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话剧《红楼梦》,把中国式留白刻入话剧年轮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话剧《红楼梦》,把中国式留白刻入话剧年轮

来源:解放日报2021-09-16 09:2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方家骏

  当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跃然舞台时,它是被充分戏曲化了的。之后与之相关的电影、电视剧乃至绘本,都基本没有脱离这个范畴。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们约定俗成,视其为标准化的“古典神韵”,戏曲化的宝黛形象深入人心,被奉为经典。今天,当现代戏剧再一次来演绎这部皇皇巨著时,事实上,它面临着两大“遵循”:一是尊重原著,二是尊重已然深植于人心的人物经典形象。从这一点看,话剧《红楼梦》的当代呈现充满了勇气。

  编剧喻荣军用十余年时间酝酿话剧版《红楼梦》,其间,经历的是一场浩大的选择与舍弃的战争。只是在最后成稿的数年里,“综合、浓缩、重组”的创作定位才比较清晰。用编剧自己的话说:像是从水底下提起篮子,流沙淘尽,最后剩在篮子里的筋骨,就是我所需要的结构和内容。

  如果说,综合、浓缩、重组是编剧面对宏大完整、浑然天成的原著所作出的明智选择,那么,“留白”则是导演曹艳对“六字定位”的补充,它为编剧实现理想中的戏剧境界提供了一条通达的路径,而两者间又是熨帖、般配的,无须刻意去做理念缝隙的衔接。

  把想象力扩张到无限

  走进话剧大厦里的剧场,眼前的这座“红楼宇宙”,只是一个被三面白墙围合的戏剧环境——这就是繁盛如树的《红楼梦》,阆苑琼楼的大观园,兴衰聚散的荣国府?观众对极简的舞台装置充满好奇。进而观众发现,轮番登场的红楼人物也都通体素缟,偶有飞红点翠,也只是“无垢”底版上的一抹欢脱、跳跃,仿佛苍白生命中的微弱灵光。从舞台灯光骤亮的一刻起,一个借助经验而生成的意象,便在观众心里落实,那就是曹雪芹在小说第五回便“剧透”的命运归宿——“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一危机的终极状态以满眼皆白来呈现,充满隐喻,也决定了话剧《红楼梦》的美学定位,它与整部剧的戏剧走向、精神内核高度契合且贯通始终。

  渐渐,观众意识到,舞台上的白色是那样通透,把想象力扩张到无限。眼前虽然没有亭台水榭、花团锦簇,不提供“身临其境”的戏剧体验,但随着情节的铺展,人性冲撞、悲喜交合一波波涌来,“无画”之处皆有妙境,“无物”之中观剧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于人物本身。露重、云暗,荷残、风冷,与情绪有关的自然风物,无须借助视觉提示,一切都自觉地在“三度空间”生成,观众甚至有理由相信,内心感悟到的要比以假乱真的视觉提示更为丰满,它根据不同的观剧感受滋生或被淘汰,更贴合自身的情感需求。剧中“游春”“赏月”两段戏,舞台陈设相对饱满,而这种出现得颇为突兀的清风明月,或者说刻意营造的空间壅塞,恰恰是被用来衬托虚浮和不真实的。在整体美学布局下,什么是观众眼里的真实,什么是一派虚假繁华,此时导演已经能够较为自信地来调派这一切了。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一部戏剧从文本到舞台呈现,最后由观众参与完成的三度创作,这是一个完整的、理想的创作链。而常常被认为“无色”的白色,则以其在三度空间强大的反射和吸收能力,为三度创作提供了极大的自由。这是编剧、导演刻意所为,也可以说是意外惊喜。喻荣军说,“站在半空中对《红楼梦》进行一次重新打量”,而真正帮助他完成这样一次“重新打量”的,则是参与其中的观众。

  “无物”中的时空切换

  我们所说的“留白”,当然不只是视觉感受上的空灵和纯净,它更体现在对时间、空间给出的自由度。

  作为中华文化的精髓,“留白”滋养了我们传统意义上的诗词、绘画和戏曲。自打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与梅兰芳结缘,戏剧和戏曲的天然鸿沟似不复存在。布莱希特在描述梅兰芳表演《打渔杀家》时,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舞台上并没有小船,她摇着一支长不过膝的小桨,但能看到水流越来越湍急,之后,她来到河湾……”他从中国戏曲的发现中归结出一套演剧理论,并将之付诸实践。今天,中国话剧站在丰饶的民族文化土壤上,更有理由用好这些宝贵的资源。对于话剧《红楼梦》,喻荣军坦言:打破线性叙事,让时空随时交汇,演员可以跳出跳进,打量和评判人物,这也是中国传统戏曲讲故事的方式,它让演员更加“间离”,故事更加简洁立体,这是中国传统戏曲带给我们的启示。

  在话剧《红楼梦》中我们可以看到,主创运用了“间离”概念以及中国戏曲虚拟、程式、综合三大“法宝”,使叙事空间和时空切换获得了很大的自由,有时只是一个转身,就改变了时空设定,在客观限制中扩充了情节容量和情感张力。我所指的“放松”是在一个既定理念下信手拈来的那种状态,不受任何条条框框的限制,只追求更加强烈或极致的戏剧效果。因为这是一群现代戏剧人,他们对每一个手段将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如何去接近理想的戏剧境界,有着更为清醒的认识。

  剧中“结社吟诗”一段瞬间切割出三个空间,却并不让人感觉牵强:一边是“海棠诗社”众姑娘欢脱的模样;一边是贾宝玉目睹繁花盛景,对“人生有限,天地无情”的深深忧虑;另一个空间,打破时空连接,让林黛玉吟出“花飞花谢花满天”的诗句,既体现了独立的人格,也与宝玉此时此刻抽离出规定情境的状态形成照应。作为该剧上部的收尾,《葬花吟》为该剧下部人物冲突的全面展开作了很好的牵引和铺垫。

  下部中宝钗在诗社扑蝶的场景再现,那已经是宝玉眼里不可挽留的过去时。随即,姐妹们进入第二个空间,泣诉自己相继离去的原因。宝玉眼睁睁看着众姑娘四下离散,她们曾经坐过的绣凳一个个被撤走,他试图从小厮们手里夺回那些绣凳,但终是抵不住“盛极而衰”的谶言。宝玉撕心裂肺地抢夺绣凳所形成的戏剧高潮,具有强烈的悲剧意味,而三个空间形成的复调式叙事有效带动了这一情绪的生发。

  类似简洁而到位的处理很多。以“留白”为手段,以“空白”为载体,从而渲染出浓烈的情感色彩,是话剧《红楼梦》重要的艺术特征。不得不说,倘若把一切放在一个写实的戏剧环境中,许多精妙的艺术处理恐怕是不能成立的。

  向传统戏曲借力

  在我看来,传统戏曲带给话剧《红楼梦》的不仅仅是启示,而是更深程度的介入和借力。例如,戏曲中惯用的“背供”,为剧中大量旁白、内心独白提供了切实的表演依据,也彻底打开了表演界限。有时,角色瞬间抽离,成为进入“背供”状态的“解说人”,甚至为编剧代言,这是从戏曲中汲取的养分。再如,早先服务于“勾栏”演出环境的“检场”,成为一部无场次话剧的重要连接,被处理得格外娴熟且有仪式感,在观众心里,传统戏曲表演形态和古典意蕴之间自然而然形成了勾连。剧中演员温阳分饰刘姥姥和周瑞家的两个角色,充分吸收了戏曲塑造人物的手段,以风格化肢体语言来张扬个性特征,戏曲“花梆步”和民间舞的“颠步”“碎步”交汇运用,十分传神。导演认为,《红楼梦》有其年代对人物的特殊要求,借助传统戏曲乃至现代舞,有助于演员在神韵、仪态上进入状态。客观地说,在这部剧里,我并没有看到现代舞元素,演员们主要还是比较充分地汲取了戏曲表演的精华。柳湘莲、尤三姐的“鸳鸯剑”直接运用了戏曲身段,最后表达悲悯情怀的吟唱,也融入了戏曲声腔,对于柳湘莲这样一个人物,这些都显得颇为贴切,没有违和感。

  有必要提一下贾宝玉的扮演者——青年演员陈山。之前看过他在多部剧中饰演的角色,最近一次是舞台剧《浪潮》中的殷夫。总体来说,这是位表演状态相对冷静的演员。在这一次贾宝玉的角色创造中,他对内心外化所作出的适应性调适显得颇有成效,通过有意识扩大表演幅度,呈现出一个少年感满满的贾宝玉,令人耳目一新。我以为,这是受了戏曲表演方法的影响和启发。确切地说,在这一人物身上,并没有明显的戏曲身段的痕迹,但内在意识与戏曲表演方式是相通的。戏曲的韵律感通过表演节奏输送出来,是话剧演绎古典人物的一种良好状态。

  作为一部演出时长六小时的“长剧”,话剧《红楼梦》有其独特的审美价值。而当下的“长剧”大致有这样几种类型:如《人间正道是沧桑》所展现的历史跨度,决定了其戏剧容量;有些则由于辐射面广,人物众多,戏剧结构复杂,甚至是串联起多个故事,必须有足够时间,让观众一步步接近故事的核心,如长达八小时的《如梦之梦》;有些剧着意于戏剧样式的改变,追求人物心理的深度描摹,甚至以非常规的舞台节奏来实现这一目的——看似模拟生活真实,实际意图是放大人物心理动作,以“慢进”方式,携领观众深窥心灵的真相,如长达四五个小时的话剧《酗酒者莫非》《狂人日记》。无论哪一种类型,铺排“长剧”应以“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为前提,否则就是戏剧游戏,而不是戏剧。改编自章回小说的话剧《红楼梦》,从整体格局和样貌来看,我以为,它更接近戏曲的连台本戏。核心故事清晰,情感一波三折,悬念充分,上下连缀形成了递进式的戏剧高潮,这些特征都与连台本戏必须具备的要素相吻合。

  “长剧”作为一种新的演艺形态,受到了相当一部分观众的青睐。从这一点来看,话剧《红楼梦》这部古典题材的当代戏剧,带有一层时尚的意味。在古典名著阅读处于尴尬境地的今天,话剧《红楼梦》的出现,当是一件好事。(方家骏)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薛晋文 冯昊雯:反观现实主义新浪潮中的影视创作观

  • 田 广:戏剧影视对文化强国建设的独特作用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推动高质量发展,要更好发挥园区产业和资源优势,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
2022-11-28 09:21
国家安全体系是一个复杂庞大的社会系统,构建国家安全体系是一件繁杂艰巨的系统工程,在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导下构建现代化总体性国家安全体系任重道远,需要政学各界通力合作、坚持不懈、不断探索。
2022-11-25 15:24
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应以独立、自主、安全的高质量发展为指引,积极推动全面、开放、协同、包容、可持续的引领性创新。
2022-11-15 09:28
新时代十年伟大变革续写了中华民族文明史的伟大辉煌,擘画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蓝图,开辟了马克思主义新境界,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必将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2022-11-11 15:05
推进“人口规模巨大的现代化”当然是“艰巨性和复杂性前所未有”,但是人口规模巨大这一典型特征也为中国实现现代化带来优势,充分认识并利用人口规模巨大的优势,可以缓解艰巨性和复杂性。
2022-11-09 09:37
伟大斗争锻造了中国共产党坚忍不拔的意志、无私无畏的勇气、不怕牺牲的精神、百折不挠的品质,这是百年大党的成功之道和青春密码,是我们赢得胜利和继续胜利的不竭力量源泉。
2022-10-18 09:48
发展是共同富裕的前提条件,发展要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为导向,这样就能很好地衔接起“共同”和“富裕”的关系。
2022-10-12 10:29
只有通过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进行一些政策上的重大调整,使得我们的整个发展模式、增长机制和分配机制更加有利于共同富裕目标的实现,才能最终实现真正的共同富裕目标。
2022-10-09 14:09
共同富裕是人类的理想社会形态,有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也符合中国从贫穷到小康再到共同富裕的经济发展逻辑。实现共同富裕要致力于三个方面:一是上不封顶,二是要保底,三是要扩中。
2022-10-08 14:08
坚持把增进人民福祉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发展数字经济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充分发挥数字技术在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助力乡村振兴、促进城乡融合发展、推动共同富裕等方面的关键作用。
2022-09-23 09:40
坚持好、运用好贯穿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在新时代伟大实践中不断开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境界!
2022-09-22 10:42
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满足全体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让每个人都能如愿地发展自我和奉献社会,让每个人都能体面地享受生活和追求幸福。
2022-09-19 09:54
文化的积淀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这个民族、这个社会能自立于其他民族、其他社会之间的“基因身份证”。
2022-09-08 14:32
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必须深刻、准确地理解把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道路的丰富内涵与实践路径,进而推动美丽中国建设。
2022-09-06 09:07
要准确认识和适应全球政治发展演变的基本趋势和特征变化,站在历史正确一边,顺应历史进程谋求战略创新,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可靠安全保障。
2022-08-23 11:33
人民所表达的意愿、所创造的经验、所拥有的权利、所发挥的作用,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得到了全方位、全过程地实现,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也让每个人的能力、人的丰富性得到全面提升。
2022-08-22 09:32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
2022-08-18 10:58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2022-07-28 09:33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2022-07-27 11:42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2022-07-21 10:0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