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面向“新新人类”的“初心”叙事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面向“新新人类”的“初心”叙事

来源:文汇报2019-07-19 10:2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静

  数字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触发媒介之变,在市场机制的主导下,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近年来,《湄公河大案》《战狼2》《红海行动》等一系列主旋律电影在电影市场中创造的票房奇迹和赢得的巨大口碑,足以表明主旋律电影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中,非但没有萎缩,反而释放出强大的吸纳整合商业类型叙事的能力,不仅讲出了好的故事,而且重塑了中国在全球化时代的形象。

  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片,电影《八子》在这样一条脉络中回应了大国崛起的“初心”。杨家八子的故事能够体现这样的主题和意义,一方面是由瑞金沙洲坝的杨荣显一家在苏区革命中真实牺牲的事实保障的,另一方面是由文艺创作者不断地用各种艺术样式讲述杨家八子的故事来重构的,这种讲述,赋予了历史人物与历史真实在当下存在的形式与意义。

  关于苏区革命与杨家八子的艺术创造——从地方性的歌舞独幕剧到广受赞誉的大型采茶戏《八子参军》——在把赣南地方革命的故事表达为革命史诗的意象与象征的同时,也将更为重要的问题和诉求凸显出来:在全球化和自媒体的时代,面对由市场机制滋养起来的新新人类,如何将经过文艺创造积累形成的“杨家八子”的革命史诗意象,转化成为能够被他们欣然接受的革命故事和历史记忆?

  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主旋律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那么“杨家八子”的革命故事和史诗意象,就不得不直接面对市场机制和自媒体催生出的具有消费力与行动力的新的观视群体。这个以90后为核心的新兴观视群体,借助自媒体的平台而成为当下中国电影市场的主流消费者,主旋律电影《八子》要想将赣南人民的牺牲所象征的革命“初心”的时代价值变成具体可感的人物和故事,电影的叙事形式、视听风格就要贴近90后的认知方式和文化诉求。这是《八子》所面对的难度,也是其充满诚意和热度之处。

  《八子》并没有采用传统的历史宏大叙事,而是将宏大叙事的抱负隐藏在了青少年文化的形式中。尽管其中80%的戏份都是战争戏,但再现战争真实性的方式已与1990年代初期的《大决战》系列有了明显的不同。影片用各种类型化的战斗——从壕沟对立的阵地战到林中火并的遭遇战,从赤手空拳的肉搏战到拔除据点的争夺战,拼贴出真实历史的复杂战况,而专业爆破师用4500个炸点制造出的爆炸特效,渲染出反围剿战争的惨烈。炫酷的视听语言配合演员厚厚的黑泥脸妆容,突出而且逼真地展现了炮火硝烟之下红军战士的“血肉之躯”。《八子》这种以炮火之下的血肉之躯表现出的战争的残酷,并非为了揭示人民战争的必然性,而是与所有的类型化叙事一样,是为了召唤英雄的登场。

  满崽作为影片真正的主角,却是一个90后的人设——任性而自我。影片中的满崽,想参加红军就离家出走,看到战场死亡的残酷就想离开。做出参加红军的决定的时刻,完全不考虑作为延续香火的幺子,如果牺牲,会给家族造成的毁灭性的打击。加入红军上了战场后,没能及时地意识到红军的组织性和纪律性高于个人对于死亡的恐惧。这种来去随心、无知无畏的个性,正是在物质丰裕的和平年代中,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的90后的自画像。影片让这样的人物在苏区反围剿的生死战中成长为英雄,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为了让当下的“新新人类”对角色产生强烈的代入感,《八子》采用了真人闯关的叙事结构。野猪、死亡、恐惧和各种九死一生的战斗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危机四伏的难关。满崽需要在闯过重重难关、一次次绝处逢生地完成任务之后,才能占据影片中英雄的位置。这种闯关升级的叙事结构和节奏,可以说,是为热爱网络游戏的新新人类“量身定制”的,从而打破影片所讲述的历史和新新人类所处时代之间的隔膜。因此,与其说《八子》是通过震撼的战争戏来铭刻赣南人民的牺牲,不如说其是召唤缺乏共同记忆却不乏爱国情怀和民族自豪感的“新新人类”,邀请他们进入建立新中国的历史,在新型主旋律电影的叙述与想象中,理解革命的“初心”、国家的“初心”。满崽干掉野猪时的奇幻色彩、老兵挖地道开炸敌方炮兵阵地时流露出来的“盗墓”元素,兄弟在战斗间隙的情谊,这些桥段并不是要指认历史事实,而是影片要借助当下青少年文化的流行元素,将作为潜在受众的新新人类代入革命建国史的修辞装置。为此,影片放弃了赣南客家歌谣的地域特色、革命加爱情的浪漫,甚至节制了牺牲时的眼泪,都是试图借助青少年的文化形式承载革命的宏大叙事。

  《八子》吸纳了青少年文化的形式,将现实中的新新人类代入到主旋律电影的想象与叙事中时,也提供了另一种修辞装置,试图指认和勾连满崽通过闯关获得的个体成长和革命建国的宏观历史之间的内在关联。在一场场生死之战结束后,影片总会以俯拍的视角展现牺牲的全景,并将这种全景放置到了巍峨的群山中。“群山”不仅是战斗和牺牲发生的空间,更是牺牲的归属。影片用低饱和度的中灰色调和航拍的视角,缓缓地展现“群山”时,“群山”的雄浑与巍峨接纳和抚慰了绝境中的牺牲。这时的“群山”,摆脱了赣南的地方性而指向了更具普遍性的“江山”,成为国家的隐喻。八子的母亲是另一个具有自我指涉能量的意象,影片中,唯一明亮的彩色画面是母亲召唤八子平安归来,但母亲的背后是乡村的田园风光。当影片用大量的象征鲜血的红色染红整个画面,在红色褪后的画面中,母亲再次变得年轻而有活力。以母亲为主体、乡村田园风光为背景的画面,就具备了意指功能。这是作为像“八子”一样参加革命的普通战士甘愿为之牺牲的理想,“八子”牺牲的价值同时指向了乡土中国。

  重返战场的满崽炸掉了敌人的制高点堡垒,从滚滚硝烟中冲锋而出的时刻,正是英雄诞生的时刻。影片并没有交待满崽是如何完成送信的任务,并在恰当的时间出现在恰当的位置,消灭了凶悍的敌人,这正如在影片的结局,观众始终无法肯定满崽究竟是牺牲了还是活着。这样的留白和开放式的结局,或许是选择青少年文化形式、增强代入感的必然付出。但更为有效的解读或许是,影片如此用心地召唤“新新人类”进入革命建国史的同时,也在对他们提出期待——进入这段历史,成为新中国当下和未来的担当者。

  (作者为赣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