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影片《野梨树》的成就与局限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影片《野梨树》的成就与局限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06-11 11:4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复旦大学艺术教育中心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龚金平

  《野梨树》用冷静又疏离的视角,带领观众见证生活的粗砺与冰冷。但是,影片并没有让锡南与父亲在一番挣扎之后彻底失陷于空无,而是让他们以“野梨树”自嘲,在不适、孤独、畸形的人生境况中获得自我救赎

影片《野梨树》的成就与局限

  《野梨树》由努里·比格·锡兰执导,岛吾·德米尔考、穆拉特·杰姆吉尔等主演,讲述了作家锡南为了新书出版返乡筹钱,不料在家乡等着他的,竟是父亲遗留下来的大笔债务的故事,于2018年5月在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首映,2019年6月在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

  《野梨树》的场景主要有三个:锡南祖父及外祖父母居住的乡村,锡南父母居住的小镇,作为旅游及港口城市的恰纳卡莱(锡南读大学及考教师资格的地方)。这三个空间,在工业发展水平上勾勒了现代化进程的正向曲线,但在文化和情感上就暧昧和驳杂得多。此外,影片中还有土耳其东部和西部的空间划分。对于大多数土耳其人来说,东部贫瘠、荒凉,是地理上的苦寒之地,可能也是现代化的蛮荒地带。

  影片主人公锡南的痛苦与尴尬在于,不可能在小镇成就自我,也不可能在乡村或东部书写壮丽诗篇,但是,在大城市又没有一技之长,没有立锥之地。因此,锡南作为一个小镇青年,在大学毕业之后陷入一种空前的失落与虚无之中。这种失落与虚无,和现实处境的严峻有关(教师岗位过度饱和),可能也和他的迷茫与偏激有关。遇到高中的女同学哈蒂斯时,锡南口无遮拦地说,在这里生活只能看着自己一天天腐烂,并断言自己是一定要离开这里的。可是,锡南又缺乏清晰的自我定位与规划,对于自己的写作水平也没有一种理性的评判。锡南活得有些盲目,愤世嫉俗,挣扎于沉沦与莽撞之中。

影片《野梨树》的成就与局限

  但是,影片并非单纯地描写一位小镇青年找工作的艰辛之旅,而是表现一位自我定位模糊、自我认识浑沌的青年,如何在雾霭沉沉的人生之旅摸索前行的心路历程。本来,锡南可以在小镇上随便找一份工作混日子,也可以发奋图强,一举通过教师资格考试,甚至可以在乡村养羊,但这不是他憧憬的生活。至于理想生活到底应该怎样,锡南可能不清楚,但他一定知道:不能像父亲那样活得浑浑噩噩,毫无尊严和名誉,沉迷于赌博,执念于毫无希望的打井事业;不能像母亲那样因为年轻时的文艺情怀,一辈子活得艰辛沉重,在抱怨中耗尽了朝气,在困窘中走向内心的寂灭;也不能像祖辈那样困守在乡村,在庸常与寂寥中走向衰老与死亡。在生活浩渺的烟波中,锡南一度把出版自己的小说《野梨树》作为人生得救的舟筏。令人失望的是,即使锡南将变卖猎狗的钱用来资助小说出版,小说也一本都没卖出去,父亲是唯一的读者。

  影片用冷静又疏离的视角,带领观众见证生活的粗砺与冰冷。影片弃绝煽情与戏剧化的情节反转,而是在观众渴望奇迹与成功时,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例如,锡南将猎狗卖掉之后,在离开时有点不舍与内疚,似乎内心受到了触动,观众多么希望他能良心发现,但他只是犹豫了一阵,就决绝地发动汽车,驶向回家的路。还有,锡南服役回来之后,满怀希望地去书店询问《野梨树》的销售情况,老板用冷漠平静的口吻告诉他,一本都没有卖出去。

影片《野梨树》的成就与局限

  理解了锡南的处境和内心状态之后,我们不仅找到了解读影片《野梨树》的钥匙,而且理顺了人物之间的呼应与互文关系:影片中的人物都在为自己寻找精神寄托或灵魂救赎,只不过,有人在跌跌撞撞中身处迷途而不知归路(锡南),有人在自我放逐中坠落于失控的深渊(父亲),有人在麻木中深陷寂寞庸常(母亲),有人在精明势利中计算着自我收益(市长与承包商),也有人在平静从容中收获人生的果实(作家苏莱曼)……影片中的人和物,交织成一幅世俗众生的浮世绘,并让观众从中获得不同的感触与共鸣。

  影片的温情与慈悲在于,并没有让锡南与父亲在一番挣扎之后彻底失陷于空无,或者在精神的堕落中毫无意外地走向毁灭,而是让他们以“野梨树”自嘲,在不适、孤独、畸形的人生境况中获得自我救赎。虽然,这种救赎多少是以一种退缩的姿态,以隔绝于现代文明的方式,在远离尘嚣的乡村所完成的,但至少,父亲在养羊的生活中找到内心的平静,可能也找到了人生的真谛(诚实的劳动与从容的心境);锡南则在父亲身上看到了一种精神血脉上的共通性,获得了面对未来人生的勇气与力量,准备在人生的荒野执拗地挖一口井。

  因此,影片虽然对于人生的失意与庸碌有着深刻的洞悉能力,但并没有完全走向悲观与绝望,而是用一种缺乏铺垫的方式,让父亲完成了自我的调整与洗心革面,并以此为情感契机,感染了锡南。正是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影片的成就与局限。

影片《野梨树》的成就与局限

  影片的核心情节冲突,应该是锡南对于自我人生的设计与践行。为此,影片安排了哈蒂斯、市长、承包商、高中同学、苏莱曼、两个伊玛目(一种宗教职位)来刺激或影响他,但这些人物对锡南的内心震撼几乎没有。锡南在影片的五分之四时间里,都处于茫然无措、倔强无助的状态,没有在与生活正面迎击而头破血流之后,一点点地完成触动与反思。最后,锡南在发现父亲对他的默默关心,并见证了父亲朴素又踏实的生活之后,才如天启般获得了人生的顿悟与内心的丰盈。这在情节安排上未免有些头重脚轻,突兀而生硬,结局也多少有些理想化。

  此外,影片为了打造一种原生态的质感,用大量的长镜头来还原生活的真实样貌,以及时间的凝滞之感,并在许多细节捕捉中,展现出生活的微妙处、人心的细腻处。但是,影片对于情感倾向的自然流露缺乏信心,或者对于思想的布道过于自负,安排了多场冗长枯燥的对话来凸显其主题野心。例如,锡南与哈蒂斯的对话,与苏莱曼的辩论,与两个伊玛目的学术探讨,对于刻画人物有一定帮助,对于披露人物的内心状态有积极意义,对于拓展影片的思想视野功不可没。但是,这些对话不加节制和剪裁地放置在影片中,毕竟有些喧宾夺主,缺乏那种言简意赅、点到为止的含蓄隽永。甚至,大段大段如学术论文般的对话,尤其是关于文学的功能、宗教信仰的意义等问题的探讨,看起来极富洞见,但与影片的核心主题毕竟相隔遥远,与影片平稳从容的风格也极不协调。(龚金平)

 

  影片《野梨树》的成就与局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面向社会长期征集优秀稿件。诚邀您围绕文艺作品、事件、现象等,发表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评论意见。文章2000字以内为宜,表意清晰,形成完整内容。来稿一经采用,将支付相应稿酬。请留下联系方式。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投稿邮箱:wenyi@gmw.cn。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漆子扬:善本流传泽后世,牙签万轴待今朝

  • 《黑衣人》:老瓶旧酒未必香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那么何谓好的文艺评论?简单的、空洞的、结论性的评论一定不是理想的文艺评论。我们可以做一个比喻,好的文艺评论应兼具“学院派”的严谨思维、“专业派”的技艺知识和“爱好派”的热度与激情,同时,它还必须在史论结合而非主观臆断的坐标里去挖掘艺术的本质。
2019-06-26 09:48
用笔,在中西绘画中,都是一个重要的元素。大部分中国油画家对于西洋绘画用笔问题缺少关注,笔者近年大量观览西方经典绘画原作,一个重要的发现,就是西洋绘画最高级的状态,其实也表现着精妙绝伦的用笔。
2019-06-26 09:44
尽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此次颁布的“限古令”使得众多古装剧的拍摄和播出遭遇困境,但是对于古装剧的整治和调控是势在必行的。这个政策的初心,其实都是为了更好地规范古装剧以及整个电视剧市场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这个政策可以倒逼国内电视剧市场进行创新。
2019-06-25 16:08
在诸多业内人士和观众的强烈推荐下,上映12天的《绝杀慕尼黑》票房刚刚突破6000万元,可以说,其市场表现远远低于人们此前的预期。回过头,再看《绝杀慕尼黑》在俄罗斯本土的强势表现,或许就能预见哪一部体育电影可以成为国内市场的爆款了。
2019-06-25 15:59
在电视剧《芝麻胡同》里,许多细节充满了风物之美,满载着对那个逝去的老北京的追念,也和人物性格命运息息相关。成就了《芝麻胡同》的,不只有这些风物人情,还在于写出了人的复杂性。主人公严振声,善良、精明、仗义,为人处世上,也是体面从容。
2019-06-25 10:17
短视频平台不应成为各类“抖机灵”商家的云集之地。任何新业态新模式或平台经济样板,都应该合法有效。假冒伪劣产品就算有更多的网红卖力吆喝,也终究免不了被严惩的命运。不在实体商品与服务上狠下功夫,却在渠道与营销上玩猫腻,终究是舍本逐末之举。
2019-06-24 10:02
《少年派》中的对话式代际交流是可贵的。这或许是《少年派》之所以浓墨重彩呈现代际交流方式改变的初心所在。作为能够同时将大人和孩子吸引到电视机前的“客厅剧”,该剧消除了代际关系隔阂,传导出属于这个时代的正能量教育观。
2019-06-24 10:04
好演员是《破冰行动》成功的关键之一,吴刚、王劲松等老戏骨在剧中成功塑造了各类形象。反脸谱化的人物设定在使人物性格更加丰满的同时,也增强了剧情的悬念感,引发观众参与猜测讨论,使该剧引人入胜。
2019-06-24 10:16
这些烟草镜头被贴上剧中人物的标签后,往往掩盖了其作为陋习的一面,严重地误导了公众。只有发挥影视评选的导向作用,才能倒逼影视工作者积极创新,探索更多可替代的表现形式,让影视作品远离“烟味儿”。
2019-06-24 09:56
对戏剧而言,表演是重要的,而长期不断锤炼升华的表演,才是具有长久魅力的艺术。此外,所谓经典戏剧,是需要历史积淀和观众检验的,不是快马加鞭一蹴而就的,因此要创造戏剧高峰作品,需要脚踏实地、不断探索、反复锤炼、精益求精的过程。
2019-06-21 16:30
“现在大家对科幻文学的关注度确实有所提升,但我们不能盲目乐观。”在科幻作家陈楸帆眼中,要说科幻文学热来了,其实未必:无论是资本投入还是作品出版,年轻作家们的出版渠道并没有因此增多。
2019-06-21 15:56
商业大片有着相对固化的情节套路,习惯这类电影的观众能在短时间内迅速评判影片的优劣。汤惟杰认为,商业电影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从一开始就迅速吸引观众的眼球,十几分钟内就评判其优劣一般行得通,但是对于一些文艺片或纪录片,则不推荐用这样的心态去欣赏。
2019-06-21 15:26
动画大师宫崎骏的作品,给人们带来一个温暖治愈的童话世界。宫崎骏笔下的世界柔软美好,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作品回避了世间的残酷和人生深度的探寻。他的作品在传递爱的同时,也会传递反战、环保观念,会有许多关于人生与哲学的反思。
2019-06-21 09:41
激动人心、热血澎湃的篮球比赛,是影片最大看点。即使不懂篮球的观众,也能被片中激烈的对抗点燃内心的激情。除了表现体育运动的正力量、竞技比赛的激烈之外,影片还将镜头对准了个体的人。篮球队在夺得奥运冠军的同时,也明白了亲情、友情、爱情的真谛。
2019-06-21 10:25
在《流浪地球》爆红之后,科幻电影成为今年最受欢迎的类型影片。猫眼研究院院长刘鹏表示,2019年是中国科幻电影的关键节点。他认为,在《流浪地球》的带动下,2019年中国含科幻标签电影的票房,将会首次超过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
2019-06-21 10:35
《带着爸爸去留学》正在播出,引发观众对于子女出国留学展开话题讨论。导演姚晓峰透露,该剧的灵感来源于亲身经历,之所以这么热衷都市题材,原因之一便是“想对大家共同关心的一些社会问题做出解答”。
2019-06-21 10:18
影视作品能够观照社会、传达力量,带给观众不同的感受与思考。无论电影还是电视剧创作都应具有坚守精神,在表达创作主张的同时坚守文化导向、传播主流价值,这是影视创作者应有的使命与担当。当下,春天已然到来,真正优秀的作品一定能够脱颖而出。
2019-06-20 16:07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愈发成熟,短视频逐渐成为最受大众喜爱的文艺样态之一。短视频的出现打破了传统审美与创作习惯,在无处不传媒、物物是媒介、人人可创作的当下,短视频成为一种崭新的视像传播样式。
2019-06-20 16:19
《大闹天宫》讲述的是全世界观众看得懂、还能够打动他们的故事。影片表面是讲中国传统故事,但它传递的内核却是全世界普遍能理解的,那就是对旧有秩序的挑战、对自由的求索,以及果敢的进取精神。这样的《大闹天宫》以宏大的格局带着中国故事惊艳四方。
2019-06-20 10:00
类型片那么多,中国科幻电影缘何成为其中被业界一致看好的种类?中国科幻片的崛起有目共睹,国际知名电影人纷纷点赞《流浪地球》。在他们看来,中国科幻赢在国际水准的制作,更赢在其中的中国味道。
2019-06-19 10:2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