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池莉:生活就是大树,人类都是小虫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池莉:生活就是大树,人类都是小虫

来源:北京日报2019-05-14 09:1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路艳霞

  作家池莉与她笔下那些风风火火、敢爱敢恨的武汉女性截然不同,她安静,话少,拥有超越年龄的清澈、单纯。她外表柔弱,内心却一直积蓄着强大力量,其花费十年时间完成的新作《大树小虫》日前首发。这部新作勇敢颠覆了池莉以往的写作,她也破例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

  武汉动态版《清明上河图》

  “写这么长的东西给谁看?我就是干这件傻事的作家。”作家池莉说,40万字《大树小虫》前后花费十年写成,成为她耗时最长的一部作品。

  《大树小虫》故事的现实背景设定于2015年的武汉,通过俞家和钟家两个家族的联姻,引出两个家族三代人近百年的跌宕命运与现世纠葛。男女主人公分别是80后和85后,围绕促使男女主角尽快生个二胎男宝这件头等大事,双方长辈使出浑身解数。在此过程中,每个人物都积极扮演着推手的角色,每个家庭不为人知的隐秘也逐渐袒露。

  小说主线写到十多位主要人物,涉及老中青三代人。这些人物都通过男女主角的联姻而自然地相互串联起来,人物性格也在生活中的一系列事件中逐渐显现,而每个时期不同人物的人生更是各异。令人眼前一亮的还有,全书充斥着时代的巨变、经济体制的飞跃与不变的家庭伦理、社会纲常之间的各种矛盾,这些是小说的笑点、泪点、看点,也是人性之软弱被不断戳中的痛点。该书责任编辑之一孙茜认为,人物在各自背景中愈加鲜活和立体,光面与阴影都被不断放大、拉近、清晰化,现代武汉的动态版《清明上河图》由此呈现。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不同人物在不同时空的交集,池莉不断将视线拉远拉长,在家长里短的生活流之外,让读者看到的是宏观而深远的问题。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对传统伦理、道德底线及时代洪流中自我价值的缺失等普遍存在的问题,池莉做了入木三分的呈现。

  文学评论家阎晶明点评道,“这本小说特别能够反映出池莉这么多年持之以恒的创作坚持,她对生活的理解带着强烈的烟火气,既承认生活的美好,也看到生活的苦处。”他说,这本小说告诉读者,不管你的身份、出生、经历如何不同,不管你的地位怎么样,最后在生活面前,都有一种绝对的平等、绝对的平衡,谁也逃不脱,这就像宿命,但这又是生活本身。

  从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找灵感

  这部新书,池莉曾经写了十几万字,但最终选择彻底废掉,现在想来太累了,她都不清楚当时推翻重来的勇气到底来自何处。

  十多年前,池莉迷上了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也迷上了量子力学,这些颠覆物理学经典的理论,让她深感震撼,也让她获得了更加广阔的思想力。“我虽然不懂,数学也特别差,但我看重的是其中的人文意义。”她说,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通俗的解释是,一只小甲虫盲目地在一棵大树上爬行,它不知道自己爬行的轨迹是弯曲的,“我幸运地发现了广义相对论在我小说中的延伸,对我来说,生活就是一棵巨大的树,我们人类都是小虫,在奋力地生活、奋力地爬行。”在池莉看来,也许从宏观上看人类爬行的轨迹真的是弯曲的,但能够在大树上生活和爬行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所以人类是伟大的。

  她还意识到,文字很像量子的微粒子,“如果单纯讲故事,你表达不出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和微妙关系,必须用一种量子纠缠,每个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做什么事情一定受到身边很多影响,生不生孩子,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孩子怎么办,家长是怎么想的,全是量子纠缠,互相在作用。”正是因为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池莉发明了立体式“直线+方块”的写作结构,她发出欢呼说,这样的全新发现让她体内的多巴胺分泌旺盛,从中体会到巨大的快乐。更重要的是,这些年的写作尽管漫长,但是她的快乐却从未消减。

  对科学的着迷,让池莉的文字获得了全新生命。在《大树小虫》中,她去掉了很多虚字,“的地得”很少用,她还去掉了不需要的标点符号,“我希望直接把读者带入现场,希望用文字代替第一视觉,看到了文字就看到了形象。”

  喜欢骑车在大街小巷窜来窜去

  不开研讨会、不请人写序,池莉一直与文坛保持距离。她解释说,那是因为自己很弱智,不太擅长和人相处。她说,她的长处是写,而不是说、唱、跳。

  池莉上世纪80年代末创作的“人生三部曲”《烦恼人生》《不谈爱情》《太阳出世》,被誉为中国小说新写实流派发轫之作。其畅销代表作《生活秀》虚构的“鸭颈”小食,衍生出红遍全国乃至海外的“武汉鸭颈”,并形成了庞大的食品产业链,堪称文学深度介入现实生活的成功范例。说到这一切的时候,池莉很淡然,她说这完全是无心插柳,在她的写作生涯中是个特例。如今《生活秀》里的主人公来双扬战斗过的吉庆街旧有的模样已不再,池莉喜欢的武汉城里的两家鸭脖子店也不复存在,她一边为吉庆街的“消失”发出叹息,一边连说超市真空包装的鸭脖子失去了烟火气。池莉很清楚,仅凭作家的一己之力能创造奇迹,但很多时候更是无能为力。

  池莉喜欢骑着自行车在武汉的大街小巷窜来窜去,找寻活跃在城里的最真实的人,这样的习惯几十年从未改变过。她说,朋友之间太熟了,就不觉得他或她是你的艺术形象了。她一定要找陌生人,继而去深入探究武汉城的肌理。

  这对池莉而言是一个日常画面:一位武汉人正坐在门口,翘着腿、喝着茶、望着大街。“我就走过去说,好累,我也坐一会儿,我们就开始聊天了——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哎呀,这个抽烟的故事长了……”池莉有着极其敏锐的识别力,就跟谈恋爱一样,有的人有感觉,有的人没感觉,和那些有感觉的人聊天,她总能有意外收获,而每当写作的时候,这些储备多年的人物素材就会活灵活现地跳脱而出。“我是要和人面对面的,这是我写作的天生的一种方式,我没有刻意寻找。”

  池莉拿的手机样子老旧,却是崭新的,她对上网、微信、微博并不上心,但对泥土的热爱持续多年。“我是碰到泥土就舒服,离开电脑就要赶紧摸一摸泥土,我叫池莉,我的名字里有水有草,我就是土命。”池莉的眼睛闪烁着快乐的光芒,她说种菜出一身汗就很舒服,比纯粹在跑步机上还要舒服,而对社会活动和图书宣传,她是真的觉得很累。(路艳霞)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东京暮色》:小津安二郎电影的另一种“语法”

  • 漆永祥:古籍善本何以为文化续脉,为时代添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苍穹之上》涉及了带有挑战性的军工题材,表现改革开放40年,中国军工企业面临各种困难和挑战,奋力追赶世界领先目标,打破西方的技术封锁,独立研发、制造中国自己的型号飞机——歼击机的故事,在话剧舞台上首次塑造了中国航空人的英雄群像。
2019-05-27 13:11
电影以影像的方式,提供了一份正面战场及“看不见的战场”在上海解放前后惊心动魄的斗争史。在这些老电影中,有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够迅速稳定局面、恢复上海的生机、保卫上海的安全这些历史难题的答案;也有这段伟大历史中永不湮灭的细节与注脚。
2019-05-27 10:25
《都挺好》火了,“苏大强”主演的《银锭桥》复排了。《茶馆》《窝头会馆》都是“京味儿”,可是《银锭桥》的“味儿”不同,有种云淡风轻的清新。《银锭桥》是一片好景致,一种质朴的艺术情趣。不带任何包袱地去看戏,可能才是欣赏这个戏的最佳方式。
2019-05-24 16:30
日本文艺界对莎士比亚的热爱,或许并不是一个谜。其实早在半个世纪前,大导演黑泽明便被称为“世界电影界的莎士比亚”。黑泽明的身影之后,除了莎士比亚,还有另外一个大文豪的存在,那就是列夫·托尔斯泰。
2019-05-24 16:19
瓦赫坦戈夫曾说“我爱一切的戏剧形式。但最吸引我的,不是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元素,而是人们精神所生活于其中的那些元素”。这句话很好地诠释了里马斯·图米纳斯《叶甫盖尼·奥涅金》舞台呈现的着力点——重点摹写塔季扬娜的生命图景,展现一种心灵现实。
2019-05-24 16:22
一部融合裸眼3D多媒体特效的舞台剧《三体Ⅱ:黑暗森林》,被誉为“中国戏剧史上的一次科幻启蒙”。那么,炫酷的视觉效果是如何实现的呢?舞台“黑科技”是如何与深沉的剧情碰撞的呢?观众反响又怎样呢?
2019-05-24 09:48
“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论倡导的对文艺作品高标准要求的重要论述。为不负新时代、不负祖国和人民,作家艺术家理应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勤奋耕耘,精心创作,努力实现“三精”统一,用精品铸就文艺高峰。
2019-05-24 09:30
电视剧《我只喜欢你》近日正在热播,追剧观众纷纷重拾原著《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熬夜狂读。早已不再火热的青春文学在这个初夏再度回到了人们的视野,青春文学生存现状这个话题也由此引出。
2019-05-24 09:39
剧本这一前端环节打不牢,后续制作将“地动山摇”。回归内容,回归原创,少一些浮躁,多一些精品,是文艺创作强起来的必经之路。一个不能捍卫源头根本的行业无法持续发展。剧本是立足之本,把文学前端筑牢,把创意基础夯实,才有文艺可持续的繁荣发展。
2019-05-24 09:27
戏剧是一门综合的舞台艺术,戏曲艺术讲究“唱念做打”。民族歌剧,也必须弥补不足,注重艺术呈现的完整性。《松毛岭之恋》在演员代入角色、情节表现以及对舞美、声光电的综合运用等方面,追求准确、生动。
2019-05-23 09:11
京剧与网络游戏对接,原创动漫看上昆曲和古诗词,二次元社区B站刮起强劲中国风……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跨界融合风潮,日益升温的戏曲、古诗词等传统文化,和风生水起的动漫、游戏、小说等二次元虚拟世界,纷纷开始主动融合、跨界联姻。
2019-05-23 11:58
老电影记录着老一辈电影人的芳华,记录着时代变迁的足迹,记录着新中国70年走过的伟大历程。电影修复让更多经典的影片不再褪色,让更多年轻观众欣赏到经典的“真容”,也让老电影中从未褪色的精神与理想延续传承下去,铭刻在一代代中国观众心中。
2019-05-23 09:56
电影《海蒂和爷爷》在观众的企盼声里终于上映,虽然有些姗姗来迟,但却没叫观众失望。少女海蒂成了治愈女孩,她就像阿尔卑斯山上的一脉清泉,汩汩流淌进人们的心灵深处,唤醒人们沉睡的感动。
2019-05-23 10:41
“柳青”是现代文学史上一个响铮铮的名字,他是创作了长篇小说《创业史》的作家,是一位以描写新中国农民命运为使命的思考者,是一个为深入生活深扎农村几十年的“愚人”。今天,他成为话剧的主角,带领观众探讨文学的真谛、引导人们思考人生的价值。
2019-05-23 10:26
真正去发现、探求传播内容的蓝海,去探索利用新技术的深海,去开拓挖掘传播的多种可能性,让创作者的“想要”植入受众的“期待”,成为市场的选择,主导中国原创电视综艺,推动中国原创节目走得更远。
2019-05-23 09:54
年轻时的王蒙肯定是最能当得起“文艺青年”这个词了,以长篇小说《青春万岁》少年成名,其中的一首诗《青春万岁》至今仍是各种朗诵活动中最常被用到的作品之一。再说到“文艺青年”的另外一个含意,那意味着一种永远的“青春态”。
2019-05-22 13:51
十几位享誉国际的亚洲影人,分别以“亚洲电影与文化传承”“亚洲电影与文明互鉴”为主题展开对话,探索亚洲电影文明的创新与传承。电影人们所有话题都指向了同一个词——“我们”。
2019-05-23 10:05
作家的改名其实象征一种“转身”。庆山保持和媒体及受众一定的距离,但她的书写主题依旧和时代贴近,相向而行。读者对作家的接受,她的小说风潮,也几乎与昆德拉、村上春树等作家在中国流行相同步。
2019-05-22 10:14
从新文化运动的发生与影响看中国电影的发展,早期中国电影于激进反传统文化方面在一定意义上是落在时代的后面,但是,从提倡新文化、反封建、追求民主和科学的时代变革要求与倾向而言,早期中国电影未必落后。
2019-05-22 13:01
忠于内心是文德斯的创作“秘笈”,不为商业,不为名利。如今,创作于他更为简单纯粹,他从这种单纯中走向了大境界,就像是《采珠人》呈现的那样,只有宽阔的明月、海面与歌声,那份通透能够直达天心和人心。
2019-05-22 09:3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