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国产儿童电影的历史、现状与未来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要闻 > 正文

国产儿童电影的历史、现状与未来

来源:中国艺术报2019-07-19 10:5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年悦

  在新时代语境下我们要更好地发挥儿童电影美育、德育、情感教育功能,既要继承和发扬中国电影教育历史传统,又要结合当下中国社会现实情况。更重要的是,需要充分发挥电影的特性,将其艺术性、趣味性、教育性与想象力完美结合,真正做到寓教于乐。

《鸡毛信》剧照

  2019年中国电影暑期档市场已经成为多国儿童电影的竞逐战场之一。先有美国皮克斯动画系列电影《玩具总动员4》与日本宫崎骏经典作品《千与千寻》拉开序幕,继有以萌宠取胜的《爱宠大机密2》、“真狮版”《狮子王》、日本国民IP《机动战士高达NT》等多部进口动画电影展开激烈角逐。而国产动画电影《猪猪侠·不可思议的世界》《哪吒之魔童降世》《未来机器城》《罗小黑战记》《赛尔号》《全职高手》《天池水怪》等作品也将集中在暑期档上映。

  然而与国产动画片的火爆场面相比,今年暑期档上映的国产儿童故事片仍然相对较少,其中聚焦教育和家庭的影片《学区房72小时》《银河补习班》,以及拉华加导演的藏族儿童电影《旺扎的雨靴》尤为值得关注。以此反观当下国产儿童电影创作形态,不难发现其呈现为依靠动画电影支撑的局面。因此,在当前国家倡导加强儿童影视教育的形势下,迫切需要分析国产儿童电影发展历程,并在此基础上探寻美育视野下儿童电影发展的基本规律及其未来走向。

  国产儿童电影的历史经验与道路

  回顾国产儿童电影发展之路,从20世纪20年代但杜宇导演的《顽童》《弃儿》《小公子》,到郑正秋、张石川编导的《孤儿救祖记》《苦儿弱女》《好哥哥》《小朋友》,再到《苦学生》(管海峰编导)、《苦儿流浪记》(邵醉翁导演)、《儿童之光》(黄天始编导)、《小孤女》(杨小仲编导)、《迷途的羔羊》(蔡楚生导演),以及《三毛流浪记》(赵明、严恭导演)等,中国早期儿童电影开创了一种“孤儿叙事”传统,即以写实主义影像风格揭示城市底层流浪儿童生活之艰辛,由此探讨彼时诸多社会问题,也由此形成了中国儿童教育电影传统。在这一时期中国早期动画电影也取得较高成就,万氏兄弟万古蟾、万籁鸣和万超尘作为中国美术片最早的开拓者与探索者,合作完成了《大闹画室》《国人速醒》《民族痛史》《龟兔赛跑》《骆驼献舞》等多部动画短片。1941年,万氏兄弟执导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该片以其创制传统及民族特色成为世界电影史中经典动画杰作。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主管部门通过种种举措有效发展少年儿童电影事业,并从观念认知、政策方针、电影实践、发行放映等诸多方面逐步探索与建构儿童电影体系。“十七年”时期产生了《鸡毛信》《祖国的花朵》《哥哥和妹妹》《红孩子》《红领巾的故事》《马兰花》《英雄小八路》《宝葫芦的秘密》《小兵张嘎》《小铃铛》等儿童影片,塑造了海娃、张嘎子等一批深入人心的少年儿童形象。这些影片兼具思想性和艺术性,深受几代少年儿童电影观众的喜爱。与新中国成立前儿童电影的“孤儿叙事”相比,“十七年”儿童电影呈现为赞美新中国少年儿童幸福生活以及培养社会主义建设接班人的“社会主义新少年”叙事,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这些影片在风格上更为清新、活泼,并力图密切配合新中国少年儿童教育工作,着重培养儿童发扬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精神。这一时期也是儿童动画电影的繁荣时期,木偶片《小小英雄》《机智的山羊》和《雕龙记》,剪纸片《猪八戒吃西瓜》《渔童》《济公斗蟋蟀》《人参娃娃》及《金色的海螺》开拓了美术片的新片种,并产生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和彩色动画长片《大闹天宫》。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儿童电影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的成立推动了儿童电影创作的繁荣以及儿童电影批评队伍的壮大。在此过程中产生了一大批优秀作品,例如《四个小伙伴》《应声阿哥》《小刺猬奏鸣曲》《岳云》《十四、五岁》《红象》《少年彭德怀》《哦,香雪》《我的九月》《来吧,用脚说话》《杂嘴子》《苗苗》《城南旧事》《泉水叮咚》《红衣少女》《我和我的同学们》《我只流三次泪》《豆蔻年华》等影片,在国内外获得许多重要奖项。相较于“十七年”时期的电影创作倾向,改革开放以来儿童电影创作进行了多元类型尝试。尤其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国产儿童科幻电影获得重要发展,《霹雳贝贝》《大气层消失》《疯狂的兔子》等影片的出现对此后同类型电影具有开拓意义,也为中国儿童带来了全新的视野和审美感受。这些影片充满神奇幻想、儿童情趣,以及丰富的想象力和创意,场景设置自然朴实,并以其本土化科幻色彩赢得广大少年儿童的好评。

《泉水叮咚》剧照

  当下儿童电影的困境与反思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在国家文化产业政策的推动之下,民营资本进入电影领域,中国电影开始推行“院线制” ,由此进入了产业化快速发展通道,儿童电影产量也随之逐年上升,但是能进入院线的儿童电影则少之又少。此前主要依靠国家政策扶持的国产儿童电影在产业化改革中面临空前挑战。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联合五部委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少年儿童电影工作的通知》,专门设立少年儿童电影创作专项资金以扶助儿童电影生产。在相关政策支持下,中国电影市场上出现了《暖春》 《乒乓小子》《红孩儿大话火焰山》《海洋朋友》《长江七号》《隐形的翅膀》《火星没事》《寻找成龙》《七小罗汉》等影片。

  2012年以来,伴随互联网化与媒介融合程度日益加深,中国电影创作格局多元化明显,“网生代”创作力量崛起。很多导演如李睿珺、张大磊、文晏、鹏飞、周全等不约而同选择儿童题材和青春题材作为其表现对象,创作了如《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八月》《嘉年华》《米花之味》《西小河的夏天》《过春天》《旺扎的雨靴》等作品。他们以儿童和青少年视角展现当下中国社会现实的不同侧面,构成了中国青少年电影创作的新锐力量。

  在动画电影方面,《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牛气冲天》的成功开启了此后《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电影以及《洛克王国》《赛尔号》《猪猪侠》《熊出没》《新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等低幼作品IP改编热潮,使得依靠动画剧集粉丝为基础的动画电影发展模式一直呈稳步增长趋势。与此同时,伴随中国电影工业水平和制作经验方面的发展,产生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风语咒》《白蛇:缘起》等口碑票房双赢的动画作品,促进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民族化与市场化探索。

  即便如此,国产儿童电影的未来依然长路漫漫。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儿童电影创作经验与道路,可以发现儿童电影作为一项事业在国家层面主要围绕两方面展开:一方面积极鼓励儿童电影创作努力提升思想水平和作品质量;另一方面以财政补贴等方式大力推进儿童电影放映,开展暑期展映活动与相关儿童电影评奖、评优等电影教育实践活动。国产儿童电影所面临的困境,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动画片占比过高,其他类型主要集中于战争题材、现实题材及奇幻题材,导致类型单调失衡。第二是儿童电影在数量和质量上呈弱势地位。虽然儿童电影产量在逐年增长,但是广大少年儿童在影院和学校中依然很难看到儿童电影,无法满足当下观众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第三,在儿童电影公益发行和儿童观影方面政策实施效果尚不明显。儿童电影事业肩负教育和娱乐双重使命,尤其当下儿童影视教育的重要性不断被提到新高度,引发全社会重视。面对全球化时代及融媒体环境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如何利用中国独特的文化资源和本土优势开拓儿童电影创作类型探索和艺术创新,如何能吸引更多的儿童电影观众走进影院,这是当下国产儿童电影发展面临的关键问题。

《旺扎的雨靴》剧照

  美育视野下国产儿童电影发展走向

  2018年11月21日,教育部、中宣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指导意见》(教基〔2018〕 24号)中,提出充分发挥优秀影片在促进中小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文件强调中小学影视教育的重要性,并对影视教育的工作目标、工作任务等方面作出规划指导。这项指导意见给作为当下美育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儿童电影提出新的发展要求,呼唤更多的国产儿童电影精品产生。

  在新时代语境下我们要更好地发挥儿童电影美育、德育、情感教育功能,既要继承和发扬中国电影教育历史传统,又要结合当下中国社会现实情况。更重要的是,需要充分发挥电影的特性,将其艺术性、趣味性、教育性与想象力完美结合,真正做到寓教于乐。电影是最具世界性的传播媒介与艺术样式,十分易于儿童接受,因此在引导和塑造儿童价值观方面具有特殊效果。尼尔·波兹曼曾指出以“印刷术”为首的大众媒介的产生与“童年的消逝”具有密切关联,特别是电视等电子媒介的出现,使儿童与成人之间的界限逐渐消失。尤其在当下面对互联网新媒体、流媒体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巨大冲击、分流和改变,以及儿童观影互联网化、碎片化的特征,使得儿童获得信息方式面临全新的机遇和挑战,越来越多的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在关注儿童文化传播媒介的变化。

  这一变化要求儿童电影创作一方面要符合儿童本位,另一方面要把握融媒体时代的电影特性与儿童电影观众特征。符合儿童本位就是要以儿童为主体创作真正符合儿童身心发展特点的作品,并吸引及培养儿童电影观众和未来的电影创作者。而儿童身心发展的特殊性要求儿童电影在取材及人物形象塑造上符合儿童接受能力,又要利用细化分众策略,有针对性地拓展不同年龄层儿童电影发展空间。尤其要注意的是,当今“网生代”儿童电影观众自幼成长在互联网文化浸润之下,其互联网思维、跨媒介叙事能力、视听语言掌握程度对当下儿童电影创作提出更高要求。因此,国产儿童电影创作不但要充分考量儿童心理发展特点,增强影片想象力、互动性和参与感,也需要开发杂糅类型,尽力避免陷入低幼化陷阱。此外,还需要特别注意“网生代”儿童观众特点,努力搭建儿童电影全媒体平台,敏锐捕捉时代变化气息与当下儿童现实生活中出现的新事物、新问题,拓展影片探索儿童现实生活和精神世界的深度和广度。

《大护法》剧照

  有关部门高度重视推进影视教育在中小学校园的普及工作,在当前提倡电影美育契机之下,国产儿童电影发展依然需要借助国家政策扶持,出台政策鼓励儿童电影创作,尤其是加大对青年导演的扶持以及儿童、青少年创作队伍的培育。在影视教育纳入中小学教学计划的基础上,要继续注重培养少年儿童影视艺术素养和审美能力。特别要注重讲好中国故事,充分利用中国传统文化资源,实现儿童电影教育所承担的重要文化使命,开创新观念和新风格,促进更多优秀儿童电影创作、生产和放映。

  与此同时,在国家倡导儿童电影教育形势下,我们应该更加认真探索中国儿童电影艺术教育的基本规律,壮大儿童电影理论研究队伍。总结中国儿童电影在百余年历史进程中形成的独特经验与道路,在当前建构“中国电影学派”的背景下推动“中国儿童电影学派”的建构与阐发,加强儿童电影教育研究,从而使儿童电影创作与理论研究相互促进发展。

  除此之外,国产儿童电影发展还需要充分学习和借鉴美国、英国、日本、北欧等国家和地区儿童电影创作经验以及电影教育相关成果,保持与世界电影的互动关系,在全球化格局中发展壮大自己,成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载体。(年悦)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