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维姆·文德斯:循规蹈矩对创作来说就是地狱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维姆·文德斯:循规蹈矩对创作来说就是地狱

来源:北京青年报2019-05-22 09:3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南嘉希

  我们深爱的文德斯,终于来中国了,5月和6月的北京,将荡漾着维姆·文德斯的艺术气息。

  5月15日至5月19日,维姆·文德斯执导的首部歌剧《采珠人》在国家大剧院上演。5月17日至6月30日,文德斯先生首次大型电影专题回顾活动在京举行。21部影片将系统呈现文德斯电影世界的不同侧面和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德州巴黎》《柏林苍穹下》《寻找小津》《皮娜》等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都名列其中。

  供图/维姆

  电影大师安东尼奥尼的妻子评价维姆·文德斯说:“他是一个天使,从他的电影里走出来的天使。”

  自然,文德斯在北京也受到了如同天使一般的爱戴,《采珠人》落幕时,观众的掌声经久不息;电影展在电影资料馆举行时,观众们的提问热情涌动。

  维姆·文德斯连日来频频与中国观众见面,他始终笑意满满。首次来京的他很惊喜,觉得北京比他想象得还要大,而更让他意外的则是,自己在中国有这么多的知音,有如此高的人气。

  热爱旅行的文德斯多年前就曾期待来中国,却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一直到74岁时终于如愿,在其人生地图上,标记下中国。

  21岁时看了1500部电影

  拍第四部电影时才确定自己是个导演

  维姆·文德斯1945年出生于德国杜塞尔多夫,是20世纪70年代“新德国电影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与法斯宾德、施隆多夫和赫尔措格并称为“德国新电影四杰”,他的作品中,流浪与疏离是两大主题,文德斯也借此在银幕上创造出一个个充满诗意与虚空感的世界。

  1982年,文德斯以《事物的状态》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之后,《德州巴黎》(1984)获得金棕榈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柏林苍穹下》(1987)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百万美元酒店》(2000)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

  2015年柏林国际电影节,文德斯被授予终身成就奖,他的故事新片《一切都会好的》也入围了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2018年,他的三部电影同时首映:修复版的《柏林苍穹下》;根据乔纳森·M·拉加德同名畅销书改编,由奥斯卡得主艾丽西亚·维坎德和詹姆斯·麦卡沃伊主演的《淹没》;关于教皇的纪录片《教皇方济各:言出必行的人》。此外,他执导的纪录片《乐士浮生录》《皮娜》和《地球之盐》都曾获奥斯卡提名。

  文德斯几乎荣获了所有重要的电影奖项,他还参与创办欧洲电影学院,并担任院长。他还是著名的讲师、随笔作家和摄影师。

  有趣的是,作为电影大师而知名的文德斯却从来没有想过拍电影,正如他自己所说:“即使在我最疯狂的梦里,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成为一名电影导演。”

  出生于医生家庭的文德斯本来想成为牧师、医生或者画家,21岁时,他带着画家梦去了巴黎,结果在电影资料馆看了1500部电影。文德斯说那时的他初到巴黎,不会说法语,他在著名的美国蚀刻艺术家约翰尼·弗里德兰德工作室学习蚀刻,每天早上9点上课,下午两点课就结束了。他住在一间没有暖气的小房间,就是巴黎所有房子都有的屋顶阁楼间,天冷得刺骨,无法取暖,所以白天急需一个暖和的地方。“电影院温暖,但是太贵,一部电影五六法郎,我付不起,幸好我发现了电影资料馆,在那里你花1法郎就能看一场电影,差不多就25美分。我还发现,如果在两部电影播放的间隙你不走出影院,而是躲在洗手间,你就能只付一次钱而看一整天电影。我从下午两点看到凌晨两点,最多可以看七八部电影。就这样在电影资料馆看了整整一年电影,大约1500部,那可真是电影史的速成班。”

  自言幸运的文德斯随后顺其自然地走上了电影之路。他作为电影制作人的职业生涯开始于1967年,那时,他向新成立的慕尼黑电视与电影大学提交了就读申请。在校学习的同时,1967年至1970年,他还担任电影评论人。这一时期他已执导了多部短片。26岁时,文德斯已经拍了两部电影,但是直到1974年拍摄第四部《爱丽丝城市漫游》时,他才真正承认自己是一名电影导演。在那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名作者。《爱丽丝漫游城市》是文德斯“旅行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另外两部是1975年的《歧路》和1976年的《公路之王》。“旅行三部曲”让文德斯声誉鹊起,也成为他的经典代表作。

  导演在歌剧中的地位不如指挥

  热爱旅行喜欢冒险的文德斯,在事业规划上显然也不甘于单调重复,他说:“循规蹈矩对创作来说就是地狱,重复必然会让你丧失掉那些头一次制胜时所用的秘诀。”因此,就算是已经70多岁,文德斯仍要尝试跨界执导歌剧。谈起电影和歌剧的异同,文德斯表示:“电影可以把你带到世界任何地方,而舞台则可以把你的思维带到任何地方。”

  文德斯执导歌剧《采珠人》还是指挥大师丹尼尔·巴伦博伊姆的“牵线”,文德斯选择了并非大热的作品《采珠人》,而不是创作者比才的另一部知名之作《卡门》。

  《采珠人》故事从女主角莱拉和两位男主角祖尔迦、纳迪尔的重逢开始。两位好友久别重逢再续友情,纳迪尔没有遵守与好友的承诺,偷偷结识了莱拉;尽管有誓言在先,莱拉还是爱上了纳迪尔,命运之轮开始转动……

  文德斯收到的执导歌剧的邀约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文德斯在音乐方面的才华,绝对不亚于他在电影和摄影等方面。所以,有人说他可能是全球影坛中,对音乐最痴迷,而且是对世界音乐做出最多贡献的导演。

  文德斯也说,从他第一次买唱片开始,音乐就是他生命最重要的事情。他甚至说,摇滚乐拯救了他。

  虽然是首次执导歌剧,但歌剧对文德斯而言并不陌生,他十四五岁时便被父母带到歌剧院去看戏,不过,那时的自己更喜欢摇滚乐。文德斯表示,自己希望做一部没有人做过的歌剧,“比如说现当代作曲家新的作品,这非常具有挑战性。像《阿依达》这样的歌剧已经被别人制作一千次了,你再去做一遍,没有太大的挑战性。”

  选择执导《采珠人》,是因为这部歌剧曾经“治愈”了身处难关中的自己,“当一个人第一次尝试一件美好的事物时,一定是冥冥中有种必然的需要。”文德斯对比才非常欣赏:“乔治·比才在24岁时写了这部作品,真是太了不起了。作为歌剧导演,我必须非常谦卑,因为在歌剧中我的地位甚至不如乐队指挥。导演一定要附在音乐之中,而不能超越音乐本身。”

  在文德斯看来,歌剧是一种比较危险的舞台艺术形式,因为在舞台上大家能看到的东西太多了,音乐反而成了一个次要的元素。“现在不少歌剧的制作,视觉上完全覆盖了音乐的美。我做《采珠人》的初衷是想给大家提供一个好的舞台环境,让音乐更突出一些。”

  为突出音乐,《采珠人》要做减法

  如何让《采珠人》音乐更突出,文德斯的办法是做“减法”,“大家知道在电影里面我比较喜欢空旷的场景,比如说沙漠;我喜欢突出人,喜欢突出个性非常强烈的主人公,这是其中相似的地方之一。而且,我本来也热爱音乐,大家在我的电影里面发现我对音乐的热爱。但除此之外,电影跟舞台艺术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文德斯说他和创作团队的愿望是让故事尽可能地显现,从而简化叙述并着重加强听觉上的体验。“这话从我一个电影导演嘴里说出来可能听着奇怪,毕竟视觉语言是我的专业领域。但音乐才是这部歌剧里讲述故事的主要手段,比才用他的音乐创造了一个他自己的世界。”

  也因此,《采珠人》的舞台非常简单,几乎没有常见的实景装置,大幕拉开后的金色沙滩全靠投影和灯光营造,第二幕的夜色更是银白色的灯光和投影的色调组成,恰似月光照在沙滩上。第三幕的殿堂和丛林刑场,同样是依靠幕布的投影来完成,在幕与幕间隙纱幕上滚动的海水投影,或缓慢或湍急,随着着故事的进程变化,营造出海岛的环境氛围。整体设计简洁而明确,的确是将观众的视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音乐上。而作为电影导演,文德斯运用了电影中的“闪回”手法,对故事的背景进行了视觉化处理。

  文德斯表示,与电影可以进行后期剪辑不同,舞台表演是直接和观众交流,没办法更改的,这也是舞台的魅力所在:“电影和舞台艺术是完全不同的,电影是另外一个世界,作为一个导演,你在电影里面能控制的东西远远比你舞台上控制的东西多得多。”

  热爱旅行但屡次与中国错过

  文德斯喜欢旅行,“我经常旅行,甚至是太经常旅行了,以至于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真正的职业是旅行者。”

  文德斯还是个小孩时,就已经是一个旅行者了。5岁时文德斯第一次被允许自己乘火车出行,去祖母家,因为他的母亲怀孕了,马上要生他的弟弟,不能陪同一起去。文德斯回忆说:“这是我第一次独自旅行,一想到我将要自己乘坐火车,没有人会和我一块儿,我就兴奋极了。所以,当母亲将我送上火车,想找找是否有人能陪伴我时,我就生气了,我不想让她找人陪我,我就是想自己一个人乘火车,一个人旅行。我拼命将母亲推开,将别人推开,我不需要任何人陪伴。”

  热爱旅行的文德斯却直到今年,才来到中国。其实,他与中国的缘分在1991年就开始了,当时文德斯拍摄电影《直到世界尽头》,片中,主人公克莱尔追踪马里奥一路追到了北京。因为在中国拍摄影片手续复杂,文德斯本人没有来中国,只是派了女演员和摄影师来到这里,拍了不少镜头。中国有位导演还为此帮了不少忙,电影中有个开卡车的男人,而这个人就是王家卫。

  2004年,文德斯个人摄影展在广州、北京、上海三地巡展,为期三个多月。文德斯原本打算乘机来中国和影迷交流,由于突然生病住院,他错过了这个机会,“这是我人生最大的遗憾,我一直在找机会来中国。”

  2019年5月,文德斯终于来到了中国,5月7日下午3点抵达北京的文德斯直接就到了国家大剧院,开始为《采珠人》忙碌。10日中午,他经过中山公园时,由于前日忙着彩排,加上倒时差,一晚没睡的文德斯就在中山公园的长椅上小憩了一下。

  文德斯说北京比他想象中还大,观看歌剧和电影的观众的年轻化也让他感到颇有活力,而此后的艺术交流过程,也令文德斯很享受。他希望《采珠人》在中国的演出,可以让乔治·比才的在天之灵能感到欣慰:“他在1863年以24岁的年纪写出的这部天才之作,直到现今还在被歌唱。如果他感到欣慰,他或许会向指挥家、演员和合唱团鞠躬致意,可能也会冲我眨眨眼睛吧。”

  从未想过退休

  文德斯从做医生的父亲那里得到了人生中第一部相机,那时他还是个孩子,生活在杜塞尔多夫。“父亲一辈子都在拍照,却从未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摄影家。他将自己的认识与鉴赏传授于我,于是我不得不学习曝光、聚焦这些技术活,但是,我热爱做这些。”

  文德斯热爱电影、热爱摄影、热爱音乐,他说自幼便发现世界上存在的美“实在太多了”,“当发现没有办法样样都精通时,电影是所有我喜爱艺术形式的集合。你可以通过电影去表达绘画、建筑、文学和音乐,因为它是一门综合的艺术形式。”

  在文德斯看来,不同艺术种类之间也不该有年龄的限制,“我觉得80岁时喜欢上摇滚也不是问题。”也因此,虽然已是70多岁,但是,他说自己从未想过退休,他说自己是一个工作狂,无法将工作和生活割裂开来。

  文德斯是“新德国电影”四杰之一,另外三人是法斯宾德、施隆多夫、赫尔措格,外界有个著名的比喻是法斯宾德是“心脏”,施隆多夫是“四肢”,赫尔措格是“意志”,文德斯是“眼睛”。

  被问到和另外三人关系如何时,文德斯的回答带着深深的情意,他说自己对法斯宾德很“生气”,因为他走得太早了,“我最怀念的是法斯宾德,和他见面的时间不长,后来他就消失了。他燃烧自己的生命去拍片子,以至于他走得太早了。在这件事上我无法原谅他,到现在还生气,因为他的电影是我们所需要的,他应该继续拍下去。我喜欢他,还有他的电影。”

  很多人认为《采珠人》的主题是友谊,文德斯承认友谊是这部作品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主题,但是在这背后仍有一个更深层次,他认为是诚实,尤其要忠于自己的内心。

  忠于自己的内心,也是文德斯多年的一个创作“秘笈”,不为商业,不为名利。如今,创作于他更为简单纯粹,而他正是从这种单纯中走向了大境界,就像是《采珠人》所呈现的那样,只有宽阔的明月、海面与歌声,而那份通透却能够直达天心和人心。(南嘉希)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曾 晗:充满治愈力量的《龙猫》

  • 漆子扬:善本流传泽后世,牙签万轴待今朝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那么何谓好的文艺评论?简单的、空洞的、结论性的评论一定不是理想的文艺评论。我们可以做一个比喻,好的文艺评论应兼具“学院派”的严谨思维、“专业派”的技艺知识和“爱好派”的热度与激情,同时,它还必须在史论结合而非主观臆断的坐标里去挖掘艺术的本质。
2019-06-26 09:48
用笔,在中西绘画中,都是一个重要的元素。大部分中国油画家对于西洋绘画用笔问题缺少关注,笔者近年大量观览西方经典绘画原作,一个重要的发现,就是西洋绘画最高级的状态,其实也表现着精妙绝伦的用笔。
2019-06-26 09:44
尽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此次颁布的“限古令”使得众多古装剧的拍摄和播出遭遇困境,但是对于古装剧的整治和调控是势在必行的。这个政策的初心,其实都是为了更好地规范古装剧以及整个电视剧市场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这个政策可以倒逼国内电视剧市场进行创新。
2019-06-25 16:08
在诸多业内人士和观众的强烈推荐下,上映12天的《绝杀慕尼黑》票房刚刚突破6000万元,可以说,其市场表现远远低于人们此前的预期。回过头,再看《绝杀慕尼黑》在俄罗斯本土的强势表现,或许就能预见哪一部体育电影可以成为国内市场的爆款了。
2019-06-25 15:59
在电视剧《芝麻胡同》里,许多细节充满了风物之美,满载着对那个逝去的老北京的追念,也和人物性格命运息息相关。成就了《芝麻胡同》的,不只有这些风物人情,还在于写出了人的复杂性。主人公严振声,善良、精明、仗义,为人处世上,也是体面从容。
2019-06-25 10:17
短视频平台不应成为各类“抖机灵”商家的云集之地。任何新业态新模式或平台经济样板,都应该合法有效。假冒伪劣产品就算有更多的网红卖力吆喝,也终究免不了被严惩的命运。不在实体商品与服务上狠下功夫,却在渠道与营销上玩猫腻,终究是舍本逐末之举。
2019-06-24 10:02
《少年派》中的对话式代际交流是可贵的。这或许是《少年派》之所以浓墨重彩呈现代际交流方式改变的初心所在。作为能够同时将大人和孩子吸引到电视机前的“客厅剧”,该剧消除了代际关系隔阂,传导出属于这个时代的正能量教育观。
2019-06-24 10:04
好演员是《破冰行动》成功的关键之一,吴刚、王劲松等老戏骨在剧中成功塑造了各类形象。反脸谱化的人物设定在使人物性格更加丰满的同时,也增强了剧情的悬念感,引发观众参与猜测讨论,使该剧引人入胜。
2019-06-24 10:16
这些烟草镜头被贴上剧中人物的标签后,往往掩盖了其作为陋习的一面,严重地误导了公众。只有发挥影视评选的导向作用,才能倒逼影视工作者积极创新,探索更多可替代的表现形式,让影视作品远离“烟味儿”。
2019-06-24 09:56
对戏剧而言,表演是重要的,而长期不断锤炼升华的表演,才是具有长久魅力的艺术。此外,所谓经典戏剧,是需要历史积淀和观众检验的,不是快马加鞭一蹴而就的,因此要创造戏剧高峰作品,需要脚踏实地、不断探索、反复锤炼、精益求精的过程。
2019-06-21 16:30
“现在大家对科幻文学的关注度确实有所提升,但我们不能盲目乐观。”在科幻作家陈楸帆眼中,要说科幻文学热来了,其实未必:无论是资本投入还是作品出版,年轻作家们的出版渠道并没有因此增多。
2019-06-21 15:56
商业大片有着相对固化的情节套路,习惯这类电影的观众能在短时间内迅速评判影片的优劣。汤惟杰认为,商业电影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从一开始就迅速吸引观众的眼球,十几分钟内就评判其优劣一般行得通,但是对于一些文艺片或纪录片,则不推荐用这样的心态去欣赏。
2019-06-21 15:26
动画大师宫崎骏的作品,给人们带来一个温暖治愈的童话世界。宫崎骏笔下的世界柔软美好,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作品回避了世间的残酷和人生深度的探寻。他的作品在传递爱的同时,也会传递反战、环保观念,会有许多关于人生与哲学的反思。
2019-06-21 09:41
激动人心、热血澎湃的篮球比赛,是影片最大看点。即使不懂篮球的观众,也能被片中激烈的对抗点燃内心的激情。除了表现体育运动的正力量、竞技比赛的激烈之外,影片还将镜头对准了个体的人。篮球队在夺得奥运冠军的同时,也明白了亲情、友情、爱情的真谛。
2019-06-21 10:25
在《流浪地球》爆红之后,科幻电影成为今年最受欢迎的类型影片。猫眼研究院院长刘鹏表示,2019年是中国科幻电影的关键节点。他认为,在《流浪地球》的带动下,2019年中国含科幻标签电影的票房,将会首次超过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
2019-06-21 10:35
《带着爸爸去留学》正在播出,引发观众对于子女出国留学展开话题讨论。导演姚晓峰透露,该剧的灵感来源于亲身经历,之所以这么热衷都市题材,原因之一便是“想对大家共同关心的一些社会问题做出解答”。
2019-06-21 10:18
影视作品能够观照社会、传达力量,带给观众不同的感受与思考。无论电影还是电视剧创作都应具有坚守精神,在表达创作主张的同时坚守文化导向、传播主流价值,这是影视创作者应有的使命与担当。当下,春天已然到来,真正优秀的作品一定能够脱颖而出。
2019-06-20 16:07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愈发成熟,短视频逐渐成为最受大众喜爱的文艺样态之一。短视频的出现打破了传统审美与创作习惯,在无处不传媒、物物是媒介、人人可创作的当下,短视频成为一种崭新的视像传播样式。
2019-06-20 16:19
《大闹天宫》讲述的是全世界观众看得懂、还能够打动他们的故事。影片表面是讲中国传统故事,但它传递的内核却是全世界普遍能理解的,那就是对旧有秩序的挑战、对自由的求索,以及果敢的进取精神。这样的《大闹天宫》以宏大的格局带着中国故事惊艳四方。
2019-06-20 10:00
类型片那么多,中国科幻电影缘何成为其中被业界一致看好的种类?中国科幻片的崛起有目共睹,国际知名电影人纷纷点赞《流浪地球》。在他们看来,中国科幻赢在国际水准的制作,更赢在其中的中国味道。
2019-06-19 10:2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