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创作还需要打磨

2017-11-23 09:56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11-23 09:56:37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剧本创作还需要打磨

——在《双蝶扇》二改研讨会上的发言

剧本创作还需要打磨

范小宁(中国戏剧家协会《剧本》杂志社主编):

《双蝶扇》这部戏,我最喜欢的是二度创作。它的典雅、文人气,舞台的干净、洗练,舞美、灯光、音乐等等,整体风格,我都非常喜欢的。我觉得这个戏在二度创作方面的成功大大超过了一度创作,虽然周虹演出时嗓子不给力,但能让我们看清楚这部戏的整体呈现,因为对这部戏来说,是二度创作在帮一度。

这部戏的剧本我看过很多次,从最早刚创作出来的时候就开始看了,改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提高,但我仍然对现在这个版本的剧本不是太满意。

王院长说这部戏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在上一次座谈会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调整、修改,昨晚是我第一次看演出,还是觉得存在一些问题。

我顺着这部戏的创作思路和进程说吧。

第一幕的舞台是很美的,奠定了这个戏唯美的基调,但缺少对整个戏剧情节的重要信息的交待。我们只找到陈子霖的父母早逝,他是一个孤儿,林梦卿一家资助他,看上去似乎是收养了他,他们俩应该是从小就在一起的,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即使是这样,在中国古代,少年男女能有这样的自由相处的空间,那这个家庭也实在是开放的家庭。这样一个开放自由的环境是怎么造成的呢?没有哪怕是一两笔的交代,当然,我们可以不深究,只把它当作一种特定的戏剧故事戏剧情节来看来理解。

到了第二场,剧作者安排把不可抗拒的命运压在这个女孩头上,她从一个幸福的巅峰跌落到最悲惨的深渊,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但她的最强烈的念头是她没脸再见自己视为生命的恋人了,她的人生被彻底毁掉了,于是她要自杀,但自杀没有成功,被救了。紧接着下一场她去探监。因为觉得对不起自己的恋人,没脸再见自己的恋人了,都要自杀了,她此时此刻却又要去见她的恋人,从人物的行为逻辑上看不大说得通,她的这个弯是怎么转过来的呢?戏里的解释是她要见他最后一面然后就去死了,那这样的见面就需要研究了,怎么见?这样的面对面吗?一个古代的女子,具有古代传统道德观念的女子,在失身之后,即将要去自杀的时候,去面对自己难以面对的恋人的时候,应该是这样一种状态?应该是怎么一种心态?这场戏到底要怎样表现,这里需要再琢磨琢磨。至少现在这样,逻辑上是说不通的。如果是临死诀别,那这个诀别就要在符合人物行为逻辑的情况下写出独特性。她在剧中好几次说过没脸见他,最后还是要见他,不知道这中间是什么样的复杂心理,这是剧中比较大的问题。我揣度这个人物,试图去理解她的话,这最后一面哪怕是从窗户看他最后一眼,她都没脸见他。

在情节的构思和设置上,这个戏的作者是很有想法的,我们会比较经常的看到戏剧里会出现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这次是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故事,因此而设计了很多独特的戏剧场面,这是我们原来比较少见的。闽剧是比较贴近市民阶层的剧种,我看过很多此类剧目,现在再来看这部戏,是很新鲜的,真的是开阔了闽剧这个剧种的题材宽度,新的概念和新的元素。

还有一个我感觉到的问题: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道德观念,一个人物无论是道德观还是世界观都不可避免地带有时代的印记,不能在同一个人物身上,既有传统的道德观念,再叠加上现代的思想观念,这样是会“打架”的。女主人公一开始失身之后的要自杀,是非常传统的道德观念,但接下来当她发现自己不但失身并且还怀孕了的时候,她留下了这个孩子,当然是因为种种原因,但无论如何这已经是在她原有道德观念基础上的进步和升华了,这样的思想飞跃是在这个女人身上发生的闪光点,可惜作者并没有抓住。对于那个时代的男人,不在乎女主角跟别人有过关系,并且生过孩子,这是比较现代的思想,这样的超越还是需要更合理一些,我觉得这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当然还有王院长提到的女性和母性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解决好。女主角在剧中有几个选择,当她去探监的时候,她是在选择;当她舍弃孩子的时候,她仍然是在选择;她选择了不要她的孩子而要她的爱人,这个选择是很痛苦的。让女性选择爱人还是孩子,这是一个很让人纠结的事情。结果她选择了爱人,舍弃了孩子,那作者就应该给她一个能说服别人、说服观众的理由,我觉得现在还没有找到这个理由。一定要让观众认同你的戏剧走向,认同你设定的人物发展,我觉得这还是非常重要的。

这部戏的信息量相当大,从男主角进监狱开始,然后是女主角父母暗中安排易嫁,女主角在洞房夜失身了,怀孕……一个接一个的个重要信息打给观众,这样观众是不是会反应不过来,角色也来不及去表现心中的变化和纠结。一个戏好看在哪儿?也许并不在于作者设置非常多的沉重的难以解开的“扣”,而是在于人物面临困境的那种复杂心理的展示。

这部戏在徐春兰的导演下以及二度创作团队的努力,已经非常好地呈现在舞台上,如果在剧本创作方面再继续加工打磨,相信会达到更高的艺术水平。

(光明网记者贺梓秋整理)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