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我们应在剧场中获得什么

来源:新华日报2020-12-10 09:5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孔德罡

  近年来,以俄罗斯戏剧为代表的国外一线戏剧的引进,对国内戏剧创作和市场带来了极大冲击。但,这些来自国外的戏剧是否真正优秀,以及是否被中国观众理解?以三部反响各异的俄罗斯戏剧为例:里马斯·图米纳斯导演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叫好又叫座,但在我看来其成功是艺术呈现“完成度”的胜利,而并非在创作上有革新之处;至于圣彼得堡马斯特卡雅剧院的八小时话剧《静静的顿河》,中国观众对其文学文本的关注远超于对剧场实验性的关注;而像尤里·布图索夫导演的《三姐妹》这样真正反映当代国际戏剧成就的作品,中国观众的讨论和关注却基本集中于从业者和评论者内部,并未“出圈”——这些“命运”不同的戏剧作品其实折射出中国当代城市文化消费阶层对“戏剧”的认识与观念。

  说到此便不得不提到“后戏剧剧场”概念。何为“后戏剧剧场”?它意味着对传统戏剧剧场的全方位颠覆:破碎的叙事逻辑甚至不叙事;议论和论述的倾向;讨论现代人的精神困境和出路;反对古典主义戏剧要求“净化”和“感动观众”的传统逻辑。

  近十年来,国内“新一代”戏剧导演逐渐崛起,创作欲望和艺术表达逐渐成熟,涌现出如王翀、李建军、孙晓星、丁一滕、李凝等重要的“作者型导演”,他们不仅在国内外各大戏剧节奠定了自身的艺术地位,也一定程度上影响和推动了国内戏剧市场的多元化尝试,类似孟京辉版《茶馆》这样具备国际视野和当代剧场姿态的作品才得以应运而生。尽管存在诸多不足,它们毕竟代表着青年戏剧创作者、青年戏剧评论人对国际前沿的接触和接轨。

  然而,目前国内主流戏剧观众并不青睐所谓“后戏剧剧场”或“先锋戏剧”。现实遭遇的问题是,无论是电影还是戏剧产业,都存在一批抱有艺术追求的从业者或者投资方,敢于制作一些更有思想和探索性的作品,而国内的主流观众却仍抱着传统的审美观念,或是仅仅将戏剧视为娱乐消闲的文化消费品。这样的市场反馈必然对本土青年戏剧人的创作和发展设下无形的禁锢与“玻璃天花板”。

  再回到戏剧市场的“供给方”。在肯定一些戏剧人的创作的同时,我们亦必须承认,即使是被认为富有活力的青年戏剧创作仍未充分向“当代”敞开。我们看到了不少“中规中矩”的作品,看到了非常多的“学生习作”,其艺术本质其实是传统甚至陈旧的。这些作品如果由专业院团来呈现,必然会是更加精彩和成熟的作品,那么,作为“青年创作”的意义何在?

  因为疫情影响蛰伏的南京本土青年创作力量,也随着校园生活的恢复和剧场复工走上正轨。今年有两部登上“南京戏剧节”青年单元的青年作品,分别是孩子马戏团演出的《春秋杀》和常年坚持当代剧场实验戏剧路线的南国剧社的新作《飞向索拉里斯》。相较往年,因为环境影响,青年剧作的数量有所减少,但更能体现出青年创作的坚持、热情与珍贵。

  在我看来,不论是对观众还是对青年戏剧创作的观察,最终归结为同一个问题:我们应在剧场中获得什么?我们必须意识到,艺术既不是单纯的满足、慰藉,更不是迎合,而应当是提升和引领,观众也需要一些复杂性和隐晦。俄罗斯当代导演尤里·布图索夫就曾说过,“剧场不是罐头商店”,因此观众不应自我矮化,只满足于自己固有的经验和口味,只停留在自己对戏剧的既定理解之上——这也正是“后戏剧剧场”兴起的原因。

  当下,疫情为我们带来了重新审视剧场艺术的独特机遇。突如其来的疫情,曾使剧场工作者和戏剧爱好者们被迫抛弃当面交流,避免聚集,取消仪式,这对任何热爱戏剧的人来说都是无比艰难的。在这样“釜底抽薪”的局面下,我们欣喜地看到,戏剧没有仅仅停留在“现场性”的层面:线上戏剧展演、舞台演出直播、舞台录像限时播出、沉浸式演出、小剧场交互式戏剧等各种形式的繁荣,不仅在疫情期间尽力将戏剧艺术的滋养延续下来,也意外地拓宽了戏剧的受众,让戏剧被更广泛的人群所关注和喜爱——6月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直播所吸引到的人数,超过了人民艺术剧院几十年来的观众数量总和。

  在剧院复工、舞台演出市场逐渐复苏之际,我们也许更应该牢记疫情所赋予我们的这一重新审视剧场艺术的机遇:必须进一步扩展“剧场”的概念,让戏剧顺应时代走向“后戏剧”,让剧场不再是局限于地理意义上的一方小世界,而是一整个包括现实空间和网络空间的世界。只有新的戏剧,新的剧场,才能呼应我们身处的世界,才能瞭望和思考我们的未来,才能使每一个走进剧场的观众得以突破固化了的自己。(孔德罡)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李华裔:从《惊·鸿》看传统戏曲的“破圈”传播

  • 赵晓舟:谈鲁迅“孺子牛”精神的现实意义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绝对贫困问题的消除,并不意味着我国扶贫工作的结束。随着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的完成,建立解决相对贫困的长效机制将成为下一阶段我国扶贫工作着重考虑的问题。
2021-01-05 09:51
2020年是法治中国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一年。这一年,习近平法治思想明确为全面依法治国的指导思想,铸就法治中国的伟大航标,法治理论创新取得重大成果。
2021-01-03 14:03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2020-12-29 16:58
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明年宏观经济政策定了基调和方向,既体现了坚持稳中有进的工作总基调,又体现了统筹发展和安全的系统思维方法,其政策涵义是十分丰富的。
2020-12-25 17:15
“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命题的提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新型城镇化实践中的运用和发展,是实现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2020-12-17 18:14
在财力薄弱的地方,财政部门只能“看菜吃饭”,在完成工资发放和债务履行之后若有结余再用于经济建设,基层财政陷入前所未有的窘迫境地。
2020-12-04 10:25
要解决国有企业改革的难题,需要结合中国国情创造性地运用新思路进行制度创新,充分借鉴国内外的经验和教训,找到适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国方案。
2020-12-03 09:32
浙江实践正是对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的具体践行,可结合各区域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实际情况进行再探讨与再实践,因地制宜地推广经验。
2020-11-02 18:34
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实践中经过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不懈奋斗、艰辛探索所形成的独特精神谱系。
2020-10-27 09:26
无论是执政能力的提高、执政风险的应对,社会治理的增强,自身肌体的清理等都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精神特质,而这种精神特质是从党执政的历史使命意识和责任担当精神中体现出来的。
2020-10-21 18:14
清理规范融资平台公司及其相关债务、加快推进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是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关键举措。
2020-10-13 17:29
只有透过历史的表象,探寻历史长河中的规律性认识,才能真正揭示中华民族能够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伟大飞跃的根本原因,才能使文化自信具有深厚根基。
2020-09-17 08:24
中国坚信,在当今世界任何霸权主义的道路都行不通。中国将始终保持理性冷静的态度,始终站在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一边,始终致力于维护中美合作大局。
2020-09-16 17:07
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全局和战略高度,把扶贫开发摆到治国理政突出位置,作出关于扶贫开发本质、阶段、重点、方略、动力和制度等论述,简称本质论、阶段论、重点论、方略论、动力论和制度论。
2020-09-04 18:59
构建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绝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有着实实在在的现实需要。上合组织应抓住抗疫和经济重建的重要契机,逆势而上,蜕变升级。
2020-09-04 14:00
持续推动创新要素整合、大力开展开放式创新仍然十分关键。依托国际国内市场利用好两种资源,打造更为高效的要素市场和产品市场是实现双循环有效运行的重要前提。
2020-09-01 18:21
以这次事件为例,面向海外用户群体的TikTok是否需要并且可以获取字节跳动在中国的用户隐私数据?从字节跳动的公开回复和技术逻辑的角度看,答案是否定的。
2020-08-13 16:05
“中文”成为了中国知识之“体”,中国学问之“基”——这就是“中文”固有之“道”,是近百年来“旧中文”学科越来越忽略之“道”。因而,也应是“新中文”学科应该重拾之“道”。
2020-08-10 17:47
我国以“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定位自身名副其实,理应享有发展中国家应有的权利和待遇,主动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意味着主动离开发展中国家阵营,危害性较大。
2020-07-29 17:59
建议加快塑造更加优良的营商环境,打造开放、宜居的全球性城市,来吸引全球跨国企业、虹吸全球高级人才、技术和资本为我国发展创新经济服务。
2020-05-25 15:2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