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李济:举起现代学术的第一把铲子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玩艺 > 正文

李济:举起现代学术的第一把铲子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9-05-18 09:2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王钟的

  山西夏县尉郭乡,如今的大西客运专线以东,一座名叫西阴村的小村庄在中国考古史上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1926年10月,西阴遗址的首次考古发掘,被称作“中国近代考古学史上的标志碑”。

  清华国学研究院成立时,梁启超担任中国考古学会会长,他希望清华能开设现代考古学的课程。时任清华大学筹备处顾问、地质学家丁文江听到消息以后,推荐在南开大学任教的好友李济前往清华。

  李济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考古科班出身。在留美预备学堂时代的清华毕业后,他前往美国克拉克大学学习心理学,一年以后又转念人口学与社会学研究生,随后转学到哈佛大学攻读人类学博士。

  考古学常被认为是人类学的分支,然而,李济在哈佛大学主要从事体质人类学研究。他对考古研究的兴趣,主要还是在1923年回国以后,特别是在清华国学院时期确立的。

  当时没有多少学生真正理解,“掘一个坟,寻一块骨头,里面就会有了学问”。在传统学界,与考古学较为接近的是金石学;然而,金石学偏重于考证文字资料,以达到证经补史的目的,无论以研究方法看,还是从研究目标看,与现代意义上的考古学都存在很大差别。

  如何将考古发掘与传统的中国史实联结起来,是中国第一代考古学人的追求。李济在《中国考古学之过去与将来》中这样写:“旧一点的史学家笃信三皇五帝的传说,新一点的史学家只是怀疑这种传说而已;这两种态度都只取得一个对象,都是对那几本古史的载籍发生的。直到考古学家的锄头把地底下的宝物掘出来,史学界的风气才发生转变。”

  李济曾在课堂上如此论述考古学之于中国学术发展的意义:“中国的地方,如果在考古学上讲,遍地是黄金,不过没有去捡罢了。如果有人去捡,则中国的历史,现在虽说五千年,将来或许比十二万五千年还要长呢!”

  1926年2月5日,农历小年当天,李济与北京地质调查所的袁复礼一同前往山西进行考古调查。在介休进行人体测量、在姑射山探寻旧石器遗迹、发现交头河仰韶遗址、参观安邑县博物馆……李济甚至前往绛州的古董铺子,向古董商人询问文物是从哪里发掘出来的。不出意料,所有的古董商人异口同声地给出了“不知道”的回答。

  “当我们穿过西阴村后,突然间一大块到处都是史前陶片的场所出现在眼前。第一个看到它的是袁先生。”在夏县寻访“大禹庙”和“夏后氏陵”的过程中,李济和袁复礼被西阴村的史前陶片所震撼。为了不引起当地村民过多注意,李济和袁复礼随意捡了一些地表的碎陶片,然后匆匆离开。

  回京以后,清华学校的校长曹云祥和教务长梅贻琦都极力主张他组织一个考古队。当时,以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为代表的西方学界,认为中国的史前彩陶与欧洲的史前彩陶相似,得出中华文明“西来”的结论。由中国人主持开展考古发掘,自然有反驳中华文明“西来”论的考虑。

  李济选择考古学为毕生事业也有这方面的考虑:“说起来中国的学者应该感觉万分的惭愧,这些与中国古史有如此重要关系的材料,大半是外国人努力搜寻出来的。”

  为了支持李济开展考古发掘工作,清华还聘任袁复礼担任大学部地质系讲师,由后者负责遗址测量工作,并从事遗址周围的地质学研究和石器研究。1926年9月,李济刚从一场大病中康复,就与袁复礼再次前往山西,并在西阴村正式组织考古发掘。

  李济对发掘结果是满意的。他在报告中记录,这次发掘仅破碎的陶片就有好几万,还有石器、兽骨、琉璃等。其中,包括在学术界引发长期争论的“半个蚕茧”。

  此前,中国没有现代意义的田野考古作业。李济将“科学的考古”而不是“古董收集者”的研究方法带入中国,在西阴村考古中运用的“三点记载法”、层叠法、披葱法、探方法、探沟探坑法,因其科学性与合理性,直到今天还被考古界沿用。

  在西阴村发掘出来的文物运到清华以后,在国学院引发了一股“考古热”。王国维拿起陶片反复观察,还建议说:“我主张找一个有历史根据的地方进行发掘,一层层掘下去,看它的文化堆积好吗?”

  在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中,梁启超对考古学最为热忱,这显然跟其子梁思永在哈佛大学学习人类学与考古学有关。李济在山西从事挖掘时,梁启超专门写信给大洋彼岸的梁思永,想介绍他回国实习。1927年夏,因为“现在所掘得76箱东西整理研究便须莫大的工作”,在梁启超的敦促下,梁思永回国担任国学院助教。后来,梁思永以论文《山西西阴村史前遗址的新石器时代的陶器》,获得哈佛大学考古专业硕士学位。

  西阴村考古的巨大意义,不仅在于它是第一次由中国人主持的科学考古发掘,也为中国考古事业中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发掘——殷墟发掘奠定了基础,而以“西阴纹”彩陶为标志的西阴遗存,依然受到学界的密切注视。

  清华国学研究院停办后,李济辞去清华教职,受傅斯年邀请,赴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履职。中研院史语所成了他余生漫长学术生涯的归宿。不久以后,随着殷墟考古发掘的展开,属于这代考古学人的黄金时代徐徐拉启大幕。(王钟的)

[ 责编:刘朝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魏 兵:女性话题剧抛问人生命题

  • 万 燕:张爱玲的幻丽和素朴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我国以“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定位自身名副其实,理应享有发展中国家应有的权利和待遇,主动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意味着主动离开发展中国家阵营,危害性较大。
2020-07-29 17:59
建议加快塑造更加优良的营商环境,打造开放、宜居的全球性城市,来吸引全球跨国企业、虹吸全球高级人才、技术和资本为我国发展创新经济服务。
2020-05-25 15:26
疫情之后的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将会呈现新的态势和发展趋势,但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我们需要眼光向前,放眼未来,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
2020-04-28 13:50
疫情期间,高科技成为疫情防控的一支特殊而又关键的力量,这其中我们尤其要发挥好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技术优势,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支撑。
2020-04-13 16:36
要将广东、浙江等地支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力举措和实践经验在全国推广,各地结合实际、取长补短、互通有无,真正做到全国“一盘棋”。
2020-04-05 09:23
一个国家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在应对风险和挑战中受到考验。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集中体现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
2020-02-24 17:58
法律的实施会面临很多复杂情况,需要充分发挥执法者的才智。每次突发事件的发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内在规律,应对措施不仅必须在法律授权范围内,还要符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和规律,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
2020-02-20 17:21
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2020-02-18 17:22
1月29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2020-02-15 18:08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2020-02-13 16:43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2020-02-10 16:14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2020-01-17 17:31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2020-01-01 17:06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
2019-12-31 18:12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2019-12-18 17:09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2019-11-06 16:54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2019-11-04 15:43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2019-10-29 16:27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2019-10-23 16:34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2019-10-14 16:2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