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后来的我们》:还好后来,没有我们

2018-05-15 11:54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8-05-15 11:54:48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刘昀昀

    我们说“后来”,是个遥远的东西,这种遥远令人向往,用来做文章也确实是个讨巧的话题,但要想把文章做好,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后来的我们》:还好后来,没有我们

电影《后来的我们》剧照

  曾因一首《为爱痴狂》打开音乐市场的刘若英,如今凭借《后来的我们》,正式进军电影市场。无论是上映12小时拿下2亿票房,还是被质疑作假、刷票,毫无疑问《后来的我们》在这个五月赚足了眼球。

    电影讲述的故事并不离奇曲折,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有些老套的爱情故事。十年前,林见清和方小晓偶然地相识在归乡过年的火车上。彼时,林见清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方小晓是一个胸无大志只想嫁给有钱人的北漂女孩。从那趟归乡的火车以后,两人的命运纠缠在一起,共同在北京打拼,经历了恋爱、分手、错过与重逢。

    如果要问《后来的我们》靠什么来占领市场份额,那一定是刘若英积极调动了一些因素,依靠“情怀”堆砌起一个故事。

    这第一个勾人的因素或许就是“十年”。从2007春节年到2018春节,从见清初遇小晓到两人从容地说再见,这其中恰好有十年时光,而我们,也往往对十年这种时间的跨度有着某种特殊的情怀。十年之间,我们可以从一个追逐打闹的孩子变成商业街的精英;十年之间,我们从相识步入结婚礼堂;十年之间,我们也可以从共进晚餐走向背道而驰。

    而在“十年”之外,就不得不说电影所勾起的关于“后来”与“未来”的念想。从《后来》到《后来的我们》,刘若英都在“勾引”她的受众怀念过去,“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电影里,后来的林见清完成了自己一直想做的游戏,然后结婚生子;后来的方小晓仍然单身一人,在北京过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生活。十年之后的两个人,回忆起从前的样子,或许正是每个人所幻想的——曾经爱过的两个人坐在一起,笑着哭着回忆着,免不了遗憾,但仍然在现实中继续着自己的生活。

    这一段的感人之处在于,拿捏住了观众心中对“白月光”的遗憾。用爱情做文章的电影层出不穷,这也确实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但如何用爱情讲出一个甜而不腻、哀而不伤的故事,却并非是所有导演都擅长的。刘若英在这部电影里,要给观众讲述一个爱而不得的悲伤故事,却不免用力过猛——在故事的开头,就迫不及待地将观众带入悲伤的情愫中,过于压抑的气氛,让人看了开头自然就猜到了结尾。

    电影与故事最基本的因素应该是开头、发展与高潮,即使无法做到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也至少要设置一些悬念勾起观众与读者的兴趣。整部平稳宛若抒情散文的《后来的我们》,在这方面注定是不成功的。

    另一个几乎被用烂了的因素就是“北漂”。如果说,少女情怀总是诗,那北漂情怀传达出来的,大概总是一些孤独与躁动。一直以来,北漂都是各位剧作家、导演等倾心的题材,遑论他们是否真切地表现出了北漂们生活,似乎只要讲述了这样一个群体,就会打开一片市场。在《后来的我们》中,同样没逃过这个“魔咒”——用北漂生活来卖惨。

    2007年至2018年的十年,是北京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十年,而在《后来的我们》中,仍然只可见地下室、摆摊被城管驱逐等城市最底层的生活,甚至在几年间都毫无进展。很显然,这样的生活并不能代表大部分北漂群体,这或许是叙事者对那几年北漂生活的刻板印象。如果叙事者只是倾向于用所谓的合理想象来填满细节,那也难怪无法引发观影者感情上的共鸣。

    电影的后半段,确实塑造了一个成名后的林见清,他以方小晓的离开为契机,不分昼夜地测试着他的游戏,但仍然可见导演对林见清的成名塑造得过于心急——短短的一年,便能从蜗居地下室到选购大房子。即使北京是一座造梦之城,也无法让成就来得像中彩票那样迅速而直接。

    情怀是好用的,但如果兜售得过于廉价,那注定是找不到市场的。

    如果说这些用烂的情怀,使观影者对《后来的我们》评价大打折扣的话,那故事中的某些人物情节设定,无疑使电影的评价“更下一层楼”。

    十年后的林见清,已经有了家庭与“能打酱油”的孩子,却仍然与单身的女主角在酒店里深夜互诉衷情。多年后重逢,对往昔的怀念固然感人,但不得不让人质疑,这种有着出轨倾向的镜头,如此大剌剌地出现在电影中,是否真的合适。

    我们说“后来”,是个遥远的东西,这种遥远令人向往,用来做文章也确实是个讨巧的话题,但要想把文章做好,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后来的我们》也恰恰给目前的电影市场提了个醒:贩卖情怀可以,但要引起共鸣还得多下功夫。(刘昀昀)

[责任编辑:刘冰雅]
  •   拍电影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国师”始终是“国师”,几年功夫,张艺谋就放下自己独步天下的张氏场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这点来说,《影》里,有张艺谋自己的影子。【详细】

      “江湖”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讲了一场“时间的雕塑”。【详细】

  •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了阶段性谋划,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一个五年工作做出具体部署。【详细】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近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是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规划》站的高、望的远、系统全面,不仅提出了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和具体指标,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和重大行动,任务明确,内容具体,责任到位。【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