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薛宝钗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文汇报2019-07-07 10:2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闫晗

  编者按:或许正是因为天生聪慧加上一颗热心,她才需要服用“冷香丸”。

  《红楼梦》里薛宝钗被定位成一个完美的“人际关系高手”。她一露面,便被拿来跟黛玉作比较:“年纪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下无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

  还有具体的事例解释这段评价。周瑞家的来薛姨妈处找王夫人回话,薛宝钗放下手中的活计,喊“周姐姐坐着”,亲切地陪她聊天,细细讲解冷香丸的制法。而同一天,周瑞家的为林黛玉送薛姨妈给的宫花时,林黛玉知道别的姐妹都有了,来了一句:“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

  宝钗天赋高,“当日有他父亲在日,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学识信手拈来,仿佛一部行走的“百科全书”。她提醒宝玉“冷烛无烟绿蜡干”的典故,懂得欣赏《鲁智深醉闹五台山》里《寄生草》词藻之妙,用六祖惠能的故事说禅,指导惜春画大观园时显出对绘画的了解……而她对人际关系的洞察也是如此,一出手就让人心头一震。

  在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一节中,宝钗无意间听到红玉和坠儿的谈话,涉及私相授受的事情,情急之下便假装和黛玉捉迷藏,叫了声“颦儿”。红玉是宝玉房中做杂活儿的丫头,她瞅准机会倒了一次茶,宝玉十分惊奇,觉得是头一次见到这个清秀的女孩。大观园里的女孩子数不胜数,叫得上名字的也有几十个,宝玉认不全,而宝钗却光听声音就能辨认出是谁,而且对脾气性格有所了解,知道红玉“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简直是夏洛克·福尔摩斯附体——而这判断的基础,显然来自她素日里的观察。

  有次去怡红院听袭人抱怨宝玉跟姐妹玩闹缺少分寸,宝钗觉得她有些见识,“便在炕上坐了,慢慢的闲言中套问他年纪家乡等语,留神窥察其言语志量,深可敬爱”。之后宝钗常来找袭人聊天,还帮她做针线。因为一句话而辨识同类,足见宝钗的敏锐。

  第五十六回探春等打算在大观园搞承包责任制,平儿提议让宝钗的丫头莺儿妈负责管理蘅芜院里的香草,宝钗立即认为使不得——让自己的人从中获益,有徇私之嫌,担心被婆子们看小了,有损管理者的威望。宝钗提出了新的妥当人选:怡红院的老叶妈,就是茗烟的娘。“那是个诚实老人家,他又和我们莺儿的娘极好,不如把这事交与叶妈。他有不知的,不必咱们说,他就找莺儿的娘去商议了。那怕叶妈全不管,竟交与那一个,那是他们私情儿,有人说闲话,也就怨不到咱们身上了。”这一句又“暴露”了宝钗人际关系上的功夫,如何表现“公平”是其一,其二是她对丫头的娘与谁要好,甚至这人的品行如何都心知肚明。

  贾府中下人的关系盘根错节,红玉是管家林之孝的女儿,司棋是王善保家的外孙女,宝玉的仆人李贵是奶妈李嬷嬷的儿子……这些人构成了底层的关系网,同样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宝钗借住在姨娘家,有一种不自觉的谨慎,不像王熙凤只走贾母和王夫人等的上层路线,她对底层的力量没有丝毫轻视。

  说起宝钗经营人际关系的方式,倒也并无奇特之处,无非是行事得体,想得周到。第四十八回中,香菱刚搬入大观园时,宝钗特地嘱咐她要拜会邻居。宝钗笑道:“今儿头一日进来,先出园东角门,从老太太起,各处各人,你都瞧瞧,问候一声儿,也不必特意告诉他们搬进园来。若有提起因由儿的,你只带口说我带了你进来做伴儿就完了。回来进了园,再到各姑娘房里走走。”这番叮嘱见出宝钗做事一贯是眼里有旁人,周到又不唐突,润物细无声。宝钗周围的人耳濡目染,人缘都不差,莺儿妈会编花篮葫芦送给凤姐的得力干将平儿玩,莺儿帮宝玉打络子、给林黛玉编花篮,还认了宝玉的小厮茗烟的妈妈叶妈做干娘。

  宝钗有一个特点是做人大方,会在他人有需要的时刻伸出援手,物质上毫不吝啬,比如主动提供螃蟹让史湘云诗社做东,暗地里送邢岫烟衣物,赠与黛玉滋补的燕窝……大观园里的姑娘们,正值青春妙龄,各有一腔心事,心疼自己还疼不过来,哪有余力去疼爱别人呢。宝钗主动释放出“我懂你”“我为你好”的善意信号,帮助别人时的姿态诚恳而巧妙。世界上有很多孤独的人害怕先踏出第一步,而友谊的发生常是从一次热心的援手开始。她提议设螃蟹宴时,对史湘云说得诚恳,“我是一片真心为你的话,你千万别多心,想着我小看了你,咱们两个就白好了。”史湘云十分感服。

  林黛玉行酒令时说了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宝钗按下不表,日后在无人处提点。她的剖白同样坦诚:“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爱藏书。先时人口多,姊妹弟兄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弟兄们也有爱诗的,也有爱词的,诸如这‘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无所不有。他们是偷背着我们看,我们却也偷背着他们看。后来大人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才丢开了。”林黛玉将心比心,觉得宝钗待人宽厚又光明磊落,也就打开心结,从此“孟光接了梁鸿案”。

  才华横溢,容貌出众,性格豁达,没有架子,强大又友善,无论哪个时代,薛宝钗这样的女孩子都很容易得到同性的喜欢。可“完美”也是最难维护的人设,越得体的人越有人寻找瑕疵,一旦被人定位为“长袖善舞”“会做人”,别人对你的一言一行就会更挑剔。可不是么,多少年过去,一直有人认为宝钗是个大反派,周到是笼络人心,顺着长辈心意说话是虚伪,对林黛玉关爱是“心里藏奸”,甚至有人怀疑薛宝钗在林黛玉的燕窝里下毒……似乎宝钗的一言一行都是围绕“嫁入豪门”而展开,一旦她得不到某个男人的爱,别人就似乎有了贬损的理由。曹雪芹将钗黛相提并论,不可能把她写得那样恶毒。

  细细想来,薛宝钗是怎样变成人际关系高手的?一母所生的薛蟠和薛宝钗为何性情天差地别?或许正是因为有个任性的“呆霸王”哥哥和宠溺儿子的慈母,宝钗才不得不变得早慧和懂事。“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她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在家时自觉做母亲贴心的小棉袄,到了贾府又主动担任薛家的首席公关。“日间到贾母处王夫人处省候两次,不免承色陪坐,闲话半时。园中姐妹处,也要度时闲话一回。日间不得闲,夜里做女红到三更才睡。”乖巧的薛宝钗过得忙碌而辛苦,而她对他人需求的体察或许就是在这些辛苦中训练出来的,因为懂得做人的难处,所以愿意慈悲。她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与分寸感,却并不“油腻”,不拜高踩低。

  薛蟠出远门带回了特产,宝钗给贾府众人送礼物,连没时运的赵姨娘也有一份。似乎宝钗总能考虑到一些“不重要”的边缘人,在大观园改革时也是她提出由承包园子的婆子拿出一点钱,分给其他婆子,使所有园中做事的人都得到些好处。同是王夫人那边的亲戚,王熙凤对赵姨娘动辄责骂,像是为姑妈出气,而薛宝钗却对赵姨娘和贾环客客气气。这是摆正了自己的客人身份,或许也有一份对世人的博爱。

  从某种意义上说,宝钗是博爱的,但她的博爱与宝玉热爱一切美好事物的“情不情”有所不同,她更为理性与实际,待世人都是一种淡淡的好,这种好有着距离感,不在情感上过分卷入,倒也足够抚慰人心。“任是无情也动人”来形容她最合适不过,多少号称“有情”的不过是自我感动了一下,于局面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如果说宝玉是用对美好女儿的爱来隔离现实,宝钗则是用日常琐事和对他人的关爱来隔离现实。顾城曾评价宝钗说:“她知道生活毫无意义,所以不会执留,也不会为失败而伤心;但是她又知道这就是全部的意义,所以做一点女红,或安慰母亲,照顾别人。她永远不会出家,死,或称为神秘主义者,那都是自怜自艾之人的道路。她会生活下去,成为生活本身。”

  宝钗对生活有一种疏离感,她能跳出眼前的局面来打量和审视,有开阔的心胸。当哥哥薛蟠被柳湘莲痛打之后,薛宝钗劝解母亲说:“不过他们一处吃酒,酒后反脸常情……况且咱们家的无法无天,人所共知”,没有必要“兴师动众,倚着亲戚之势,欺压常人”。对于亲戚关系这个账户,宝钗是在用一点一点的善意存入,薛蟠则是用一桩桩祸事不断支取,任性妄为。对于哥哥出门做生意,宝钗极力赞同,哪怕生意赔了也是历练,总不可能一辈子守在母亲身边当“妈宝男”。这种认识和格局,非同凡响。

  当尤三姐自刎,柳湘莲出家,与柳湘莲相厚的薛蟠情绪不好,宝钗提醒他注意犒赏伙计们——做东家的,要对底下人体恤,一趟生意结束,人人等着领赏分红请客,不能因为老板有情绪就都省了。虽然这反应看似过于冷酷,可倒有一种“不为打翻的牛奶哭泣”的理智。无论发生了什么不幸,生活总要继续,倘若沉溺在悲哀中自怜,就会失去人心。事实证明,薛蟠请客时心不在焉,伙计们觉得无趣,宴席不欢而散。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不可能要求别人对自己的痛苦感同身受。宝钗有管理者的格局,可惜身为女子,不能代替哥哥去管理家业,提点一两句已是极限。

  “抄检大观园”事件后,宝钗要搬出去时,她也提醒王夫人说:“据我看,园里的这一项费用也竟可以免的,说不得当日的话。姨娘深知我家的,难道我们家当日也是这样冷落不成。”鲁迅先生在《呐喊》自序里说道:“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红楼梦》里薛宝钗的父亲死后,“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而薛宝钗在薛家的慢慢“冷落”过程中看到和学到了太多,对姨娘的这一番话可以说是真诚友善的提醒,但只是点到为止,她不必也不能过分热心。

  历来对宝钗服用的“冷香丸”有许多解释,但在我看来,或许正是因为天生聪慧加上一颗热心,薛宝钗才需要服用“冷香丸”,不至于“人我不分”,在冷香丸的作用下保全自己“不干己事不开口”。时常叹息山中高士薛宝钗,空有见识和本领却无用武之地,将生命耗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看出衰败的信号,然而“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只得藏起一颗热心,冷冷地接受命运的安排。有时我会想,在这个故事里,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到红尘中体验了一番人间情爱,如果薛宝钗也是神明下凡的话,她这一生体验到的是什么呢?(闫晗)

[ 责编:秦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巽达:“文创”背后的大意义

  • 《纸上景观》:“撕”出来的自然标本奇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今天的乐队虽然不再像过去的乐队那般清贫,但大部分乐队还是没能大富大贵。还好,摇滚人一直在路上,尽力坚守因摇滚而生的热血、青春、光荣与梦想。正如果味VC杨林所说:今年只是一个开始,明年夏天应该才是最好的夏天。
2019-07-15 10:14
《花开时节》的开头引入了截然不同的两种价值观:以大妮为代表的诚实劳动的农民,以二妮为代表用各种方式博取出名的“网红”。正是这些价值观的碰撞,让观众看到农民的质朴之美——诚实的劳动,农民在追求物质富裕的同时,也会遇到不屑和不理解。
2019-07-15 09:23
盛唐是一种痴绝的执念。这儿有着说不尽的太平气象,写不尽的富贵风流。她是“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她是“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她是“满耳笙歌满眼花,满楼珠翠胜吴娃”,她是“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2019-07-12 09:53
《千与千寻》能够唤起我们的共鸣,或正因为其在纷繁的世界中坚守了永恒不变的爱的真理。如同《千与千寻》中文译名蕴含的真谛——“千”和“千寻”本是一体,只有记得“本名”,才不会在迷恋虚妄中滑向深渊。
2019-07-12 09:46
文艺的繁荣源自人民,文艺的发展依靠人民,“知之深,爱之切。”只有切实深入一线,深入生活,才能找到让灵魂触动的创作题材,寻到让精神洗礼的创作源泉,悟到让思想升华的创作灵感。同时,也不能缺失对创作技法的锤炼,技法虽可用心习得,却难灵活运用。
2019-07-12 09:59
和以往“漫长”的电视剧相比,《长安十二时辰》时间跨度只有短短24小时。在“后宫频频领盒饭,前朝阴谋理不断”的古装剧乱象中,该剧仿佛一股清流,让浮躁的人们静下心来重新审视:应该怎样讲好中国故事?
2019-07-11 10:28
以青年受众为主体的网剧在向以大众受众为主体的电视剧转化时遭遇的“次元壁”区隔,不仅是媒介跨越的壁垒,更是在大数据精准投射下观看习惯与审美趣味的分歧。这种趋势会给今后的影视剧制作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现在还难以下判断,只能拭目以待。
2019-07-12 09:15
杨紫、郑爽、关晓彤、周冬雨普遍被认为是“90后四小花旦”,她们同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戏路、资源的竞争难以避免。纵观几人这些年的表现,有观点总结:演员的人气终究需要好作品做支撑,否则难以持久。
2019-07-10 10:15
《三体》电影的失败启示我们,文学作品的IP开发并非简单的拿来主义。好的IP需要好的改编者。不论是传统文学作品还是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时既需要对市场的精准判断,也需要编剧结合时代进行有所侧重的改编,以唤起当代观众的共鸣。
2019-07-11 10:16
随着电视屏幕、机顶盒、VR设备的发展,视频行业已经进入到“超高清时代”,因此,清晰度和画质是影响老剧观感的老大难问题。当年的老作品现在一看,有的简直是“奔跑的马赛克”。
2019-07-10 09:56
德国早期电影因“表现主义”流派名垂影史。当时的德国电影,一方面和好莱坞无缝对接,追求标准化制作,争取国内票房和海外出口,同时也尝试对好莱坞发起挑战。一群女演员,在大银幕上创造了完全不同于表现主义流派中的表演质感。
2019-07-11 09:30
金融政策层面对于影视、游戏行业的“另眼相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行业发展的现状和某些困境。对于影视公司来说,热钱撤离后,融资难或导致现实的资金问题。但经过去泡沫化的短期阵痛后,影视、游戏公司将不得不花更大的精力在打磨优质内容上。
2019-07-10 09:48
诗歌的风度是什么?它是人们精神的筋脉,是渺远的苦难意识的复活,是生命的旗帜和光明的导向。与其说它是一条未知的小径,不如说它是一个可见的门槛,让人不断接近又不断离开,在这个门槛上读者和作者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体会同时被传唤和释放的经验。
2019-07-10 09:41
该片以喜剧的方式揭示了社会问题。虽然影片的氛围是轻松幽默的,男主角更是浩然正气中多了几分“滑稽”,但主题却是严肃的,正是这种“严肃的幽默”直击社会普通人的心灵,因此影片除了呈现出一种调侃和暗讽,还有着很多理性的思考。
2019-07-10 09:37
秦腔和京剧都是我国古老的戏曲剧种,结对共建为两个悠久辉煌的剧种带来了新的机遇,而戏剧创作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移植。国家京剧院充分发挥了国家院团的导向性、代表性作用,用实际行动支持地方院团建设,有效提高了西安秦腔剧院青年演员的整体艺术水准。
2019-07-09 09:09
“良渚文明丛书”共11种,这套书是浙江省文物局“面向良渚古城遗址申遗的保护研究成果应用及转化”项目的最新研究成果,主要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致力于良渚考古的中青年学者围绕近年来杭州市余杭区良渚古城遗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集体编纂而成。
2019-07-09 10:00
近期,围绕《长安十二时辰》的种种热议,均是剧中俯拾即是的细节,对唐文化的细腻还原和无限贴近。镜头中,走街串巷的地图式场景和织锦般绵密的市井百态,塑造了一个极其具体生动、富有烟火气息的大唐都市。
2019-07-09 09:39
把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搬进中国网络综艺的导演关正文,远不像他的节目《见字如面》或者《一本好书》那样富有诗意。有人管他叫“绝对的幕后者”。他躲在幕后,想方设法把那些年代久远、门槛高深的文化经典,变成年轻人手机屏幕上“好玩儿的东西”。
2019-07-09 09:25
在当下,流量爱豆层出不穷,对于纯粹依靠流量起家的这些“小鲜肉”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勇于挑战过硬的作品或立住“专业人设”成为优质偶像,是当务之急。当有了真正拿出手的作品,也才能在各种人气指数榜上居高不下,形成事业发展的良性循环。
2019-07-08 10:38
暑期已至,今年荧屏暑假档大幕已拉开。如今,《可爱的中国》已在央视开播,革命题材热度不减,而卫视方面则主打青春题材,青年演员领衔的《流淌的美好时光》《亲爱的,热爱的》《奋斗吧少年》吸引年轻观众。
2019-07-08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