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智慧构筑反腐的家庭防线

2017-07-15 10:55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07-15 10:55:54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用智慧构筑反腐的家庭防线

  ——评金乡四平调《两个项链》

  作者: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 李波

  在国家非遗政策的引领下,地方小戏锐意出新,利用传统戏曲形式打造反映现代社会变革的艺术精品已成为保护传承非遗文化的有效模式。近日金乡县四平调剧团创作演出的《两条项链》(编剧田园、张繁和,导演吴晓华,主演刘玉香、褚庆勋、张爱梅)是一部小戏,剧情简明紧凑,以“家庭成员腐败”切入,反思权力腐败中的新问题。既写出了金钱面前人性的贪婪与动摇,又写出了在权力原则前提下,为官者对家庭成员的巧妙劝诫,使作品充满着新的艺术趣味。

  《两条项链》的故事并不复杂,但构思新颖,设计巧妙。电力局招聘一名干部,殷切是两名入围者之一。殷切妈为了女儿的工作,故意把金项链丢在春雨局长的家门口,让春雨的妻子韩梅“捡到”,巧妙地让韩梅答应帮忙。春雨知道情况后,委婉劝诫韩梅。韩梅意识到贪小利的大危害,最终放弃了“捡到的”金项链,欣然带上了丈夫买的18K“情感项链”。剧作用简括新颖的“丢金项链”情节,呈现行贿者的“巧使计谋”,瓦解韩梅的防备心理,成功行贿;用韩梅与殷切妈、韩梅与春雨等的日常对话,独辟蹊径地细腻展示韩梅被激发的人性贪欲、心理动摇。但戏剧的重点并不是行贿与受贿,而是春雨对贿赂危机的巧妙化解。《两条项链》选取的视角不是与行贿者的智斗,也不是贪腐者内心的挣扎,而是春雨如何帮助妻子摆脱诱惑,做家庭反腐的守护者。韩梅收受金项链,性质是严重的,但春雨没有硬邦邦地批评,而是用不注意小伤口导致死亡的身边事例,用收受5000元贿赂造成国家上百亿损失的贪腐案例,春风化雨地引导韩梅。韩梅不仅明白了贪小利最终会大悔恨,而且厘清了公义与私利的严格界限,在内心构筑起“家”与“金山”之间的永久防线。正如韩梅在剧末所唱:“从此后,再不追求含金量……做好你的管家婆,远离金山不彷徨”,腐败的漏洞变为反腐的厚盾。

  戏剧的新不能仅停留于叙事新,还要含蕴深,以小见大,由浅入深地呈现批判什么,弘扬什么。剧作紧扣两条项链——金项链与18K项链,巧妙布局。利用金项链推进情节,形成捡金项链——还而复收——鼓动丈夫——决定拒收的结构,环环相扣。用18K项链收尾,突显走出贿赂阴霾的家庭和谐。金项链和18K项链成为恶与善、破坏家庭与建构家庭的象征符号。编创者别出心裁,巧用项链,掘发戏剧的深层意蕴。行贿的金项链串起来的是物欲的贪婪、干预社会公平的负面力量。它不仅是内心物质欲望的体现,也是社会不良风气的象征,更是评鉴官员思想是否坚定、意识是否警惕的试金石。金项链虽然被行贿者赋予了吉祥含义,但如春雨所言,它的本质就是贿赂,充满着毒性,只会诱惑人滑向犯罪的深渊。金项链不仅关联于人性的欲望,而且关联于私利与公义的取舍。而春雨送给妻子的18K项链,虽然小,但串联的是儿媳对公婆的孝敬,妻子对丈夫工作的支持,丈夫对妻子的爱情。项链虽小,却处处都是正能量。它附着着尊老、互敬、爱情和守护家庭等含义,用积极的元素肯定生活的平凡和美好。两条项链一大一小,一负一正,成为当代社会旧恶与新风的折射和缩影。

  在叙事创新和道具设计精巧的基础上,剧作利用三人二元结构的戏剧架构,呈现出反腐的新观念与新思路。这部戏剧虽然只有三个人物,但形象塑造的生动而饱满。殷切妈是普通人,她打算用送礼的方式帮助女儿,“丢金项链”的行贿手段、诱导韩梅认同“拾得东西不犯法”等观念,显示出她深谙此道的老熟。韩梅也是普通人,面对“吉祥”金项链的诱惑,她不舍得“还回去”。她劝春雨时说“成全老婆手微偏,不做至清老海瑞”,显示出她对权力腐败的意识不清。但春雨不是普通人,从身份上来说,春雨是掌握着国家公权的局长,是殷切的面试官。作品呈现出春雨的尴尬,忙于工作无法陪妻子,物质上并不富足,但清正廉洁。三个人物形成了冲突与共谋的两种关系。殷切妈与春雨之间是行贿者与党的干部的冲突——用财物引诱春雨抛弃公正;春雨与韩梅之间是党的干部与家庭成员的冲突,冲突点是清正的原则与对受贿问题的意识不清。而借助于“人之常情”的糖衣,殷切妈和韩梅有了共同的立场——公权可以私用。三人二元结构的巧妙设计使金项链成为映照社会的一面镜子,照出了殷切妈的老于世故,韩梅在金项链诱惑下的动摇,春雨坚守原则与劝服韩梅做反腐“贤内助”的智慧。春雨劝说韩梅的过程,从家庭的维度,就是校正家风,重塑正气。剧作由此强化了极为重要的理念:为官者不仅自身要清正廉洁,坚守私德、守护公权,而且要带动家人厘清情感与规则的边界。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使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家国是同构的,家风正则国风正。清廉是为官之本,“拒绝”贿赂是守护公权的根本。金乡四平调《两个项链》立足于家庭反思腐败问题更接地气。作品没有避讳人的贪念,但凸显了电力局局长春雨守护家庭建设的智慧。戏剧的结尾富有寓意——妻子戴上了春雨买的18K项链,喻指着家庭的和谐与抵制腐败的胜利。这种胜利很家庭化,也很温暖,但其价值不容小觑。毕竟,家庭是反腐的重要防线,家庭和谐是社会进步的基础。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