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隆隆作响”的陈寅恪

来源:北京晚报2019-03-17 15:2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陈梦溪

  不知从何时起,大众兴起了一股“陈寅恪热”,这个多年来略显小众的名字忽然成了传播和普及的对象,网上连对于陈寅恪的名字到底应该念“却”(que)音还是“克”音(ke)也反复争论不休,他的名言“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也成了许多人的座右铭。然而,学者刘梦溪却“不认为现在已经有了什么‘陈寅恪热’”,虽然文化界越来越关注陈寅恪其人其事,但我们对这位大家的了解“还有限得很”。

  《陈寅恪论稿》

  刘梦溪 著 生活书店出版有限公司

  1983年下半年,刘梦溪遭遇了人生中一次重大危机,赋闲在家,郁郁寡欢中开始潜心读书,也开始了对陈寅恪的研究,并由此改变了他的学术方向,全身心地走入陈寅恪的世界。此后他的学术研究多聚集于三人:陈寅恪、马一浮与钱锺书,其中研究钱锺书先生的一部分也是为研究陈寅恪先生铺了路。中文系出身的刘梦溪,是从这里由文入史,陈寅恪先生对于他“为学的精神旨趣和学术架构的影响至为深远”。

  从1990年发表的关于陈寅恪的第一篇六万字文章《论陈寅恪的学术创获和研究方法》至今,刘梦溪研究陈寅恪已三十年了。关于陈寅恪,他主要出版了三本书,一是《陈宝箴和湖南新政》,二是《陈寅恪的学说》,三就是这本《陈寅恪论稿》。《陈寅恪的学说》梳理了陈寅恪的史学和思想体系,诠释了陈的学说为何会有种“志不可夺的力量”;《陈宝箴和湖南新政》本是《陈寅恪论稿》的一章,后来因对陈宝箴、陈三立、陈寅恪祖孙三代及当时相关历史人物的研究深入而扩展成书。慈禧赐死祖父和父亲大病等一系列悲剧事件对陈氏家族的打击和对陈寅恪造成的心理创伤,是理解陈家精神世界传承的触手。

  相比之下,《陈寅恪论稿》算是一部讲述“陈寅恪周边”的作品。第二章《陈寅恪的“家国旧情”与“兴亡遗恨”》中,从现有的陈寅恪三百多首诗歌中,刘梦溪发现陈寅恪的诗作中“兴亡”“家国”“身世”与“离乱”四组词语重复率惊人之高,而这四词背后正藏着他“内心深处幽忧牢结不得摆脱的什么‘情结’”。刘梦溪看来,陈寅恪的沉重背后藏着陈氏家族从盛到衰,近代中国从完整到破碎的悲怆,陈三立的“旋出涕泪说家国”与陈寅恪的“旧时王谢早无家”一脉相承。横向中刘梦溪也将一系列人物串联起来:1927年在清华任教的陈寅恪写下《春日独游玉泉静明园》的“回首平生终负气,此身未死已销魂”,不久,王国维投昆明湖自杀,隔年,梁启超病死,“四大导师”折损其二,或可略领寅恪先生内心之殇。

  第六章《陈寅恪与〈红楼梦〉》写到陈寅恪对于这部名著许多独特的见解。比如他对爱情的看法就受到《红楼梦》影响,多少人着迷的贾宝玉林黛玉“宝黛之情”在他眼中,只是“第二等的爱情”。“头等的爱情”则是《牡丹亭》中杜丽娘的爱情。而第三等的爱情是《红楼梦》中司琪与潘又安“一度枕席,则终生不忘”,第四等的爱情是彼此忠贞的白头偕老。原来在寅恪先生眼中,人人羡慕的白头偕老、百年好合,竟然只是第四等的爱情,放在今天看,也是有些惊世骇俗的观点。

  刘梦溪看来,陈寅恪与别人不同,“所幸我无论走到哪里,陈寅恪的思想和精神,都不离不弃地跟随着我的行程。古今东西的大师巨子,很少有像陈寅恪这样,因读其书而受到透彻的精神洗礼。”刘梦溪在《陈寅恪论稿》一书序言中说,“马一浮也是影响我至深的学术大师,相比之下,马的影响表现为潜移默化,缓慢地润入心田,陈则是隆隆作响的震撼。”刘梦溪对陈寅恪有着极高的评价,认为百年以来的现代学者中,没有第二人能够与陈寅恪的这种精神情致相比肩。在今日太平社会,理解陈寅恪的精神并不容易,沉下心研究其学问更难,这本书或许是个入口。(陈梦溪)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詹 丹:茄鲞、莲叶羹与贵族奢华

  • 《祈祷落幕时》:“血腥”祈祷映射出的复杂人性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演员力量储备不足、剧目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无疑暴露了我国当下音乐剧行业发展的真实水平,也给正在享受音乐剧“发展红利”的从业人员都提了个醒。只看到“流量”的拔苗助长,为博取短期利益不顾职业道德,损害的是默默耕耘多年等来的大好春光。
2019-04-23 10:01
孟浩然是盛唐诗坛上一位很特殊的诗人。杜甫对孟浩然也是称颂有加,认为他的“清诗”句句值得传诵,数量不多却在质量上远超鲍照和谢灵运。在这部影响最大的唐诗选本中,孟浩然的《春晓》可谓流传广泛、文字浅显、意蕴深刻、兴象高妙。
2019-04-23 09:42
偶像是粉丝欲望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2019-04-23 10:11
搬演经典文学始终考验着艺术家们观察时代的眼光和创作水准的高下。优秀的名著改编应既不失原著文学核心,又能将文字底下的美感合理且适度地通过舞美与形式呈现,在戏剧观众和文学之间架起了一座友好的桥梁。
2019-04-23 10:03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