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仲偶:在开放中构建民族文化格局

2017-12-26 11:11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12-26 11:11:49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编者按:2017年11月21日,“中国艺术新视界”——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美术、书法、摄影、工艺美术)滚动资助作品巡展第十七站走进浙江宁波,44位青年艺术家的95件(组)艺术作品在宁波帮博物馆集中亮相。开幕式结束后随即召开了此次巡展的专题研讨会,宁波大学潘天寿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徐仲偶、宁波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潘沁、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宋臻等专家及部分青年艺术家代表参会,围绕“文人画精神的延续与当代艺术生态创新的路径探寻”的主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徐仲偶:在开放中构建民族文化格局

  宁波大学潘天寿艺术设计学院院长 徐仲偶:

  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滚动资助项目对真正推动中青年艺术家在国家艺术建设方面的发展,我认为非常有帮助。看看国家艺术基金正在做的项目,再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创作环境真的有很大变化。随着我们国家近年来快速的进步与发展,青年人的成长也被更加关注。去年我参与了国家艺术基金的评审工作,看到了很多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可以说,他们中有不少优秀的人才。

  下面我想就国家艺术基金的活动本身,提出两个建议,再谈一谈文人画的格局。

  第一个建议是,我们在设定青年培养计划的时候,一是要根据艺术家个体的发展,个体的特质,找到最好的苗头。艺术发展不能先拿一个大的框架限制,而忽略掉一些优秀的人才。艺术家的特质,就是他在创作方面是否有特殊的才能,其创作是否有未来性,有前瞻性?=他和其他人的不同点是什么。我觉得国家艺术基金一定要关注艺术家的个性特质,如果他不平庸,有超群的一面,有和其他艺术家不同的地方,我们就要关注他。

  第二个建议是需要建立“人才储备目录”。对那些对当代社会深入思考,对当代问题深入研究,保持前沿性的一批青年艺术家,以及在语言的个性化、创新性方面,有特别研究的艺术家给予关注,因才分类,自下而上筛选人才,既有宽泛的基础,又不会有失偏颇。

  看了这次展览的作品,在专业角度方面的一个感受是,突出的、有潜质的艺术家不少,但特别有水平的,目前没有反映出来。如果能够完善选拔机制,相信展出的作品在力度上还会有一些变化。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项目已经产生了很强的效果,更期待在选拔人才、资助项目的过程中,加强文化的导向,发现艺术家的独特性,同时也要发现他们对国家文化建设的一种态度。

  对于文人画的格局,要有一个比较正确的认识。文人画画家不是说就一定得远离喧嚣,文人画体现的是仕者之风,是对国家、对社会、对宏观万象的态度。潘天寿是中国绘画界里,从民国一直到解放以来对国家文化安全有最高认识的大师。客观上讲,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国家文化发展的安全问题并没有放到桌面上来。原来大一统的美术格局,让艺术家失去了个体自由的创作,而在八五新潮以后,我们谈自由谈得多,谈自律谈得少了。

  文人画的一个特点是讲自律。我觉得潘天寿先生作为一个艺术成就非常高的大家,他始终在解决中华民族文化发展格局如何构建其主体性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现在的青年人在谈自由的过程中也要谈自律,谈自律的过程中要思考国家文化发展的总体。

  一个国家的文化特质变了,其气质就变了,文化的质感就变了,就会变成大而空的概念。开放是必须的,但在开放的过程中一定要构建自身民族文化的格局。

  我们谈文人画,希望青年人在理解文人画格局的时候,不要误解逸笔草草就是文人画,也不要以为以禅宗精神接入到文人画就是文人画的正宗,实际上它是士大夫精神的一种呈现方式。中国古代的文人画家都是为官的人,他们为了消解为官过程中,与社会尤其与官场在官僚制度下人的一种压迫,甚至于一种异化,要保全自己的一种品质,通过文人画来坚守自己的内心世界,而这个内心世界就是仕者之风。

  我的艺术人生中始终有一个理念,即以中国身份凸显中国现代艺术。我从来不会在我的现代艺术家群里跟他们一起说我们要走向现代,现代的特质是以中国身份凸现中国的现代。我们中国走过了一段现代艺术的草创期、懵懂期和活跃期,而构建起了一种现代艺术格局的乱象。所以我们要重新设定怎么样在西方艺术中找到我们自己艺术构建的营养,确立自己的文化身份。

  李可染先生说:“我对一切外来文化的态度是,它们都是我的营养,我用我的胃消化这些营养。”所以,开放地面对世界,但是要有根性地面对艺术的发展,我认为这对青年人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光明网记者付双祺整理)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