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陈美林:一个人的“儒林”奋斗史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陈美林:一个人的“儒林”奋斗史

来源:齐鲁晚报2019-03-17 15:3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尧育飞

  在中国古典小说名著中,《儒林外史》的读者不算多,以至于鲁迅要为它鸣不平,愤然说“伟大也要人懂”。在理解《儒林外史》伟大性的学术征途上,陈美林无疑是近四十年来最重要的研究者之一。据《文艺研究》杂志2006年统计,1976年至2005年《儒林外史》的相关研究论文和专著中,陈美林所撰分占七分之一和四分之一。然而时光倒流六十年,却很难看出他会与《儒林外史》结缘一生。陈美林如何成为《儒林外史》研究的名家?值先生米寿之际,笔者特为走访,听他略谈数十年来读书与治学的历程。

  陈美林,1932年生,江苏南京人。1950年秋,考入浙大的陈美林一心想搞创作,梦想成为作家。彼时,他与“诗孩”孙席珍、王西彦等老师多有接触,也曾担任浙大文艺社的负责人。校园晚会上的诗歌朗诵,诗作就常出自他的手笔。1951年浙江省文联组织浙大中文系学生到盐区体验生活,陈美林即是其中一员。他回忆说,“1951年暑假,浙江省文联主席陈雪昭说起,当时浙江尚有三种劳动群众的生活还没有在文学创作中得到反映,那就是茶农、盐民、渔民。陈主席自己去龙井茶场体验生活,后来出版了小说《春茶》。渔民,有别的作家去写。至于余姚庵东海边的盐民,就安排我和其他两个浙大学生去体验。我们在海边盐民家住了一个月,归来后却一字未写,因为无法沟通,我听不懂当地方言,他们也听不懂我的南京腔。”1953年陈美林提前毕业,分配到学校当老师,专业的“作家梦”也便作罢。

  几年以后,陈美林被调到江苏师范学院,与钱仲联先生共事。“钱先生当时五十多岁,他声明不讲授小说、戏曲,让我承担。”从此,陈美林走进了古代文学研究的领域。不过,创作的梦想并没有完全放下。鉴于当时不少古代戏曲作品印行不广,学生不易读到原作,课堂讲授颇有隔阂。陈美林想到孔尚任的《桃花扇》和李渔的《风筝误》都有人改编为小说,莎士比亚、莫里哀等剧作家的作品也曾被改编为小说,并风行一时。因此,他也尝试改写一些杂剧和传奇,以满足教学所需。上世纪80年代以后,这些底稿以《元杂剧故事集》为名出版,取得良好的社会反响。以后,外文出版社还约陈美林将《牡丹亭》《长生殿》等改写成中篇小说。这些书多被翻译成英文、德文、法文等,流传海外。

  冥冥之中,上天早已将陈美林与《儒林外史》联结到了一起。上世纪70年代,人民文学出版社邀请南京师范大学撰写《儒林外史》前言,此时已在南师大任教的陈美林奉命与事。他告诉笔者:“学校当时成立老、中、青结合的四人工作小组分头撰写,最后由我执笔写出初稿,这是职务要求。我执笔的初稿得到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认可。不久,由于政治形势发生变化,前言由他人拿去重写。但我并未放弃《儒林外史》的研究,长期经营之后,《儒林外史》就成了我的重点研究对象。”

  司马迁说“读其书,想见其为人”。研究《儒林外史》,不能不去吴敬梓的故乡安徽全椒走一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陈美林有机会到全椒查阅资料,他有意识地做了“访人”和“寻书”两项工作。“声称是吴敬梓后人的吴炽棨和吴坪,我都见到了,但并不能谈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在找书过程中,我发现了康熙年间蓝学鉴、吴国对主纂的《全椒志》。”陈美林在早先研究时,就已注意到胡适写《吴敬梓年谱》,用的是民国九年(1920)年修纂的《全椒志》。而吴国对是吴敬梓的曾祖,他主纂的康熙《全椒志》保存了很多吴敬梓家族成员的资料。发现这一材料后,陈美林率先将其引入吴敬梓的研究中,对学界重新认识吴敬梓家世提供了有价值的帮助。

  1977年,陈美林在《南京师院学报》发表《略论吴敬梓的“治经”问题》。文章认为吴敬梓在《诗经》和《尚书》的研究上均有建树,批驳了那些认为《儒林外史》具有“反儒倾向”的观点。段熙仲先生读罢此文,对陈美林说:“新中国成立后,高校已不讲授经学了,您这个年龄的人,怎么会写出这样的文章来?我想了很久,你是浙大毕业的,是任铭善的弟子。”任先生是浙大著名教授,曾被誉为“经学江南第一”。而陈美林则表示,“我并未专门从任先生学习小学与经学,也不敢以弟子自居。但我至今感念任先生当年与我单独谈话时,再三让我注意扩大学习范围,不能仅停留在文学方面,还介绍我阅读皮锡瑞的《经学历史》、马宗霍的《中国经学史》。我后来对经学略具常识,与任先生的引导不无关系。”

  陈美林的《儒林外史》研究并无特殊的师承,所以卓树一帜,与其对吴敬梓抱有极大的兴趣和同情有关。在《陈批儒林外史》中,他以凝重之笔描绘吴敬梓在南京生活的小片段:“冬日苦寒,无御寒之具,他便邀好友‘乘月出城南门,绕城堞行数十里’——逮明,入水西门,各大笑散去。夜夜如是,谓之‘暖足’。”对由封建大族降为小康之家、再坠入贫困境地的吴敬梓,陈美林忍不住要为他说话。

  胡适早年在《吴敬梓年谱》中依据“昔年游冶,淮水钟山朝复夜。金尽床头,壮士逢人面带羞”等诗句,推断“吴敬梓的财产是他在秦淮河上嫖掉了的”。对胡适的观点,陈美林不能同意,便于1977年发表《吴敬梓身世三考》,客观还原吴敬梓复杂的人生变故。不仅使研究更进一步,也为吴敬梓辩白了污迹。不止于执笔替吴敬梓打抱不平,陈美林还切实推动吴敬梓遗迹的保护。他曾提交关于恢复吴敬梓秦淮水榭的议案,使如今游玩秦淮的人仍能借此凭今吊古。

  在注重研究的开拓之外,陈美林的学术取向又呈现出“保守”一面。如2014年出版、今年又将重印的《陈批儒林外史》,就采用了极为传统的小说评点体例。对此,陈美林表示,评点是中国古代文学批评的重要形态。明代以来,小说领域涌现大量知名的评点和批评家,如李卓吾批评《水浒传》、毛氏父子批评《三国演义》、张竹坡批评《金瓶梅》、脂砚斋批评《红楼梦》等。而《儒林外史》在嘉庆八年(1803)也有了著名的卧闲草堂评本。在深入研究《儒林外史》诸家评点之后,他认为评点非时下泛泛而谈的理论文章可以代替,一般的赏析文字也难望其项背。关于此中甘苦,他如是道出:“清人张潮说: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深浅,为所得之深浅耳。我对《儒林外史》研究的心得和体会,也随阅历有所变化,这些大都反映在评点本中。在小说研究领域,评点这种传统的形式并不过时,其独特价值至今不可磨灭。”

  从最初关于吴敬梓的家世、生平、交游、思想、学养等研究入手,到中期《儒林外史》作品及评点的研究,再到对整个《儒林外史》研究史的梳理和回溯,陈美林的《儒林外史》研究层层推进,得以频开新境。尽管他曾谦虚表示:“苜蓿生涯六十年,跋涉‘儒林’四十载,无非是讲堂之上,讲授诗文,或是埋首牖下,仰屋著书而已。”然而,他那艰辛跋涉而终于成绩昭著的学术之路,无疑已在“儒林”写下一笔,且足启后学之蒙昧。(尧育飞)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詹 丹:茄鲞、莲叶羹与贵族奢华

  • 《祈祷落幕时》:“血腥”祈祷映射出的复杂人性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演员力量储备不足、剧目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无疑暴露了我国当下音乐剧行业发展的真实水平,也给正在享受音乐剧“发展红利”的从业人员都提了个醒。只看到“流量”的拔苗助长,为博取短期利益不顾职业道德,损害的是默默耕耘多年等来的大好春光。
2019-04-23 10:01
孟浩然是盛唐诗坛上一位很特殊的诗人。杜甫对孟浩然也是称颂有加,认为他的“清诗”句句值得传诵,数量不多却在质量上远超鲍照和谢灵运。在这部影响最大的唐诗选本中,孟浩然的《春晓》可谓流传广泛、文字浅显、意蕴深刻、兴象高妙。
2019-04-23 09:42
偶像是粉丝欲望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2019-04-23 10:11
搬演经典文学始终考验着艺术家们观察时代的眼光和创作水准的高下。优秀的名著改编应既不失原著文学核心,又能将文字底下的美感合理且适度地通过舞美与形式呈现,在戏剧观众和文学之间架起了一座友好的桥梁。
2019-04-23 10:03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