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独白”的秋白——观舞台剧《瞿秋白》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听说 > 正文

“独白”的秋白——观舞台剧《瞿秋白》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10-21 10:4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梁盼

  离开蓬蒿剧场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红袖导演的最大创新,并非把话剧与传统戏曲融为一炉的“嫁接”手法,而是“独白”:令人屏住呼吸、恣意倾泻的主人公独白,再辅之以“来无踪去无影”、骤然袭来又戛然而止的人物对白。

  或曰,舞台上一鳞片爪的对白,只是为了让“独白”具有一种内心正在搏斗、正在死磕、正在对话的“幻影”效果——更准确地说,导演运用了一种语言上的“蒙太奇”技艺,模糊了“独白”与“对白”的界限,让观众在听“独白”的时候,仿佛看到演员正在与他人对话,正在与他人唇来齿往,激烈交锋。

  怪哉,看了不少红袖的戏,怎么以前没对她的“独白”如此上心——明白了,原来是今天这个剧的“男主角”瞿秋白造成的——这个多愁善感、肺病缠身的知识分子,即便被命运捉弄,做了中国共产党的领袖,也改变不了其骨子里的“三省吾身”与自我怜悯:他这种比屈原还要绝望的性格,比杜甫还要飘零的命运,比王勃还要传奇的才华,比切格瓦拉还要悲壮的牺牲,注定天生就喜“独白”。换言之,瞿秋白的形象,给了独白形式不容辩驳的理由。

  众所周知,话剧主要就是对话——当然,那种一个人独白的戏,也可以撑起整个舞台,但风险很大,极易陷入“纯粹思辨”的“不妙”境地——倒不是说观众一定要从对话与情节中,获得那种或搞怪或“深入浅出”的娱乐,而是正如单口相声不好演一样,舞台天然就是对话的存在,观众天然就有听对话的习惯。

  当然,《瞿秋白》这个戏还不是那种“独角戏”,反而人物还不少,包括瞿秋白的两任妻子,挚友鲁迅,还有他当年的学生、此刻却要将他枪毙的党国精英宋希濂,都“虚虚实实”地“上场”了,但我坚持认为,全剧还是以瞿秋白的“独白”为“主轴”来推进的,其他的都是为了丰满这根轴、完善这根轴、壮大这根轴而“介入”的——或曰是精心布局的。

  在瞿秋白这根“主轴”耀眼的吸引力之下,其他人物必须要以瞿的“独白”为“参照物”,这很正常,但妙的是,这样的独白,让瞿秋白在舞台上显得很“专注”,很“高大”,很能抓人,也很善于点到为止,却又一点就灵。更重要的是,如此一来,全剧便不再有散漫失焦之虞。

  本来,为历史名人“作传”的剧很难做,因为舞台的时间过于短暂,空间过于狭小,但历史人物的“活动”时间却极其漫长,“空间”又极其“辽远”,尤其瞿秋白这个人,其少年时在老家江苏常州度过,后来在北京、上海、莫斯科、江西瑞金等地满世界跑。所以,面面俱到,很有可能沦为面面俱不到,进而将舞台上所有人物都陷入空洞寡淡的不堪境地。

  毫无疑问,《瞿秋白》一剧避免了此种不堪。尤其在舞美设计几乎为零的蓬蒿剧场,在极简主义风格毅然绝决的整体氛围下,此剧全靠演员的语言与身体“发力”,居然也撑起了偌大的场面。这种极简主义与主人公瞿秋白的生平遭遇倒是“不谋而合”——他的身体从来都是羸弱的,他的物质生活从来都是清苦的,他的人生追求从来与“金满箱、银满箱”的“笏满床”无关。

  他只有内心是富裕的、繁花似锦的,但终免不了此起彼伏、来回交织的悲凉与哀愁——不管是早年,他的母亲因家贫而服毒自尽,还是后来因缘际会、或曰无可奈何地担任了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抑或本有机会离开南方的中央苏区、加入“长征”的队伍、但最终还是要牺牲——他未曾被那个极不简约的外部世界所裹挟,他似乎要做一个比舞台还要“简约”干净的人。

  即便他还有两段可堪寄托的爱情,也无法阻挡悲剧的“宿命”。换言之,风花雪月、可供肉体愉悦的“外在物”,也与瞿秋白无关,他总是高贵地从属于他自己的精神世界。这无疑是对剧场极简主义的一个照应,或者更应该说,剧场的极简主义与瞿秋白的内省,相互烘托,彼此借力,打造了一个形而上的诡异空间,把观众带入一个很陌生,但又能自给自足的异乡。

  极简主义的舞台风格,是导演红袖一贯的追求,正如“独白”也是其最爱的语言形式一样。不过,这两种“武器”的结合是一把双刃剑——使用不当,就会“伤”观众:让整个舞台过于冰冷,丧失那种叫普罗大众无法拒绝的“热闹”。更何况,传统戏曲的声腔与动作也不时“闪现”,更叫舞台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剧情就会拖沓飘忽,节奏就会松垮无力。

  好在导演总有办法,在“冷人物”的身后,在极简主义、“独白”与戏曲元素之外,举起一个无形的、但又轰轰烈烈的历史大背景,让场面处于不冷不热之中,穿梭于宏大与渺小之间。至少在此剧中,当瞿秋白一个人独白的时候,作为观众的我,心有所动,也心有所热——仿佛我自己也站在了舞台上,正在与他交谈,也跟随他一道,走入了他那个既能文艺、又能革命,或曰既想文艺、又想革命的伟大时代。(梁盼)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詹 丹:贾环的自卑与超越

  • 张叹凤:现代诗带来的审美愉悦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月29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2020-02-15 18:08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2020-02-13 16:43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2020-02-10 16:14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2020-01-17 17:31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2020-01-01 17:06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
2019-12-31 18:12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2019-12-18 17:09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2019-11-06 16:54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2019-11-04 15:43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2019-10-29 16:27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2019-10-23 16:34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2019-10-14 16:23
70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艰辛探索,找到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2019-10-09 17:05
70年来,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准确把握世界大势,不断调整内外政策,推动我国实现从封闭半封闭向全方位开放的伟大转折,谱写了中国和世界共同发展进步的历史篇章。
2019-09-30 16:09
在一体化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如何适应深刻变革的产业发展新特征,并以此为契机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战略调整,是现阶段面临的重要问题和紧迫任务。
2019-09-19 14:19
当前,尽管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运行继续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发展态势,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积极因素增多。
2019-09-11 18:27
互联网的独特魅力、强大吸引力和广泛渗透力与年轻党员的旺盛创造力等“诸力共鸣”,使得中青年党员成为“互联网党建”的中坚力量。依靠这支队伍推进新时代的互联网党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2019-09-04 17:26
当前,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早已越过底线,不仅严重挑衅“一国”底线,也会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伤害大陆与香港之间的感情,给香港法治带来巨大危害。
2019-08-16 18:03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贡献给世界的“大国智慧”“大国方案”,更需要“大国话语”来为其保驾护航。必须进一步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外话语体系的构建与译介传播。
2019-08-16 10:09
全党必须高度重视这些来自国内外、党内外的重大风险,不断强化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中继续磨砺初心,切实提高进行伟大斗争的能力和本领。
2019-08-12 17:20
加载更多