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第十届茅奖开始征集作品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第十届茅奖开始征集作品

来源:齐鲁晚报2019-03-20 09:3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师文静 黄奕杨

  近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开始征集作品,评奖年限为2015年-2018年出版的作品。作为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茅盾文学奖为鼓励优秀长篇小说创作而设立。征集消息一出,就引发读者对过去四年长篇小说的再次回顾与关注。令人高兴的是,过去四年长篇小说创作以自身方式在生长和发展,每年作品数量达到几千部,2018年长篇作品数量高达万部,呈现了繁盛景观。虽然有评论家认为,这种繁荣反映了我们的“长篇焦虑”,也反映了市场潜在规律,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作品仿佛闪闪的明珠,在抚慰着多少读者的心灵。

  2015年:现实主义长篇的大年

  据国家新闻出版有关部门的数字显示,2015年的长篇小说年产量在5100部左右,长篇小说创作持续增长,打得响的作品很多,其中迟子建、周大新、王安忆等作家都有新长篇问世。

  这一年,文坛主力军,老一代作家都有新作出版,如迟子建的《群山之巅》、东西的《篡改的命》、周大新的《曲终人在》、蔡晓航的《被声音打扰的时光》、刘庆邦的《黑白男女》、张者的《桃夭》、陈应松的《还魂记》、韩东的《欢乐而隐秘》、王安忆的《匿名》、严歌苓的《护士万红》与《上海舞男》、张翎的《流年物语》等,显示了“老辣”作家的功力,尤其是《匿名》的写作实验,以及《群山之巅》《曲终人在》等作品的现实观照,成为评论界讨论的重点。

  除了老作家,70后乃至更年轻的作家,也呈现了新作,如周瑄璞的《多湾》、弋舟的《我们的踟蹰》、须一瓜的《别人》、盛可以的《野蛮生长》等作品惊艳文坛。

  这一年的长篇小说以现实主义写作为主,文学评论家贺绍俊认为,现实主义已经与中国的当代文学形影相随,2015年的长篇小说,虽然不少作品有非现实或超现实的元素,但我们仍能明显感受到现实主义精神对于作家把握世界的影响。

  2016年:多元化主题让小说丰富多彩

  2016年,张炜、贾平凹、格非等文坛老将再出力作。张炜的《独药师》和贾平凹的《极花》都引发文坛极大关注。《极花》是贾平凹书写乡村现实的长篇,涉及最敏感的社会问题——拐卖妇女。《独药师》是一部写百年前山东半岛革命史的奇书,从养生的角度进入历史,对生命、革命进行解答。而格非的《望春风》具有微缩中国乡村当代史的意义。

  赵德发的《人类世》也引发文坛瞩目,作者以兼具现实关怀、历史胸怀和宗教情怀的写作特长,让作品大气磅礴,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这一年70后、80后作家成绩突出。葛亮的《北鸢》通过家史写国史,被称为民国文化想象的代表作。张悦然的《茧》以80后的现实眼光去重新审视父辈的历史。作家路内的《慈悲》,读者呼声很高,这是一部现实主义力作,描写艰难时世中隐忍的生以及沉默的爱,被誉为媲美《活着》。徐则臣出版了《王城如海》,从现实角度出发,讲述海归、大学生、保姆、快递员的新北京故事。此外,李凤群的《大风》、张忌的《出家》、冯良的《西南边》等作品都得到文坛关注。

  2017年:敏锐的作家有题材的突破

  2017年的长篇小说创作,70后作家团队有不少受关注的作品。石一枫的《心灵外史》通过大姨妈,写社会精神现状与流行症候。马笑泉的《迷城》以一个南方县城为标本,试图从官方和民间两个向度解读基层政治文化。而鲁敏的《奔月》写一个逃离与“自我放逐”的故事,小说糅杂悬疑与荒诞手法。任晓雯的《好人宋没用》写“苏北女人在上海”的故事。李宏伟的《国王与抒情诗》以科幻的方式追问我们时代的抒情之意义。

  而60后、50后等作家群体也有引发关注的作品,如写东北萨满文化的刘庆的《唇典》、已逝世作家红柯的《太阳深处的火焰》、张新科的《苍茫大地》、范小青的《桂香街》、李佩甫的《平原客》、陆天明的《幸存者》、关仁山的《金谷银山》和苗秀侠的《皖北大地》等。这些作品在题材上都有突破,且极具多元,满足不同读者的需求。

  贺绍俊在当年的长篇综述中写道:“当代社会充满着变化和不确定性,这对于作家来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刺激,敏锐的作家会在现实的不断变化中去寻找文学的新机。2017年的长篇小说证实了作家们的努力以及努力后收获的成果。”

  2018年:长篇小说的“井喷”之年

  文学评论家白烨表示,从新闻出版局书号中心得到的数字,2018年的长篇是7800部,加上岁末在文学期刊上发表的作品,总数应在8000到10000部之间。这是长篇井喷之年,佳作很多。张炜、贾平凹又同步出新作,前者是《艾约堡秘史》,后者是《山本》,都很受关注。而梁晓声115万字的《人世间》、王安忆的《考工记》都呈现了老作家的“老辣”功底。

  而岁末出版的李洱的《应物兄》、徐怀中的《牵风记》、刘亮程的《捎话》、范小青的《灭籍记》也都是文坛关注焦点。77岁的冯骥才也重返长篇小说创作,用《单筒望远镜》写出了百年前天津中西文化碰撞中的人和事。周大新又出版《天黑得很慢》,关注养老、就医等问题。叶辛的《上海·恋》则描述了一段改革开放时期上海滩的往事。叶兆言的《刻骨铭心》表现了日军侵华时南京城的惨烈氛围,具有浓重的家国情怀。此外,刘亮程的《捎话》、韩少功的《修改过程》也都功力深厚。刘醒龙的《黄冈秘卷》以家族叙事讲述一段家族秘史与革命传奇。评论家张柠也出版了小说《三城记》。

  70后作家创作力也很旺盛。徐则臣的《北上》讲述了跨越百年的大运河历史;石一枫的《借命而生》借助犯罪题材透视京郊工业和工人的生活变迁。田耳的《洞中人》用悬疑写爱情、写人生。80后代表作家笛安的《景恒街》也引发文坛关注。

  评论家金赫楠认为,这些作品共同丰富着当下长篇小说创作对于外部世界和自我内心的观照、理解和呈现,以千姿百态的文本面貌挑战和回应着长篇小说书写的难度,而这种写作本身又参与着难度的构建。(师文静 黄奕杨)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詹 丹:对《红楼梦》第四回价值的再认识

  • 盖 琪:现实题材影视剧何以能出“爆款”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作家的改名其实象征一种“转身”,仿佛开始远离都市,向山而寻,自然,远离尘嚣。庆山保持和媒体及受众一定的距离,但她的书写主题依旧和时代贴近,相向而行。读者对作家的接受,她的小说风潮,也几乎与昆德拉、村上春树等作家在中国流行相同步。
2019-05-22 10:14
亚洲合拍片,在尊重各国文化差异的同时,努力追求亚洲文化内在共通性,从而在交流互鉴中,创作出了面向各国观众的作品。在电影合拍中,亚洲各国家之间不仅能够利用合作机会相互学习、探讨,而且能挖掘共有文化,加强沟通、深化合作。
2019-05-22 09:57
从舞蹈表演者,转向舞蹈理论研究者,又从研究者转向创作者。芭蕾舞、古典舞、现代舞、民间舞、民族舞……他尝试通过身体语言来讲故事。回想自己二十多年的创作之路,他说,“没有生活是不行的”。
2019-05-22 09:44
忠于内心是文德斯的创作“秘笈”,不为商业,不为名利。如今,创作于他更为简单纯粹,他从这种单纯中走向了大境界,就像是《采珠人》呈现的那样,只有宽阔的明月、海面与歌声,那份通透能够直达天心和人心。
2019-05-22 09:38
贾樟柯说:“北京有那么多文学活动,能给胡同里的年轻人带来什么,说不清楚。但也有可能哪天,他就变成王朔了。人们不会去想超越自己生活经验的东西,只有当那个东西不断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变成自己的经验,他才敢想。”
2019-05-21 16:18
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有些事情是非做不可的。青少年正处在心灵发育关键期,最重要的教育是“点亮生命的灯火”,树民族精神之根、爱国主义之魂。中华优秀文化正是能够点亮生命灯火的“火种”,是滋润身心成长优质的琼浆。
2019-05-21 13:48
就像张爱玲认为后半部《红楼梦》“天日无光,百般无味”。她最终说了最愤恨的一句话,“《红楼梦》未完还不要紧,坏在狗尾续貂成了附骨之疽。”这句话送给《权力的游戏》,能解了“权游迷”的心结吗?息怒吧。
2019-05-21 11:21
如何让历史小说既忠实于史实,又有开拓性创造。白木的《传国玉玺》尊重历史却不拘泥历史,在描述方式上,作品以大气磅礴与温婉细腻相结合,既有丝丝入扣的剖析推理,也有气吞山河的金戈铁马;既有波澜壮阔的英雄史诗,也有娓娓道来的人间冷暖,儿女情长。
2019-05-20 10:56
舞剧叙事不易,编导为此创生了许多新手段、新视象。对于舞蹈叙事策略的运用和创新,并非“为运用而运用”“为创新而创新”,是因为故事本身的戏剧冲突、以及冲突双方的行为较量让编导力求深邃、务求精准。
2019-05-21 10:43
这部影片将是民族电影领域中的又一突破之作,它隐藏着未来民族电影发展的另一种可能:把作为他者想象的民族族群和个体拉回到主体位置,正视其民族个体的信仰、情感、状态变化,来寻找传统与现代交融的边界,以赋予民族电影更广泛的认同和价值。
2019-05-20 10:32
当下的慢综艺,早已在选秀、竞演、户外竞技等热闹地界之外,开辟出自己的趣味阵地。从场景配置来看,观察类综艺比《爸爸去哪儿》《向往的生活》等真人体验秀多了一个演播室,能够引得观众驻足品评。各大主流卫视、网络平台纷纷上马,欲分一杯羹。
2019-05-17 12:48
中国当代诗人在城市的街头犹豫了、迟钝了,而在面对乡村事物、自然山水、亲情友情时是那么娴熟、练达。对优秀的诗人来说,每一次写作都是自创语调、自设结构、自营修辞,进而攀登风格技艺的峰顶。
2019-05-17 10:17
弘扬樊锦诗一生坚守大漠敦煌精神的原创大型沪剧《敦煌女儿》,打磨了八年。磨,就是精雕细刻、精益求精。《敦煌女儿》上演后,对它的修改、打磨一直没有停止过。几度公演都不是小修小补,而是动大手术。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
2019-05-17 13:04
日前,纪录片《传承》(第三季)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播出,以影像回溯古老技艺。第三季“小切口,大情怀”的叙事风格更加明晰,于平凡人物、日常细节中提炼与表现民族品格、家国情怀。
2019-05-17 10:16
与传统的舞剧线性逻辑叙事的方式不同,《永不消逝的电波》大量使用了电影蒙太奇的手法,巧妙地钩织对比性、复合型舞台艺术时空,并且用舞剧人物的心理流动作为舞台影像空间转换移动的依据,从而有序地、合情合理却又出人意料地构架起引人入胜的艺术境界。
2019-05-16 10:24
在众多文化交流形式中,电影节展有效且亲民,充分发挥了电影“文化大使”的功能。这次“2019亚洲电影展”,在为影迷提供多样化选择的同时,将继续发挥电影的桥梁作用,促进亚洲各国文化的交流互鉴。
2019-05-16 09:45
尽管国内视频网站所面临的市场环境并不像网飞那般“强敌环伺”,且话语权在不断加大,但整个行业能否突破网飞所形成的“优选内容+订阅收入”的商业模式,进一步将各种资源通过IP串联起来,形成“一鱼多吃”的新打法,仍有待实践。
2019-05-15 10:29
舞台艺术是世界最通行的艺术语汇之一,也是中国观众最喜闻乐见的文化载体之一,故而其记录、抒写、讴歌新时代的使命也就最重大,其反映历史巨大变化、描绘民族精神图谱,为时代画像、立传、明德的责任也最迫切。
2019-05-16 09:35
娱乐圈不能只享受社会发展带来的巨大利益而游离于主流价值之外,尤其是娱乐圈的一些价值观被很多人效仿。作为公众人物,演员必须回归主流价值场域,用优秀的作品和端正的人品起示范引导作用,参与年轻一代审美养成、价值塑造和人格培育的过程。
2019-05-14 09:21
群星奖是文化和旅游部为繁荣群众文艺创作而设立的国家文化艺术政府奖,诞生于1991年,2004年起纳入中国艺术节,与文华奖并列为子项。每三年一届的群星奖,是对各省市群众文艺成果的一次集中检阅。
2019-05-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