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狄:《健忘村》——造梦的奇幻和生动的表演

2017-02-09 20:29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7-02-09 20:29:58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曾狄   

  通常我们都说电影是造梦的艺术,而这部《健忘村》则是一部造梦的电影,它造了一个消除烦恼的美梦。这个创意是整部电影的精华,每个人都可以删除掉不想记起的事情。而没有了记忆,你的人生还有意义吗?

曾狄:《健忘村》——造梦的奇幻和生动的表演

  电影《健忘村》是由陈玉勋执导,舒淇、王千源、张孝全领衔主演的一部爱情喜剧片。影片于2017年1月27日在中国大陆上映。该片讲述了在一片世外桃源般的村落里,因为一名不速之客的到访和一个神秘宝物的出现,而引发了一系列神奇的喜剧故事。

  有两种电影会让我感动,一种是直逼现实的凝视,它会将生活呈现的淋漓尽致,你会在里面看到自己或别人,就好像《解救吾先生》一样;而另一种就是造梦的奇幻,在这样的故事里,荒诞、奇情与精巧拼凑成了一幅浮世绘,它让你知道你有做梦的权利,它的主旨,就是让人看到世间的美好,而它的故事,则是通过光影的幻觉与轻盈的幽默来诠释,就如同《健忘村》一样。

  这部电影里的每个人物几乎都在闪着光芒,比如舒淇。她与周迅是华语女演员中仅有的两个超龄扮演纯情女子却不让我出戏的演员。她表情中流露出的楚楚动人和健忘后角色层次的递进都很有深度,让角色非常立体而真实。很多女演员念台词,要不就是太生硬,要不就是不入戏,而舒淇不会,她台词里的每一个字都凝结了对角色的理解和对人物的感同身受。村花秋蓉想要追求爱情却被棒打鸳鸯,虽命运飘摇、人生动荡,却温柔而有力的控诉着这个社会。这个角色对真爱的相信、对幸福的追求,与舒淇的本色性格殊途同归,有着执着的坚持和勇敢的守候。

曾狄:《健忘村》——造梦的奇幻和生动的表演

  舒淇流露出的楚楚动人和古灵精怪让角色非常立体而真实

  王千源在这部众多台湾本土演员加盟的电影中,也展示了他对于诠释角色的节奏感把握,他的肆意放松一度让我穿越到《解救吾先生》里颇受好评的华子,虽有腔调却不疾不徐,缓缓而中肯。而万大侠张孝全在影片里得到了成长的空间,最后时刻从瞒天过海的小男人变成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而且特别可喜的是,懦弱小男人这类角色应该是张孝全演绎生涯的新尝试,是值得鼓励的。

曾狄:《健忘村》——造梦的奇幻和生动的表演

  王千源对于角色的把控处理的十分妥当,虽有腔调但不疾不徐

曾狄:《健忘村》——造梦的奇幻和生动的表演

  扮演万大侠的张孝全在影片里得到了成长空间,这类角色应该是他演绎生涯的新尝试

  通常我们都说电影是造梦的艺术,而这部《健忘村》则是一部造梦的电影,它造的这个梦,是消除烦恼。这个创意是整部电影的精华,每个人都可以删除掉自己不想记住的记忆,进而消除烦恼。对于如何讲述这样一个过程,影片用了一种幽默的方式,这和《捉妖记》有点类似。但对于烦恼这个关键词的立意显得更加高级,毕竟这是人性的缺点,是世间的冲突、对抗、嫉妒、猜忌,甚至是战争的缘起。所以,它造的这个梦是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这就把这个看似遥远的桃花源的童话直接推到我们每个人的面前,这个机器,可以删除任何一部分记忆。

  而没有了记忆,你的人生还有意义吗?这个哲学命题是如此残酷而又值得深思,比如说你忘了枕边人是谁,那你的人生还有意义吗?比如说你忘了人生追求是什么,那你的人生还有价值吗?影片都让角色给了这些问题答案,张孝全在炕上睡觉,忘了谁和他睡,而村里很多人都忘了哪里是自己的家,于是呈现了叠罗汉式的睡觉法,每个人都睡在另一个人身上,因为大家都忘了哪里是自己的家。第二个问题,舒淇一直在等的人是杨佑宁,可木讷的杨佑宁回到村子,她自己却已被删除了记忆。这些情节,也构建成本片的一抹抹亮色。但这部电影特别优秀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它探讨了一个司空见惯的话题——记忆!而最核心的东西,就是秋蓉的那句“没有烦恼也是一种烦恼”,这个深度依然足以支撑起影片的内核。

  好电影的样子,似乎都有一种直接的东西在里面。就拿《捉妖记》和这部电影做个比较吧,直接的人性、直接的反应是这两部电影的共同之处,欢快、愉悦、同心协力的群体表演是一样的,它们都像设计精准的运行机器,有精确的轨迹,也知道沿着这些轨迹发射后的效果。《捉妖记》里的胡巴和《健忘村》里的村民是一样的,有幻想也有童心。这些东西,在现实里很难碰见,或者说连想都不敢,但这两部电影给了你想象的翅膀和做梦的勇气。它作为一部贺岁喜剧的功效已经做到了,欢快又能带来思考,轻松之余想下人生哲学。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叫裕旺的村子看,看来是取的“欲望”的谐音。这部电影奇幻也轻盈,人物各具特色,性格演绎得动人且层次丰富。美好的桃花源,或许都是每个人想休息和想靠近的温柔港湾,这部电影对于桃花源的塑造成功的满足了观众的幻想。

曾狄:《健忘村》——造梦的奇幻和生动的表演

《健忘村》取谐音“旺”

  或许它有不完美的地方,比如节奏方面某些地方过于拖沓,而某些地方也过于取巧;比如烟花中的打斗,和整体调子不是很合拍;比如村里失忆的人物额头会写上的“甲乙丙丁”,似乎带有姜文电影的标签;但这些小瑕疵真的无足挂齿,这样的电影对于华语电影来说实属罕见,我们要格外珍惜。(曾狄)

[责任编辑:石依诺]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