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乐队的夏天》过去、现在和未来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乐队的夏天》过去、现在和未来

来源:北京青年报2019-08-14 08:53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祖薇

  《乐队的夏天》火了。节目播出的三个月中,7万网友冲进豆瓣为其打出了8.7分;百度的搜索指数峰值超过了84.5万,基本上是上半年综艺节目里最高的;节目前11期,总共霸占了全网233个热搜榜;还产生了超过快1.4万篇的媒体报道……这些数据都说明,在这个夏天,乐队们以音乐性和个人魅力征服了观众。

  第二期节目中,痛仰乐队、九连真人的演出打动张亚东 图片来源/爱奇艺

  《乐队的夏天》确实带火了这个“夏天”。近期,节目出品人马东、总制片人牟頔,参与乐队方代表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以及乐队代表参加多个论坛,让我们了解到节目更多的台前幕后故事,以及为太多人带来的改变。

  【揭秘过去】

  马东两个“灵魂拷问”拿下沈黎晖

  一年前,马东和牟頔找到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说自己想做一档乐队的综艺节目,邀请摩登天空旗下的签约乐队参与。当时,马东用两个“灵魂拷问”征服了沈黎晖:“第一,你相不相信爱奇艺S+级的资源?第二,你相不相信米未传媒?”双方十分钟内敲定了合作。在沈黎晖的帮助下,马东又联系上了太合、街声等音乐机构,顺便还搞定了播出平台爱奇艺。

  《乐队的夏天》中,沈黎晖和摩登天空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参赛的31支队伍中,有摩登天空旗下的新裤子、痛仰等五支乐队,节目七强中一半来自摩登天空,HOT5的前两名新裤子和痛仰都签约沈黎晖旗下。

  找到了沈黎晖,其实就找到了开启乐队大门的钥匙。

  尊重作品并突出音乐人个性

  在马东的记忆里,节目的录制过程,“每天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牟頔对比做偶像节目和乐队节目的不同说,“如果我做偶像类节目,可能我自己的控制力会放得更大一些。但是做乐队节目,时刻得提醒策划团队收一些,因为乐队的能量太大了,乐手都很有个性,我们能做的就是给意见,每一个乐队选曲的时候都会进行沟通。”

  参赛的面孔乐队主唱陈辉现身说法,“之前我们是拒绝上节目的,我跟三哥(贝斯手欧洋)几次碰面,都觉得别到时候弄成晚节不保啊,我们可是有气节的。我们其实是最后一个加入节目的。”陈辉承认,之所以同意参赛是被米未传媒感动了,“《乐队的夏天》完全打破了真人秀里面的东西,就是突出音乐,对所有音乐人的个性、作品都非常的尊重,这是节目做得最棒的地方。”

  当然,双方的磨合也是有技巧的,其中一个关键就是,“我们做乐队节目导演80%都是女生。”牟頔说。

  陈辉的体会是,“20岁的女生跟你说,‘陈辉能不能换一首,这首真的受不了’。我们立马就换歌。”

  【透露现状】

  “你知道彭磊一年挣多少钱吗”

  中国的音乐生态环境中,独立音乐人生存之难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许多人觉得,这其中乐队的处境更差。但是,当《乐队的夏天》把这些“珍重气节、拒绝商业”的乐队拽到大众面前时,人们才发现,真实的情况和想象中差距很大。

  “节目播了大概三期以后,一个好多年没联系的女孩,突然在微信上给我转了一万块钱,‘请你一定转交给彭磊,他太不容易了。’我回了一句,‘你知道他一年挣多少钱吗?’”彭磊所在的新裤子乐队目前已签约摩登天空长达22年,“乐队参加音乐节是有固定收入的,《乐队的夏天》之前,新裤子每场40万,痛仰45万。”沈黎晖在接受《贵圈》采访时曾经算过账,“中国一年有300个音乐节,(乐队)唱够20场,年收入接近1000万;拿票房分成的Livehouse,一年演50场不在话下,如果每场200块钱一张票,1000个观众就是20万。”参加节目之后,痛仰的出场费没有涨,但新裤子大概涨了12%。沈黎晖认为,这两支乐队本身已经起点很高了。参加节目给新裤子带来最直接的变化是,粉丝量的增长。节目开播过半时,新裤子乐队离百万粉丝还差88万。节目结束时,他们的粉丝量突破了115万。

  用牟頔的话说,新裤子和痛仰上节目,“他们玩得开心最重要”。在“夏天”中,获益最多的恐怕是苦熬多年的刺猬乐队、盘尼西林、click#15、果味VC、九连真人这样的年轻乐队。

  虽然果味VC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但是主唱刘子滔介绍,“往年这个时候,我们平均有3场演出,今年我们是7场,数字确实提升了”; Indie Works召集人刘瑾表示,旗下厂牌的乐队比如刺猬、click#15的商业价格在原有基础上增长超过10倍;“夏天”让Mr.Miss的名气几何式飙升,接活量大幅提升,收入稍有提升。

  综艺在向有价值的音乐靠拢

  对于与“新裤子”一样处于乐队食物链顶层的面孔而言,上节目主要带来的是精神上的满足。“许多人在微博上看到了我们、加了我们,之后不管我们演出到哪儿,他们都会来。我们沾了‘夏天’的光,不止是我们,很多人因为我们而去听以前那个年代的歌,甚至听那个年代的乐队,去感受那个年代,我觉得这是有意义的事儿。“陈辉说。

  同时,陈辉也认为,“夏天”沾了面孔的光,“我觉得面孔乐队可能让《乐队的夏天》更上档次。”沈黎晖同意这种相互成全的说法。“综艺和音乐之间并不存在矛盾,拿我们自己举例子,确实是因为‘快男’唱了《董小姐》,才让我们有了更大的传播点。后来,‘好声音’又把《南山南》唱火了,节目组还想邀请马頔(原唱)与学员合唱,结果他死活不去。”

  沈黎晖说,“今年至少有七八档综艺节目是与原创音乐相关的。综艺在向原创音乐倾斜、在向真正有价值的音乐靠拢的时候,这两者没有那么多矛盾的点,这是大趋势。”

  【追问未来】

  为购买力最强的人群还是为年轻人服务?

  《乐队的夏天》为什么会火?很多人认为,它之所以成功,离不开两个原因,第一找到了好的乐队,第二抓住了沉默的中年人。一些不看综艺的人开始看综艺了,一些不听摇滚乐的人开始听摇滚乐了。不过,后一点可能与马东的想法并不一致。“我并不理解什么叫圈层,从对客户的服务、营销、市场的定位上讲,所有的东西上都应该有这个强烈的意识——要服务更多人。在我们心中,米未一直是有针对性的服务年轻人的内容生产机构,针对18-35岁的人群,也就是整体购买力最强的人群。”

  他以米未传媒的拳头产品《奇葩说》为例,“做第一季时,我们的总导演25岁,到第四季的时候他已经快30岁了。伴随我们一路走下来的观众也是,他们是我们的铁粉,他们要求节目更有深度、更有哲思,但是大多数年轻人并不买账。

  “所以到了第五季,我们放下了这些铁粉——把他们的意见放在了一边。我们觉得,还是应该为20-25岁的人服务,《奇葩说》第一季的时候,他们还在看《快乐大本营》,那时候15岁,根本不为恋爱、职场、跟父母的关系以及很多社会因素所困扰,到他们20岁的时候,他开始着急的时候,《奇葩说》第五季可能帮助到这些年轻人。这样做的结果是,《奇葩说》第五季的流量数据比第四季整翻了一番还多。”

  这个策略同样会用在《乐队的夏天》第二季。“也许今天《乐队的夏天》第一季触动了我身边很多30岁上下人群的回忆。但是我说第二季的目标是什么,是更年轻,让乐队获得更多年轻人的共鸣。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相信真正触动人的只有内容本身,而不是你当初所谓的市场定位、方向。”

  能唤醒中年人的音乐节热情吗?

  为年轻人服务,对于乐队而言可能更加迫切。“以前我们从来不看数据,按照自己喜欢的就好了,但是最近这两年偶尔也看看数据。”沈黎晖介绍,每年草莓音乐节大概在线下可以卖100万张门票。

  到底草莓音乐节是多大岁数的人来?数据表明,草莓音乐节最高峰值的观众,80%左右的观众是19岁,18—20岁的人占了将近80%-90%的体量,这里面又有75%左右是女孩。以Hip-Hop为主的MDSK音乐节主流观众年龄更小——17岁。

  “音乐节的观众真的是非常年轻。国外的音乐节可以看到很多40岁、50岁的人,中国完全不一样,中国一到30岁、40岁,生活完全不一样,这是我们要想一想的课题。”沈黎晖说。

  那么,《乐队的夏天》有没有唤醒中年人的音乐节热情呢?沈黎晖回答,“从整个音乐节数量来讲,可能会面临一个大的或者小幅提升,从音乐节的门票销售速度来讲,我们发现这个节目之后也会更快一些,但是对于整体音乐节而言,没有那么大的改变,说明很多人还没有变成行动。”(文/祖薇 统筹/满羿)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