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来源:羊城晚报2019-03-17 17:5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砚尘

  理论物理学家哈拉尔德·弗里奇是个科普高手,他以牛顿和爱因斯坦的跨时空对话来介绍相对论,后又加入了海森伯和费恩曼来阐述量子力学,后一本书的书名不客气地拟作《你错了,爱因斯坦先生》。倘若科学是后浪推前浪不断更迭的过程,那么普通人竭力去理解那些烧脑的知识有意义吗?就像古罗马数一数二的聪明人普林尼写的《博物志》一书,今天看来充斥着道听途说和荒诞不经,我们又何必读它?

  被誉为暗黑美学大师的涩泽龙彦找到了《博物志》的“另类”打开方式。在《奇想博物志:我的普林尼》(浦睿文化·湖南文艺出版社)一书中,涩泽称“以做学问和研究为目的郑重地读,这种阅读方式恐怕不适合普林尼。他可是个在书中瞎说造谣,迷惑了世道人心的人啊!我们也要用恰当的方式和这种人打交道才行。”瞎说造谣,还要跟他打交道?这一点儿也不勉强,我们本就不是为了普林尼口中三分真、七分假的科学知识去亲近他的。他是一个能把平淡的故事说得活色生香的说书人,是个对世道人心了然于胸、却只蜻蜓点水的好茶友,也是个知情识趣、热爱探索的生活家。

  普林尼自言,他的作品是“参考书”而非“专著”,他能感觉到时代的局限性,那些广泛传播和先贤记载的知识未必准确,可也不能因噎废食。自希腊传承下来的“全面教育”的宗旨本身,或比特定的知识更有趣。涩泽捕捉到了这一点,于是,表面上吐槽普林尼扯淡,实则流露出在平凡事物中发现乐趣的气味相投。若科学没找到解答,何妨开一下脑洞——这脑洞本身也不是空穴来风呢。譬如,普林尼说磁石的吸力有强弱、保持磁性的时间不一,是因其分为雌雄。联想起来,我们不也把硫砷化合物,分出了雄黄和雌黄吗?他还说横膈膜是愉悦的开关,在战场上伤及横膈膜的士兵会笑着死去,不知灵感是否来自挠痒痒?

  尽信书不如无书,今日回看普林尼的作品,我们不会为鉴别真伪而发愁,倒可赞叹一下普林尼的细微观察。或是源于自然:他说大象的皮肤褶皱多,被虫子叮咬时可以挤死虫子;或是直击人心:为防止高价之物落入他人之手,人们把水晶敲碎;或是讽刺世相:香料、鲜花和烟花,都是富有阶层的奢侈,可它们带来的快乐转瞬即逝,且“带给他人的快乐要多于本人”。更甚者,古代作家喜用“幸福的阿拉伯”一词,想到那些舶来的阿拉伯香料倾尽于葬礼上,幸福何来?涩泽与普林尼的跨时空互动时有共鸣:吸引古今少年的磁石中蕴藏着“远程操控”的快感;脆弱易碎的高价之物历来受到富人追捧;普林尼奇想中的怪人怪兽与妖怪文化盛行的日本文学相观照,也别有情趣。

  涩泽言不由衷地说,“想要毫不留情地对普林尼的连篇谎话指点一番”,状似将他拉下神坛,实则满纸是对普林尼的爱。涩泽心目中的普林尼有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这是一个无拘无束探索自然、思考科学、放飞想象的“玩家”,他无意中给了后人许多灵感。对大众而言,读普林尼未必不如读爱因斯坦收获多。后者代表着科学家的自信与执著——爱因斯坦说过,他不怕被后人纠错,因为科学原本就是向前的;前者代表的是大多数人读书的状态——无需别人评价我们学识多寡,自由结合个人的体验和观察到的世界。书中的乐趣、大开脑洞的乐趣、与朋友畅所欲言的乐趣,让我们不拘于一个领域、不限于一段时间,成为快乐的读者。(砚尘)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詹 丹:茄鲞、莲叶羹与贵族奢华

  • 《祈祷落幕时》:“血腥”祈祷映射出的复杂人性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演员力量储备不足、剧目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无疑暴露了我国当下音乐剧行业发展的真实水平,也给正在享受音乐剧“发展红利”的从业人员都提了个醒。只看到“流量”的拔苗助长,为博取短期利益不顾职业道德,损害的是默默耕耘多年等来的大好春光。
2019-04-23 10:01
孟浩然是盛唐诗坛上一位很特殊的诗人。杜甫对孟浩然也是称颂有加,认为他的“清诗”句句值得传诵,数量不多却在质量上远超鲍照和谢灵运。在这部影响最大的唐诗选本中,孟浩然的《春晓》可谓流传广泛、文字浅显、意蕴深刻、兴象高妙。
2019-04-23 09:42
偶像是粉丝欲望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2019-04-23 10:11
搬演经典文学始终考验着艺术家们观察时代的眼光和创作水准的高下。优秀的名著改编应既不失原著文学核心,又能将文字底下的美感合理且适度地通过舞美与形式呈现,在戏剧观众和文学之间架起了一座友好的桥梁。
2019-04-23 10:03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