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后四”“前八”确有不同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后四”“前八”确有不同

来源:合肥晚报2019-04-15 13:1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吴营洲

  近读《红楼梦》,隐隐感觉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后四十回”与“前八十回”确有不同之处。

  从前曾听张爱玲说过这样的话:“小时候看《红楼梦》看到八十回后,一个个人物都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起来,我只抱怨怎么后来不好看了?”

  因此,张爱玲便骂《红楼梦》后四十回是“狗尾续貂”,是“附骨之疽”,并称人生有“三大恨”,其三便是“《红楼梦》未完”。

  坦率地讲,我对张爱玲的这等看法及感慨,一直是不以为然的。私见这是她先入为主而生出的偏见。假如最初时,她并不知道“后四十回”是高鹗“续”的,全书一百二十回真真是一体的,都是出自同一个人——即曹雪芹——之手,恐怕就没有是想、是叹了。文坛上确实有些人——乃至名家——是越写越不行了,有些书——乃至名著——后面的文字的确不如前面的,但也没见她有过如此“恶评”。

  就因为人们事先都知道曹雪芹的手稿只传出了八十回,之后的文字是程伟元积数年时间断断续续搜罗了来,并和高鹗一同整理出来的,便有人对八十回之后的文字咋看咋不顺眼了;张爱玲当是其中之一。甚或还有人对八十回之后的文字大加谩骂、诅咒,乃至进行“政治诬陷”,称其是“阴谋伪造”的“伪续”。

  平心而论,八十回之后的文字果真就恶俗不堪、难以卒读吗?这恐怕就见仁见智了。

  据我所知,对八十回之后的文字赞赏有加的,并不在少数。

  至于八十回之后的文字究竟出自何人之手?随着红学研究的不断深入,便不断有了新的认识。仅从人文版《红楼梦》的作者署名便可窥知一二。该社1982年版的《红楼梦》,署名是“曹雪芹、高鹗著”,而其2008年版,署名则改成了“曹雪芹著、无名氏续”——即“(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这是对的。高鹗究竟有没有“续”《红楼梦》的才能,姑且不论,但他的确没有“续”《红楼梦》的时间。

  将八十回之后的文字说成是“无名氏”所作,当然也是无奈之举——因为这部分文字究竟出自谁人之手,红学界尚未达成共识。

  而我一直认为,八十回之后的文字的作者同样是曹雪芹。

  就常理而言,曹雪芹绝不可能只写到八十回,之后就不写了。从《红楼梦》的文本看,曹雪芹对通部书绝对是有整体筹谋,并已形成了文字的。

  至于《红楼梦》为什么只传出来“前八十回”,之后的文字没有一并传出,则是另外一个问题。

  我一直认为,程伟元“数年铢积寸累”之所得,就是曹雪芹故去后流落到市肆的曹雪芹的书稿。至于全不全,有无虫吃鼠咬,是否“漫漶不可收拾”,也是另外一个问题。

  据称,白先勇就认为:“除了曹雪芹,还有谁能把《红楼梦》后四十回写得这么好?”并称他“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之一,就是能读到全本《红楼梦》”。

  然而在近来,我在读《红楼梦》时,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后四十回”与“前八十回”确有不同之处。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因为我“发现”,“后四十回”的文字,从头至尾,多是大段大段的,而“前八十回”并没有这种现象!

  这是“文风”问题。感觉这“后四”与“前八”不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感觉这也并不是刻意做出来的,而是一个人语言风格的自然流露。

  莫非,这是程伟元、高鹗“整理”出来的结果?(吴营洲)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胡不归:小飞象的“二宗罪”

  • 田建平:保护古籍善本 弘扬优秀文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阿普三部曲”带来的伟大、悲伤而温柔的感动超越了时髦的潮流,创造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世界,结果一度成为我们可能身处其中的另一个人生……它就像一个祈祷,肯定地告诉我们这就是电影所能达到的境界,无论我们在自己的愤世嫉俗中迷失得多深。
2019-04-19 09:30
总爱偷窥的希区柯克,也彻底暴露在每一个偷窥者的视野里;而作为好莱坞历史上接受采访最多的导演,希区柯克也被自己的话语淹没。这是一个窥视与监控的世界,也是一个文本交互和过度阐释的时代。但对于希区柯克,我们仍有原初的兴致,甚至比当年更加强烈。
2019-04-19 09:36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中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对电影的市场化评价标准已经建立起来,看票房就行。但艺术、文化方面的评价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宁浩呼吁中国电影建立成熟独立的艺术评价体系。“希望能有更具影响力、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华语电影奖项出现,像奥斯卡一样。”
2019-04-15 10:14
今年的阅读指数显示,青年用户继续以高时长高频率“霸屏”数字阅读,青年对哲学及社会科学的阅读需求十分旺盛,这一现象既让人欣喜,又标识出了发展数字阅读的责任,青年是民族的未来,为青年提供更多更好的数字阅读产品,方能让书香中国更加馥郁。
2019-04-15 09:33
“饥饿营销”和“奇货可居”的推广手势下,《复联4》确有可能创出票房奇迹。但从长远计,只顾“割韭菜”的难看吃相,会把观众推出门外。毕竟,世间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2019-04-16 10:14
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明星们婚恋生活的观察类综艺节目,成为时下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热点。从母子关系、夫妻关系到父子关系、婆媳关系,情感观察类节目能挖掘的矿藏已经不多了。但相比于同质化的题材竞争,更早到来的可能是观众的审美疲劳。
2019-04-12 13:2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