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谨:三岁看到老

2017-01-06 11:02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7-01-06 11:02:08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三岁看到老

——贺国家艺术基金运行三周年

傅谨:三岁看到老

  中国戏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 傅 谨

  不知不觉,国家艺术基金成立运行已经三年。

  三年来,承蒙基金管理中心信任,我有幸参与多次、多类型基金评审工作,数次担任复评小组召集人,并参与各地的巡查、中期检查和结项验收,而且还有幸获批主持了2016年基金资助的“戏曲评论高级研修班”项目,堪称角色齐全。在这一过程中,对基金的设立在国家各艺术门类发展中所起的积极作用,对基金管理中心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的勤政高效和优良作风,感触颇深,感慨良多。俗话说“三岁看到老”,虽然其本意是用来比喻人们性格成长的,但我想,一定程度上它也可以用来形容国家艺术基金的现在与将来。因为我们从基金最初三年的运行中,完全可以看到它未来发展的轨迹。国家艺术基金的设立,是我国在艺术领域划时代的举措。国家艺术基金设立的作用和意义,许多领导专家给予了充分的阐述。作为一个长期关注与研究当代戏剧发展路径的学者,我有三点切身体会,愿意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一、基金管理中心对艺术高度负责的精神和极强的道德自律意识,最大限度地保证了评审资助过程中的规范与公平。

  国家艺术基金是一项前所未有的事业,而且从国家艺术基金设立之时起,国家每年都向基金注入巨额资金,而负责分配这笔经费的管理中心,自然在承担很重的责任同时也拥有很大的权力。如何运用好这笔经费,尤其是如何通过合理和程序分配这笔资金,是基金能否正常且高效支行的关键,而基金管理中心既是基金评审规定的执行者,同时也是这些规定的直接制定者。而我们看到,管理中心通过评审程序设计和评审规则的制定,其主旨就是要最大限度地压缩与限制从理事会到管理中心各职能部门在评审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人为干预空间,把中心拥有的权力降低到最小限度。当我们想到这些为基金管理中心设定各种限制的程序与规则,并非外力的作用,也没有现成的模板可供借鉴,其实这些都出于中心管理人员的考虑,就更令人敬佩,这是基金给人最为深刻的印象。

  诚然,基金覆盖面大,项目类型众多,内容复杂,评审难度之大,是可以想见的。评审结果的公平只能是相对的,无论是基金管理人员、评审专家还是项目申报人,都难免对评审结果有不同意见。假如说评审结果的绝对公平只能是一种理想的话,评审程序与过程的公正、公开,既是结果公平的前提,也是只要努力即可实现的现实。国家艺术基金实施三年来,始终坚持让全国各地来自多家单位、多门类的专家们在评审资助全过程中起主导作用,让所有环节中参与基金申请和评审者,最直接地感受到基金管理机构人员的自律,实在难能可贵。

  二、基金的评审与资助方式,尤其是大型舞台剧的资助,有效地将各级艺术表演团体和艺术家从地方政府对剧目创作的过度干预中解放了出来,因此有可能最大限度地激发他们的创造性与积极性,更有利于丰富多样的艺术风格和个性的表现,促进艺术的多元发展。

  从题材角度看,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剧团和艺术家在题材选择上愈益趋于地方化和狭隘化,似乎不选择表现本地区的历史文化名人或当代英模就无法向当地政府交待,严重制约了艺术的发展空间。如果从对生活的熟悉程度考虑,表现地方题材并无大错,但当年的昆曲如果只表现昆山题材,就不会成为中国雅文化的代表;汤显祖如果只写宜黄或江西地方人物,今天就不可能被世人纪念。基金的评审机制强调国家的立场与眼光,摆脱了地方主义视野的约束,或可有效地帮助剧团和艺术家突破题材选择方面种种非艺术的限制,对繁荣艺术事业起到意外的积极效果。

  从艺术表现形式的角度看,戏剧领域作品同质化和僵化的现象非常严重。近年来,演出市场萎靡不振,加剧了剧团和艺术家对地方政府的依赖,剧团要创作和发展需要依赖各级地方政府非经常性的经费支持,拨款缺乏科学决策的支撑与客观公正的评价机制,多数取决于领导个人意志,因而很自然地促使剧团把主要心思用于取悦主管部门领导,满足观众的审美需求反倒成为可有可无之事,治理十分困难。尽管地方文化部门的领导在决策时也会参考专家意见,然而三十年来,常年在各地指导创作的一直是北京很有限的几位专家,这样的专家意见同样在加剧艺术上的雷同重复而非相反。

  基金的申请与评审过程,最大限度地降低了个人因素的作用,尤其是初评阶段跨地域的盲审,完全超出了地方文化主管部门和小圈子专家的控制范围。这一新的体制有助于剧团、艺术家和主管领导、专家学者关系走向正常化。基金的评审专家范围大,且更具随机性,亦有助于创意、风格和艺术取向独特的作脱颖而出,有利于艺术上的“百花齐放”。

  三、基金的项目设置与资助方式推动了各地演出市场的繁荣,同时对各地文化艺术品的交流传播,产生了明显促进作用。

  我一直呼吁政府要将戏剧工作的重心从创作转向演出。长期以来,我们的舞台剧目创作过于偏重于新剧目创作,却忽视了演出这个更重要的环节,许多剧团不是“为演出而创作”,而是在“为创作而演出”。大量新剧目创作完成后或仅为应付评奖和展演活动,草草上演几场就束之高阁,彻底背离了剧团作为演出单位这一存在之根本,浪费了国家资源,更无从实现表演团体应有的主要功能——丰富演出市场、满足人民群众欣赏高质量的艺术演出的迫切愿望。在评审与巡查过程中,经常有获得大型舞台剧目创作资助的院团要求减少基金所规定的演出场次,说明基金的资助正在让院团承受着从创作单位转向演出单位的压力。这种持续的压力最终将改变文艺院团长期重创作、轻演出的积弊,有利于舞台艺术的持续繁荣与健康发展。

  国家艺术基金正在逐渐加大交流传播类项目的支持力度,这一举措同样在我国的表演艺术领域产生越来越深刻的影响。

  新世纪以来,各级政府在文化设施方面的投入迅速增加,大型文艺场馆的建造进入了有史以来最壮观的高潮时段。除中心城市外,东部发达地区的地市级城市,多数都新建了投资数亿元的大型文艺场馆。但由于这类场馆均为政府投资建造运营,主管部门遴选管理运营人才时多限于政府及下属部门,很难真正找到具有较强演出运营能力的人才,所以面对萎靡不振的演出市场往往束手无策,场馆的利用率普遍很低,甚至常年空置。有台湾学者曾经对台湾地区场馆空置现象做过全面调查研究,称这些常年空置、利用率很低的场馆为“蚊子馆”,而大陆地区类似的“蚊子馆”现象更为多见,其中又尤其以地市级的新建大型场馆空置现象最为突出。这些场馆经营装置先进,装修奢华,剧场运营直接成本高,远远超出基层剧团的承受能力,反过来加剧了空置率。由于国家艺术基金交流传播类项目把场租作为最主要的资助部分之一,我们看到,在基金交流传播项目评审过程中,多数省级及以下的剧团提供的申报材料中,都包括了与地市级城市的场馆签订的演出意向,这些项目一旦成功申请,可以明显充实各地市常年空置的大型场馆的演出内容,同时也有助于解决中等城市文艺演出严重匮乏这一“文化夹心层”现象。

  总之,基金的设立与运行,为文艺事业注入了新的活力,更是政府支持与资助文艺方式的重大转变,既符合现代政府功能转变的大方向,也符合将舞台艺术领域的关注焦点从创作引导转向演出引导这一重大改变。但我们也要客观地看到,基金运行略显仓促,经验积累的过程仍未完成,项目设置和申报指南还可以更趋完善。对繁荣艺术事业、激活演出市场所可能发挥出的积极作用,还可更充分释放。但是我相信,只要按照目前的正确轨道前行,国家艺术基金促进艺术健康发展的效应,必将进一步得到发挥,而若干年后回首今天,我们会更深切感受到基金头三年所取得的非凡成绩。(傅 谨)

[责任编辑:付双祺]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