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重拾童话现实主义精神

来源:人民日报2019-05-17 09:4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舒 伟

  20世纪上半叶,叶圣陶《稻草人》、张天翼《大林和小林》《宝葫芦的秘密》等作品奠定中国童话独特的现实主义传统。近年来儿童文学写作出版蓬勃发展,但童话写作尤其是秉承现实主义精神的童话精品并不多见。作家汤素兰最新作品《犇向绿心》重拾童话现实主义精神,鲜明现实指向凸显作家写作的问题意识;浪漫童话想象因为植根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代现实,具有切实感召力。

重拾童话现实主义精神

  《犇向绿心》同时编织两条叙事线索,展现城市化提出的生态建设等问题。在城里孩子田犇的视野中,覆盖着林木、被称为“城市绿心”的小山包被推平修建大楼,校园中深受孩子们喜爱的“百草园”也即将改建为停车场;当代青少年对大自然的渴望、对中华农耕文化的陌生,经由一只骨雕黄牛摆件娓娓道来。

  《犇向绿心》给出的解决方案是现实的也是浪漫的。惊蛰这一天,外婆家早已荒芜的梯田被惊醒,大地渴求耕种的心声唤醒沉睡中的骨雕黄牛。黄牛被带回云岭故乡,既唤起大地生机,又集结人心,召回外出务工的青年劳力重返农田。与此同时在城市中,田犇和同学们积极奔走,不仅成功解决停车场问题,留下“百草园”,而且在校园中多出一块“脚板丘”,使城里的孩子们识五谷、接地气。

  汤素兰匠心独运,在作品中成功营造童话叙事的真善美境界。“真”即作品中强烈现实主义底色,作家以贴近少年儿童生活经验的语言,将自己对故乡的爱、对传统文化的理解,以及对城市文明的建设性思考传递出来,鼓励今天的青少年从传统中汲取营养、积极关注社会发展,有所担当。“善”和“美”则关乎童心之善、愿望之美,如作品对惊蛰的描写。“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春雷惊醒的不只是骨雕黄牛,还有城市里的草木繁花。一夜之间,田犇家中阳台长满青草,卧室里的芦笙长成竹林,走廊摆放的树墩长出树苗,客厅的紫藤秋千椅开满紫藤花,凡此种种,取细节之微,尽描摹之工,以真实生动的形象感牵动读者思绪。其中,骨雕黄牛的故事最具浪漫色彩。黄牛重返故土后,生活在云岭的人、飞禽走兽都陷入沉睡,独有黄牛在田间耕作,一夜之间犁遍云岭所有梯田,四处是泥土欢快的歌声。再比如,骨雕黄牛代表的农耕之美、充满诗意的乡愁、农人与黄牛间感人至深的依恋,在传递出善和美的同时,也赋予作品较高审美境界。

  生活之树长青。作为古老的文学类型,童话所以一直葆有蓬勃生命力,离不开奇幻色彩和闪耀美善之光的浪漫主义情怀,更离不开现实生活和传统文化根脉对它的滋养。童话幻想和现实、历史的紧密关系容易被忽略,童话容易被误解为纯粹的幻想故事。事实上,童话具有积极的建构功能和鲜明的社会意义,如《犇向绿心》中,田犇舅舅田有粮从外地赶回云岭,请来考古学家、水利专家、农业专家前来考察,发现云岭梯田自然天成的储水保水系统,进而开发出自流灌溉工程和云岭农场,带动村民共同发展。

  童话《犇向绿心》构建起童话幻想与现实生活之间的重要联系,重拾我国童话现实主义写作传统,对当代童话作家如何关注现实生活、如何在写作中兼具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很有启发。关注当代青少年生活现实,以真善美引导青少年珍重传统、关怀现实,进而有所作为,这是儿童文学创作者的使命担当。我们期待更多优秀童话面世,赋予当代文学新的活力,引领更多青少年读者积极面对生活、创造未来。(舒 伟)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东京暮色》:小津安二郎电影的另一种“语法”

  • 漆永祥:古籍善本何以为文化续脉,为时代添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苍穹之上》涉及了带有挑战性的军工题材,表现改革开放40年,中国军工企业面临各种困难和挑战,奋力追赶世界领先目标,打破西方的技术封锁,独立研发、制造中国自己的型号飞机——歼击机的故事,在话剧舞台上首次塑造了中国航空人的英雄群像。
2019-05-27 13:11
电影以影像的方式,提供了一份正面战场及“看不见的战场”在上海解放前后惊心动魄的斗争史。在这些老电影中,有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够迅速稳定局面、恢复上海的生机、保卫上海的安全这些历史难题的答案;也有这段伟大历史中永不湮灭的细节与注脚。
2019-05-27 10:25
《都挺好》火了,“苏大强”主演的《银锭桥》复排了。《茶馆》《窝头会馆》都是“京味儿”,可是《银锭桥》的“味儿”不同,有种云淡风轻的清新。《银锭桥》是一片好景致,一种质朴的艺术情趣。不带任何包袱地去看戏,可能才是欣赏这个戏的最佳方式。
2019-05-24 16:30
日本文艺界对莎士比亚的热爱,或许并不是一个谜。其实早在半个世纪前,大导演黑泽明便被称为“世界电影界的莎士比亚”。黑泽明的身影之后,除了莎士比亚,还有另外一个大文豪的存在,那就是列夫·托尔斯泰。
2019-05-24 16:19
瓦赫坦戈夫曾说“我爱一切的戏剧形式。但最吸引我的,不是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元素,而是人们精神所生活于其中的那些元素”。这句话很好地诠释了里马斯·图米纳斯《叶甫盖尼·奥涅金》舞台呈现的着力点——重点摹写塔季扬娜的生命图景,展现一种心灵现实。
2019-05-24 16:22
一部融合裸眼3D多媒体特效的舞台剧《三体Ⅱ:黑暗森林》,被誉为“中国戏剧史上的一次科幻启蒙”。那么,炫酷的视觉效果是如何实现的呢?舞台“黑科技”是如何与深沉的剧情碰撞的呢?观众反响又怎样呢?
2019-05-24 09:48
“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论倡导的对文艺作品高标准要求的重要论述。为不负新时代、不负祖国和人民,作家艺术家理应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勤奋耕耘,精心创作,努力实现“三精”统一,用精品铸就文艺高峰。
2019-05-24 09:30
电视剧《我只喜欢你》近日正在热播,追剧观众纷纷重拾原著《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熬夜狂读。早已不再火热的青春文学在这个初夏再度回到了人们的视野,青春文学生存现状这个话题也由此引出。
2019-05-24 09:39
剧本这一前端环节打不牢,后续制作将“地动山摇”。回归内容,回归原创,少一些浮躁,多一些精品,是文艺创作强起来的必经之路。一个不能捍卫源头根本的行业无法持续发展。剧本是立足之本,把文学前端筑牢,把创意基础夯实,才有文艺可持续的繁荣发展。
2019-05-24 09:27
戏剧是一门综合的舞台艺术,戏曲艺术讲究“唱念做打”。民族歌剧,也必须弥补不足,注重艺术呈现的完整性。《松毛岭之恋》在演员代入角色、情节表现以及对舞美、声光电的综合运用等方面,追求准确、生动。
2019-05-23 09:11
京剧与网络游戏对接,原创动漫看上昆曲和古诗词,二次元社区B站刮起强劲中国风……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跨界融合风潮,日益升温的戏曲、古诗词等传统文化,和风生水起的动漫、游戏、小说等二次元虚拟世界,纷纷开始主动融合、跨界联姻。
2019-05-23 11:58
老电影记录着老一辈电影人的芳华,记录着时代变迁的足迹,记录着新中国70年走过的伟大历程。电影修复让更多经典的影片不再褪色,让更多年轻观众欣赏到经典的“真容”,也让老电影中从未褪色的精神与理想延续传承下去,铭刻在一代代中国观众心中。
2019-05-23 09:56
电影《海蒂和爷爷》在观众的企盼声里终于上映,虽然有些姗姗来迟,但却没叫观众失望。少女海蒂成了治愈女孩,她就像阿尔卑斯山上的一脉清泉,汩汩流淌进人们的心灵深处,唤醒人们沉睡的感动。
2019-05-23 10:41
“柳青”是现代文学史上一个响铮铮的名字,他是创作了长篇小说《创业史》的作家,是一位以描写新中国农民命运为使命的思考者,是一个为深入生活深扎农村几十年的“愚人”。今天,他成为话剧的主角,带领观众探讨文学的真谛、引导人们思考人生的价值。
2019-05-23 10:26
真正去发现、探求传播内容的蓝海,去探索利用新技术的深海,去开拓挖掘传播的多种可能性,让创作者的“想要”植入受众的“期待”,成为市场的选择,主导中国原创电视综艺,推动中国原创节目走得更远。
2019-05-23 09:54
年轻时的王蒙肯定是最能当得起“文艺青年”这个词了,以长篇小说《青春万岁》少年成名,其中的一首诗《青春万岁》至今仍是各种朗诵活动中最常被用到的作品之一。再说到“文艺青年”的另外一个含意,那意味着一种永远的“青春态”。
2019-05-22 13:51
十几位享誉国际的亚洲影人,分别以“亚洲电影与文化传承”“亚洲电影与文明互鉴”为主题展开对话,探索亚洲电影文明的创新与传承。电影人们所有话题都指向了同一个词——“我们”。
2019-05-23 10:05
作家的改名其实象征一种“转身”。庆山保持和媒体及受众一定的距离,但她的书写主题依旧和时代贴近,相向而行。读者对作家的接受,她的小说风潮,也几乎与昆德拉、村上春树等作家在中国流行相同步。
2019-05-22 10:14
从新文化运动的发生与影响看中国电影的发展,早期中国电影于激进反传统文化方面在一定意义上是落在时代的后面,但是,从提倡新文化、反封建、追求民主和科学的时代变革要求与倾向而言,早期中国电影未必落后。
2019-05-22 13:01
忠于内心是文德斯的创作“秘笈”,不为商业,不为名利。如今,创作于他更为简单纯粹,他从这种单纯中走向了大境界,就像是《采珠人》呈现的那样,只有宽阔的明月、海面与歌声,那份通透能够直达天心和人心。
2019-05-22 09:3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