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女主戏切勿沦为加强版玛丽苏

2017-11-21 20:06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11-21 20:06:52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熊 彦

  许多大女主戏对女性的刻画,不是刻意矮化就是肆意拔高,习惯于给女主开技能、打高光,配上过多的风花雪月,使得精心塑造的角色显得肌体虚乏、筋骨无力

大女主戏切勿沦为加强版玛丽苏

《楚乔传》剧照

  近年来,荧屏上的大女主之风愈演愈烈。有人这样定义大女主戏:女主是核心人物,整部戏围绕她铺开多种元素,例如成长、谋略、争斗、爱情、亲情等。常见套路是,女主的智慧和能力超越常人,能够赢得多位男性角色的喜爱,以及至少一位女性角色的嫉恨。她单纯善良、聪慧独立,却往往突遭横祸,受命运所迫而快速成长,经历血泪人生、最终凤凰涅槃。值得一提的是,剧情往往刻意加入女主被陷害的情节,以促使她养成缜密心思、刚强性格,为后期谋划复仇、完成逆袭做铺垫。

  符合此类套路的,以古装剧居多。例如《甄嬛传》里的甄嬛,因才貌过人被选入宫,在后宫权势斗争中屡遭重创、逐步黑化;《楚乔传》中的楚乔,表面看是低贱女奴,实为洛河之女,自带主角光环,记忆超群,武艺高强。她的逆袭,同样离不开两位贵族男主角跨越阶层的爱慕。除此,一些现代剧也难以免俗。例如,《我的前半生》大打女性职场牌,可观众渐渐发现,女主罗子君离婚后,不是自力更生、慢慢蜕变,而是一路得到高配精英男贺涵的提携指点,遇险时还有前夫保驾护航,从而大开职场方便之门,远远背离了“女性职场成长”的主题设定。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大女主戏切勿沦为加强版玛丽苏

《那年花开月正圆》剧照

  年代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刚开播时,收获了一众好评。但随着剧情发展,开始有了跑偏迹象:周莹不仅被纨绔子弟沈星移爱上,更得到首富公子吴聘垂青;守寡后,学徒王世均忠心伴其左右,县令赵白石对她情有独钟,新疆富豪图尔丹非她不娶。这些不同阶层、不同职业、不同性格的男人,在周莹经商之路上都尽力帮助和扶持,甚至不惜舍弃性命。如是,情感戏过重,分散了对周莹经商才能的展现。而且,三婶、胡咏梅、吴漪等一些脸谱化的恶毒女配层出不穷,成为推动女主升级的惯用伎俩。

  其实,古代女商人并不是一种全新的大女主类型,电视剧《大宅门》早就拍过白文氏的创业故事。不同于周莹被“观音兵”和恶毒女环绕的独角戏,白文氏身边的人物群像更复杂。所有人不只围绕她,而且彼此牵制、相互勾连。与大女主相比,白文氏没有天赋异禀的技能、形形色色的外挂、一键通关的捷径,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她成长的每一步,都走得合乎情理。她经历的商战真实残酷,并非展现女性魅力的背景板。编剧对她的塑造,也融入了对人性的深层开掘:即便宽厚仁义如她,也无法摆脱封建大宅门加诸己身的烙印。这样一个典型环境下的典型人物,有着深厚的生活基础,自然令人信服。

大女主戏切勿沦为加强版玛丽苏

《大宅门》剧照

  大女主脱离生活、脚底发飘,可又缘何大热,坐享“板砖与收视齐飞”的火爆成绩?随着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社会地位的提高,产生了大量迎合女性消费心理、满足女性消费需求的文化产品。傻白甜、玛丽苏已然落伍,观众对女强人故事的需求应运而生——女性偶像一路打怪升级、横扫职场,既能与男性抗衡,又能收获诸多爱慕,继而走上人生巅峰。在相关剧作中,女性不再等待被男性拯救,而是积极参与历史事件、商业竞争,甚至能凭一己之力改变历史走向,商业格局。其核心逻辑是,女性能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

  诸如此类的作品,看似颠覆了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折射了女性形象的嬗变。其实,难以称为一种成熟的类型创造。批量生产的“她们”不像女强人,更像是加强版的玛丽苏。换言之,矫枉过正的大女主戏,滑向了另一个极端:刻意凸显女性的价值地位。如果制作方真正尊重女性角色,首先就应展现其作为人的特点,而非女性的特点。英国女性政论家玛丽•沃斯曾说:“我首先将女性当作高贵的人来考虑,她们和男人一样,是被安置在这个世界上来表达她们的才能的。”

  但遗憾的是,许多大女主戏对女性的刻画,不是刻意矮化(例如善妒、狠毒的女配),就是肆意拔高,习惯于给女主开技能、打高光,配上过多的风花雪月,强调她在男性眼中的价值。这样一来,精心塑造的角色往往显得肌体虚乏、筋骨无力,只能沦为现代女性满足消费欲望的符号,无法真正打动人心,更遑论承载深刻的命运思考。

  (作者熊彦系华中师范大学文艺学专业2016级硕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