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浮世绘:以俗世美重新定义日本艺术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玩艺 > 正文

浮世绘:以俗世美重新定义日本艺术

来源:文汇报2020-07-29 09:4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艳丽

  在人称“万国建筑博览群”的外滩,有一座高大气派、简繁相宜、巴洛克风的建筑——中山东一路1号/延安东路2号。彼时它是亚细亚火油公司,今天,它成为Bund One Art Museum,正在上演《梦回江户——浮世绘艺术大展》。

  画展汇集了江户至明治初年浮世绘各个流派与代表画师的140余幅名作,展示了版画、肉笔画;墨摺绘、红摺绘、锦绘;浮世绘版画制作程序、套印工艺;细致解读了浮世绘从草创期到成熟期、衰落的历程。置身于幽暗静谧的1500平米展区,走过菱川师宣、铃木春信、喜多川歌麿、葛饰北斋、东洲斋写乐、歌川国芳、歌川广重;走过再熟悉不过的《神奈川冲浪里》《三世大谷鬼次之奴江户兵卫》《吹玻璃管的女子》;偶尔经过的窗口,垂下了淡蓝色窗帘,阳光温柔地洒在这幅美轮美奂的江户风情卷上。

  《源氏之花宴》,歌川丰国,味之素食品文化中心藏品

  《富岳三十六景——凯 风快晴》,葛饰北斋

  《雪中相合伞》,铃木春信,1767年左右

  《妇女人相十品——吹玻璃管的女子》,喜多川歌麿,1793年左右

  《回眸美人图》,菱川师宣,江户·元禄年间(1688-1704)前期,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品 (本版所用图片除标注外均为资料图片)

  绚烂多彩如何成为浮世绘的关键词

  指引观众进入《梦回江户》展厅的是一位衣着华美,挑灯于白梅树下的女子,这是铃木春信的《夜梅》。边上陪着巨大的四美人屏风,均出自18世纪末的喜多川歌麿之手。有读信的女子、吹玻璃管的女子、照镜子的女子、带着幼儿的年轻的妻子,款款相迎八方来客。

  这便是浮世绘中的美人画。光彩陆离、美人如花、体态妖娆的版画,正是我们脑海中的浮世绘的颜色、形态与气质。然而,想一想,这与我们平素印象中的简朴、素雅、清冷之风的“日本的”颜色、形态、气质大相迥异。

  崇尚清净、清洁的日本美意识,自古以来有之。日本神道以“清明正直”作为理想的人的状态,这种思想影响了日本人无意识的生活感觉的形成。江户时代,旅日的外国人留下了不少“见闻记”(申维翰:《海游录》、John Black:“Young Japan”),多处记载了日本整洁的面貌。使用天然材料,无需过多修饰,这种重要的美意识也成为日本人的伦理规范,摒弃奢靡,崇尚简朴舒适,受禅宗影响深刻的镰仓时代的武士阶层也是如此。日本中世的美,可以概括为简素、寂静之美。我们所熟悉的怀石料理、枯山水、茶道都是这般幽玄寂闲的意境。那么,为什么到了近世,江户时代的审美就陡然一变了呢?

  日本的中世镰仓·室町时代(1185-1467),战争频发,无常观深重。文学上有“隐者文学”,而美学上的“侘”“寂”,指的就是身心倍感厌倦之意。好不容易迎来太平的江户时代(1603-1867),长达260年的锁国,对外关系稳定,对内整备交通,商品流通增大,庶民经济发达,学问、文学、艺术都发达了起来。肯定当下、奉行享乐主义的现实主义精神下催生出来的江户文化,崇尚的正是奢华美丽。浮世绘、歌舞伎、人情本、黄表纸、任侠小说、好色物语……我们今日印象中的“日本艺术”,主要说的就是江户艺术。

  在《梦回江户》的展品中,《姿见七人化妆难波屋阿北》《二叶草清水小町》《风流无双七时尚红姑娘》《花鸟系列册页文鸟辛夷花》《名所江户百景浅草金龙山》《见立水浒传(三联画之一)》……无论是美人画、歌舞伎演员画,还是风景画、花鸟画、历史故事画,最初只有单一的墨色,后来随着木板技术的进步,浮世绘画师铃木春信开拓了“多色刷”的浮世绘,有丹绘、红绘、漆绘,到了明和二年(1765)形成了色彩鲜艳的“锦绘”,这奠定了浮世绘后来主要的色彩,“绚烂多彩”成为浮世绘的关键词。

  浮世绘的“浮世”二字原本写作“憂世(忧世)”,如字面所示,表现出厌世的情绪。浮世绘的起源,据说是明历三年(1657)江户发生大火灾,整个城市几乎被烧毁,在江户城的复兴中出现了一种描绘流行风尚的图画,这就是浮世绘。然而,随着复兴景气,人们觉得正因为世道艰难,所以更应该健健康康地快乐生活。“浮世”之绘的浮世绘,因此具有了享受现世,肯定当下的意味。

  于是,吉原的游女、歌舞伎演员、小镇上的人气美女、相扑大力士都成为画作的对象;出现了美人画、演员画、名胜画、风景画、物语画等多种类型。《梦回江户》据此分为八个主题:浮世绘的黎明、多彩“锦绘”的诞生——铃木春信、美人画的顶峰——喜多川歌麿、“画狂人”——葛饰北斋、“江户仔”的豪情、静寂哀怨的乡愁——歌川广重、世纪末的颓废美、余光夕照,可谓将浮世绘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晰,主要作品一网打尽。

  近世的日本女子,都在浮世绘的美人画里

  浮世绘从技术上来分,有版画(印刷)与肉笔画(亲笔画)两种。肉笔绘是亲笔手绘,只有一件,价格昂贵,一般很难在展览中看到真迹。版画则是在木板上,以左右相反的顺序进行雕刻,涂上颜色后,再复制到纸上,因此可以将同一幅画进行大量复制,庶民也买得起。一般尺寸的大型锦绘(长39cm宽26.5cm),价格为20文,约为现在的400日元(当时一碗荞麦面为16文,约320日元)。今日被视为高级艺术的浮世绘,在当时挂满了寻常百姓家。

  既然是庶民的娱乐文化,画师也无一例外地都是庶民画家。不是武士,不是贵族,虽然没有赫赫威势,却也没有太多的禁忌,因而能够创作出自然无造作的世界。这种由内而外生发的文化,使得浮世绘饱含了人间味。《梦回江户》展中亦不乏描绘吉原艺伎、歌舞伎、青楼北里的作品。如歌川国贞、歌川广重合作的作品之一《冈崎》,广重画风景、国贞画人物。一对服饰华美的行路人,手牵手,赤着脚。男子的腰间佩着短刀,女子戴了头巾,好像要遮人耳目地私奔。

  江户后期,天保3-4年间(1832-1833)描写庶民社会的恋爱的人情本最成功的作品《春色梅儿誉美》出版,在女性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但是作者为永春水却被处以“手铐”50天的刑罚。这是因为它以花柳界的女子为主角,描绘了艺伎的恋爱,以及绘制了人气歌舞伎演员的浮世绘插图。这些都成为当时取缔奢华、肃正风纪的目标。

  江户时代和平稳定的国势促进了庶民经济的发达,出现了很多富商,百姓的生活也富裕了起来。但是依靠领取大米俸禄过活的武士阶层,因为粮食丰产、米价下跌,收入相对减少,这就形成了统治阶层相对于庶民阶层的贫困状态。江户时代共发生了四次大饥荒,为此幕府实行了三次大改革,实施财政紧缩、规整学问、端正风俗的备荒政策。规定无论何等身份,服饰一律不得奢华,甚至还规定庶民的衣服的材料必须是麻或棉,颜色仅限于茶色、灰色和蓝色。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江户时代繁华,庶民经济力十分强大。同音异体字的“憂世(忧世)”真正转化成了现代风、当世风的“浮世”。这是一个轻妙的时代,有嬉笑有嘲弄,有豪放有戏谑,有情欲有人性,有男人也有女人。

  在日本历史上,有名的女性并不多。在上代和中世,有紫式部、清少纳言、北条政子、日野富子等杰出女性。可是,到了近世,大概只有德川家茂的妻子和宫以及出云阿国还算有点名气。女性就像是从社会舞台上消失了一般,“近世没有女性”这句评价似乎并不非常过分。这时候的女性处于卑微的从属地位,不仅需要胜任家务责任者的知识与技能,更需要具有咏和歌、赏风花雪月之才能。可是,矛盾的是,女性所具有的教养绝不能在社会上表露出来。女性的自我表现,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文化上均受到舆论的谴责。可是,另一方面,发达的江户文学比如人情本,就是以女性而且多是花柳界的女子为主角的言情小说;绚烂的浮世绘中最重要的类型可以说就是“美人画”,近世的女子在这里。

  《梦回江户》展厅入口处所见的美人屏风以及宣传册,都将美人图放在了招牌位置,不仅是因为其“日本”特色鲜明,而且确实非常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与浮世绘的其他类型,比如平凡地方的风景画、交通驿站的“名胜画”、讽刺借鉴的“妖魔画”、平淡心境的山水画、张牙舞爪的武斗画、白骨堆成山的战争画相比,绝对赏心悦目。

  美人画,顾名思义,强调女性的美貌。著名画师有铃木春信、喜多川歌麿、歌川国贞等。庶民购买喜欢的美人画就像今天购买女郎海报一般,画中的美人的服饰打扮都是流行指南。一直到了浮世绘的末期,才逐渐将一般平民女子纳入美人画的范围。

  浮世绘的元祖菱川师宣绘有《浮世百人美女》《回眸美人图》等美人画,一生为100多种绘本、50多种好色物语绘制插图。天和二年(1682),江户时代最重要的小说家井原西鹤《好色一代男》在大阪出版,两年后该书在江户发行之际,由师宣担任了插图师。《回眸美人图》中女子所穿和服的蝴蝶结,就是当时人气的歌舞伎演员上村吉弥带出的潮流。可惜的是,在本次展览中未见此画,只能遥想东京国立博物馆的藏品了。

  江户中期开创了锦绘的铃木春信,被视为梦幻一般的人物,创作生涯仅十年,40岁的时候忽然销声匿迹。春信擅长刻画女性楚楚动人、纤细的身姿,他将江户有名的女子、吉原的艺伎,以及江户的名胜等实实在在的题材都画到了纸上,大受好评。

  此次展览中展出的作品《夕立(绘历)》采用的是多色印刷,作为锦绘开创品,是浮世绘史上重要的名作。忽然一阵大风袭来,眼看着要下雨了,美人慌慌张张地跑去收拾晾晒的浴衣,连鞋子都跑丢了一只。你看她身形袅娜,面目清秀,和服显得特别柔软。“风雨中的女子”是春信绘画的一个特点,被刮起的裙摆,袒露的脖颈,流露出一股暧昧的美感。

  19世纪最富盛名的美人画画师喜多川歌麿也居住于江户。1787年宽政改革,这一规制也波及到了浮世绘。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从规制中脱颖而出的就是“美人大头绘”。歌麿笔触细腻,其刻画的优雅的女性气质,无人能出其右,“吹玻璃管的女子”最为人称道。Poppin,是用玻璃管制作的一种玩具,可以吹出声音。锁国时期,日本依旧开放了长崎港口,对荷兰通商,玻璃管玩具就是由此传入。在江户时代,艺伎与孩子之间十分流行吹玻璃管的游戏。女子身穿的棋盘格花纹的和服、头戴的发簪、梳的发型,都是最时尚的流行款。

  歌麿后来受幕府取缔而终止了创作,而后歌川芳贞、溪斋英泉将花魁、普通女子等充满了生活感的作品推到了大众的面前。到了明治时代,月冈芳年、丰原国周等画师开始用新的手法描绘文明开化时期的女性。近代的美人画代表画家当数上村松园、竹久梦二。不过他们的画已经不是浮世绘,只是从写实描绘美人的角度而言。其高超的技法与所绘人物的气质与美貌,很有浮世绘的氛围。

  不难发现,美人画的模特不是寻常百姓,而大多是风尘界的女子。在江户时代,她们被称为“游女”。只是她们在近世社会的地位、当时大众对她们的印象,并不是今天我们想当然的低俗。近世日本,商工业的繁荣促进了都市文化的蓬勃发展,女性在都市娱乐文化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所谓歌舞伎、净瑠璃、游女三大文化成为都市文化现象,江户、大阪、京都的都市化发展迅速,吉原、新町、岛原等风月场所也获得了政府的允许而合法化。游女(艺伎)风俗对于日本都市文化的作用很大,在日本文学作品中也频频出现妓院与艺伎的素材,她们并不是现代观念中卑贱低俗的代名词,相反,在游女风俗文化的影响下,能歌善舞被定为普通女性的素养,可见艺伎对于普通女性的风尚具有深刻的影响力。

  马奈、罗丹、龚古尔,都是浮世绘的粉丝

  这个夏天,在浮世绘的本土,东京六本木大厦森艺术中心画廊也正在举办画展:《美味的浮世绘展:北斋、广重、国芳所描绘的江户的味道》(2020年7月15日-9月13日)。深受世界人民喜爱的日本料理“和食”已经在2013年成功申请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浮世绘,正是作为东京前身的江户开出的独特的文化。在东京奥运会启动一周年倒计时之际,将这二者结合起来的展览,宣传Japonism(日本趣味)的目的不言而喻。

  1867年,日本第一次参加在法国巴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将浮世绘正式推进西方的视野。这在欧洲引起了以浮世绘为代表的日本传统艺术热潮,被称为“Japonism”。时隔150多年,依旧以浮世绘为代表,向世界展示何谓“日本情调”。

  在从封建社会跨越至近代社会之际,明治维新一派欧化新气象,传统的浮世绘不仅因为各派画师相继过世而衰落,日本人自己也喜新厌旧,忘却了它的价值。明治四十年(1907),文部省主办了美术展览会。在大正四年(1915)举办的第9届上专门设置了一间美人画展,这刷新了人们对浮世绘品质低下的印象,引起了很大反响。

  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浮世绘对西方印象派等绘画及工艺产生了很大影响。不过这个影响并不是过于著名的美人画,而是或戏谑变形人物、或精细雕琢建筑、或精致写生动植物的漫画——《北斋漫画》。

  有一则逸闻。安政三年(1856),法国画家、版画家费利克斯·布拉克蒙偶然看见从日本送来的陶瓷外面的包装纸,大吃一惊。那是葛饰北斋的《北斋漫画》。深深为此吸引的布拉克蒙告诉了他的画家朋友们爱德华·马奈、埃德加·德加、惠斯勒,还有批评家尚弗勒里、P.Burty等人,一下子引起了年轻的印象派画家的兴趣,在西方掀起了一股日本美术热潮。在19世纪60年代布拉克蒙的作品中,明显使用了《北斋漫画》及歌川广重《鱼尽》中的图案,在惠斯勒、马奈、蒂索的作品中也体现出日本情趣。雕刻家罗丹、作家龚古尔兄弟等都爱上了华丽的浮世绘。2009年,为促进日法画坛的交流与振兴、促进世界美术界的繁荣与绘画新表现,在法国巴黎成立了“新巴黎浮世绘美术家协会”。

  基于2018年的展览《融合的视界》,再向私人藏家征集了不少展品,进行了大量补充的《梦回江户》异彩纷呈。策展人说:“希望通过这样的整理,让观众明白浮世绘到底是什么,它的发展又是怎么从单色到彩色,再到黄金时期和走向颓废,而不是让观众只看到那些花花绿绿的色彩。”同东京《江户的味道》一般,浮世绘的价值远远超出了它作为美术的意义,而是重要的文化遗产。这一记录了江户森罗万象的“百科全书”从各个领域为我们提供了珍贵的研究资料,建筑、地理、文学、歌舞伎、料理、织染、宗教、漫画、制图、生物……浮世绘的艺术不仅得到了传承,在崇尚“平常之美”的日本社会,也被灵活运用到日常生活之中。而其诸多流派的绘画精神,更丝丝入扣地体现了江户趣味、大和气质。对于这座璀璨的宝库,借用美人画的解读——江户女性的“意气”中蕴含了媚态、自尊、彻悟三个因素,让我们深刻体会到,它是日本文化鲜明地表明自我的一种特殊的存在样态。

  (作者为文学博士、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王作剩:被暴力美学遮蔽的抒情言志

  • 刘天宇:另类传记与异质人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以这次事件为例,面向海外用户群体的TikTok是否需要并且可以获取字节跳动在中国的用户隐私数据?从字节跳动的公开回复和技术逻辑的角度看,答案是否定的。
2020-08-13 16:05
“中文”成为了中国知识之“体”,中国学问之“基”——这就是“中文”固有之“道”,是近百年来“旧中文”学科越来越忽略之“道”。因而,也应是“新中文”学科应该重拾之“道”。
2020-08-10 17:47
我国以“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定位自身名副其实,理应享有发展中国家应有的权利和待遇,主动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意味着主动离开发展中国家阵营,危害性较大。
2020-07-29 17:59
建议加快塑造更加优良的营商环境,打造开放、宜居的全球性城市,来吸引全球跨国企业、虹吸全球高级人才、技术和资本为我国发展创新经济服务。
2020-05-25 15:26
疫情之后的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将会呈现新的态势和发展趋势,但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我们需要眼光向前,放眼未来,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
2020-04-28 13:50
疫情期间,高科技成为疫情防控的一支特殊而又关键的力量,这其中我们尤其要发挥好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技术优势,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支撑。
2020-04-13 16:36
要将广东、浙江等地支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力举措和实践经验在全国推广,各地结合实际、取长补短、互通有无,真正做到全国“一盘棋”。
2020-04-05 09:23
一个国家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在应对风险和挑战中受到考验。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集中体现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
2020-02-24 17:58
法律的实施会面临很多复杂情况,需要充分发挥执法者的才智。每次突发事件的发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内在规律,应对措施不仅必须在法律授权范围内,还要符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和规律,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
2020-02-20 17:21
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2020-02-18 17:22
1月29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2020-02-15 18:08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2020-02-13 16:43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2020-02-10 16:14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2020-01-17 17:31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2020-01-01 17:06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
2019-12-31 18:12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2019-12-18 17:09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2019-11-06 16:54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2019-11-04 15:43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2019-10-29 16:2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