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假如苏大强和谢广坤同时掉水里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看客 > 正文

假如苏大强和谢广坤同时掉水里

来源:齐鲁晚报2019-03-17 15:3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倪自放

  “媳妇和妈同时掉水里”的辩题早已不新鲜,网友们有才,在网上弄了一个“苏大强和谢广坤同时掉水里,你救谁”的小评选。这个带有明显调侃性的小评选,目前票数出现一边倒的趋势,选择救谢广坤的多达5000多名网友,选择救苏大强的仅有200多名网友。

  苏大强,最近热播剧作《都挺好》里的苏家老爷子,由倪大红扮演;谢广坤,《乡村爱情》系列里的谢永强他爹,由唐鉴军扮演。这两个艺术形象的共同点就是能折腾、不讲理、没是非,就是网友“气得要冲进剧情里去打他”的那种角色。两个角色基本是整部剧作矛盾冲突的发起者。当然,在某些段落,两个角色也能装个小可怜、卖个萌,显得有点可爱,略带一点轻喜剧色彩。

  在苏大强这个艺术形象诞生之前,谢广坤已经在《乡村爱情》里折腾了十多年。根据网友们的总结,谢广坤的必杀技就是:说话逞能,对待子女作风蛮横,遇事不讲理,还特别爱面子。在《乡村爱情》里,谢广坤前三部的任务就是阻止儿子谢永强和同村女孩王小蒙的婚事,随后几部就是撺掇儿子和儿媳妇离婚。在儿子和儿媳妇的企业发展起来之后,广坤就开始以主人的身份自居,有事没事到企业里去指挥一下。在象牙山,刘能和谢广坤是一对“冤家”,从第一部斗到了第十一部,广坤做的许多事就是为了压制刘能。刘能靠智斗,广坤不讲理,在两人的冲突里,不管是耍嘴皮子还是肢体冲突,广坤经常处于下风,让网友产生了“既生能,何生坤”的感慨。

  谢广坤在《乡村爱情》系列里折腾十多年,这讨人嫌的形象,没想到被苏大强在短短两周的时间里给超越了。在《都挺好》中,倪大红饰演的苏大强是苏家三兄妹(苏明哲、苏明成、苏明玉)的父亲,这个人物的特点就是自私自利,既折腾又矫情,爱记账,儿子吃一个糖葫芦的钱都要记账,就是为了秋后算账,让人哭笑不得,连他的小儿子都说:你记人黑账,你有性格缺陷。《都挺好》目前播出刚过半,苏大强成为故事最主要的推动因素,让网友们恨得牙痒痒。

  令人意外的是,苏大强不是《都挺好》里唯一一个让人嫌的男性角色。苏家长子苏明哲遇事爱和稀泥,什么事都不起好作用,总爱电话遥控指挥,他的口头禅是“太让我失望了”,诸如“明成太让我失望了”“明玉太让我失望了”“非非你太让我失望了”“明成明玉太让我失望了”,一个不负责任、虚伪的男性形象跃然而出。苏家次子苏明成更讨人嫌,从小被妈妈娇惯的他没什么责任感,理直气壮地啃老,投资被骗钱,还将妹妹明玉打伤。

  作为一部家庭伦理剧,《都挺好》对苏家男人们人设崩塌的设计,容易让人想到十余年前婆妈剧流行时的那些作品。那时,“恶婆婆”是讨人嫌的角色。《当婆婆遇上妈》里,潘虹饰演的婆婆从儿媳进家门便开始搅和着让儿子离婚,不但要求儿子上缴工资,还纵容女儿欺负儿媳妇,纵容儿子用婚外情驱赶儿媳。《娘家的故事》拍了好几部,宣传口号就是婆媳战争持续升级,苦情媳妇令人揪心。《青春期撞上更年期》里,婆婆大包大揽儿子的婚事。《婆婆来了》里,婆婆一家人把儿媳的宠物做成晚餐,还合谋打算卖儿媳的房子。

  从“恶婆婆”到讨人嫌的男人,家庭伦理剧讨人嫌的角色的转变,是这一类型剧的进步吗?并不是。

  对于编剧创作而言,设置所谓有缺陷的人物并由此产生矛盾冲突,是剧作故事向前发展的推动力,所以才有了婆妈剧里“恶婆婆”们的折腾,有了《乡村爱情》《都挺好》里的谢广坤和苏大强的不讲理。但关键是,剧作设置“坏人”推动剧情,设置现实生活中的“痛点”迎合观众心理的释放或代入,需要有一个度。

  一辈子被老婆压制的苏大强在老婆去世后开始放飞自我、活出自己,也许能获得部分同情和理解,折腾一下或许是可爱的表现。但判断一个人物形象成败的根本,不在于其极致,而在于其离生活有多远。苏大强折腾子女、自私矫情可以,但现实生活中大部分爱折腾的父母,内心里是真爱自己的子女的。《都挺好》播出过半,苏大强一直在折腾,你却看不到他真的爱哪一个子女,他只爱他自己。这样的人物形象就十分可疑了。

  《都挺好》改编自阿耐的同名小说。截至目前,根据阿耐小说改编成的剧作包括《大江大河》《欢乐颂》《都挺好》。三部作品里,都有略显悲情的女性形象,比如《大江大河》里的宋运萍,比如《欢乐颂》里的樊胜美,比如《都挺好》里的苏明玉。其中,樊胜美和苏明玉都对应着不成器或者讨人嫌的男人,比如《欢乐颂》里樊胜美的哥哥,比如《都挺好》里苏家的男人们。在一部作品里设置讨人嫌的男性角色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样的角色不要过于违背常理,不能过于脱离现实,否则,像苏大强这样掉到河里都没人愿救的艺术形象,虽然成了热点话题,却显得如此虚假。(倪自放)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陆正兰:中国当代歌词如何融入古典美

  • 明星“人设”的正确打开方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当代文艺面临困境尤其是当代中国基层大众再次呼唤大众文艺的时代语境下,发扬中国古代文化精英感时忧民的文艺传统,传承我国现代作家艺术家与社会底层相融合的精神血脉,建构一种代表基层群体利益的当代大众文艺,是新时代文艺工作者应承担的使命。
2019-04-25 09:35
电影强国之“强”,归根结底要看是否有好作品。电影编剧要把握中国电影向强国迈进的历史机遇,潜心创作、打造精品,拓宽选材视野、提升叙事格局,从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寻找故事素材,从民族文化的深层底蕴中寻找剧作创新点。
2019-04-25 09:40
怀旧是把双刃剑,可以很高级,也有可能陷入煽情的俗套。有些怀旧“为赋新词强说愁”,只顾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感怀伤世,也有一些怀旧,如《王牌对王牌》,通过致敬经典串起了一部新中国影视发展的“追梦简史”,勾勒出新中国影视发展的轨迹。
2019-04-24 10:20
美国队长在时间的虫洞里和初恋度过了一生,雷神在茫茫宇宙浪荡余生,一些人将怀揣着对另一些人的思念渡过时间的长河……煽情的段落满足粉丝狂欢的需求,但是很遗憾,这个用电影资本凑合的“宇宙”终究是涣散的。
2019-04-25 09:27
新时代呼唤新影像,新影像助力新时代。为了肩负起“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这一重要使命,中国电影人应努力把握新时代脉搏,不断调试创作视野的焦距,倾情创作出彰显着新时代精神的扛鼎之作。
2019-04-24 10:12
在杨晓林看来,无论改编或原创,作品的逻辑自洽至关重要,“生活逻辑、情感逻辑、事理逻辑缺一不可,角色的言行举止也得在同一的世界观之下”。照此标准,新《封神演义》的低评分不算冤枉。
2019-04-25 09:50
正在我国上映的日本推理电影《祈祷落幕时》,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和口碑。推理电影,是唯一一种除了日本,在其他国家都没有发展起来的电影类型。这一类型在日本的成功,其经验具有某种独特性与不可复制性。那么,日本是如何在这方面做到独一无二的?
2019-04-24 09:22
从《奋斗》到《青春斗》,赵宝刚作品始终以“斗”字立足,既呈现现实生活的荆棘曲折,又凸显青春喷薄而出的力量。为现实题材青春剧做出了有益实践,真实的青春纵使平凡,也有着独特的斗志和力量。
2019-04-24 10:17
演员力量储备不足、剧目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无疑暴露了我国当下音乐剧行业发展的真实水平,也给正在享受音乐剧“发展红利”的从业人员都提了个醒。只看到“流量”的拔苗助长,为博取短期利益不顾职业道德,损害的是默默耕耘多年等来的大好春光。
2019-04-23 10:01
当下的大环境要求杜绝假唱,一旦触碰了艺术道德的底线,这是情感牌无法弥补的。正在发展中的音乐剧市场,是一代一代专业演员奋斗的结果。明星跨行到音乐剧领域,应尽量避免成为行业的破坏者。
2019-04-24 10:42
孟浩然是盛唐诗坛上一位很特殊的诗人。杜甫对孟浩然也是称颂有加,认为他的“清诗”句句值得传诵,数量不多却在质量上远超鲍照和谢灵运。在这部影响最大的唐诗选本中,孟浩然的《春晓》可谓流传广泛、文字浅显、意蕴深刻、兴象高妙。
2019-04-23 09:42
偶像是粉丝欲望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2019-04-23 10:11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搬演经典文学始终考验着艺术家们观察时代的眼光和创作水准的高下。优秀的名著改编应既不失原著文学核心,又能将文字底下的美感合理且适度地通过舞美与形式呈现,在戏剧观众和文学之间架起了一座友好的桥梁。
2019-04-23 10:03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