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位电影节选片人的电影观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一位电影节选片人的电影观

来源:解放日报2019-06-21 15:2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陈俊珺  

  上海国际电影节是影迷们的节日。今年,来自全球112个国家和地区的500余部中外优秀影片与观众见面。这些影片是如何从3964部报名影片中筛选出来的?电影节的选片团队担当了这一鲜为人知的“幕后工作”。
  一天看5部电影
  看电影对大多数观众而言是一种娱乐或艺术享受,但如果要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看几十部甚至上百部电影,并作出专业的评判,那就可谓一种“视力+脑力”的劳动。电影节选片人就是这样一群先睹为快的“劳动者”。
  全世界许多知名电影节都有自己的选片人团队,由他们根据各自的专业眼光从海量的报名影片中进行层层筛选。上海国际电影节也不例外,近年来其选片人队伍已经扩充到上百人,他们中有从事电影管理、电影研究、电影创作的业内人士,也有媒体从业者、影评人、关心电影文化发展的学者,以及普通市民等。他们来自不同的城市,甚至还有身居海外的华人学者。选片人团队要在所有报名影片中筛选出角逐“金爵奖”“亚洲新人奖”的参赛影片,最终由电影节评委会进行评定,此外还要挑选出适合各个单元展映的影片。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在全市各大影院放映的500余部电影,就是选片人团队从3964部报名影片中精心遴选并由组委会确定的。
  从事中国早期电影史与视觉文化研究的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汤惟杰副教授是选片团队中的一员。身为上海影协会员、上海电影评论学会理事,同时又是几个著名电影打分团的成员,他每年要看两百多部电影,而这个数字在他的朋友圈中并不算高。自2011年起,他连续9年参与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选片工作。据他透露,选片工作一般从每年春节前后正式启动,每位选片人的工作量不尽相同,在三四个月的时间内,少则要看三四十部电影,多则要看上百部电影,有的人一天就要看5部电影。
  前几年,电影节组委会会把选片人召集到电视台的看片室里集中看片,每个人戴上耳机,在各自的屏幕前工作,结束后会进行小规模的交流。自2015年起,随着数码影片的普及,选片人不再聚集在一起,而是通过网络工作,看片时间也相对更为充裕。只有个别还未制作成数码的影片,才需要去组委会集中看片讨论。
  选片流程分为三轮,汤惟杰等一批专业选片人主要参与二审,今年他则参与了“亚洲新人奖”单元的三审,审片的范围更小。选片人要对每部影片的6个分项进行打分,分别是导演、编剧、男女主演、摄影,以及是否能参与最佳影片的角逐。审片的流程非常严格,每部影片必须看到60%以上,才能在系统中打分。“我们能在系统中看到上一轮评审的意见,但我一般不会在看片前参考这些意见,以免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只有做出独立的判断,才能保证打分的公正。”汤惟杰说。
  好电影的三重境界
  审片时,除了一些基本要素之外,电影节并不会在艺术层面设置硬性标准,而资深的选片人在评判时,会将自身的艺术品位与电影节的特色相结合。
  “拿我今年参与的亚洲新人奖单元的评审来说,亚洲电影的发展近年来呈现出乐观的一面,但也面临着强势电影文化带来的危机。电影节的原则是把优秀的亚洲新晋电影人的作品推荐给广大观众。选片时,我们会从两个层面进行考量:一是能否参赛,二是能否展映。如果综合分数比较高,就会推荐参赛,若参赛资格稍欠,但仍有一定的价值可供观众欣赏,就会推荐展映。”汤惟杰说。
  全世界的电影节所面向的观众群各有不同,比如戛纳电影节等一些欧洲电影节面对的主要是专业观众,而上海电影节则更多地面向普通观众,使普通大众在日常院线放映的影片之外有机会欣赏来自不同国家、代表不同文化、不同形态的影片。
  目前在院线中最常见的商业大片往往有着相对固化的情节套路,习惯于这类电影的观众,往往能在短时间内就迅速评判一部影片的优劣。汤惟杰认为,商业电影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从一开始就迅速吸引观众的眼球,十几分钟内就评判其优劣一般行得通,但是对于一些文艺片或纪录片,则不推荐用这样的心态去欣赏。
  在阅片无数的选片人眼中,一部好电影究竟需要具备哪些要素?汤惟杰的观点是,对于叙事电影而言,讲好一个故事是第一要素;能否成功塑造让人记得住的人物则是更进一步的要求;第三重境界是能否给观众带来一定的回味或者反思。很多电影理论家都把电影视为一种造梦文化,以好莱坞为代表的电影尤以造梦著称,但一部优秀的电影不仅能让人短暂脱离现实,也能向人们揭示真相,揭示人性与社会,给人以思考。
  在这三重境界之外,还有一个前提,就是要在制作技术上达到行业标准。“我把电影看成是一种‘活’,这种‘活’有业内公认的技术标准,在视听语言的运用上如果太过粗滥,即使它讲了一个好故事,也算不上好电影。只有在达到一定的技术标准的基础上,我才会衡量导演在影片中是否表达了自己的艺术追求,他在艺术上的构建是否与他的追求或者说诉求相匹配。”
  荐片:这些电影何以成为经典
  《海上花》4K修复版《海上花》是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热门影片之一。组委会原本安排放映4场,应观众的要求又加映一场。电影改编自1892年出版的小说《海上花列传》,故事发生在上海四马路和五马路一带,讲述的是清末上海的青楼生活。在这部被胡适推崇为“吴语文学的第一部杰作”的小说中,所有人物说的都是苏州话,后来被张爱玲改编为国语版和英文版。1998年,侯孝贤将其拍成了电影《海上花》。影片一开头就有一个长达近9分钟的长镜头。在近两个小时里一共只有38段镜头,而一部同等长度的好莱坞电影至少有1000多个镜头,有些节奏更快的电影则有将近2000个镜头。值得一提的是,侯孝贤的电影中还有一种特别的语言——无语。在电影的最后一段,两个角色完全是静默的,镜头前的两人默默地吃饭、清理烟筒,影片的境界尽在其中。
  《武士兰士诺》法国导演罗伯特·布列松有多部电影在本次电影节“向大师致敬”单元中展映,比如《扒手》与《钱》等。布列松是一位有着强烈个性的导演,他的电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剧情片,影片中透露着很强烈的理念诉求。他往往不用现实主义的手法塑造人物,演员似乎只是他作品中的“符号”。布列松同时也是一位画家,在他的影片中能感受到他非常个人化的视觉营建。
  《国家美术馆》在今年的“向大师致敬”单元中,美国纪录片大师弗雷德里克·怀斯曼的电影格外受人瞩目。去年,他的《书缘:纽约公共图书馆》首次亮相电影节的大银幕就连映6场。今年放映的《国家美术馆》用3小时的体量探索艺术与人的双向冲击,展现英国国家美术馆的丰富馆藏。怀斯曼擅长记录大学、艺术馆、剧院等世界性大机构的运作方式,他的记录不带有个人的主观色彩。今年与观众见面的,还有他的《舞:巴黎歌剧院的芭蕾》《在伯克利》等。如果带着欣赏故事片的期待去看这些纪录片,可能会觉得很沉闷,但如果抱着探究的心情去看,会乐在其中。
  《东京物语》日本电影多年来一直是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热门,小津安二郎的影片尤其受到观众的欢迎。这次播映的《东京物语》是全新制作的4K修复版。这部上映于1953年的黑白电影,哀而不怨、怨而不伤,展现了二战后的日本家庭在急剧近代化、城市化的过程中所面临的结构变化与生活方式变化。小津安二郎的低角度摄影及其构图理念对日本近代电影美学的构建可谓功不可没。与黑泽明更偏西化的叙事方法不同,小津安二郎的电影尤其是其后期作品看似都有些相似,讲的都是普通家庭的婚丧嫁娶、喜怒哀乐,就像是同一主题的不同变奏;然而他在细节中营造了一种已经不复存在的理想中的日本生活方式,仿佛是一曲过往生活的挽歌。
  《柯蒂斯》这是一部关于经典电影《卡萨布兰卡》的导演迈克尔·柯蒂斯的传记片。它没有按部就班地报传主的职业流水账,而是从柯蒂斯的匈牙利背景、拍摄《卡萨布兰卡》过程中与美国政府审查机关的角力,及他与女儿之间的关系展开,展现了他作为匈牙利导演在美国面临的身份焦虑。其中,人物的性格张力让人印象深刻。这部由匈牙利电影人拍摄的电影,也在某种意义上抒发了他们在世界电影领域的身份认同困惑。(陈俊珺)

[ 责编:张义文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巽达:“文创”背后的大意义

  • 《纸上景观》:“撕”出来的自然标本奇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今天的乐队虽然不再像过去的乐队那般清贫,但大部分乐队还是没能大富大贵。还好,摇滚人一直在路上,尽力坚守因摇滚而生的热血、青春、光荣与梦想。正如果味VC杨林所说:今年只是一个开始,明年夏天应该才是最好的夏天。
2019-07-15 10:14
《花开时节》的开头引入了截然不同的两种价值观:以大妮为代表的诚实劳动的农民,以二妮为代表用各种方式博取出名的“网红”。正是这些价值观的碰撞,让观众看到农民的质朴之美——诚实的劳动,农民在追求物质富裕的同时,也会遇到不屑和不理解。
2019-07-15 09:23
盛唐是一种痴绝的执念。这儿有着说不尽的太平气象,写不尽的富贵风流。她是“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她是“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她是“满耳笙歌满眼花,满楼珠翠胜吴娃”,她是“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2019-07-12 09:53
《千与千寻》能够唤起我们的共鸣,或正因为其在纷繁的世界中坚守了永恒不变的爱的真理。如同《千与千寻》中文译名蕴含的真谛——“千”和“千寻”本是一体,只有记得“本名”,才不会在迷恋虚妄中滑向深渊。
2019-07-12 09:46
文艺的繁荣源自人民,文艺的发展依靠人民,“知之深,爱之切。”只有切实深入一线,深入生活,才能找到让灵魂触动的创作题材,寻到让精神洗礼的创作源泉,悟到让思想升华的创作灵感。同时,也不能缺失对创作技法的锤炼,技法虽可用心习得,却难灵活运用。
2019-07-12 09:59
和以往“漫长”的电视剧相比,《长安十二时辰》时间跨度只有短短24小时。在“后宫频频领盒饭,前朝阴谋理不断”的古装剧乱象中,该剧仿佛一股清流,让浮躁的人们静下心来重新审视:应该怎样讲好中国故事?
2019-07-11 10:28
以青年受众为主体的网剧在向以大众受众为主体的电视剧转化时遭遇的“次元壁”区隔,不仅是媒介跨越的壁垒,更是在大数据精准投射下观看习惯与审美趣味的分歧。这种趋势会给今后的影视剧制作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现在还难以下判断,只能拭目以待。
2019-07-12 09:15
杨紫、郑爽、关晓彤、周冬雨普遍被认为是“90后四小花旦”,她们同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戏路、资源的竞争难以避免。纵观几人这些年的表现,有观点总结:演员的人气终究需要好作品做支撑,否则难以持久。
2019-07-10 10:15
《三体》电影的失败启示我们,文学作品的IP开发并非简单的拿来主义。好的IP需要好的改编者。不论是传统文学作品还是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时既需要对市场的精准判断,也需要编剧结合时代进行有所侧重的改编,以唤起当代观众的共鸣。
2019-07-11 10:16
随着电视屏幕、机顶盒、VR设备的发展,视频行业已经进入到“超高清时代”,因此,清晰度和画质是影响老剧观感的老大难问题。当年的老作品现在一看,有的简直是“奔跑的马赛克”。
2019-07-10 09:56
德国早期电影因“表现主义”流派名垂影史。当时的德国电影,一方面和好莱坞无缝对接,追求标准化制作,争取国内票房和海外出口,同时也尝试对好莱坞发起挑战。一群女演员,在大银幕上创造了完全不同于表现主义流派中的表演质感。
2019-07-11 09:30
金融政策层面对于影视、游戏行业的“另眼相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行业发展的现状和某些困境。对于影视公司来说,热钱撤离后,融资难或导致现实的资金问题。但经过去泡沫化的短期阵痛后,影视、游戏公司将不得不花更大的精力在打磨优质内容上。
2019-07-10 09:48
诗歌的风度是什么?它是人们精神的筋脉,是渺远的苦难意识的复活,是生命的旗帜和光明的导向。与其说它是一条未知的小径,不如说它是一个可见的门槛,让人不断接近又不断离开,在这个门槛上读者和作者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体会同时被传唤和释放的经验。
2019-07-10 09:41
该片以喜剧的方式揭示了社会问题。虽然影片的氛围是轻松幽默的,男主角更是浩然正气中多了几分“滑稽”,但主题却是严肃的,正是这种“严肃的幽默”直击社会普通人的心灵,因此影片除了呈现出一种调侃和暗讽,还有着很多理性的思考。
2019-07-10 09:37
秦腔和京剧都是我国古老的戏曲剧种,结对共建为两个悠久辉煌的剧种带来了新的机遇,而戏剧创作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移植。国家京剧院充分发挥了国家院团的导向性、代表性作用,用实际行动支持地方院团建设,有效提高了西安秦腔剧院青年演员的整体艺术水准。
2019-07-09 09:09
“良渚文明丛书”共11种,这套书是浙江省文物局“面向良渚古城遗址申遗的保护研究成果应用及转化”项目的最新研究成果,主要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致力于良渚考古的中青年学者围绕近年来杭州市余杭区良渚古城遗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集体编纂而成。
2019-07-09 10:00
近期,围绕《长安十二时辰》的种种热议,均是剧中俯拾即是的细节,对唐文化的细腻还原和无限贴近。镜头中,走街串巷的地图式场景和织锦般绵密的市井百态,塑造了一个极其具体生动、富有烟火气息的大唐都市。
2019-07-09 09:39
把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搬进中国网络综艺的导演关正文,远不像他的节目《见字如面》或者《一本好书》那样富有诗意。有人管他叫“绝对的幕后者”。他躲在幕后,想方设法把那些年代久远、门槛高深的文化经典,变成年轻人手机屏幕上“好玩儿的东西”。
2019-07-09 09:25
在当下,流量爱豆层出不穷,对于纯粹依靠流量起家的这些“小鲜肉”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勇于挑战过硬的作品或立住“专业人设”成为优质偶像,是当务之急。当有了真正拿出手的作品,也才能在各种人气指数榜上居高不下,形成事业发展的良性循环。
2019-07-08 10:38
暑期已至,今年荧屏暑假档大幕已拉开。如今,《可爱的中国》已在央视开播,革命题材热度不减,而卫视方面则主打青春题材,青年演员领衔的《流淌的美好时光》《亲爱的,热爱的》《奋斗吧少年》吸引年轻观众。
2019-07-08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