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从“京剧之星”到艺术家,这条路有多长?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听说 > 正文

从“京剧之星”到艺术家,这条路有多长?

来源:北京青年报2021-01-01 10:0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郭佳 王润祺

  12月26日,北京青年报携手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邀请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理事长张建国、优秀中生代演员傅希如、谭正岩、张兵来到梅兰芳大剧院,作为2021年度北京青年报“谈艺说戏话北京”戏曲文化分享会的开篇戏曲人,他们向观众讲述了“际会风云,中国京剧‘星’故事”。

  摄影/王晓溪

  至于故事的主题,还得从这些位戏曲人的特殊身份说起,傅希如、谭正岩、张兵都参加了刚刚结束的由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京剧之星展演活动。这次展演集中体现了当今中生代优秀京剧演员的实力。同时也引发了行业的思考:京剧之星在未来如何成为真正的艺术家,挑起艺术家的责任。正因为如此,我们这期“星”故事,探讨的便是——从京剧之星到京剧艺术家,这条道路会有多长?

  如何看待成“角儿”?

  挑起“艺术家”担子,既开心又惶恐

  在谈到当选第三届的京剧之星时,傅希如表示既开心又惶恐。毕竟,“回顾当年第一届第二届的京剧之星们,如今都是戏曲界的‘大咖大腕’,是大家心目中的男神女神们。”但是,既然能够当选,他们也会责无旁贷地挑起这份责任。

  12月25日,全国政协京昆室与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共同举办的恳谈会上,京昆室主任卢展工曾说参加“中国京剧之星”展演的15位演员都是艺术家。此话一出,大家纷纷摆手连说“不敢”,觉得自己离大师和前辈们都差得很远,不敢称自己为艺术家。但会上,卢展工说:“你们可以谦虚,可以在艺术上觉得自己永无止境。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还不能、不敢挑起艺术家这个担子来,那谁来挑呢?”

  傅希如说,这番话也让他们这些青年演员感到责任重大。“艺术家”这个称呼所展现的不光是舞台上的业务水平,更包含一位演员的德行,他对于行业所做出的贡献,以及对于整个戏曲行业所能担起的担子。张兵也说,他们现在依旧在朝着“艺术家”这个目标努力,“相信再过十年,一定能做出一些成绩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青年演员”“新生代演员”们也开始逐渐背负起了责任,正如张兵所说,“京剧这门艺术是没有捷径的,只有好好去练,好好去做。”

  2020年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不寻常的一年,尤其是上半年为了疫情防控而选择的居家隔离,更是给舞台工作者们带来了考验。傅希如对此的体会便是:“灾难有时也蕴含着机遇。”无法登上舞台,不能见到观众,戏曲工作者选择将舞台搬到线上,进行新的尝试。之前因为演出行程太满而无法钻研的网络平台,开始出现在戏曲人和观众们的视线中。直播排练、网上教学、新戏录制等等一系列活动纷纷登上现在流行的诸多视频网站,“传播也好,弘扬也好,都有各种各样的方式,”傅希如说,“对于我来讲也是一种尝试和突破,也会对我以后的传播工作带来更多元化的一种思潮。”

  如何看待新编戏?

  没有传承,无法谈创新

  2020年下半年剧场重新开放,许多经典剧目得以回到舞台,而在这一年,也同样有许多优秀的新编戏与观众们见面。在此次“京剧之星“的展演中,傅希如出演了经典剧目《秦琼观阵》,受到了戏迷们的一致好评,今年他也参与了新戏《梅兰芳蓄须记》的排演。在被问及是更喜欢排演新编戏还是传统戏目时,傅希如强调关于创新和守正,决不能凭演员的喜好决定,“这是演员的责任。”

  传承是京剧演员的第一责任。“前辈留下的艺术若是到我们这儿断了,我们就是罪人啊。”他表示如何学习和传承京剧是最重要的,“演员也需要经历从死学到巧学,然后到活学的这个过程。但原封不动的传承,原汁原味的传承,是第一步,也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有非议和异议的。”

  傅希如同样提到在研讨会上,艺术家老师们就犀利地指出:“排传统戏、演传统戏、学传统戏是往口袋里装东西,而创排新编戏,则是在从口袋里往外掏东西。如果你的口袋里东西不够多,怎么往外掏?”

  这则比喻生动地描述了传统戏目与新篇作品的关系。傅希如在同李浩天老师学习《野猪林》时同样被教导学这出戏必不可少的就是其他武戏和文戏的积累沉淀。“学《野猪林》绝不是有了嗓子有了腿就能学习的,”在讲述自己学习《野猪林》这出戏时的经历,傅希如这样描述道,“要先学习《文昭关》《乌盆记》《击鼓骂曹》等等一系列的文戏,然后再加上武戏的积累与沉淀。一定要一步一个台阶。”他表示,传承和创新的关系也是如此,“如果没有传承,根本无法谈创新,而如果没有创新,任何一件事物都是缺乏生命力的。”现在的民众处在新时代,有了新的审美和需求,对于戏曲人来说,这意味着戏曲、舞台艺术,也同样要跟上时代。

  如何看待各种比赛?

  恢复切磋,对年轻演员必不可少

  第一届京剧之星的评选举办于1993年,第二届在1996年,如今,距离上一届京剧之星的评选已经过去了24年。

  对此,张建国表示:“这届评选出来的京剧之星们,实际上已经是各家挑大梁的挑班的人了。”

  “那时评选的时候,还有许多艺术家老师们在前面演戏,”张建国回忆道,“当时的我们还在成长阶段,而现在的这些‘星星们’已是各地各自舞台上当家的了。”面对这种活动越来越少的局面,张建国到基金会任职之后,也在努力改变。“我们那时候有梅兰芳金奖大赛、全国青年电视大赛等等各种比赛,我就想慢慢恢复一些,也让他们这些年轻人有一种奔头。”张建国相信,在比赛中的切磋交流对于青年演员来说是非常难得的提升机会。“比赛中舞台上的演员来自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艺术风格,不同门派,共同排演一部经典剧目。演出当中无形之中就是一种团与团艺术风格碰撞交流的过程,演员们开阔了眼界,也能提升自己的认知度。”

  现在评选出的京剧之星们已然是“角儿”了,但张建国认为光是“角儿”还远远不够,而是要将这些演员们培养成“艺术家”,培养成京剧界乃至戏曲界的顶。而这个过程就是“守正创新”的过程。在舞台上,将经典和老师多年的传承演出来,奉献给观众,交由观众评判。张建国他们那个年代就是在这种不断地打拼和较劲中走过来的,所以也希望能给年轻人创造更多的机会,让他们到这种平台上挑战自我。

  如何看待后辈成长?

  提携青年演员,甘愿给他们唱配角

  每一个时代有着不同的社会形象和社会环境,不论是什么时候,“成角儿”都不容易。张建国说,真正重要的是理念,是想清楚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角儿”。“成名未必是成就。”有人或许有很高的名气,但他能演多少场戏?师承于谁创造了什么?留下了多少让人可以流传的艺术财富和艺术价值?在这一个个问题背后,也是无数演员艺术家们为之努力的目标。

  张建国坚信这次京剧之星评选出的这15位演员都在京剧的事业发展当中,甘于寂寞,甘于吃苦,甘于奉献在这个舞台上。同时这次的评选也远不是全部,优秀的戏曲演员犹如繁星,这次只是选择了其中的“15颗”。

  谈及前辈与青年演员的关系,张建国表示“我们也是在前辈艺术家、老师们的提携下成长起来的。所以我们现在也要像前辈那样,设置多个平台,将后辈们提携起来。而且,不光要创造平台,还要同台,甘愿给他们唱配角,当绿叶。”他强调,“只有这样,才能薪火相传,京剧也不会在一代一代的传承中没落,走向消亡。”

  老艺术家愿意给年轻演员当配角,也一直是“梨园行”的一个传统,张建国也讲到了自己年轻时的经历。张建国有一位老师教了他《捉放曹》《文昭关》《碰碑》等戏。在学完《碰碑》之后,团队安排其唱主角,当时缺一个配角杨六郎,这位老师就主动提出给张建国配演。演这么重要的角色,自己的老师却来做配角,这种紧张的心情自是不难猜出。而戏中张建国更有一句戏词要向这位老师喊一句“儿啊”,就这短短的两个字,当时在台上的张建国却怎么也唱不出来。

  “当时我的老师就在旁边小声叫我‘说!’我才硬着头皮唱出来。”这样一生都难以忘怀的经历也深深影响着张建国。现如今,他也开始给团里的演员中正生配演杨六郎。

  正是这样在舞台上同台演出,艺术家对于年轻演员的刺激和传授才是最直接的,也正是这样一代一代的薪火相传,才让京剧艺术发扬光大。

  内存

  北京文化艺术基金

  北京青年报主办的“谈艺说戏话北京”戏曲文化分享会曾在2017年度和2019年度两次获得北京文化艺术基金的资助。

  据了解,北京文化艺术基金是由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发起设立的公益性基金,重点围绕舞台艺术创作、文化传播交流和艺术人才培养三大领域开展资助。基金面向社会接受申报、资助过程受社会监督、资助成果由社会共享,最大限度调动社会参与文化建设积极性,搭建了一个开放平等、公开透明的艺术资助体系,充分发挥全国文化中心的示范引领作用。统筹/满羿(郭佳 实习生 王润祺)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钟鼓浪潮——如何理解现代派书法艺术家井上有一

  • 《巡回检察组》:用影像谱写政法工作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绝对贫困问题的消除,并不意味着我国扶贫工作的结束。随着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的完成,建立解决相对贫困的长效机制将成为下一阶段我国扶贫工作着重考虑的问题。
2021-01-05 09:51
2020年是法治中国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一年。这一年,习近平法治思想明确为全面依法治国的指导思想,铸就法治中国的伟大航标,法治理论创新取得重大成果。
2021-01-03 14:03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2020-12-29 16:58
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明年宏观经济政策定了基调和方向,既体现了坚持稳中有进的工作总基调,又体现了统筹发展和安全的系统思维方法,其政策涵义是十分丰富的。
2020-12-25 17:15
“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命题的提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新型城镇化实践中的运用和发展,是实现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2020-12-17 18:14
在财力薄弱的地方,财政部门只能“看菜吃饭”,在完成工资发放和债务履行之后若有结余再用于经济建设,基层财政陷入前所未有的窘迫境地。
2020-12-04 10:25
要解决国有企业改革的难题,需要结合中国国情创造性地运用新思路进行制度创新,充分借鉴国内外的经验和教训,找到适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国方案。
2020-12-03 09:32
浙江实践正是对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的具体践行,可结合各区域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实际情况进行再探讨与再实践,因地制宜地推广经验。
2020-11-02 18:34
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实践中经过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不懈奋斗、艰辛探索所形成的独特精神谱系。
2020-10-27 09:26
无论是执政能力的提高、执政风险的应对,社会治理的增强,自身肌体的清理等都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精神特质,而这种精神特质是从党执政的历史使命意识和责任担当精神中体现出来的。
2020-10-21 18:14
清理规范融资平台公司及其相关债务、加快推进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是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关键举措。
2020-10-13 17:29
只有透过历史的表象,探寻历史长河中的规律性认识,才能真正揭示中华民族能够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伟大飞跃的根本原因,才能使文化自信具有深厚根基。
2020-09-17 08:24
中国坚信,在当今世界任何霸权主义的道路都行不通。中国将始终保持理性冷静的态度,始终站在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一边,始终致力于维护中美合作大局。
2020-09-16 17:07
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全局和战略高度,把扶贫开发摆到治国理政突出位置,作出关于扶贫开发本质、阶段、重点、方略、动力和制度等论述,简称本质论、阶段论、重点论、方略论、动力论和制度论。
2020-09-04 18:59
构建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绝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有着实实在在的现实需要。上合组织应抓住抗疫和经济重建的重要契机,逆势而上,蜕变升级。
2020-09-04 14:00
持续推动创新要素整合、大力开展开放式创新仍然十分关键。依托国际国内市场利用好两种资源,打造更为高效的要素市场和产品市场是实现双循环有效运行的重要前提。
2020-09-01 18:21
以这次事件为例,面向海外用户群体的TikTok是否需要并且可以获取字节跳动在中国的用户隐私数据?从字节跳动的公开回复和技术逻辑的角度看,答案是否定的。
2020-08-13 16:05
“中文”成为了中国知识之“体”,中国学问之“基”——这就是“中文”固有之“道”,是近百年来“旧中文”学科越来越忽略之“道”。因而,也应是“新中文”学科应该重拾之“道”。
2020-08-10 17:47
我国以“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定位自身名副其实,理应享有发展中国家应有的权利和待遇,主动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意味着主动离开发展中国家阵营,危害性较大。
2020-07-29 17:59
建议加快塑造更加优良的营商环境,打造开放、宜居的全球性城市,来吸引全球跨国企业、虹吸全球高级人才、技术和资本为我国发展创新经济服务。
2020-05-25 15:2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