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未来不可限量

“电影是装在铁盒子里的大使”。中国电影应以精良的制作和丰富的内涵,在全球传播的文化图景中成为中华文明的大使。

传统文化需要创新传播模式

适应新的传播规律和市场规律来助推传统文化的发展,其实也是对传统文化时代内核和边界的扩充。

作家曹文轩:用文字造屋

曹文轩表示,诗性是重要的文学品质,让作品比生活更有诗性,是他一贯的美学追求。写苦难,应当让孩子们在感动中变得昂扬。

more>
文艺观察 more>

刘巽达:“假课文”与“真问题”

“假课文”倒不很严重,稍加甄别和调整,即可迎刃而解。“真问题”才是严重的——以狭窄的“教育功能”代替丰富的人性教育和文学素养、审美情趣培养。一旦形形色色的“交规之痛”泛滥于教材课文中,咱们的下一代才真被毁了。

宫浩宇:叙事能力决定电影品质

中国电影在叙事上的诸多问题,实际上均是创作者过度背离“经典叙事”所致。经典叙事”并非艺术创新的死敌,而是不断吐故纳新。近年来,一些真正在票房和口碑上取得双赢的影片,无不属于回归“经典叙事”之作。

方明:为电影创作“松绑”,激发文化生产力

一端为电影创作“松绑”,一端为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立规,既坚持了有效管理,有效维护了文化安全,又提高了服务效率,激发了文化生产力,注定将为电影产业带来多赢局面。

我们对诗词文化的认知需要打开

“你作一首诗,我和一首诗。我们想要表达的态度,彼此的心意都通过诗作来传递了。”这正是中国诗词的魅力所在。诗词之于古代知识分子,是一种超越工具的交流方式。千百年来时代迁移,诗词文化走向两极。

《罗曼蒂克消亡史》:艺术电影失败的商业扮相

导演程耳为弥合商业和艺术的分歧所做出的努力是可贵的,《罗曼蒂克消亡史》的商业扮相是一次失败而有价值的尝试。电影如何在保证艺术完整性的前提下,更好地打动观众和市场,并非一夕之功,还需要更多的思考和探索。

娱乐营销如何从野蛮生长进化到生态协作

为何60岁的大妈也爱夜华?为何明明是烂片票房却奇高?不知不觉中,影视剧宣传已进入人人都是渠道、人人都是媒体、人人都是营销人的时代。整个影视营销,已从原来的“官宣发布”开始向“互动口碑”方向转移。

《天才捕手》:“高山流水遇知音”是何等幸事

《天才捕手》不仅体现了极高的时代还原度,还渗透着一种不流于俗的东西:没有哗众取宠的爱恨情仇,高谈阔论的伦理道德,惊破眼球的聚散离合。用诗意点的话形容,就是“高山流水遇知音”,展现出一份世人久违了的、让人心驰神往的知己关系。

“出口成章”:浮躁时代的文化快餐

“出口成章”观念曼延的结果,是“注水作品”的泛滥。浅阅读、写作枪手之类的一味求快,让许多人失去了丰饶、纯净和优雅。还是一首诗写得好:“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文学评论怎样成为一面镜子

文学评论是一种话语权。这种话语权的约束更多是主观性的,更多依赖评论者本人的判断。所以,评论界争执的声音是最多最杂的。评论是职业,发声是本职。一些准则、一些底线是必须坚持的。如何做到一面镜子或一剂良药,是一个不断锤炼和修正的过程。

泰戈尔的诗不仅治愈了自己

泰戈尔诗歌写在乱世,却带着世外桃源式的安恬;他接受过现代精英教育,却始终保持着古典东方式的神秘嗓音。这多少有些矛盾,但魅力恰在于此。追根溯源,这一切同泰戈尔的人生经历和精神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电视连续剧《鸡毛飞上天》:中国故事 浙商精神

“鸡毛飞上天”常常用来讽喻好高骛远和耽于幻想。编创者不认为陈江河的成功只是一个“个例”,作为一部具有史诗性的历史正剧,《鸡毛飞上天》反映的是一个群体创造奇迹的历史进程。

《双枪》:传奇故事的全新解读

抗日谍战剧《双枪》,将再现一个“双枪老太婆”的传奇故事。

《夜色撩人》:悬疑外壳下的伦理困境

尽管有种种明显缺陷,《夜色撩人》仍然是一部值得鼓励的电影。

可视化的《朗读者》

《朗读者》凭借电视语言把人性化的故事可视化,从而让节目变得“好看”起来。

国话首部音乐剧关注老龄化

音乐剧《你若离开,我便浪迹天涯……》,力争用歌舞演绎快乐。

五月天演唱会不走寻常路

LIFE《人生无限公司》演唱会,被五月天调侃为打造“传奇”。

看不见导演的《兄弟姐妹》

在该剧里我们忘记了导演的存在,伟大的导演仿佛“看不见的人”。

《包法利夫人》

本书语言准确、冷静,把科学的准确和优美的诗意完美融合,既有精细、微妙又有深沉、广阔,达到了诗的高度。

《未来简史》:一本注定会“过时”的书

也许你并不同意他的观点,你也不用同意。但我相信,这不会妨碍你喜欢这本书。

《世界如锦心如梭》

毕淑敏第一本地理文化散文集。诸多文史哲的知识,于思考求知中,成为美衍生的脉络,文艺气息扑面而来。

大家 more>
线下沙龙 more>
国家艺术基金 more>
联系我们:
电话:(010)58926458    传真:(010)67078854    投稿邮箱:wenyi@gmw.cn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主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