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乐队的夏天》能带给中国摇滚“春天”吗?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乐队的夏天》能带给中国摇滚“春天”吗?

来源:北京青年报2019-07-15 10:1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寿鹏寰

  这个盛夏,一档名为《乐队的夏天》的网络综艺节目带火了乐队,唤醒了人们一度埋在记忆深处有关摇滚和摇滚精神的回忆,重新点燃了和摇滚黄金年代有关的青春、梦想与激情。

  《乐队的夏天》自5月开播以来,热度与口碑持续提升。节目邀请了华语圈各具特色的面孔、痛仰、新裤子、旅行团、刺猬等31支原创乐队参与竞演。31支乐队中,不仅有成立20年乃至30年的老牌乐队,也有90后新锐年轻乐队。节目不设置评判性的“导师”席位,把所有的投票权交给现场观众。

  张亚东、高晓松、吴青峰、乔杉等嘉宾在节目中成为“超级乐迷”,和其他乐迷一样,与观众一起观演、向乐队提问,与大众一同了解乐队文化。不少上了节目的乐队备受关注甚至成为爆款,包括原本并不知名的九连真人、Click 15、斯斯与帆等。也因此,中国摇滚乐队目下的生存状态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新手

  新乐队靠兼职维持

  租排练室也要精打细算

  根据北京青年报记者的调查,大多数乐队其实还在为生计奔波,通过兼职维持他们的梦想。

  刺猬乐队的主唱子健做乐队是兼职,他还有个工作是程序员,但他换工作的频率可能比乐队的演出还要多。有很多次,刺猬乐队因为生计等问题濒临解散,“一直憧憬生活状态能好一点,不要有那么大动荡。”子健这样说。

  在节目中止步8强的Click 15乐队,2015年成立。参加节目之前,他们的演出几乎没有观众,做音乐的收入一年下来平均1000块(大多数乐队的收入状况,也都是非常不稳定的)。所以他们在支出方面也要精打细算,比如租排练室,租金两小时120元,他们租了一个半小时。而排练室规定,不足两个小时也要按照两小时算。于是两个平日里除了音乐不愿多说一句话的男孩,为了省下30元不得不腆着脸去问:能不能按一个半个小时来算?

  Click 15乐队主唱Ricky说,一直都明白自己做的是小众音乐,乐队从来没有靠音乐赚过钱,可能永远也等不到大红大紫的那一天,但只要台下有足够的观众,他们就有继续做下去的动力。

  包括猴子军团、斯斯与帆、和平和浪等乐队,目前还很难靠音乐赚钱,甚至是亏钱状态。

  老炮

  摇滚圈奋斗20多年

  出专辑得自掏腰包

  赵卫,前轮回乐队主音吉他手、中国第一代摇滚人,1991年与吴彤、焦全杰等组建轮回乐队。1997年,在他的倡导下迷笛音乐学校开办两年制班。迷笛97级大部分学生成了当下中国摇滚的中坚,比如痛仰乐队的主唱高虎等。

  2010年,赵卫成立了个人痕迹浓重的指行者乐队,并亲自上阵担任主唱。9年的磨练,终于在2019年6月推出了乐队第一张专辑《告诉我》——这是他真正的内心表达。9年当中,指行者乐队没有和任何公司签约,赵卫既是乐队的灵魂人物,又是经纪人。

  但赵卫毕竟是音乐人出身,不是商人。这9年,凭借赵卫个人的资历和在摇滚圈中的地位,指行者乐队虽有一些演出,但并不能养活乐队。乐队的各项支出包括专辑《告诉我》20万的制作费用,都是赵卫自掏腰包。

  目前专辑只在京东售卖,线上发行的渠道还未谈出结果。能否赚到钱,甚至是否能收回成本都是未知数。但在赵卫看来,这张专辑是做指行者乐队这么多年的一个交代——指行者来过人间,总要留下点什么。

  赵卫透露,纯粹做乐队如果一个月没有一两场演出根本不能过活。目前,不少乐队还靠兼职维持;也有不少乐手为了讨生活到处参加各种乐队的伴奏,或者去为电视剧音乐配乐编曲,“乐队这行的竞争也是存在的,有的时候忙于这些竞争,就可能沦为机器,从而影响乐队的创作。”

  幸运者

  曾纠结过风格定位

  “新裤子”取得成功

  新裤子乐队成军20多年,最初也曾纠结过风格、定位等,甚至一度处在离散的边缘。但和大多数乐队不同的是,新裤子成立之初就签约摩登天空音乐公司。至今,宣传和推广都有专业团队。此外,主唱彭磊、键盘手庞宽原本就有各自的本职工作,对于乐队的现状和前途也不至于太过忧心。成军之初,新裤子也遭遇过演出现场遇冷、观众大批离场的窘况,在公司的运作下新裤子适时转变风格,在商业上取得了成功,开始走红。

  只是新裤子的成功还很难复制。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能够成功、能成为热点的乐队,背后大多有推手,比如目前爆红的九连真人,幕后推手是黄燎原。黄燎原曾经是唐朝乐队、二手玫瑰的经纪人,有过众多的成功案例。此外,像面孔、痛仰等乐队,背后都有强大的经纪公司在为其助力。中国的摇滚乐队千千万万,能签公司、成员有稳定收入、有幕后推手的,还是少数。而且很多摇滚人个性鲜明,不一定能接受商业规则和娱乐圈的生存规则,最后跟公司分道扬镳、自我发展的乐队不在少数。

  在上这个节目之前,彭磊甚至以为很多乐队已经消失,因为属于中国摇滚乐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许久。在节目现场,看到很多熟悉的、已经步入中年的同龄乐队,彭磊伤感的情绪一拥而上。因为他知道,这么多年过去,很多乐队的境况并没有太大的改观,他们依然活得很艰辛。

  “中国好的乐队特别多,但命运好的乐队非常少。中国摇滚乐的黄金时间在上世纪90年代,我们都没赶上。但慢慢发现你在歌迷的心中越来越重要,你干的事情,他们都会支持你。还是那种被需要的感觉又来了,所以还要继续走下去。”

  现状

  摇滚已脱离“地下”

  一线乐队出场费达几十万

  1993年初成立的迷笛音乐学校虽是民办院校,但被称为中国摇滚音乐的“黄埔军校”,为中国的现代音乐产业培养了不少人才,比如痛仰乐队成员,比如新裤子乐队的贝司手赵梦等等。迷笛学校校长张帆历经了中国摇滚乐发展的不同时期,对于摇滚乐的现状和未来,他比较乐观。

  张帆介绍,过去的十几年当中,摇滚乐早已脱离了地下的状态,很多乐队通过大大小小的音乐节,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比如,迷笛音乐节从2000年举办至今快20年了,有音乐节、有巡演,基本上能够解决优秀乐队的生存问题,像痛仰、逃跑计划这样的一线乐队参加音乐节的出场费已经达到几十万了。此外,现在越来越多的主流平台用综艺节目的方式来推介乐队。

  与此同时,张帆也不讳言还有很多乐队可能没有演出机会,或者唱片、音乐拿不到很好的版权收益,还有大量的乐队靠兼职维持。在他看来,这种情况也很正常,“在欧美,95%的摇滚乐队都是兼职生活的,年轻的乐队面临的困难也很多。真正走上巡演的正轨、参加大型的音乐节,然后有很高收益的乐队还是极少数。因为文化的消费,尤其摇滚乐文化的消费,并不是刚需,乐队的巡演也是小众的。”

  “谁都不想一辈子生活窘困,但乐队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本身并不是奔着发大财去的。拿起吉他的时候,他知道我喜欢的是这个。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即便经济不富裕,可是他从音乐里得到的快乐和自由也会让他非常享受这个过程。这可能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

  未来

  一代人终将老去

  但总有人正年轻

  2001年,在以音乐人生存状态为主题的电影《北京乐与路》中,饰演主唱的耿乐说:北京摇滚的主要特点是:穷。

  那个年代的摇滚人诸如张楚、丁武(唐朝乐队主唱)、痛仰的高虎都曾经历过困顿,但真正爱音乐、爱摇滚的人们依然源源不断,各式乐队你唱罢我登场,没有让摇滚、乐队断了香火。坚持至今的指行者乐队主唱赵卫,虽然有些伤感于“乐队真正的夏天,我们可能赶不上了”,但他的脚步从未停止……

  《乐队的夏天》节目现场,看到舞台上的90后乐队盘尼西林改编了一曲朴树的《New Boy》时,音乐制作人张亚东不禁泪流满面,“就像时光没有改变一样,永远都有人是年轻的,永远都有new boy。”

  今天的乐队虽然不再像过去的乐队那般清贫,但大部分乐队还是没能大富大贵。还好,摇滚人一直在路上,尽力坚守因摇滚而生的热血、青春、光荣与梦想。正如果味VC杨林所说:今年只是一个开始,明年夏天应该才是最好的夏天。也许在他们这一代,也许在他们的下一代,乐队会迎来真正的夏天。(寿鹏寰)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