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相爱相亲》:电影也是“人学”

2017-11-08 10:48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11-08 10:48:16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刘巽达

  前不久离世的著名文学理论家钱谷融先生,早年曾写过名篇《论“文学是人学”》,后来被广为引用,以此说明文学的特质。其实,何止文学,很多艺术样式都是如此,比如戏剧,比如电影。一部好的电影,假如未能塑造出一个成功的人物形象,人物未能走进人们的心灵,很难说是一部成功之作。

观《相爱相亲》:电影也是“人学”

  电影《相爱相亲》由张艾嘉执导,张艾嘉、田壮壮、朗月婷、吴彦姝等主演,讲述了三位不同年龄段的女人的爱情故事,豆瓣评分8.6

  之所以产生上述感慨,乃因被故事片《相爱相亲》所激发。在张艾嘉执导的这部电影里,爱情与亲情都不是那么纯粹,一边“相爱与相亲”在真实地发生,另一边焦虑与不满也在潜滋暗长。三代女人,三种不同的爱情与亲情,都有真爱存焉,也都有遗憾存焉:相爱的不一定能相守(女儿),事业上的女强人却弱在爱情(母亲),缠绕在法律婚配与民俗婚配间的人性之战(姥姥)……

  在这部电影里,没有事先设定的各种“正确”,一切都跟随着人性的脉络发展。比如,那位女强人母亲(张艾嘉饰),为了达成让亲生父母死后同穴的目的,真是风风火火不顾一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可是在“独战”过程中,作为女人,她也免不了有点“小心思”,甚至有点“小暧昧”,虽然只是稍纵即逝,但编导用貌似不经意的几笔,勾勒出了人性的丰富。还有她的丈夫(田壮壮饰)纵然对妻子百般呵护,但当面对嗲妹妹型的女邻居(刘若英饰)时,也不由得心有旁骛,神驰魂飞,恨不得天天可以手把手教她开车……然而,编导并没有在这些“无伤大雅的细节”上用力过度,只是用若有若无的线条勾勒几笔,人物的立体感顿时显现。

  对年轻的女主角薇薇(郎月婷饰)的刻画也是如此。在通常视野下,找一个不靠谱的酒吧歌手作为伴侣,大都不是爱情的最佳选择,更何况这人与家乡的女歌手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甚至把好不容易赚到的几万块钱支持她去参加歌唱比赛。面对眼前的佳人,他似乎并不珍惜,难道用“一无所有”来构筑彼此美好的未来?不,编导恰恰不走“俗路”和“熟路”,将酒吧歌手塑造成阳光单纯的青年,大胆地爱、大方地走,绝无俗套的“责任”之说。而同样,薇薇也完全忽视对方的物质条件,听从心的主宰,火热地投入爱情。一旦情郎要去“追梦”了,她也不阻拦、也不许愿,而是尽情享受过爱情就满足了,坦荡地对情郎说:“我不会等你”……

  当然最精彩的莫过于姥姥(吴彦姝饰)一角的设置。半个多世纪前的一纸婚约,让姥姥等了一辈子,她把牌坊立在了心里,用一生坚守刻下“曾氏”二字。在她的观念里,她是丈夫的原配,这是“有书为证”的——族谱里记载的就是她这个正牌妻子,何况丈夫很长时间一直都在寄钱养家。哪怕她明知他已有了新家、有了后代,但只要守着丈夫的坟墓,心里自有一份安宁。孰料,丈夫“法律上的妻子”逝世了,其女强人般的女儿死活要把父亲的坟墓迁走,让亲生父母天上相会。这就引发了“法律婚配”与“民俗婚配”的冲突。这一人设非常独到而精彩,可供挖掘的内涵非常丰富。其中没有是非对错,只有人性的张扬和暗示,每个人的行为逻辑都非常在理,但又水火不容。如何解开这团乱麻?通常我们容易循入“秋菊打官司”或“我不是潘金莲”的窠臼,但张艾嘉还是从人性入手,让姥姥在各种尽情表现后,用“我不要你了”的“人性豁达”,亲手解套;与此同时,经过心灵挣扎的女强人,也终于了悟“相爱相亲”的真谛,企图给出姥姥满意的答案……剧情在此戛然而止,结局令人欣慰。

  电影里,张艾嘉沉稳而准确地聚焦于三代人的情感矛盾,对于每个人物的情绪把控得体到位,没有被戏剧情节乱了分寸,有种力透纸背的细腻真实。剧中演员的表演也都拿捏得十分精准,尤其是吴彦姝饰演的姥姥,将一位坚守传统而又通情达理的魅力老人演绎得颇具立体感,可谓精彩。这个老人既要矜持传统、坚毅隐忍,又要豁得出去、不惜一战。豁出去时,还不能是泼妇式的,必须保持一份尊严和美感,所以说这个老人并不好演。

  《相爱相亲》是一部难得的好故事片、一部上佳的艺术电影,它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的电影”,也为我们呈现出电影“真正的样子”——没有“正确第一”的主题先行,没有主题单一的宗旨设定,没有好坏分明的人物形象,没有“砍掉枝枝叉叉”的过于干净……因为,电影也是“人学”,在“人学”的世界中,人性之蕴藉、情感之丰富,是不能被条条框框所限制的,而是应立足于艺术本体。(刘巽达)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