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敢为人先,上海舞蹈“舞”在潮头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听说 > 正文

敢为人先,上海舞蹈“舞”在潮头

来源:解放日报2019-09-12 10:3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郑慧慧

  在今年上半年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上,上海歌舞团的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一炮打响,居于获得国家“文华大奖”的三部舞剧榜首。它以富有挑战性的红色谍战题材、新颖独特的表现方式夺人眼球,使全国艺术界的目光又一次聚焦上海舞蹈。

  “又一次”,意味着不止一次。确实,回顾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上海舞蹈走过的历程,“敢为人先”是突出的特征和不懈的美学追求。

  初创辉煌:《白毛女》《小刀会》走出民族舞蹈新路

  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和一项蒸蒸日上的事业,新中国成立后,舞蹈艺术的推进既重视继承发展民族舞蹈,又积极引进外来舞蹈样式。在苏联专家帮助下发展中国民族舞剧和使芭蕾艺术走中国化的道路,可以说是新中国舞蹈艺术史上的两件大事和两项艰巨任务。由上海相关艺术院团、学校等创作的民族舞剧《小刀会》和中国芭蕾舞剧《白毛女》,以巨大的成功,在这方面作出了贡献。

  1957年,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北京诞生了中国第一部民族舞剧《宝莲灯》。而上海在1959年创作的《小刀会》则突破舞剧的神话题材,反映中国近现代史上发生在上海的重大事件。创编方面,它成功地将中国传统戏曲舞蹈身段和江南民间舞素材以及中国传统武术融为一体,更具创造性的,则是它运用西方双人舞的托举技巧,表现拉弓射箭的练兵情状。1965年,芭蕾舞剧《白毛女》用西洋芭蕾形式表现中国农民的喜怒哀乐,成功地表现“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主题。

  《小刀会》是中国第一部现实题材的民族舞剧,它拓展了中国民族舞剧的发展道路,不但为运用民族舞剧形式表现中国人民的生活和斗争开了先河,也为1963年文艺领域“革命化、民族化、群众化”的三化创作要求的形成提供了依据。芭蕾舞剧《白毛女》则是上海在“三化”精神鼓舞下,延续民族化创造探索的又一典型。创立不久的上海市舞蹈学校的师生们大胆地“扔掉洋拐杖”,使高雅的芭蕾艺术成为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一种舞蹈样式。上海舞蹈在当时所取得的这些引人注目的成就,可以说是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道路上走出的敢为人先的第一步。它的美学追求和价值,在于走出了发展民族舞蹈艺术的新路。

敢为人先,上海舞蹈“舞”在潮头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剧照

  继往开来:“吃蟹者”开启现代性探索和创新

  改革开放后,中国当代舞蹈进入了继往开来的新的历史发展时期。拨乱反正、思想解放和舞蹈团体的扩充,使上海原有的老编导焕发青春,舞蹈教师和演员中的有才有志者也纷纷走向创作第一线。上海舞蹈事业由此出现了空前活跃的局面,通过富有现代性的种种探索,上海舞坛催生了众多的“敢为人先”之举。

  首先,在舞剧创作方面,1978—1990年间,上海几乎每年推出两部新创舞剧,数量之可观、题材和手法之新颖,使上海舞界获得了“中国舞剧半壁江山”的美誉。而引领“敢为人先”浪潮的,是上海舞剧编导崭新的舞蹈理念和从实践到理论的大胆革新。曾参与编导和主演《小刀会》的舒巧,在创作《奔月》《画皮》《玉卿嫂》《岳飞》《胭脂扣》《红雪》《三毛》《青春祭》等舞剧时,从塑造人物出发,突破中国古典舞的动作程式,吸收古今中外舞蹈素材,让其“为我所用”;她从舞蹈长于抒情的特征出发,对舞剧结构和时空进行探索;她从探索舞剧如何结构事件、结构人物性格,走向结构编导内心世界。舒巧的创作同时围绕着对民族舞剧“民族性”问题的疑问和对舞蹈本体探究的理论思考,无疑为中国舞剧艺术的现代转型提供了指导性的借鉴。编导蔡国英在芭蕾领域的探索也有声有色。根据文学名著创作的芭蕾舞剧《魂》《阿Q》《伤逝》《青春之歌》,无论在形象塑造还是在芭蕾语汇的变革上都极具挑战性,而《两重奏》《土风的启示》《天地、纵横与旋转》等抽象芭蕾的创作,是中国芭蕾跟上世界现代芭蕾步伐最早的探索,引人注目。

  其次,上海出现了最早的现代舞自发性试验。1981年初夏,胡嘉禄和顾培培自编自演的双人舞《乡间小路》圈粉无数。它根据校园流行歌曲创作,彻底跳出传统舞蹈的模式,拨动了现代人的心弦。在1983年的《青春歌舞晚会》和1984年创作的节目中,胡嘉禄通过《友爱》《都市早晨》《绳波》和《理想的召唤》等作品掀起了上海富有现代气息的舞蹈创作的新浪潮。随后,他的《对弈随想曲》《血沉》《彼岸》和《独白》,从内涵到动作开始真正步入世界现代舞艺术的行列。胡嘉禄的现代舞试验当时走在全国前列,随之引来全国首次现代舞理论研讨会在上海召开。胡嘉禄的示范效应,打破了传统舞蹈创作的局限,带动了专业和业余的现代舞创作,使具有现代大城市风貌的舞蹈创作在中国初露端倪。

  李晓筠的中国古典舞创作与当时北京和其他多地兴起的“仿古舞风”不同。她另辟蹊径,根据古典音乐创造舞蹈意境,通过古典舞样式编排出富有视觉审美效果的舞蹈。《高山流水》中巍峨的山峦、清澈的泉水,《渔舟唱晚》中充满渔翁垂钓和小鱼呼应的乐趣……这些用现代手法创作的古典舞蹈独树一帜,将传统之美沁入现代人的心田,开启了对传统进行现代阐释的一扇窗。1987年,受国际“表演秀”模式影响,和文化市场意识被唤醒,上海歌舞团推出大型服饰舞蹈《金舞银饰》,开创性地用舞蹈展现中国传统服饰和舞蹈文化,让两者“天造地配”,美不胜收。《金舞银饰》成了高雅艺术走向市场的楷模,此后常演不衰。

敢为人先,上海舞蹈“舞”在潮头

  舞剧《白毛女》剧照

  攀向高峰:以包容、开放和创新姿态起舞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受商品大潮和人才流失的影响,上海舞蹈冲刺的步伐曾一度缓慢下来。但进入新世纪,在社会转型与自身重新定位中,上海舞蹈以崭新风貌开始再创辉煌。

  利用在国内外重大舞蹈赛事中摘金夺银的人才优势,加上优秀表演人才迅速集聚,依托强大的经济、文化实力和海纳百川的文化艺术精神,上海为吸引国内外优秀的舞蹈编导人才搭建了一个新的创作平台,形成“优秀编导”+“优秀表演人才”的强强组合,再次出发,再跃敢为人先的潮头。上海歌舞团力邀赵明、张继刚、陈慧芬、王勇、佟睿睿等优秀编导加盟,近20年来,创作的舞剧《闪闪的红星》《霸王别姬》《野斑马》《天边的红云》《一起跳舞吧》《朱鹮》等先后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奖、文化部“文华大奖”、中国舞蹈“荷花奖”等众多专业奖项。上海芭蕾舞团探索与外国编导合作、请来法国编导创作的《简·爱》,使上芭演员在舞蹈技艺的力度掌控、速度变化和刻画角色内心情感的丰富深刻方面脱胎换骨,无疑加快了上芭与国际接轨的芭蕾现代化进程。

  包容、开放和创新,使上海的舞剧艺术气象万千。赵明在《闪闪的红星》和《霸王别姬》中善于融汇东西方舞蹈语汇,致力于人物的内心营造;陈慧芬、王勇的《天边的红云》则串起了编导时间记忆的诗意闪回;张继刚的童话舞剧《野斑马》有别于沉重的家国历史题材,给予人性自然纯真的观照;而在《一起跳舞吧》和《朱鹮》中,佟睿睿以细腻的当代女性视角刻画了大众层面的生活乐趣和人类寄托于动物精灵的真情实感。题材的跨越和不同编导自我个性的呈现,折射出的是上海舞蹈的成熟和大气。

敢为人先,上海舞蹈“舞”在潮头

  舞剧《朱鹮》剧照

  敢为人先、永立潮头的前沿意识,既来自由地域文化酿成的舞蹈传统,又来自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助推,更来自“十八大”以来文艺政策的指引。新世纪上海舞蹈业的蜕变,除了体现于对艺术创新的执着追求,还在创新与之相适应的体制、机制方面做出了一系列大胆而具有突破性的尝试。1996年“上海东方青春舞团”的建立,2003年起“上海城市舞蹈公司”推行的演艺创制和国际化推广营运模式,以及上海歌舞团自2008年开始的“艺衔制”,都是这场改革的产物。它们对舞蹈创作的促进和打造完整的舞蹈文化产业链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如果说上海积淀深厚的舞蹈传统和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是再创辉煌的基础,那么“十八大”以来党的文艺政策的引航则是奋斗的方向和动力,上海文艺吹起了从高原向高峰攀登的号角,舞蹈更关注现实题材的创作,以人民为中心,用充分的文化自信讲好中国的故事。环保题材舞剧《朱鹮》的创作和之后致力于以精品为目标的打造,以美轮美奂的舞蹈动态和意境创造,呼唤拯救濒危鸟类,博得了中外观众的齐声喝彩。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创作,更是一场知难而进的硬仗。用舞蹈表现谍战故事是中国乃至世界舞坛未曾有过的先例。为了表现这发生在上海的感人至深的红色故事,该剧大胆起用新锐的年轻编导韩真和周莉娅,在舞蹈叙事策略上下功夫,最终以新颖出色的布局和细腻动人的表现达到目的。应该说,正是对舞剧艺术充分的自信,使这一敢为人先的创作获得成功,让曾一度强调“舞剧不擅长叙事”的偏见不攻而破,为舞剧如何担负起社会责任和讲述好中国故事奠定了基础。

  70年的奋斗,形成了上海舞蹈的优良传统。在新的征程中,上海需要秉持这份自信,加上对舞蹈创造思维的理性追求,努力从高原向高峰攀登。(郑慧慧)

[ 责编:产娟娟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李雪蓓:由《婚姻故事》看两性权力关系

  • 民间美术“老鼠嫁女”题材中的生活美学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是习近平总书记统筹抗疫工作全局提出的疫情防控总判断总方略。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集中体现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
2020-02-24 17:58
法律的实施会面临很多复杂情况,需要充分发挥执法者的才智。每次突发事件的发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内在规律,应对措施不仅必须在法律授权范围内,还要符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和规律,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
2020-02-20 17:21
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2020-02-18 17:22
1月29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2020-02-15 18:08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2020-02-13 16:43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2020-02-10 16:14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2020-01-17 17:31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2020-01-01 17:06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
2019-12-31 18:12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2019-12-18 17:09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2019-11-06 16:54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2019-11-04 15:43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2019-10-29 16:27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2019-10-23 16:34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2019-10-14 16:23
70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艰辛探索,找到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2019-10-09 17:05
70年来,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准确把握世界大势,不断调整内外政策,推动我国实现从封闭半封闭向全方位开放的伟大转折,谱写了中国和世界共同发展进步的历史篇章。
2019-09-30 16:09
在一体化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如何适应深刻变革的产业发展新特征,并以此为契机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战略调整,是现阶段面临的重要问题和紧迫任务。
2019-09-19 14:19
当前,尽管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运行继续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发展态势,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积极因素增多。
2019-09-11 18:27
互联网的独特魅力、强大吸引力和广泛渗透力与年轻党员的旺盛创造力等“诸力共鸣”,使得中青年党员成为“互联网党建”的中坚力量。依靠这支队伍推进新时代的互联网党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2019-09-04 17:2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