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武侠片不缺情怀,缺格局

武侠片不缺情怀,缺格局

2018-10-09 10:11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姚 天

  1928年,《火烧红莲寺》开创了中国武侠片的先河。此后,武侠片佳作个个都成了人们口中的“现象级”作品。60年代中后期,在张彻和胡金铨的极力倡导下,邵氏把武侠片带入了辉煌时期,楚原在70年代和古龙合作拍摄的武侠片也延续着辉煌。80年代曾因《少林寺》的热播,内地刮起了武侠热潮。2000年,《卧虎藏龙》票房高达2亿美元,并荣获奥斯卡多项大奖,中国武侠让世界观众眼前一亮。

  但反观当下,中国的武侠片似乎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瓶颈。这种瓶颈,不仅体现在票房市场的不红火上,而且体现在观众口碑下滑、口味越发挑剔上。前两年的《卧虎藏龙2》就曾被认为是“狗尾续貂”之作。2010年由吴宇森监制的武侠片《剑雨》,精致的画面,行云流水般的打斗动作,大牌明星云集,高质量的剧情,这些无比有利的条件,却仅招揽了4800万票房,与同期其它类型片票房相差不少。2014年《绣春刀》以其独特的视角,为观众展示了一个朝廷阴谋权斗下的武侠世界,口碑爆棚,“意外”收获9000多万票房。《绣春刀》也因此被视作“新派武侠片”,成为当下式微武侠的希望。可在《绣春刀2》上映之后,票房却意外折戟。2016年底上映《三少爷的剑》更是票房惨淡,导演尔冬升在接受采访时坦言自己今后不愿再拍这样的武侠片,为武侠片市场增添了一股悲凉之感。

武侠片不缺情怀,缺格局

电影《绣春刀》海报

  笔者认为,当下武侠片,绝非英雄迟暮。武侠片遇冷,缺少的不是情怀,而是格局。传统武侠片构建起的世界,不过四种元素,“兵器”“英雄美人”“阴谋”“盖世武功”,弱化了人物本身的特点。这四种主要元素的反复使用,使得观众陷入一种审美疲劳之中。当下武侠片的困境,并非是情怀玩得不好,也并非演员阵容不够强,更不是武侠故事IP吸引力不够大,而是格局太小。

  大部分作品缺乏“电影宇宙观”。在商业电影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好的作品往往要通过制作续集来延续热度。就像漫威宇宙一样,拥有众多分支故事,最后合流,展现出强大的逻辑性,还有广阔的格局。中国武侠片仍在“单兵作战”,迷信IP,比如《三少爷的剑》,出自古龙的小说,早前已经被多次拍摄成影视作品,因此再拍该题材,“老瓶装新酒”则情怀大于内容。新时代的观众,很难为导演个人的武侠情怀买单,观众需要的是一个新鲜的故事。

  迷信IP效应,单一主角光环过强,大道理讲太多,但新鲜感明显不够。中国武侠片,守旧思想比较浓重,总爱深挖一个IP直到枯竭,比如黄飞鸿系列,霍元甲系列,叶问系列等等,哪个IP效果好,就往下深挖。这些故事不管如何发展,观众都深知“主角一根毫毛都不会掉”,逐渐失去了观影兴趣和剧情期待。古龙先生小说《陆小凤传奇》之所以经典,是因为每个配角都是一个单独的、有很具吸引力的符号,比如“西门吹雪”“叶孤城”“花满楼”等等。《水浒传》之所以风靡至今,也是因为其中的每个角色故事,单独拿出来都是金字招牌。

  电影制作先于格局思考,走一步看一步,没有超前的规划。《绣春刀》系列因第一部票房表现称奇,因此紧锣密鼓开始制作《绣春刀2:修罗战场》,但是第二部的票房、口碑并不理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第一部故事写得太满,没有留好余地,或许原本就没有拍第二部的打算。《绣春刀》中的三兄弟组合,每个人物都有着鲜明个性,深受观众欢迎,本适合继续分别深挖故事,才是良性发展。但第一部内容中“大哥”“三弟”已死,致使好故事无法继续深挖,第二部只得转头去拍前传,相当于推倒重来,也是口碑变差的一个原因。包括徐克导演的电影《狄仁杰》系列,也是第一部成功之后,大受欢迎的重要配角已死,下一部只得借前传之名“还魂”,这样缺乏超前的谋划,口碑就容易不被认可。

  武侠电影的未来,需要去思考怎样构建自己的“武侠宇宙”,而不仅仅是在片子的小格调、小情怀、小细节上下功夫。(姚 天)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街巷志》:感受城市文化流动的心灵与气质

  • 赵 琳:莫让表演“没文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故宫的这场“宫斗戏”不仅仅是一场热闹,对于许多还裹足不前的博物馆还是一堂课。故宫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博物馆文创衍生品这个蓝海的体量,可能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力,该如何更好地激发创意、调动创作活力,可以从故宫这个国内博物馆老大身上学习。
2018-12-14 09:30
面对新时代,中华民族正以坚定的文化自信开启下一个四十年。只要坚持“以文化人,以艺养心,以美塑像,贵在自觉,重在引领,胜在自信”,我们就一定能在文化、文艺建设上实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2018-12-13 09:37
我们应该多从普通人的角度去寻找创意,多从身边发生的事情中去发现素材,对人物细腻刻画,对场景实地调研,对故事反复推敲,以创作更多专业而有诚意的公益广告作品,去推动社会的进步,人类的文明,让世界变得越来越美好。
2018-12-13 09:40
话剧改编的电影,其实是一把双刃剑。能被挑出来改编电影的话剧,剧本质量一定是过关的,好故事是话剧改编电影的优势。但话剧改编成电影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舞台呈现和电影画面在表现手法和尺度上都有区别。
2018-12-14 09:40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他们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想象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