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精灵”背后的全新时代

现实世界中充满约束,网络世界则相对自由,在AR时代,自由可能会进一步提升,那AR技术会不会成为明天的电子海洛因呢?

媒体融合下的网络文艺评论

“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文艺评论工作者也应当和文艺创作者一样,将自己的生命和艺术融入到时代的洪流之中。

颜值:看脸时代的审美炼金术

今人的审美标准,逐渐转化为一种可以量化的“颜值”。一个过度关注颜值的时代,尤须警惕摩登“炼金术”对审美观的错误引导。

more>
文艺观察 more>

佘宗明:有些“鸡血”是我们青春畸缺的营养素

看了90后导演杨帆拍的纪实综艺节目《世界上的另一个我》,我开始理解阿吕的那句“你连世界都没观过,哪来的世界观”的弦外之音:用脚步丈量世界,不是世界观形成的前提,但开阔的眼界却是。

《破铜烂铁》《舞马》:舞台秀为什么这么火?

与这些一流的演出相比,国内的诸多“秀”,基本还停留在“真人”展示绝活的阶段。从创意到呈现、从空间布局到技术落实、从演员表现到团队协作,我们“表演秀”,都还有一段长路要走。

"合家欢"与严肃思考:从《冰川时代》探索好莱坞动画的魅力

一部好的电影总能在故事之外引人深思,一部优秀的动画电影之魅力也亦如此。在“合家欢”后严肃思考,将道德伦理与趣味因子相结合,好莱坞所创造的动画电影套路也日益成为一条准则。

中国科幻作品为什么能走出去

郝景芳的《北京折叠》再次折桂雨果奖,证明了中国科幻作品获得国际肯定不是一种偶然,可被看作是一种新常态。《三体》获奖只不过是世界认识中国科幻文学的开始。科幻文学为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打开了大门,我们也期待有更多文化领域的大门可以打开。

方明:《北京折叠》获奖,最好的致敬是阅读它

和刘慈欣一样,郝景芳也非全职写手。这种“业余”的写作状态,在一定程度上正代表了中国科幻小说写作的未来。作者以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与这个世界相处,这可以说是大多数科学小说作家所共同具备的能力。

“文学批评”不能对文本视而不见

上海书展上,文学与批评话题引发不少嘉宾的热议。评论家陈思和与评论界后起之秀张莉对谈时认为:“作为一个文学评论者,应该从大量文本阅读入手,在阅读作品的基础上去讨论问题。跳过作品谈理论,说到底是舍本逐末。”

花鼓戏《齐白石》:讲述白石老人的质朴本色

为了体现白石老人的质朴本色,整台戏在舞美上追求简洁、质朴,布景努力与当时的社会生活环境保持一致。音乐上融入了湘潭特色花鼓戏、民谣、山歌、号子以及现代时尚音乐等艺术元素,并大量引用湘潭民俗民风。

网络小说的“未成年”特质辨析

网络小说的“未成年”特质,一方面意味着尚未步入成熟的发展轨道,在遣词造句、叙事手法、文学意境、思想内涵上有待提高,一方面意味着充满新生活力,有望积极迸发。目前,网络小说正处于文学创作的初级阶段,需要业界清醒的认知和社会普遍的包容。

不必担心书的衍生品喧宾夺主

“内容为王”既已成为共识,就不妨尝试更多新的可能性,书可以是内容,周边文化产品同样可以在做好内容上下功夫。清清静静地读书,实际上并不是书展此时此地的目的,真正的好书绝不会害怕被自己的周边产品抢了风头。

时玫:让时间与爱情耳鬓厮磨——王家卫

曾有人说,王家卫的电影有两个主题词——时间、爱情。爱情是人生最为醇美的烈酒,那么时间则是使这坛烈酒不断发酵的精华所在。王家卫电影中,时间与爱情不期遭遇,在耳鬓厮磨中消耗殆尽,不是太早,就是太迟。

让“清流”浇灌电影市场

好作品多了,观众才会更懂得欣赏;观众更懂得欣赏,则会催生更多好作品——这是良性循环的逻辑。而一味放任低端供给,难免会形成每况愈下的恶性循环。期待《我们诞生在中国》以及其他好电影,既为结果也为过程,以清流浇灌更好的市场、涵养更好的作品。

聂昱冰:秋天来了,说说关于“虫”的事

一位编辑曾说,自从她熟练运用了“关你P事”和“关我P事”之后,也节省出了80%的时间。可这毕竟更像是一种意气用事,而“夏虫不可语冰”则是从思想根源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不可否认,每个人的思维都是存在疆域和边界的。

“三无”动画,异类也能逆袭

《精灵王座》的“反IP”之举,其实是在创造自己的IP。

新人新作无黑马 电影流行“老带新”

近期亮相或即将上映的多部国产电影都选择了“老带新”组合。

蹭热点,网络大电影无节操

《宝宝别哭》开机的消息,引发众多圈内人士的抵制。

《寻找杜甫》:古意与现代交织

《寻找杜甫》从诗意和情怀切入,用音乐剧场来呈现杜甫的一生。

“红灯笼”可得琼岛心?

不俗的票房表现,让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热映至今。

让“帕米尔红花”再次盛放

歌剧《冰山上的来客》以独特的魅力为经典注入了新的生命力。

《撒马尔罕的金桃》

美国汉学家薛爱华,运用比较学知识,写成的一部涵盖唐代众多舶来物品,对社会文化进行深入探析的巨著。

《饥饿的盛世》

乾隆缔造了一个盛世。在这一派繁荣景象背后,隐藏的各种问题渐次浮现。历史作家张宏杰称之为饥饿的盛世。

《湘江之战》

黎汝清留下了《湘江之战》等经典,却带走了珍贵的创作故事。如今风行的非虚构写作,黎汝清早在30多年前就已展开。

大家 more>
线下沙龙 more>
国家艺术基金 more>
联系我们:
电话:(010)58926458    传真:(010)67078854    投稿邮箱:wenyi@gmw.cn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主办
回到顶部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