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规范读音有损诗词之美吗?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规范读音有损诗词之美吗?

来源:北京晚报2019-03-17 15:2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吾云

  山行

  杜牧

  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如果再给最近引起舆论轩然大波的《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一文的小编一个机会,他/她也许会更加严肃地对待自己编辑的文章,多找些权威资料,多求证信息真伪。

  这篇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可以这样概括:文中提到的读音改动,有些是古诗文中的民间变读,未进入过规范读音和规范型词典;有的是早在1985年的审音中就已经规范过的读音;与2016年审音有关的,尚在征求意见阶段,还没有颁布正式规范文件;更有一些,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语言学(包括音韵学、方言学、语音学等)本是冷门学科,可涉及语音规范、异读存废的话题,却自带“热搜”体质。比如,地名六安的“六”读liù还是lù,央视主播和网友各执一词;粳米的“粳”在《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中一直读jīng,185名水稻专家却联名要求改读为gěng。这次引起的讨论,涉及字词更多,讨论的主体也更广泛,从官方到民间,从自媒体到主流媒体,每个人都在发表自己的声音。

  本次争论的最大焦点,就是规范读音是否有损诗词诵读的韵律之美。有些质疑听起来很耸人听闻,有媒体说“像‘远上寒山石径斜(xiá)’这样的名句,几乎是每一代小朋友开蒙必读,这个读音不仅合辙押韵且浑然天成。倘若改成xié,便让晚唐七绝圣手杜牧陷入不会押韵的窘境。久而久之,我们的后人还怎么体会唐诗的铿锵优雅、宋词的婉转清丽?怎么告诉孩子某处读音的别扭该由谁来负责?”还有媒体呼吁:希望传统文化在汉语发音中留存一些“气眼”,让日用交流的语言,至少在诗歌中能够多一份文气、多一份诗情、多一份古意。

  这些事关民族文脉传承、文化兴衰的宏大论述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如果真正了解汉语的历史,就会知道这些论点站不住脚。许多所谓合辙押韵、留住了诗情古意的“古音”,根本称不上“浑然天成”,不过是为押韵而杜撰出来的人工产品。

  读古诗时发现不押韵,这样的困惑不是21世纪现代人的专利。早在南北朝时期,人们在诵读《诗经》时就发现,诗三百篇里有不少不押韵的篇章。怎么办呢?当时的人们缺乏音韵学知识,所以想了一个简单的变通之道,就是临时改变不押韵的韵脚字读音,使之押韵,称之为“叶韵”(叶音xié,同“协”),意思是使音韵协调。叶韵的顶峰在宋朝,朱熹给《诗经》做注时,就按照叶韵法标注了读音。按照他的注音,《秦风·无衣》应该这么读:“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bāng),与子偕行(háng)”。

  看到这里,读者应该明白,“远上寒山石径斜(xiá)”、“乡音无改鬓毛衰(cuī)”、“天似穹庐,笼盖四野(yǎ)”的发端到底在哪了。古人改的是《诗经》的读音,今人改的是唐诗宋词的读音,虽然时间跨越千年,但方式和目的并未改变。

  那么,这种为押韵而生的读音,是否反映了真实的语言面貌呢?答案是否定的。就拿最经典的例证来说:“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斜”和“家”本同属麻韵,按照古音构拟,“斜”在当时的真实读音近似zia或jia,xié改读xiá,韵虽然“古”了,声母还是“今”的,不伦不类;贺知章《回乡偶书》中“衰”“回”“来”三个韵脚字,当时的韵母发音更接近ai,这样说来,“衰”不应改读cuī,“回”反该改读huái才是。

  还有一种类似情况,但和叶韵性质完全不同,不在本文讨论之列。比如“骑”在古代用作名词或量词时读jì,用作动词时读qí,“一骑红尘妃子笑”中的“骑”字又正好处于仄声字位置上;“胜”表“承受”之意时古读平声,在“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中正好占据平声位置。对于这样能反映历史语言情况又事关平仄的字音,不妨在标注现行规范读音的同时,大大方方地标注“旧读j씓旧读shēng”。

  归根到底,“叶韵”反映的并不是历史上真实的读音,只是一种为押韵而押韵的权宜之计,特点是“不在乎古人能否认同,只在乎今天是否顺口”。到了明朝,终于有个人站出来,公开反对这种扭曲真实语言面貌的行为。这个人叫做陈第,福建连江人,他的一生很传奇,曾经云游四海成为和徐霞客齐名的“明代旅游博主”。在音韵学界,陈第留下了为人称道的经典著作《毛诗古音考》。陈第在研究中发现,用明代的语音读《诗经》虽然不押韵,但是通过梳理《诗经》乃至《楚辞》、周秦韵文中的韵脚字,发现这些同时代著作的押韵是自洽的。基于这一点,陈第第一个明确提出了反对叶韵的客观依据:“时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变革,音有转移。”陈第认为,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化,语音和文字也会随之产生变化,应该尊重语音历史和现状,不该随文改音。

  所谓“叶韵”不但扭曲了语音的现状,还虚构了古音的历史。用“伪古音”读真古诗,如果是出于“好吟哦讽诵”(朱熹语)的目的,那还罢了;如果要拔高到捍卫传统文化的境界,恐怕站不住脚。这好比觉得断臂维纳斯不完美,索性给她接上两条塑料胳膊,乍一看好像协调了,实质是把“残缺之美”变成了“完整之劣”。

  更何况,诗词之美,并非系于语音一端。从上古到今天,四声的出现、“三十六字母”的分合、“该死的十三元”的增减、浊音和入声的消失……语音的发展越过了多少个山头,早已望不见最初的起点。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跨越千年,仍能把握诗词的美感。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到“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从“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到“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读者,琅琅诵读之声虽不相同,但对于美的理解感悟是一致的、延续的。说改变读音就是丢掉传统的人,恐怕太低估了汉语汉字底蕴的厚度,也太低估了诗歌文化的生命力。

  历史的磨损也是一种重塑,语言的客观变化,没必要回避,更没必要扭曲。这一次的舆论风波恰好说明,我们热爱自己的母语、维护自己的母语,同时对于汉语的历史与现状,了解得还是太少太浅了。当孩子问起,为什么“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与“白云生处有人家”不押韵时,我们能不能抓住机会,不再编出一个读音搪塞,而是明明白白告诉他们,因为这就是汉语的客观发展变化。(吾云)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詹 丹:茄鲞、莲叶羹与贵族奢华

  • 《祈祷落幕时》:“血腥”祈祷映射出的复杂人性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演员力量储备不足、剧目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无疑暴露了我国当下音乐剧行业发展的真实水平,也给正在享受音乐剧“发展红利”的从业人员都提了个醒。只看到“流量”的拔苗助长,为博取短期利益不顾职业道德,损害的是默默耕耘多年等来的大好春光。
2019-04-23 10:01
孟浩然是盛唐诗坛上一位很特殊的诗人。杜甫对孟浩然也是称颂有加,认为他的“清诗”句句值得传诵,数量不多却在质量上远超鲍照和谢灵运。在这部影响最大的唐诗选本中,孟浩然的《春晓》可谓流传广泛、文字浅显、意蕴深刻、兴象高妙。
2019-04-23 09:42
偶像是粉丝欲望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2019-04-23 10:11
搬演经典文学始终考验着艺术家们观察时代的眼光和创作水准的高下。优秀的名著改编应既不失原著文学核心,又能将文字底下的美感合理且适度地通过舞美与形式呈现,在戏剧观众和文学之间架起了一座友好的桥梁。
2019-04-23 10:03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