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童话不只有唯美,也可以厚重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童话不只有唯美,也可以厚重

来源:解放日报2019-06-06 09:1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文豪 仲呈祥

  几年前,第一次在国话剧场观看从英国引进的舞台剧《战马》时,被这部气势恢宏的作品深深震撼,脑海里浮现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没有战马。多年后,看到由上海木偶剧团出品的舞台剧《最后一头战象》在舞台上惊艳亮相,深受感动且颇为自豪,我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战马”,不,是“战象”!

童话不只有唯美,也可以厚重

  栩栩如生的象偶是《最后一头战象》的一大看点

  受“戏剧要以人为描写中心”这一舞台艺术创作金科玉律的影响,一直以来,我们的戏剧舞台充斥着以表现“人”、描写“人”、塑造“人”为中心的作品,然而遗憾的是,尽管大量舞台剧倾尽全力塑造所谓“人”的形象,却时常因为作品不能反映人物真实的内心世界和情感世界而功亏一篑、反响平平,反倒是国外的一些舞台剧(包括文学、影视作品),虽然以动物而非“人”为描写对象,却往往出人意料地收获观众和专家们的一致好评,个中原因值得思考。

  部分艺术家或许是对“戏剧要以人为描写中心”中的“人”字有所误解,须知此处的“人”指的不是人的外在形态和身份地位,而是“人情”与“人性”。无论是《战马》中的忠诚与勇气,还是《狐狸列娜的故事》中列娜的“生存智慧”,这些以动物为主角的文艺作品之所以引发读者、观众的共鸣,其关键在于作者通过拟人化的手法赋予了各式各样的动物以人的情感。欣赏此类作品时,观众眼中所见绝非生物学范畴的动物的生存习性,而是与人类一样的“七情六欲”和“生老病死”。见惯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猜疑倾轧,对人与命运的相互角力也习以为常,我们内心深处期待着戏剧舞台上能早日出现一部以描写人与自然(动物)关系为主题的舞台剧,还好,《最后一头战象》来得不算太晚。

  舞台剧《最后一头战象》(以下简称《战象》)由上海文广演艺集团、上海木偶剧团呈现,全剧改编自“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的同名小说。故事讲述了生活在云南国境线上的傣族少年波农丁与小象噶羧从相遇到共同成长,其间,他们一起见证了特殊年代人象关系的不断变化,同时也反思了人与自然的相处之道。该剧最大的亮点是由上海木偶剧团研发的高3.2米的巨型象偶,经过5次升级改版,象偶5.0最终实现了现代科技与传统技艺在舞台上的完美融合,惟妙惟肖的象偶理所当然成为观众眼中最出彩的“Super Star(超级明星)”。

  《战象》带给我们的冲击是全方位、多角度的,新颖的导演手法让人眼前一亮。导演何念为全剧设置了一位特殊的叙述人——老波农丁。波农丁作为故事的亲历者,当他回首往事,言语间不由自主带上了一丝“繁华落尽,一切归于平淡”的人生况味。没有尖锐的控诉,亦无犀利的反思。舞台上,老波农丁平静地回忆着逝去的往昔岁月,讲述着那些留存在记忆深处的波澜壮阔或是感人肺腑的瞬间,而小波农丁则以参与者的身份推动剧情向前发展,老少波农丁的同台为观众提供了独特的双重视角,如此一来,观众们得以在“当年”与“今天”两个不同的时间维度任意游走,这样的叙事方式灵动而不轻佻、新颖而不晦涩,为全剧平添了几分现代气息。

  此外,《战象》导演对角色看不见、摸不着的内心世界采取了外化的表现方式,这一点值得称道。《战象》是偶剧而非话剧,剧本的文学性与戏剧性非其所长。在话剧中,人物的内心情感往往通过大段的内心独白“说”与观众“听”,而《战象》的导演却让演员们把角色内心的挣扎与纠结“演”给观众看。噶羧被关进训练营后,波农丁急于将它营救出来,他摸黑来到象营,趁着月色想要放跑噶羧。舞台上的波农丁迫切地想要打开象营的门,而就在此时,一大群黑衣舞者“从天而降”,像一座难以逾越的山峰横亘在波农丁身前,舞者们或腾跃或翻滚,激烈的肢体语言象征着小波农丁此时此刻脑海中激烈的思想斗争——放跑大象究竟是对是错?没有群象做“开路先锋”,这场保卫家园的战争还能否取胜?

  该剧的多媒体制作同样令人印象深刻。构图简洁、色调偏冷,但画面给人的整体感觉,是该剧引进的这一支外来团队用了最准确生动的艺术语言讲好这个地道的中国故事。以往的舞台剧中,多媒体的使用往往容易出现两大问题:一是大屏幕上的内容游离于剧情主线之外,致使造价不菲的LED大屏沦为全剧最贵的“布景”;二是大屏上的内容喧宾夺主,不能与剧情形成连贯叙事,观众多被屏幕上的画面所吸引,以至忽略了台上的表演。《战象》的多媒体巧妙地避开了这两大弊端,LED屏上出现的既非完全写实的风景人物,也非抽象的让人不知所谓的符号标语,而是颇有几分冷峻风格的剪影动画。骑着大象奔向敌阵的军队被处理为一个个黑色剪影。LED屏幕既圆满完成了补充叙事的功能,又强化了全剧简洁明晰、灵动飘逸的叙事风格。

  《战象》的剧本实质上蕴含了两大主题,一是人与动物应如何相处的绿色主题,二是特殊时代背景(抗日战争)下人与动物的生存境遇这一红色主题。个人以为,在后续的修改提升中,两大主题都应予以保留。尤其是红色主题,它的存在犹如鲜明的标志,将《战象》这个具有民族特色、民族风范和民族气度的“中国故事”与普通的人与自然的故事相区分。剧中吕团长的台词引起了我的思考,他告诉波农丁“伤害大象的并不是我们,而是战争”。在外敌入侵的艰难岁月,同仇敌忾抗击外来侵略者是中华民族的主旋律;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代背景下,人尚且难以自保,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尚不知在何处,动物的生存境遇又如何能够引发“人”的关注?《战象》所讲述的并非在窗明几净的会议室内,各方代表围坐桌旁为动物保护事业群策群力的故事,而是将所有观众强行拉回到抗日战争的时代背景下,让我们不得不在情势的催逼下第一时间作出判断、选择与思考,从而进一步深化拓展了“人与自然”这一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使之具有了更强的思辨色彩和更深的哲学意味。

  就目前的舞台呈现而言,《战象》的确存在着进一步提升的空间。首先,两大主题间的转换略显生硬,从“人象关系”过渡到“民族矛盾”,尚缺乏必要的情节铺垫,且斧凿的痕迹较为明显。其次,剧中某些人物的思想转变缺乏心理依据,老寨主帕法为何从最开始极力拒绝到最后答应吕团长帮其训练大象,类似问题交代得不甚清楚。主创团队在全剧结尾处用力升华主题,不断给人物“加戏加码”,甚至不惜为吕团长这个剧情主线之外的次要人物量身打造了大段内心独白,不如更着力展现最能够吸引人、打动人的人象情。

  国画中有“计白当黑”的术语,说的是将字里行间的虚空(白)处当作实画(黑)一样布置安排,虽无着墨,亦为整体布局谋篇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战象》不是话剧,表现尖锐的戏剧矛盾与冲突实非其所长,广大观众也不会要求《战象》的剧本针脚细密到滴水不漏。因此,编剧倒不如在现有基础上对剧本进行一些删削,除去那些细枝末节或空谈的内容,适当加入生动有趣的细节,给观众多留一些想象的空间,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实结合,说不定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从严格意义上说,《战象》并非童话剧,但我们却更愿意把它看作一部童话,因为它既具有童话的诗意又具有童话故事启人向善的特质。对于那些从未在云南边境小镇打洛生活过的人而言,这个人象共生共存的地方就像是童话里的王国。而能见证一头白象的生长过程,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也仿佛是唯有在童话里才能发生的故事。童话是唯美的、梦幻的,是纯洁的,但有时候我们往洁白如雪的童话故事中加入一些信仰和一些厚重的东西,或许不仅不会有损它的优雅和高洁,反倒会增添它的美丽。

  嘹亮的战歌与优美的童话,这就是我们眼中的《最后一头战象》。(文豪 仲呈祥)

[ 责编:产娟娟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吴道毅:《边城》中的端午节与爱情

  • 王玉玊:日本动画何以“霸屏”多年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上甘岭》《铁道卫士》《奇袭》《英雄儿女》等经典红色电影诞生至今已超过半个世纪,但在英雄人物塑造、主题思想呈现和视听语言设计等方面依然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尤其是把个人命运与国家安危结合起来,彰显了国家尊严、文化自信与人文情怀。
2019-06-14 18:42
画意摄影流派产生于19世纪80年代,在历经“高艺术”摄影、“自然主义”摄影、“后画意时期”三个发展阶段后分为两派,属于典型的源自西方的艺术思潮。其中“画”和“意”的问题是创作者必须要厘清的。
2019-06-14 17:55
据不完全统计,光2018年播出或开机的翻拍剧就超过20部,有些已经播出的,口碑一部比一部烂。电视剧市场出现了非常糟糕的两大行业乱象:要么IP改编、经典翻拍泛滥成灾;要么抄袭剽窃成风,网文界的抄袭剽窃更是如此,多部所谓IP大剧也都深陷抄袭疑云。
2019-06-14 17:15
当下,书写工具的改变把作家从繁重的文字修改、誊抄工作中解放了出来,可以说降低了创作的劳动强度。文学创作原本就不能有随意的想法,随意只能是写写玩玩或画画,那是对不起读者,更对不起自己的。
2019-06-14 16:38
“以前外国人一提到中国题材的影视作品,就想到成龙、李连杰的功夫,或者传统的古装IP剧,如今世界的目光已经慢慢从那些转向了中国的现实主义题材的影视剧。”从成龙的功夫转向关注中国现实主义的题材,世界正在关注中国人民的真实生活,或者发生变化的故事。
2019-06-14 16:14
孔子推崇《诗经》的道德教化,曾说:“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而修身是指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择善而从,约束自己的言行以符合礼仪的规范,使自己的身心受益,帮助他人成就善道。
2019-06-14 15:54
提到性侵题材的电影,虽然数量不多,但由于情感和道德上的冲击力,几乎每一部都是“高分必看”。性侵题材电影,其存在的意义不仅是艺术表达,还承担着抚慰受害者、警醒父母家长乃至整个社会的功用,从道德和法制层面来预防犯罪,这才是最值得致敬的价值所在。
2019-06-14 14:57
《逃出绝命镇》+《黑豹》+《黑色党徒》的“黑旋风”之所以席卷美国,无需、也无法回避其肤色背景,“现象级”的全民话题,源自这个国家短暂历史中的积弊。皮尔再度出手,瞄准的仍是美国人的痛点,《我们》的主角还是黑人,但种族问题已不是重心,而是阶层。
2019-06-14 14:19
比起明星的隐私八卦,更贴近现实生活的还是与我们切身相关的社会话题。就像《我家那小子》中的家庭教育话题、《喜欢你我也是》中的青年交友话题等,寓于其中的不仅有价值承载,也让人们看到生活的美好,无疑才是观察类综艺节目“观察”的真正意义所在。
2019-06-14 10:41
“一带一路”正成为上海国际电影节最闪亮的标签之一。2015年,上海国际电影节首设“丝绸之路”影展单元,次年将其延伸为“一带一路”影展单元,如今这已成为电影节展映板块的常设单元,展现着千年海陆文明交融互鉴滋养下,大银幕上的绚烂风景。
2019-06-14 10:25
今年1月至5月,刘慈欣《三体》系列一直雄踞畅销书榜,将书榜上的“常青树”甩在了身后,创下了国内科幻文学史上的奇观。单靠刘慈欣一人就撑起一个科幻市场?让科幻界对公众、对写作、对推广机制产生了冷思考。
2019-06-14 10:33
“在人类发展的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文艺都能发时代之先声、开社会之先风、启智慧之先河,成为时代变迁和社会变革的先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文艺承担着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的神圣职责,还担负着引领时代风气的重要任务。
2019-06-14 09:42
古典诗词是中华文化中的精华,其中蕴含着中华民族最美好的心灵品质。诵读古典诗词是践行中华美育的一个好方法,通过诵读古典诗词,有效开展美育工作,正是实现中华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体现。
2019-06-13 16:27
一波三折的剧情,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这是戏剧的经典表达。表面上看,《绝杀慕尼黑》是一场篮球赛的重新演绎,实际上通过比赛来表达战斗到底的意愿,观众所感动的除了曲折的剧情,还有生活中的奇迹。可以说,《绝杀慕尼黑》让人重新认识了俄罗斯电影。
2019-06-13 16:05
人设问题成了娱乐圈的头等大事,人设崩塌可能毁掉一部剧的全部努力。因此需要友情提示,编剧们在创作剧本时,不要只顾着剧情的戏剧性冲突,还要将主角的言谈举止在道德标尺上仔细筛查,扫除其身上的人设黑点。
2019-06-13 15:48
2019年,人工智能技术支持的“黑科技”正式将人们带入“智媒体”时代,时代在高新技术领域按下了快进键。《角儿来了》也再度升级,用中国戏曲将艺术与人生、前辈与后生、大屏与小屏进行了深层次连接,真正实现了节目“讲好中国故事,传承时代经典”的初衷。
2019-06-13 14:08
5月,作为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38台参评剧目中唯一的少数民族剧种,大理白族自治州白剧团创作的白剧《数西调》在上海虹桥艺术中心上演,受到观众欢迎。从《数西调》的戏剧文学、唱腔音乐和表演样式3方面,可以看出较为完整和典型的白剧艺术特征。
2019-06-13 13:57
地方戏的“地方”,主要指剧种流行的地域大小,包括专业团体、从业者和观众的数量多少。对于“戏”,也即对剧目的选择,最能体现不同时代、不同经济政治社会对地方戏的不同要求。在原创现代戏上,地方戏不唯剧目建设、剧种建设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2019-06-13 10:18
电视剧的拍摄本身是集体创作,如果需要达到真实感,演员必须在相对真切的置景、服化道和拍摄环境中完成。剧本本身是否贴近真实,人物的设定是不是虚构的,都会直接影响真实感的塑造。国产古装剧拍了这么多年,仅倒茶这个动作就没有人严格探究。
2019-06-13 10:15
“瘦身”这个词,最近常被用于形容互联网影视的现状。经过前几年野蛮生长,网络剧生产逐渐回归理性。上线网剧数量逐年走低,意味着行业重新洗牌,这也是网剧迈向精品化的信号之一。
2019-06-13 10: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