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与时俱进的老派才子周瘦鹃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与时俱进的老派才子周瘦鹃

来源:文汇报2019-07-05 10:3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顾农

  周瘦鹃早年写过大量的言情小说、剧本和电影,翻译过外国文学作品;晚年在花木丛中享受劳动和审美的人生,又就园林艺术花花草草写下了大量的小品文字,鸳鸯蝴蝶之缠绵悱恻一变而为花花草草的沁人心脾。

周瘦鹃(1895—1968)

  老派江南才子周瘦鹃(1895—1968)乃一代奇才,他不单是知名度极高的作家、翻译家、编辑,又是资深园艺专家——他在上世纪30年代以其余力略仿古人画意创作的盆景,就轻而易举地获得过上海国际性花会的锦标。

  周先生早年写过大量的言情小说、剧本和电影,为鸳鸯蝴蝶派“五虎”之一(其他四“虎”是徐枕亚、李涵秋、包天笑、张恨水),拥有广大的读者,其“粉丝”的数量比起现代文学史上许多名家来要多出许多;他早年翻译的欧美短篇小说,得到过鲁迅先生的高度评价,后来又译出过大量外国文学作品,其中有不少成了畅销之书;他编辑的几种刊物如《礼拜六》《半月》《紫罗兰》等等,皆名闻遐迩,风行一时;他为《申报》先后主持过名牌副刊“自由谈”“春秋”,亦办得风生水起。一个文人只要做好其中一个方面的事情,即足以名家,而周先生却以其瘦弱之躯为几项高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1949年以后,社会和文学全都发生了巨变,鸳鸯蝴蝶、哀情惨情那种老一套显然是不行了,刊物和报纸副刊也都不是先前那种编法,周先生的强项失去了用武之地,于是他明智而不动声色地将工作重点转向全力经营他的生活生产基地“紫兰小筑”,为时未久,这里即名声鹊起,成为园艺、盆景工作者心目中的绝顶高地,宾客盈门,络绎不绝,他老先生也得以在花木丛中享受劳动和审美的人生,比历史上著名的隐士陶渊明要滋润多了。

  而周先生的大本领又不止于此,在亲自栽花种草之余,他又就园林艺术花花草草写下了大量的小品文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先后结集为《花前琐记》《花花草草》《花前续记》《花前新记》《行云集》《花弄影集》等六本小品随笔集,集外还有大量的文章,凡此种种皆由鸳鸯蝴蝶之缠绵悱恻一变而为花花草草的沁人心脾,并继续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

  周先生这些小品随笔集绝版已久,现在要搜寻齐全,殊非易事;近日的一大盛事是中华书局今年2月推出了一个新的汇编本,囊括《花前琐记》等六书,而总名之曰《花花草草:周瘦鹃自编小品文集》。整理此集的是当今以优质高产著称的苏州才子王稼句先生。这份新的汇编本校订精细不苟,水准甚高,印制亦清雅大方,与所收之美文相得益彰。一卷在手,馨香满室,令人获得审美的享受和愉悦的休息。

《花花草草》

  周先生小品随笔的内容,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除了漫谈我所喜爱的花木事以外,也谈及文学艺术,名胜风俗,等等,简直是无所不谈;一方面歌颂我们祖国的伟大,一方面表示我们生活的美满”(原本《花前琐记·前言》,汇编本《花花草草》第4页)。

  这里无所不谈的重点在于下列四个方面:花草、游记、民俗、文艺。

  花草盆景是周先生的最爱,他那私家花园“紫兰小筑”(外人称为周家花园)创建于20世纪30年代之初,其来历他曾经详细介绍过:

  早年在上海居住时,往往在狭小的庭心放上一二十盆花,作眼皮供养。到得“九一八”日寇进犯沈阳之后,凑了二十余年卖文所得的余蓄,买宅苏州,有了一片四亩大的园地,空气阳光和露水都很充足,对于栽种花木颇为合适。于是大张旗鼓地来搞园艺了。……以后几年,我惨淡经营的把这园子整理得小有可观,又买下了南邻的五分地,叠石为山,掘地为池。在山上造梅屋,在池前搭荷轩,山上山下种了不少梅树,池里缸里种了许多荷花,又栽了好多株松、柏、竹子、鸟不宿等常绿树作为陪衬……一年四季,差不多不断地有花看看,有果可吃了。(《花前琐记·花木之癖》,汇编本《花花草草》第62页)

  这样的风水宝地花花世界,在后来的苏州,以至于更广的地域,大约只此一家,到现在以至未来都似乎难以复制。在这四亩五分的园林里,花草树木、盆景水石,丰富多彩,美不胜收,文坛耆宿随便写一点,便成妙文。

  周先生在传统的江南社会生活里浸泡过很久,他又是非常关心世俗风习的,所以谈起民俗来,亦复头头是道,趣味盎然。《上元灯话》《端午景》《乞巧望双星》《送灶》诸篇,娓娓道来,皆为绝妙好辞。

  周先生的游踪虽不甚远,主要是苏州本地和附近的无锡、宜兴、扬州、上海,略远一点也就是浙江、安徽、江西、广东,但游兴甚浓,极有审美眼光,文字亦颇佳妙。地不在远,人到则灵。这一方面的华章,比较集中地见于原本《花花草草》的第二辑和《行云集》,又散见于其他各集。偶有重复(如《花前新记》里有一篇《石公山畔小勾留》,到《花弄影集》中又有同题之作,内容大同小异),当年是收在不同的集子里的,未足为病。

  文学艺术在周文中所占比重不算大,但颇有值得关注者,这里涉及陶渊明、白居易、陆龟蒙、唐伯虎、弹词《红楼梦》、越剧《梁祝》、昆曲《十五贯》、杂志《礼拜六》、苏联电影《黑孩子》等等,皆多有可观。涉及鲁迅者除专篇的《一瓣心香拜鲁迅》之外,又曾说起1956年10月他与许广平见面时的对话:

  当晚在十一层楼上会见了神交已久的许广平先生,她比我似乎小几岁,而当年所饱受到的折磨,已迫使她的头发全都斑白了。许先生读了《文汇报》我那篇《永恒的知己之感》,谦和地说:“周先生和鲁迅是在同一时代的,这文章里的话,实在说得太客气了。”我即忙回说:“我一向自认为鲁迅先生的私淑弟子,我觉得我这一枝拙笔,还表达不出心坎里的一片景仰之忱。”(《花前新记·上海大厦剪影》,汇编本《花花草草》第319页)

  《永恒的知己之感》(《文汇报》1956年10月13日)一文为纪念鲁迅先生逝世20周年而作,主要讲他早年得到鲁迅夸奖的往事。当年他的译本《欧美名家短篇小说丛刻》报送教育部审查注册时,得到了很高评价,其评语是由教育部官员、通俗教育研究会骨干鲁迅草拟的(其弟周作人亦有贡献),该评语先报通俗教育研究会审核,再由教育部批准,于1917年9月22日以教育部指令的名义发表(后载于《教育公报》第四年第十五期,1917年11月);9月24日又发出了由教育部次长、通俗教育研究会会长袁希涛签发的“褒状”。周瘦鹃非常重视这份荣誉,自己早年的工作得到过鲁迅的高度评价,他终身感激不尽。

  此事无论在鲁迅还是在周瘦鹃,都是很有意味的文化掌故。笔者曾经专门讨论过此事(详见拙作《与鲁迅有关的几部书·欧美名家短篇小说丛刻》,《新文学史料》2018年第2期),这里就不去多说了。

  整整一百年前,鲁迅还在《新青年》(第六卷第六号1919年11月1日)上向鸳鸯蝴蝶派作家喊话,建议不必写那种表达“哀情惨情”的小说,多介绍些外国文学中的优秀作品,这样于读者才有益。他在文章中热情地呼吁道:

  江苏浙江湖南的才子们,名士们呵!诸公有这许多文才,大可译几叶有用的新书。(《热风·“随感录”六十四·有无相通》)

  劝鸳鸯蝴蝶派才子译书,并非突发奇想,因为鲁迅知道他们是有能力译书,并且是做出过成绩的,不久前他予以高度评价的周瘦鹃译本《欧美名家短篇小说丛刻》就是眼前的一个实例。

  鲁迅希望鸳鸯蝴蝶派转轨,当时该派中也确有几个人(如刘半农等)转了过来;但周瘦鹃当时没有转。周先生的转轨要等到全国解放以后,也不是转入文学翻译,而是转到了他早就有很大兴趣、有坚实基础的园艺方面。

  解放以后由著名作家而转轨成功的高人主要是两位:北有遁入文物服饰的沈从文(1902—1988),南有隐入花草盆景的周瘦鹃。比较起来,周先生转的幅度小一点,他没有离开文学,只是转换了题材和文体;后期沈从文先生则离文学很远了——他转轨转得更彻底,也可以说更明智。

  沈先生隐遁于故宫的午门之内,地点虽近政治中心,却藏得深;周先生虽然归隐于远离朝市的“紫兰小筑”私宅,却因芳声远播,宾客不绝,实际上隐得甚浅。沈先生熬过了“文革”,而周先生则未能,竟于1968年8月12日深夜投井而死。

  幸而那种“史无前例”的荒唐早已成为过去,在他含冤去世50年后,其自编小品文集六种得到很好的整理,重新与读者相见。凡是美好的东西,总会像上品的盆景一样,老桩铁干虬枝,具有顽强的生命力。

  (作者为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

[ 责编:张义文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巽达:“文创”背后的大意义

  • 《纸上景观》:“撕”出来的自然标本奇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今天的乐队虽然不再像过去的乐队那般清贫,但大部分乐队还是没能大富大贵。还好,摇滚人一直在路上,尽力坚守因摇滚而生的热血、青春、光荣与梦想。正如果味VC杨林所说:今年只是一个开始,明年夏天应该才是最好的夏天。
2019-07-15 10:14
《花开时节》的开头引入了截然不同的两种价值观:以大妮为代表的诚实劳动的农民,以二妮为代表用各种方式博取出名的“网红”。正是这些价值观的碰撞,让观众看到农民的质朴之美——诚实的劳动,农民在追求物质富裕的同时,也会遇到不屑和不理解。
2019-07-15 09:23
盛唐是一种痴绝的执念。这儿有着说不尽的太平气象,写不尽的富贵风流。她是“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她是“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她是“满耳笙歌满眼花,满楼珠翠胜吴娃”,她是“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2019-07-12 09:53
《千与千寻》能够唤起我们的共鸣,或正因为其在纷繁的世界中坚守了永恒不变的爱的真理。如同《千与千寻》中文译名蕴含的真谛——“千”和“千寻”本是一体,只有记得“本名”,才不会在迷恋虚妄中滑向深渊。
2019-07-12 09:46
文艺的繁荣源自人民,文艺的发展依靠人民,“知之深,爱之切。”只有切实深入一线,深入生活,才能找到让灵魂触动的创作题材,寻到让精神洗礼的创作源泉,悟到让思想升华的创作灵感。同时,也不能缺失对创作技法的锤炼,技法虽可用心习得,却难灵活运用。
2019-07-12 09:59
和以往“漫长”的电视剧相比,《长安十二时辰》时间跨度只有短短24小时。在“后宫频频领盒饭,前朝阴谋理不断”的古装剧乱象中,该剧仿佛一股清流,让浮躁的人们静下心来重新审视:应该怎样讲好中国故事?
2019-07-11 10:28
以青年受众为主体的网剧在向以大众受众为主体的电视剧转化时遭遇的“次元壁”区隔,不仅是媒介跨越的壁垒,更是在大数据精准投射下观看习惯与审美趣味的分歧。这种趋势会给今后的影视剧制作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现在还难以下判断,只能拭目以待。
2019-07-12 09:15
杨紫、郑爽、关晓彤、周冬雨普遍被认为是“90后四小花旦”,她们同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戏路、资源的竞争难以避免。纵观几人这些年的表现,有观点总结:演员的人气终究需要好作品做支撑,否则难以持久。
2019-07-10 10:15
《三体》电影的失败启示我们,文学作品的IP开发并非简单的拿来主义。好的IP需要好的改编者。不论是传统文学作品还是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时既需要对市场的精准判断,也需要编剧结合时代进行有所侧重的改编,以唤起当代观众的共鸣。
2019-07-11 10:16
随着电视屏幕、机顶盒、VR设备的发展,视频行业已经进入到“超高清时代”,因此,清晰度和画质是影响老剧观感的老大难问题。当年的老作品现在一看,有的简直是“奔跑的马赛克”。
2019-07-10 09:56
德国早期电影因“表现主义”流派名垂影史。当时的德国电影,一方面和好莱坞无缝对接,追求标准化制作,争取国内票房和海外出口,同时也尝试对好莱坞发起挑战。一群女演员,在大银幕上创造了完全不同于表现主义流派中的表演质感。
2019-07-11 09:30
金融政策层面对于影视、游戏行业的“另眼相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行业发展的现状和某些困境。对于影视公司来说,热钱撤离后,融资难或导致现实的资金问题。但经过去泡沫化的短期阵痛后,影视、游戏公司将不得不花更大的精力在打磨优质内容上。
2019-07-10 09:48
诗歌的风度是什么?它是人们精神的筋脉,是渺远的苦难意识的复活,是生命的旗帜和光明的导向。与其说它是一条未知的小径,不如说它是一个可见的门槛,让人不断接近又不断离开,在这个门槛上读者和作者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体会同时被传唤和释放的经验。
2019-07-10 09:41
该片以喜剧的方式揭示了社会问题。虽然影片的氛围是轻松幽默的,男主角更是浩然正气中多了几分“滑稽”,但主题却是严肃的,正是这种“严肃的幽默”直击社会普通人的心灵,因此影片除了呈现出一种调侃和暗讽,还有着很多理性的思考。
2019-07-10 09:37
秦腔和京剧都是我国古老的戏曲剧种,结对共建为两个悠久辉煌的剧种带来了新的机遇,而戏剧创作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移植。国家京剧院充分发挥了国家院团的导向性、代表性作用,用实际行动支持地方院团建设,有效提高了西安秦腔剧院青年演员的整体艺术水准。
2019-07-09 09:09
“良渚文明丛书”共11种,这套书是浙江省文物局“面向良渚古城遗址申遗的保护研究成果应用及转化”项目的最新研究成果,主要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致力于良渚考古的中青年学者围绕近年来杭州市余杭区良渚古城遗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集体编纂而成。
2019-07-09 10:00
近期,围绕《长安十二时辰》的种种热议,均是剧中俯拾即是的细节,对唐文化的细腻还原和无限贴近。镜头中,走街串巷的地图式场景和织锦般绵密的市井百态,塑造了一个极其具体生动、富有烟火气息的大唐都市。
2019-07-09 09:39
把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搬进中国网络综艺的导演关正文,远不像他的节目《见字如面》或者《一本好书》那样富有诗意。有人管他叫“绝对的幕后者”。他躲在幕后,想方设法把那些年代久远、门槛高深的文化经典,变成年轻人手机屏幕上“好玩儿的东西”。
2019-07-09 09:25
在当下,流量爱豆层出不穷,对于纯粹依靠流量起家的这些“小鲜肉”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勇于挑战过硬的作品或立住“专业人设”成为优质偶像,是当务之急。当有了真正拿出手的作品,也才能在各种人气指数榜上居高不下,形成事业发展的良性循环。
2019-07-08 10:38
暑期已至,今年荧屏暑假档大幕已拉开。如今,《可爱的中国》已在央视开播,革命题材热度不减,而卫视方面则主打青春题材,青年演员领衔的《流淌的美好时光》《亲爱的,热爱的》《奋斗吧少年》吸引年轻观众。
2019-07-08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