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我和我的家乡》:将人生诗篇写在家乡土地上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我和我的家乡》:将人生诗篇写在家乡土地上

来源:解放日报2020-10-15 09:4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龚金平

  提及“家乡”,很多人涌上心头的是“乡愁”。“乡愁”具有怀旧的意味,暗示“故乡”难以回去,成为人们心中眷恋却只能在感伤中抚弄叹息的“精神飞地”。

  而在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中,这些预设的情感向度无不落空。影片没有隔着遥远的时空距离去深情回望“家乡”,更不想渲染低沉缠绵的思乡之情,而是立足“希望的田野”,以刚健明朗的人生态度,践行建设家乡的朴实志向。

  在当下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中,《我和我的家乡》将温情的目光投向农村,关心农民的生活、发展以及生存环境,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创作视野,流淌着淳厚的人道情怀。影片对农村的情感立场,不是带着优越感的俯视,没有将乡村与城市进行对比,而是以大量饱和的色调、气势磅礴的大远景,突出农村所具有的特性与气质。

  强调根植于祖国大地,在家乡的土地上写下人生的壮美诗篇,这是《我和我的家乡》鲜明而感人的价值取向。影片的第四个故事《回乡之路》中,高老师目睹沙尘暴肆虐,对学生说的不是“好好读书,将来离开这里”,而是“学好本事,让这里变个样”。从“离开”到“回归”,这是时代潮流的一次调整、一次反思,也是影片对“祖国富强,一个都不能少”的生动表达。类似的情节和主题设置,还包括董科学(《天上掉下个UFO》)帮助王村主任建设科技示范村;乔树林(《回乡之路》)在发财之后捐建学校,带领农民种苹果;马亮(《神笔马亮》)不忘自己是农民的儿子,放弃留学深造的机会也要做扶贫干部。

  《我和我的家乡》力求面面俱到,在地域上遍及北方、西南、东部、西北、东北;人物身份以农民为主,涉及农民工、农村基层干部、农村小学教师、从农村出来的“成功人士”、下乡的扶贫干部;在主题上则肯定了国家政策、农村基层干部和社会各界对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支持与促进,赞颂了一批扎根农村、建设农村、反哺农村的先进人物。

  从五个故事所涉及的内容来看,影片的表达路径非常清晰:国家在政策层面解决了农民看病难的后顾之忧,为农村派驻了得力的扶贫干部,加上道路基建已深入祖国的每一个角落,通过农村基层干部带领农民积极探索和勤劳肯干,中国的农村在不断努力编织更美好的图景。

  可以感受到,《我和我的家乡》的编剧的思路类似拼图的制作流程,先有一个全局性的设计蓝图,然后将这个蓝图拆分成五块,由观众拼出一个完整的图案。这种编剧思路本身没有问题,但若过于精巧难免显得刻意,处处求周全反而落于呆板。这就不难理解,影片为何会出现逻辑难以自洽的地方:有时为了表现主题过分依赖人物的高调宣讲,为了推动情节使人物沦为编剧手上的“工具人”,为了煽情虚设每个人物都至纯至善,为了制造戏剧冲突不惜使情节夸张。

  影片可能也意识到有些人物和情节不够自然,于是选择了喜剧片的样式,以打造轻松活泼的观影氛围。在这种氛围中,一些不合理的桥段可以因喜剧效果的需要而得到观众的理解和认可,在笑声中忽略逻辑的牵强,在煽情中忘却人物形象的单薄。为了符合喜剧片的定位,影片的五个故事都有集中明确的戏剧冲突,或是为了省手术费,或是为了揭穿UFO骗局,或是为了让一位失忆老人重温最后一堂课的情景,或是为了推销沙地苹果,或是为了骗过妻子去农村扶贫。影片在冲突设置、情节安排上做到了紧凑合理,使主题得到了简洁有力的表达,使喜剧效果因冲突的迂回转折而自然登场。略显不足的是,五个故事都力图凸显现实的底色、观照真实的农村建设,但当影片沉醉在演员表演、人物身份的错位、误会与巧合中不可自拔时,其幽默有时是来自情节的“强行推进”、来自人物没来由的淳朴与善良。

  总体来说,影片是写给农村以及农村人的一封情书,也是写给时代发展的一曲赞歌。影片对中国这些年的农村建设、扶贫工作进行了全面肯定,情感基调积极健康,风格明快活泼,将歌颂与煽情熔于一炉,让观众深受感动与鼓舞,并在内心回荡着朴素又深沉的爱国、爱家之情。

  当然,一部影片不可能担负太多的社会功能,更不负责解决现实问题,它只要展示社会生活的一个方面,勾勒某个阶层人物的生存状态与精神面貌,向观众展开一幅具有“奇观性”的生活画卷,并能引起观众的感触与共鸣,进而表达特定的观点,这样的影片已经是成功的。但我们仍然要强调,喜剧电影应该在喜剧情境中融进一定的喜剧精神,在嬉笑怒骂的姿态中,使“笑”具有社会意蕴和审美意蕴。这就要求创作者以严肃的创作态度对历史或生活进行个体性的反思与观照,以一种透彻的洞察力对历史或生活中的矛盾性、局限性有敏锐察觉,以一种温和的姿态对各种社会现象、社会心态进行捕捉、挖掘、鞭挞、嘲讽、赞颂。(龚金平)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滕小娟:国产动画电影的声画幻境与内容迭新

  • 《阿基拉》:救赎与毁灭的双重主题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无论是执政能力的提高、执政风险的应对,社会治理的增强,自身肌体的清理等都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精神特质,而这种精神特质是从党执政的历史使命意识和责任担当精神中体现出来的。
2020-10-21 18:14
清理规范融资平台公司及其相关债务、加快推进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是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关键举措。
2020-10-13 17:29
只有透过历史的表象,探寻历史长河中的规律性认识,才能真正揭示中华民族能够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伟大飞跃的根本原因,才能使文化自信具有深厚根基。
2020-09-17 08:24
中国坚信,在当今世界任何霸权主义的道路都行不通。中国将始终保持理性冷静的态度,始终站在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一边,始终致力于维护中美合作大局。
2020-09-16 17:07
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全局和战略高度,把扶贫开发摆到治国理政突出位置,作出关于扶贫开发本质、阶段、重点、方略、动力和制度等论述,简称本质论、阶段论、重点论、方略论、动力论和制度论。
2020-09-04 18:59
构建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绝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有着实实在在的现实需要。上合组织应抓住抗疫和经济重建的重要契机,逆势而上,蜕变升级。
2020-09-04 14:00
持续推动创新要素整合、大力开展开放式创新仍然十分关键。依托国际国内市场利用好两种资源,打造更为高效的要素市场和产品市场是实现双循环有效运行的重要前提。
2020-09-01 18:21
以这次事件为例,面向海外用户群体的TikTok是否需要并且可以获取字节跳动在中国的用户隐私数据?从字节跳动的公开回复和技术逻辑的角度看,答案是否定的。
2020-08-13 16:05
“中文”成为了中国知识之“体”,中国学问之“基”——这就是“中文”固有之“道”,是近百年来“旧中文”学科越来越忽略之“道”。因而,也应是“新中文”学科应该重拾之“道”。
2020-08-10 17:47
我国以“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定位自身名副其实,理应享有发展中国家应有的权利和待遇,主动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意味着主动离开发展中国家阵营,危害性较大。
2020-07-29 17:59
建议加快塑造更加优良的营商环境,打造开放、宜居的全球性城市,来吸引全球跨国企业、虹吸全球高级人才、技术和资本为我国发展创新经济服务。
2020-05-25 15:26
疫情之后的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将会呈现新的态势和发展趋势,但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我们需要眼光向前,放眼未来,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
2020-04-28 13:50
疫情期间,高科技成为疫情防控的一支特殊而又关键的力量,这其中我们尤其要发挥好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技术优势,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支撑。
2020-04-13 16:36
要将广东、浙江等地支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力举措和实践经验在全国推广,各地结合实际、取长补短、互通有无,真正做到全国“一盘棋”。
2020-04-05 09:23
一个国家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在应对风险和挑战中受到考验。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集中体现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
2020-02-24 17:58
法律的实施会面临很多复杂情况,需要充分发挥执法者的才智。每次突发事件的发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内在规律,应对措施不仅必须在法律授权范围内,还要符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和规律,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
2020-02-20 17:21
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2020-02-18 17:22
1月29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2020-02-15 18:08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2020-02-13 16:43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2020-02-10 16:1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