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撞死了一只羊》:民族电影领域中的突破之作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撞死了一只羊》:民族电影领域中的突破之作

来源:中国艺术报2019-05-20 10:3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周倩闻 丁珊珊

  由万玛才旦执导、王家卫监制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在2018年9月4日首映于威尼斯电影节并获得地平线单元最佳剧本奖项。本片宛如一则古老而精悍的寓言,把对于轮回、救赎、施舍、放下的思考包裹在藏族文化的外壳中。如导演自己所述,这部电影不仅仅是对宽泛意义上藏族文化表征的叙述,而且更聚焦于藏族人民个体觉醒和族群希望的表达。

  导演以克制简洁的电影语言讲述了司机金巴和杀手金巴的故事: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的司机金巴将羊送去寺庙为其超度并施以天葬,同时遇到了想为父报仇的杀手金巴,杀手金巴找到了仇人却没有完成复仇,最后以司机金巴在梦中为杀手金巴报仇作结。本片没有刻意营造宏大广阔的叙事背景,而是以具象写实的方式来趋近故事人物的精神气质。从4:3的电影画幅,节制的色彩运用,到粗粝洗练的摄影表达,都给以观众仿佛在品鉴上世纪九十年代老电影的独特观感。

  在神秘的藏族文化背景下,这一复古基调的设定为影片诠释的佛教意蕴和价值体悟提供了合法性,本片对“轮回、救赎、施舍”的佛教信仰之释随处可见。“金巴”在藏语中含有“施舍”之意,司机金巴卡车上挂着一面是自己心爱的女儿照片、另一面是信奉的活佛的符等等,都指向了司机金巴的佛教徒和施舍者身份。因此影片中他为不慎撞死的羊超度、向遇到的乞丐施以善意、主动让杀手金巴搭车,乃至后来寻找杀手金巴,想制止他,都表现了司机金巴本质的善和对宿命轮回的坚定信仰,并以追求完整和圆满作为人生注脚。但影片并没有通篇勾勒圆满的轮回形态,而是从中撕开了一道口子,直指现实层面的矛盾:当杀手金巴看到仇人的儿子,醒悟过来如果他选择报仇,来日仇人的儿子必然也会找自己报仇,而导致循环往复没有结点的仇恨。由此提出了在面对这一窘境时的解决方案——放下,以寻找自我内心的圆满自足为终点。杀手金巴选择放下,但这一缺口并没有就此填满:他破坏了康巴藏族“有仇必报”的传统。影片借司机金巴在梦中替杀手金巴完成复仇的巧思来弥补缺憾,司机金巴拿下墨镜便是人物内心外化的表征,隐喻着故事最终圆满的结局。

  此外,从人物关系看,司机金巴和杀手金巴之间的宿命感可见一斑。从司机和杀手在画面中出现时各自一半的脸,两人名字相同且都是活佛所起的巧合,到两人在茶馆中坐在相同的位置、看到相同的风景、听到茶馆其他客人相同谈话的情节,都有意将两者的命运无形联结。这不禁让人犹疑:金巴是否就是同一个人?而在同一宿命中两人又存在无声的对峙与冲突:外形上杀手羸弱和司机粗犷的反差,杀手复仇和司机救赎的对比,以及在茶馆点的相反的酒菜等等,又使刚刚的疑问变得模糊。影片从这些有意而为的情节设置表现出了荒诞的后现代主义风格,并通过色彩的差别来区分影片中的现实、回忆与想象,使观众从对现实物象的描摹中却恍惚进入了幻象与梦境里。如此,结尾处那句藏族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便能得以解释,它让观众游离于现实与梦境之中,留置了一个开放式的解读空间,犹如司机金巴和杀手金巴的镜像表演,他们从对方中看到自己,观众也可以由此来照见自身。

  综观本片,可以看到与其他藏族电影不同的是,本片从民族化叙事向个人化叙事转变,避开了对西藏风光的奇观描摹,有意将故事本体弱化,更强调人物的情感和内心。电影中公路、地平线、秃鹫的意象和黑白、彩色、金黄的搭配都呈现出原生态的藏族景象,通过将藏族文化从神秘的话语体系中剥离出来,有意图地驱散观众对藏族景观的猎奇之心。试图构建平等的对话来让观众接触到一个更真实和传统的藏地文化,环境只作为推进叙事的存在,以促使观众更好地沉浸于故事之中。而电影中刻意将故事情节打碎,并采用现实与梦境相互穿插的碎片式叙事又更进一步地将观众与人物的距离拉近,使观众能切身进入到人物的意识中来感受心理变化的过程,体会个体的、人的变化与觉醒。此外,在本片中依旧可以窥见导演一以贯之的对“变化”的认同:从传统到现代性的超越。影片对于轮回、救赎、圆满的解读是对藏传佛教信仰的现代意义重构。而茶馆女老板质朴硬朗又风情万种的独立形象、天空中无数次出现的秃鹫在结尾处变成飞机、和司机换轮胎后仍留有的血迹,这些意象也都隐喻着对藏族传统的撕裂,和对现代性及现代文明的认同与接纳。

  作为同样改编于万玛才旦同名小说的电影,在对他之前如《静静的嘛呢石》《塔洛》等影片与其同名小说相比较时,电影往往和小说的后现代风格存在较大反差,而以更写实的面貌呈现。《撞死了一只羊》相比于这些影片,却呈现出更先锋性与实验性的特点,也更贴近于小说的气质。但这一表现方式也导致了本片的缺憾和局限:由于小说和电影的载体差异,小说抽象的文字语言可以承载更大体量和更深层次的意义维度,而电影在图像、音乐、视频等多种形式规范下表达故事的方式则更具体和写实,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观众的想象。所以本片在无限趋近小说风格时,却又受限于电影视听机制,采取通过大量符号和意象运用的方式来推动故事的发展。在短短86分钟的时长中,影片营造的似梦非梦的幻境之下,伴随着歌曲《我的太阳》的循环播放,为观众留下了多重线索,提供了无限解读和想象的场域。但要使观众完全找到全片中的线索并进行解码实属不易,而且由于故事本身并不复杂,这些线索又较为晦涩隐秘,如此或许会使电影进入一个危险的境地:观众无法厘清影片的诉求,甚至无法进入影片找到自己的解释。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部影片将是民族电影领域中的又一突破之作,它隐藏着未来民族电影发展的另一种可能:把作为他者想象的民族族群和个体拉回到主体位置,正视其民族个体的信仰、情感、状态变化,来寻找传统与现代交融的边界,以赋予民族电影更广泛的认同和价值。(周倩闻 丁珊珊)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罗立桂:西部儿童成长的现实书写

  • 韩浩月:《银河补习班》,唯有骄傲不能放弃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过往的明星制造路径,基本上延续了“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在“流量时代”,这个过程大大缩短,首先是在某位艺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实现精准粉丝的聚集,在形成相当的粉丝群体后,再反向在大众媒体上引爆。
2019-07-22 10:38
适当的融合借鉴是戏曲发展的必然,但创作者更要注意戏曲舞台艺术的本体特色,有所吸收有所坚持,才能使作品不失戏曲美学底色神韵。这其中,值得注重的是“三个三”,即戏曲创作应注重“三宜”“三讲”和“三为”。
2019-07-22 11:31
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帮助她挣脱枷锁。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它们是城市诗这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没有想象的城市诗,便会失去感召力。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酷暑将至,如今世人已无须凿冰蓄水,摇扇取凉也不过偶然为之。1935年,《良友》杂志刊出题为“扇子表情”的摄影组照,一共七幅,照上女子执一折扇,旁附文字说明不同扇语所表示的情思。
2019-07-16 09:47
除了必要的照片之外,《狮子王》几乎全都是在虚拟现实中拍摄,从最初的“荣耀石”到大象墓地,再到非洲大草原或者其他任何动画中大家已经熟悉的场景。导演谈起《狮子王》时说:“《狮子王》广受喜爱,迪士尼出品的原版动画电影和百老汇音乐剧都大获成功。”
2019-07-16 10:1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