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看客 > 正文

歌以咏志唱宋词

来源:北京晚报2019-04-24 16:3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袁新雨

  音乐人陈伟伦近期登上了《经典咏流传》的舞台,用前卫的电子音乐结合中国传统的琴瑟、鼓以及西方流行音乐、古典音乐中的乐器,呈现了一首以宋代诗人陆游《书愤》诗为词的歌曲作品。从2014年创立音乐品牌“新乐府”,陈伟伦就开始尝试用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相融合的手段进行音乐表达了。

  近几年,陈伟伦不但为其他音乐人制作音乐,同时还创作了很多以古诗词为内容的歌曲进行演唱。从幕后走到台前,陈伟伦将自己对音乐的思考融入其中,而在制作、演唱音乐作品的过程中,他也在找寻着自己对于中国音乐的定义。

  音乐人陈伟伦

  用传统音乐元素实践创作

  琴声深沉,瑟声铿锵,琴瑟和鸣之下,具有前进感的鼓点进入。演奏鼓点的乐器既有西洋打击乐中的爵士鼓,也有中国大红鼓。鼓点带来了动感,陈伟伦站在舞台中央,手在空气中敲击着鼓点,把自己融入到这段音乐当中。

  舞台是《经典咏流传》的舞台,陈伟伦正在演唱的是自己作曲、编曲,以宋代诗人陆游《书愤》诗为词的歌曲《铁马秋风》。不远处,古代样式的几案上放的是采样器、电脑等现代化电子乐器,陈伟伦把电子音乐和宋诗结合在了一起:电子音乐极具风格的音色以及具有紧张感的节奏型将《书愤》中世事的艰难、国家半壁江山的情景以及诗人收复失地的抱负无从施展却已年迈的幽愤之情烘托得恰到好处。

  这首歌的制作过程也让陈伟伦收获良多。在以《书愤》为底本创作《铁马秋风》之前,陈伟伦本想选择宋代词人辛弃疾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但因为这首作品被别人选走了,陈伟伦便选择了与之在情感状态上有相似之处的《书愤》。

  为了找到诗中苍凉、厚重而又热血的感觉,陈伟伦尝试了很多中国乐器,但都觉得“不搭”,直到他看到了电影《影》中“琴瑟和鸣”的概念,才想到可以用琴与瑟的合奏来找到这种感觉。琴是君子之乐器,自古凡有君子之名者都通此物。相较于瑟,古琴演奏者还多一些,较为好找,为了找到瑟的演奏者陈伟伦费了很大力气。最终,他在河南博物院的华夏乐团找到了合适的演奏员,也在与演员的交流中加深了对琴瑟的了解。这一寻找、学习继而创作的过程也被陈伟伦视为对自己的一种提升。为了纪念这次表演,陈伟伦还将《铁马秋风》和《破阵子》放在一起,做了一张EP专辑准备发行。

  《铁马秋风》并不是陈伟伦将中国传统音乐元素与现代音乐进行融合的第一次尝试,早在2014年,陈伟伦就作为音乐总监创立了音乐品牌“新乐府”。在“新乐府”的首次亮相中,陈伟伦制作的《幽游》就是将昆曲、摇滚以及古筝、冬不拉等音乐形态和乐器融合的产物。时隔五年之后,陈伟伦对使用中国传统的音乐元素进行创作又有了新的认识。

  陈伟伦说,有一位学习昆曲的朋友曾告诉他,自己初学《牡丹亭》中“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的这一句念白就学了很久很久。每一个字的发音、腔调、节奏、气息、表演,剧中杜丽娘此时是何种情绪等都可以通过这一句而窥斑见豹。这深刻地启发了陈伟伦,他意识到中国传统音乐、传统文化中那些独特的美感中,还有许多值得深入学习和发掘的宝藏。

  所以,当陈伟伦回顾“新乐府”、《铁马秋风》以及他以宋词为基础制作的作品集《念思愁》的时候会说:“其实钻进这块之后,我越来越觉得之前的想法都有点大。以前想要发扬传统,或者是‘把自己祖宗的东西拿出来’,现在会觉得这种想法‘虚’,过于责任感的口号往往会限制思路;其实这些本就是中国做音乐的人应该研究的,我想做的不仅仅是发扬传统,而是创造属于当下的中国流行音乐。这些仅仅是我的创作实践活动。”

  之所以选择依据宋词进行创作,陈伟伦坦言自己此前做过很多电影音乐,或者为其他歌手担当制作人,但是自己创作并演唱的歌曲并不多,“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我真的不太会写词”。陈伟伦也希望能用歌曲找到一个更直接的方式来表达,正在为此“惆怅”时,他读到了很多唐诗、宋词,还研究了有关诗词的资料。他发现“可以以古诗词作为词来演唱”,由此便有了他以宋词为蓝本创作的作品集《念思愁》。

  用音乐解读宋词更重神似

  这张作品集中的作品有以范仲淹《渔家傲·秋思》为词的同名歌曲作品,也有分别以李清照《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声声慢·寻寻觅觅》为词的歌曲,还有为南唐后主李煜的《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所创编的曲目。

  在《渔家傲·秋思》一词中,词人范仲淹以远赴西北边陲镇守之机,借着所见的迥异秋景开始感怀。天边南飞的鸿雁、四周吹响的哀婉号角,还有隐藏在峻岭之中的孤城里升起的长烟。夕阳西下之时,这些景象都勾起了词人的思乡情愁。为浇此愁,词人饮一杯浊酒,却发现家乡当真是万里遥远,外患未平,更不能回乡。愁思渐浓,又响起悠长哀怨的北地羌笛之声。此夜终难眠,白发的将军还有其他戍边的士卒也都流下眼泪。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混合了离家万里、困守异乡、秋来景煞以及长烟日暮情境的词作所蕴含的情感层次是很丰富的,可供选择切入的层面很多。陈伟伦在他歌曲的一开始选择了带有悲凉色彩的旋律,之后用带有动感的鼓点推动,在副歌中加入了来自南美的雷鬼音乐的节奏。之后又用弹拨乐器渲染异域风情,歌曲的最后一分半钟,陈伟伦没有用人声,而是用弹拨乐器以及小号演奏旋律。弹拨乐器声音的线性质感同小号组合出的圆融音色拉开了空间,使人仿佛置身辽阔的边疆。

  陈伟伦在乐器的选择上很大胆,在副歌中加入了雷鬼元素则是因为他想借此“打破边界,从而表现军人在贴近异域边境上的感想”。可以说,这样的创作理念更重神似,而非形似。一般来讲,宋词对于情感的抒发更为直白,会让人为其贴上“抒情”的标签。陈伟伦的很多作品中没有采用传统意义或大众普遍认知的抒情的音乐形式,反而使用了很多具有方向性和内在动力的节奏型,让歌曲更富动感。

  陈伟伦对此的解释是,某种程度上说,大众对“抒情”的认知太过单一了,抒情不应该是“缓慢”。歌曲《念奴娇·春情》中,陈伟伦还特意找人学习了古音,在部分演唱中用了类似于吟诵、念白的形式。陈伟伦觉得,作为婉约词派代表的李清照的作品其实很丰富,不仅是在抒情,其中的很多内容其实是彼时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例如其《如梦令》中的“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等句,其实就是彼时出门游玩的情景;而在李清照晚期的作品中,不乏“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铿锵句子,陈伟伦将此类句子唤作“对社会和国家的思考”。

  陈伟伦在用小号进行录音

  中国音乐的特质不应表象化

  工作原因,陈伟伦经常出差,也走过很多云贵、内蒙古、西北等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他说这些地方经常会有“很多没听过的东西直接打动你”。曾经,他就被一个老太太在田间吼的两嗓子直接打动了。时隔多年,陈伟伦依然记得他曾在一个侗族村落里见到的一幕:一个侗族女孩坐在地头上哭,哭着哭着唱起了一首歌。“太悲伤了,太动人了。”陈伟伦说,“听不懂她在唱什么,后来旁边的朋友说这个姑娘是在家里受了委屈,被婆婆骂了,所以来田间哭一哭,闹一闹。”

  这样的场景之所以能给陈伟伦留下深刻印象,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在实践多起来之后,更愿意找寻身边那些能够打动人的音乐元素,从而“让自己更开放”。近几年,音乐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也正是陈伟伦所面临的一个问题:面对新的冲击,如何在了解受众音乐喜好的同时坚持自己。“因为我不单是一个歌手,还是一个音乐制作人。既要做自己,也要了解所有的东西。”陈伟伦说。

  当下的音乐市场更多是以音乐作品所能带来的流量为先导的,公众听音乐的方式与几年前相比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在流量为先导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音乐爱好者喜欢用文艺网站带有“电台功能”的“私人频道”为自己推荐音乐。在众多的音乐和歌曲作品中,“电台”根据听众之前点击的“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情况为听众推荐与其喜欢的作品风格相似的作品。陈伟伦说,虽然自己不知道现在的音乐平台中与此类似的推荐机制是什么,但是现在他再听到的作品与之前的相比,确实少了很多当年偶然与一首歌或者一段音乐相遇的惊喜。

  流量为先的引导方式使得公众暴露出的审美趣味越发趋同,也使得听众的关注方向发生了转变。采访中,陈伟伦偶然说起自己刚看过的英国著名摇滚乐队皇后乐队的传记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不禁感慨:“当时那种‘我们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做自己’的摇滚精神真的特别厉害。”

  这部电影能够打动陈伟伦不是没有原因的。电影中,皇后乐队初次发行与之前其他摇滚歌曲风格迥异的单曲《波西米亚狂想曲》时不但不被唱片公司看好,更被各大媒体批评得几乎一无是处。然而时过境迁,几年之后这首歌曲再度发行时,却登顶各大榜单。也许,在某种程度上,这样的先例能够给很多当下正在蛰伏的音乐形态、音乐作品以宽慰。

  由乐队创作出的音乐作品就是一种蛰伏许久的音乐形态。在今年即将录制的音乐节目《中国乐队》的海选中,陈伟伦就曾经遇到过两支让他印象很深的乐队。其中一支来自天津的乐队用天津方言演唱,还有一支叫作“把门抵住”的川渝乐队也让他印象深刻。陈伟伦说,这支乐队带有很浓的地方色彩,但他们没有用民族乐器,而是把很多好玩的、当地的东西吸收到作品中,包括方言、舞蹈等等。“他们觉得搞这个东西很轻松,把身边的东西用音乐、用乐队的方式表达出来,就这么简单,但听得多了,反而特别有意思。”陈伟伦说。

  这支乐队之所以能打动陈伟伦,正是因为他们身上带有的很浓厚的地方色彩,而把“地方”这个概念推而广之,便可以由此了解陈伟伦心中“中国音乐”的概念。在他看来,中国音乐应该有自己的特质,不是表象化的某种乐器或者某种风格,而是把符合中国文化特色的元素融入进音乐里面。陈伟伦认为,中国独有的知识体系下,音乐应该更重由意象到意境的描绘,这是一种东方人与生俱来的内敛的表现方式。也许,这也是陈伟伦选择“新乐府”、选择宋词的原因。

  在陈伟伦的很多作品和现场表演中,他都会融入小号或者富鲁格号,这是他很早就会的乐器,对此,陈伟伦的解释是:“最早不好意思唱歌的时候就吹小号,小号最接近人声。”(袁新雨)

[ 责编:产娟娟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