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大灭绝时代》:人人都是自然的刽子手

2018-06-11 14:25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8-06-11 14:25:14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刘昀昀

  我们说这个时代是一个万物欣欣向荣的时代,但稍加不慎,它就会变成一个大灭绝的时代。在我们所不知道的时间和地方里,有一些物种正在艰难地存活着。灭绝可能发生在亚马逊的雨林里,可能发生在安第斯的山坡上,也可能正发生在你家的院子里。

《大灭绝时代》:人人都是自然的刽子手

《大灭绝时代》 伊丽莎白·科尔伯特著

  这些到底是不是危言耸听,或许我们能够从伊丽莎白·科尔伯特的《大灭绝时代》中找到答案。

  这本书涉足环保与生物多样性,获得2015年普利策非虚构类写作奖。作者作为一名记者与科普作家,足迹遍布多个大洲,探访权威生物学者,利用十三个故事讲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时代,并告诉读者——第六次大灭绝已经开始了。

  我们一贯说生物大灭绝有五次,分别发生在奥陶纪末期、泥盆纪后期、二叠纪末期、三叠纪晚期与白垩纪末期,第五次大灭绝就是我们熟悉的恐龙大灭绝。关于这五次大灭绝的原因,众说纷纭,以陨石撞击、气候改变、火山活动等说法居多,而这些原因,也多是居于自然的不可抗的因素。

  但在这本反常的自然史中,作者时刻提醒着我们,刨除自然的原因,我们人类,正在毁灭着其他生物。尽管现在看起来草木旺盛,但如果不做改变,我们很有可能会成为人类世的刽子手。

  半个世纪以前,蕾切尔•卡森以隐喻的手法描绘了一个死一般寂静的小镇——在《寂静的春天》中,她以寓言的方式,全方位地揭示了化学农药的危害。正是这本《寂静的春天》,打开了现代世界环保的大门。在上世纪60年代以前,“环保”与“生态”等词汇,从未出现在人们的脑海中。

  《寂静的春天》开篇写了一个听不见鸟儿叽叽喳喳的小镇,《大灭绝时代》在开篇也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听不到青蛙呱呱叫的小镇,其不同之处在于,《寂静的春天》是用隐喻的方式向世人提出警告,而《大灭绝时代》则是用辛辣幽默的语言揭示了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状况。

  现代世界生物生存的现状,我们太应该去了解了,因为每个人都可能是元凶。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开始想着如何用工业、用技术的手段征服自然,成为自然的主人。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到现在的不到三百年间,我们又经历了两次工业革命,工业是时代进步的强大推手,过度工业也是生物多样性的有力杀手。

  但很显然,人类对生物世界的侵袭从工业革命前就开始了。

  在达尔文时代,他曾跟随船只前往南美洲的海岸考察,在那里,他看到了大海雀的标本,这是一种已经灭绝了的生物,也正是我们最初所说的企鹅。

  “当第一批人类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来到冰岛定居的时候,大海雀是如此常见,以至于人类把它们当成晚餐来吃,它们的残骸出现在10世纪的家庭垃圾中……在第一批定居者达到冰岛的时候,大海雀的很多繁殖地已经被侵占了,期活动范围很可能也大大缩小了。然后,大规模的屠杀开始了。”

  人类对大海雀的态度,并不是个案,这只是千千万万场生物灭绝事件中的一例。

  在1681年,毛里求斯的最后一只渡渡鸟灭绝了。尽管目前看来,对于这种生物灭绝的原因众说纷纭,但不能否认,人类的到来,大量捕食渡渡鸟,使这种在岛上原本没有任何天敌的动物数量骤降,加速了它们的灭绝。渡渡鸟在被人类发现后的短短200年时间里消失了。

  所以我们说,地球正在经历由人类引起的第六次大灭绝,并不是危言耸听。在《大灭绝时代》中,科尔伯特也给出了一些相关的数据。她在论证海洋酸化时提到,“迄今为止,人类排入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中差不多有三分之一都被海洋吸收了。这相当于1500亿吨,相当震撼。与人类世的其他许多方面一致,惊人之处不仅在于其规模,更在于其速度。……加入等量的二氧化碳,在一百万年内加入或是一百年内加入,对于海洋化学组成的影响也是有很大区别的。”

  “时间是并不可少的关键因素,但现代社会所缺少的恰恰是时间。”

  我们的发展如此之快,对自然的掠夺如此迅速,以至于我们没有时间回头看看这个地球变成了什么样子,也忘记了它原本该是什么样子。

  17世纪时,曾在欧洲大陆盛行一种名为“泛灵论”的哲学思想,这种理论认为天下万物皆有灵魂或自然精神,自然现象与精神也深深影响人类社会行为,一棵树、一块石头都跟人类一样,享有同样的权利。

  这种观点一度被认为是一种超自然的万物有鬼魂论,但不能否认人类曾看到,并深深认识到其他万物的价值,这对于正在推进第六次大灭绝的人类来说,至关重要。

  在整本书的最后,科尔伯特还是做了一些强调,“在当下这个我们称之为‘现在’的伟大时刻,我们无意间决定了哪条演化之路要继续走下去,而哪条演化之路要永久关闭,没有其他生物曾经做到这一点。不幸的是,这恰恰将成为我们存留最久的遗产。”

  无论是蟑螂还是白鳍豚,无论是阴暗处弱小的蝇蝇蚁蚁,还是驰骋海洋中的称霸者们,它们从远古的岁月中,从遥远的山河中,从莫测的气候中生存了下来,那么人类,就没有权利去破坏它们生命的美好。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