点迟钝,因此也错过了许多好的机会。但我觉得一旦看准了一件事,就要付诸行动,如果反复犹豫,也就错失了机会。2015年底我们要做关于人工智能的纪录片时,许多媒体同行都没听说过这个词,而且找不到赞助商,需要我们自己垫付资金去做这个节目,但我自己很有信心,因为对人工智能有深入了解,这在未来会影响到各个行业和普通人的生活。所以我带着一个文科生的忐忑开始了研究人工智能之旅,后来发现回报是很丰厚的。

  书乡:你采访了许多成功人士,也对成功学有清醒的思考,你如何看待当下许多媒体或个人传播焦虑甚至制造焦虑呢?为何贩卖焦虑会如此有市场?

  杨澜:我是治愈系的,不是焦虑系的。我在做《杨澜工作室》的时候做了一部纪录片叫《杰出华人系列》,讲述了许多华人的成功奋斗故事,那时候是讲述成功的路子。直到我采访诺贝尔奖得主崔琦的时候,他说他宁可不得诺贝尔奖,也不想错过陪父母的机会。这件事给我很大冲击,其实我们的情感和价值观是在所谓世俗和功利化之上的,我们对“成功”的定义应该越来越个性化和多元化。我自己对成功的定义是有自由去选择生活方式,并且坚定地走下去,就是成功。

  不要被外界评价左右

  书乡:现在很流行一句话叫“跳出自己的舒适圈”,你也曾经辞职去国外读书深造,从体制内跳出来,你怎么看舒适圈?你鼓励大家跳出舒适圈吗?

  杨澜:我并不鼓励年轻人在条件不成熟的时候贸然去“跳”。我们要去评估风险,了解自己能够承受的边界。但总体上我认为年轻时不去冒一定的风险,又可能会辜负了青春,所以我还是鼓励大家去探索新的事物。成长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由“舒适”到“自适”,就是自主地去调试,去适应环境,这意味着你可以做出个性化的选择,也意味着你面对不断变化的世界,有调整自己的能力,你要不断去寻找边界。我也有很悲惨的失败的时候,但还是在我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书乡:对于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来说,你会建议他们做高薪但是不喜欢的工作还是低薪但喜欢的工作呢?

  杨澜:那要看有没有家庭的负担。有的年轻人一毕业就需要赡养父母,我很尊重这种自我牺牲的选择,先去挣钱来支持家庭,我对此充满敬意。但如果你没有经济负担的话,还是要做自己喜爱的事情,因为通常这样的事情可以做得长久,不至于已经走了一条路后某一天再重新来过。

  书乡:在你的书中我看到一种热情,对未知事物的探索的热情,对他人的了解的热情等,而当下年轻人中最流行的是“佛系”和“丧文化”,似乎“90后”和“00后”在年纪轻轻时便进入了“无欲无求”的状态,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杨澜:人年轻的时候从生理和心理的状态都不该是一种无欲无求的状态,之所以会“佛系”可能是找不到能够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或是还没想清楚自己要什么。社会也需要给年轻人创造更多机会。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感觉到中国电视开始开放了,我这样不是播音专业的人也能主持中央电视台的黄金时段节目,之后又开始做民营传媒企业。社会在不断给我创新的机会,哪怕失败也是自己愿打愿挨的。另一方面,年轻人需要找到让自己兴奋的东西,巴菲特就曾经说过,你设想自己财务自由后会做什么,那你现在就该去做。对于自己喜爱的事物,不要设太多的前提条件。

  书乡:在你的观察下,近十年或二十年,女性的心态有哪些变化?你会给当代女性提什么建议?

  杨澜:我希望大家都能成为Big Girl,大女孩。“大”是指有更大的视野、格局,有主见,“女孩”是指要保持好奇心,要有趣味,有温度,不要因为年纪的增长就对这个世界失去兴趣。大家在妇女节这天可以问问自己“为什么不”。对于自己还有的潜能,问一句“我为什么不能去尝试”,“我有了孩子为什么就不能继续发展事业”。往往突破思维的局限就是在打破那个“玻璃天花板”。

  书乡:女人的底气来自于哪里?

  杨澜: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底气都来自于对自己的接受和了解。“底气”这个东西是随着年龄逐渐增长的,不是你18岁那年就拥有了所有的底气,你可能会有一段胆怯的、不自信的探索。我发现很多女孩子很容易被他人的评价影响情绪,不是说不去顾及别人的感受,但是如果过多地被别人的评价推着走,在某个阶段就会开始感觉到迷失。所以女孩子要自信,好好地爱护自己,接纳自己。(陈梦溪)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李 静:唐风古韵说谷雨

  • 我们为何关注一个刊物的文学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阿普三部曲”带来的伟大、悲伤而温柔的感动超越了时髦的潮流,创造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世界,结果一度成为我们可能身处其中的另一个人生……它就像一个祈祷,肯定地告诉我们这就是电影所能达到的境界,无论我们在自己的愤世嫉俗中迷失得多深。
2019-04-19 09:30
总爱偷窥的希区柯克,也彻底暴露在每一个偷窥者的视野里;而作为好莱坞历史上接受采访最多的导演,希区柯克也被自己的话语淹没。这是一个窥视与监控的世界,也是一个文本交互和过度阐释的时代。但对于希区柯克,我们仍有原初的兴致,甚至比当年更加强烈。
2019-04-19 09:36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中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对电影的市场化评价标准已经建立起来,看票房就行。但艺术、文化方面的评价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宁浩呼吁中国电影建立成熟独立的艺术评价体系。“希望能有更具影响力、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华语电影奖项出现,像奥斯卡一样。”
2019-04-15 10:14
今年的阅读指数显示,青年用户继续以高时长高频率“霸屏”数字阅读,青年对哲学及社会科学的阅读需求十分旺盛,这一现象既让人欣喜,又标识出了发展数字阅读的责任,青年是民族的未来,为青年提供更多更好的数字阅读产品,方能让书香中国更加馥郁。
2019-04-15 09:33
“饥饿营销”和“奇货可居”的推广手势下,《复联4》确有可能创出票房奇迹。但从长远计,只顾“割韭菜”的难看吃相,会把观众推出门外。毕竟,世间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2019-04-16 10:14
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明星们婚恋生活的观察类综艺节目,成为时下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热点。从母子关系、夫妻关系到父子关系、婆媳关系,情感观察类节目能挖掘的矿藏已经不多了。但相比于同质化的题材竞争,更早到来的可能是观众的审美疲劳。
2019-04-12 13:2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