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实践的当下启示

在一个盛行小清新、小情绪的时代,一位以宏大叙事见长的作家或许难逃寂寞。而这寂寞似乎也正折射出了当下文学的某些症候。

“让白纸黑字更加生动温暖”

作为文学期刊的守护者、创造者,应把传统的白纸黑字版本,做得更生动、更温暖,让读者一卷在手,有温度、有质感,不离不弃。

影视市场高片酬虚火如何降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与全球同业相比,中国的高片酬现象会把制作公司的艺术创作引向“看明星脸色、为明星打工”的窘境。

more>
文艺观察 more>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底层上升通道的强硬打开方式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呈现的并非暴力,也不是在叙说社会阴暗面,从中可以看到底层青年对美好生活的期盼。这部在价值观表达方面略显笨拙的作品,传递了一个朴素愿望:每个人都能在讲规则的环境中去爱、去生活。

叶匡政:“水下肖邦”派对,赵半狄要炫富么?

赵半狄甚至不愿承认绝望,他只展示心中盛大的蔑视。当然,他也无须任何权威来认同他作为艺术家的骄傲,他期待被嘲讽、被诅咒、被谩骂、被不理解,那恰是他的行为艺术与这个时代应当保持的关系。

田金双:艾美奖折射美剧发展新风向

就第68届艾美奖的获奖名单和剧目来看,与宏大的玄幻等史诗题材相比,公众更关心与己息息相关的日常琐事。凸显时代荒诞感、种族和人权问题、法律困境、日常琐碎事物和心理话题的迷你美剧将成为美剧发展主流。

大米:中国原创动画电影承载了“中国文化梦”

现在的动画电影不仅仅是儿童的乐园,也是成人的童话,更是中国文化梦。中国文化要想走出去,不仅仅要靠《我是潘金莲》这样反应中国阴暗面的文艺电影,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动画电影可能是最好的艺术形式。

观照现实:喜剧节目的正途

喜剧节目如何突围?一言以蔽之:观照现实。喜剧表演不是随便就能跨界的,不是靠明星比拼颜值、靠粉丝撑场面以吸引关注的。要为观众带去真实的、真正的快乐,创作者就不能回避甚至忘却喜剧的“引领”价值。

“大众评委”的意义在哪里?

第25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评出了八个奖项,有人信服,有人质疑。如果大众评委的意见是统一而真实的,那么就算结果不尽如人意,也要接受。但也要警惕,大众评委并没有发挥出真实的功效,或者干脆当了人肉背景墙,那么这样的大众评委不要也罢。 

天价薪酬背后的明星制困境

明星天价片酬屡屡曝光,多次引发社会热议。当前中国影视行业正面临着产能过剩,只有知名演员参与的大制作剧集和综艺节目才会有相对稳定的收视率。但过高的薪酬只会继续加剧影视领域寡头垄断的现实,将已经淤堵不堪的影视业生产推到更为荒唐的境地。

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观察

西部电影的概念,其实包含在丝路电影这个宏阔范畴之中。“在西部日常生活中,从一个人一件事中,一不小心就会发掘出很大的审美信息量,甚至引发整个丝路和亚欧大陆、现实和历史风云的共鸣、回响。”

以对话传统、市场和观众创造戏曲生机

随着现代社会人们交流与沟通的便利,很多戏曲从业者从其他剧种中汲取优秀的演唱与表演元素,融合到自身的艺术表演中去,这是文化交流的良性呈现,也是文化的必然结果。吸收与借鉴的前提是对自身艺术形式的深入把握。

《传承者之中国意象》:激活意象中的传统美学精神

在传统与流行元素的混搭中,在中外文化的交流碰撞中,在不同年代的交流中,《传承者之中国意象》完成了传统意象的多样解读。这是中华文化精神的推动力,也是让中华艺术团体拥有国际竞争力的“武器”。

高科技如何成为中国电影“提质利器”

电影曾经被形象地称为“机械文艺女神”,它与科技之间的紧密联系不言而喻。特效新技术,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世界电影的创作格局,也为中国电影市场多层次发展增添了新动力。此外,在强调科技发展的同时,更要注重科技背后的人文精神和艺术素质的培养。

从经典词作看李清照的居家闲愁

李清照的很多代表作都写于晚年,例如《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等,上半阙记载一天所做的事,下半阙写此时的心情。别人工作累了,用文艺作为休息,她却把文艺作为生活的主要内容。

“潘金莲”获奖 积淀之作实至名归

导演有强烈的人文情怀和使命感,同时又有四两拨千斤的老辣手段。

《地球四季》仿若“战争大片”

自然电影《地球四季》将于9月27日全国上映,备受关注和期待。

“大话”变笑话 情怀再深也只给负分

《大话西游3》豆瓣评分仅4.4分,唯愿劣评能唤回一些诚意与用心。

《威尼斯商人》以爱和慈悲触动人心

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的《威尼斯商人》,展示了莎士比亚的两面性。

勇气战胜实力,歌坛老炮不易

能站回舞台的人都不容易。才华是被赋予的,阅历才是时间的馈赠。

舞台上的“非虚构写作”

今年的南锣鼓巷戏剧节仍然可见相对实验、新锐、革新的角度。

《十二幅画》

刘心武散文集,既关注时代大背景的方方面面,又关注个体生命的悲喜沉浮,带有文学与史料的双重价值。

《东西文化及其哲学》

本书要推测的,就是中国和中国文化的未来。解决问题的思路,表现出面向未来倾向。

《冷暖室论曲》

黄天骥是中山大学戏曲研究领军人物。他是“带着诗词的眼光去研究戏曲,又带着戏曲的眼光去研究诗词”。

大家 more>
线下沙龙 more>
国家艺术基金 more>
联系我们:
电话:(010)58926458    传真:(010)67078854    投稿邮箱:wenyi@gmw.cn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主办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