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莫让“去编剧化”侵蚀影视界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莫让“去编剧化”侵蚀影视界

来源:新华日报2019-07-18 10:2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陈吉德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没有编剧之编,导演之导、演员之演、摄影之摄都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张艺谋说:“现在拍电影最难的,也是最珍贵的,就是找到一个好剧本,今天如此,未来也是如此。”黑泽明这样告诫人们:“一部影片的命运几乎要由剧本来决定。我甚至认为,抓住一个好的剧本是导演艺术的第一步。”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

  去编剧化的最明显表现是剥夺或淡化编剧的署名权。一些作品在宣传和播出时,重点突出导演和演员的名字,直接隐去编剧的名字,即便出现也多是在非常不显眼的次要位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明确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等作者享有署名权。”所以,剥夺或淡化编剧的署名权是对编剧权益的最直接侵犯。

  肆意修改剧本是去编剧化的另一种表现。在剧组,从制片、导演到演员,好像什么人都可以对剧本进行指指点点。他们自以为是行家里手,常把编剧视为仆人、匠人或者枪手,把剧本视为一张可以随意涂抹的羊皮纸。如此几番修改,剧本变得面目全非,编剧也就成了“码字民工”。

  去编剧化还有一种隐形表现就是压低稿酬。长期以来,除一些大牌编剧外,大多数编剧很难获取足额稿酬。尽管编剧在创作前签订了各种协议或者合同,但在金钱面前,制片方经常以各种理由降低、拖欠甚至扣除编剧的稿酬。编剧在遭遇侵权后维权非常艰难,只好选择忍受沉默。在他们看来,与其把精力花在无望的维权上,不如花在眼前的创作上,多取得一些成就。

  内容为王,创意制胜。编剧无疑是影视作品大厦的设计者和奠基者。长期以来的去编剧化顽疾严重削弱了影视作品的原创力。一些人错误地认为,只要找到了大IP,找到了流量演员,就可以赚得钵满盆盈,一夜暴富,而无视编剧的重要性。于是一些粗制滥造、毫无新意的作品便充斥荧屏。更有甚者,干起剽窃抄袭的勾当。“剽”之胆量有大小,手法有显隐。大“剽”者明目张胆,肆无忌惮,整篇抄袭且趾高气扬;小“剽”者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盗取片段而窃喜。

  去编剧化还妨碍了编剧深入生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剧本是影视作品的源头,生活是剧本的源头。没有生活源头的活水,剧本就很难有顽强的生命力。去编剧化编剧的应有权益得不到保障,也就没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去认真体验生活,即便体验,也是走马观花,得其表而难入其里。他们大部分时间待在书房的电脑前凌空蹈虚,于是才有手撕鬼子、单掌掏心等雷人情节。

  去编剧化的另一个弊端是弱化了编剧在社会公众中的形象,误导了青少年的价值观。笔者多年来一直从事影视编导专业的招生面试工作。每当我问到“编剧、导演和演员,你最喜欢哪个职业”的问题时,几乎没有一个考生回答最喜欢当编剧。因为在他们看来,导演最有权,演员最风光,唯有编剧最默默无闻。长此以往,编剧人才将可能出现断档。

  去编剧化是各种因素造成的。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编剧是文字化的存在,导演和演员是影像化的存在。也就是说,编剧最终呈现的是文字化的剧本,导演和演员最终呈现的是影像化的文本。在图像霸权时代,影像的影响力要远远大于文字的影响力。就影视艺术而言,观众最终消费的是影像而非剧本,尽管影像是根据剧本拍摄而成。相比于文字,影像具有天然的直观、逼真、便捷等诸多优势,当观众陶醉在如梦似幻的影像世界中时,大都注意到光鲜靓丽的演员和手执导筒的导演,很少会想起支撑起故事大厦的编剧。

  就影视制作而言,编剧是不在场的,导演和演员是在场的。虽然编剧是整个影视创作的起点和基点,可是一旦进入拍摄环节,编剧大都抽身而出,很少进入剧组。而在实际拍摄过程中,剧本可能会出现各种问题。由于编剧不在场,不直接参与对话,剧组通常会自己独立解决,而无视编剧的存在。

  就影视创作而言,编剧的主要任务是讲故事。虽然一个优秀的编剧要具备思想理论修养以及人文学科、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等诸多方面的“全息”知识,但整个行业的门槛比较低,似乎每个人都可以讲故事,都可以对编剧笔下的故事发表看法。这就给公众造成一个误解,认为编剧的工作很简单,人人皆可。其实不然,术业有专攻,尽管人人都可以讲故事,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讲好故事。正因为如此,前几年一名演员“拍戏不是拍剧本”的说法才会遭到编剧界的集体“围剿”。

  对于编剧行业而言,之前的法规比较笼统,一旦出现纠纷,很难找到具体的条文。就影视界而言,行业规范需要进一步明确,大家只有各归其位,各守其则,编剧“创一剧之本而居一剧之末”的尴尬处境才会有所改观。

  在欧美及韩国影视界,推行的是编剧中心制。所谓编剧中心制,就是编剧掌握着最终话语权,决定影视作品拍摄制作过程中的所有事务,比如导演选取、演员挑选等。在中国当下,推行编剧中心制还有很大难度,但是去编剧化的顽疾却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有为才有位。解决去编剧化顽疾的根本路径是编剧本身要努力提高素养,创作出优秀的剧本。事实证明,只要编剧有足够的实力,自然就会成为资本的中心,相反,在创作方面少有成就,甚至不爱惜自己的羽毛,便很难得到他人的认可。

  编剧还要有一定的维权意识。当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时,要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在这方面,建议各种编剧行业协会能够积极行动起来,抱团取暖,为编剧提供应有的援助。当然,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近年来,一些编剧走上了编导合一的路子,自己当导演拍摄自己的剧本,其中有兴趣使然的原因,同时也不乏为避免资本对剧本创作的干扰,从而得以完整呈现剧本风貌的被迫之举。如上所述,惟有内外结合,多路并进,去编剧化的顽疾才会得以逐步解决。

  (作者为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导)

[ 责编:张义文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